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九节 反响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一十九节 反响

  对赵国栋这样的处理意见焦凤鸣虽然有些感触,他能理解赵国栋对县级领导干部的关心,但是像这种对云岭县委县府主要领导网开一面的做法他还是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赵国栋就有些妇人之仁了,某些时候作为一把手该果决时就得下狠手。“凤鸣,是不是觉得我在这件事情JL的处理意见有些偏软和袒护云岭县里了?”赵母栋似乎觉察出焦凤鸣的不以为然,泰然笑道。

  “呃,赵书记,我觉得有些问题出了,就算是你下边受点委屈那也必须如此,谁让你出问题不违准时候呢?”焦凤鸣斟酌着言辞“如果太过于维护下边,有时候可能会起到一些反作用。”

  赵国栋点点头,他能理解焦凤鸣的好意,换了是其他事情,赵国栋不会如此一力维护,但是在这个问题JL,既然省委已经放权给市委来处理,他还是觉得要保一保,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下边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嗯,凤鸣,这个问题上我考虑过很久,如果不是因为这桩事情,我也不会如此难做,但是思衬再三,我还是觉得我们干部在谋发展这方面的积极性应该保护,即便是他们有些违规之处,只要纠正了,我觉得都是可以接受的。

  ”赵国栋想了一想才道:“所以倾向于还是维持云岭县委县府班子的稳定,你和老蓝、老全他们再议一议,征求一下他们意见再说0巴。

  赵国栋升任省委常委的消息迅速在整个安原省都席卷而过,在宁陵更是引起一片欢腾,先前因为云岭事件带来的阴霾也一下子一扫而空。

  这是宁陵市委书记创造历史记录的进入了省委常委,可以说也是对宁陵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一个充分肯定,无论是谁,只要是市里干部,也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这不仅仅是对赵国栋本人的认可,也是对目前宁陵发展方向和态势的赞许。

  宁陵市委书记进入了省委常委,也就意味着宁陵在安原一省中拥有更大发言权,在很多涉及全省性的工作中,宁陵也有一个更直接更便捷的窗口和话筒,可以最简便的把宁陵的意图表述出来,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其他地市望尘莫及。

  “刘书记,听说赵书记进省委常委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啥时候我想请一请赵书记,也算是替他祝贺一下。”孙长富笑吟吟的道“我也是昨天听霍区长说起这种事情,刘书记,你能不能帮我问一问赵书记,看看他啥时候有空啊。”

  “嘿嘿,老孙,你难道不敢直接给赵书记打电话么?这段时间赵书记没少跑你们传化长富物流中心工地,机会多的是,直接说就走了,还用得着走我这里来转一圉?”一身大汗的刘如怀心情也很不错“这段时间赵书记心情很好,你们这个项目赵书记有很看重,宁陵酒业今年新开发出来的产品效益也好,发展势头超出预计,你只要把这些个喜讯往赵书记耳根前一报,没准儿他就答应了呢。”

  “嗨,赵书记的性格刘书记你不是不知道,下来考察从来不在下边吃饭,我倒是陪着赵书记吃过几顿饭,可要么是你们西江区政府请客,要么就是东江区政府办招待,我这腰包里可是一文钱也没有花出去,让我心里很不安啊。”

  “得了,老孙,真要觉得腰包里前胀得慌,咱们西江区福利院孤寡老人不少,我陪你你啥时候走一遭,捐钱捐物,五十万不嫌少,两百万不嫌多,你就看着办行了。”刘如怀和孙长富一边从车间里出来,一边笑着道。

  “刘书记,瞧瞧,你又来了,福利院那也是你们区财政应该承担的责任,怎么盘算到我们宁陈酒业头上来了?”孙长富眼睛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显然不想接招。

  “老孙,你这样就不地道了,前些时日赵书记还专门提及到宁陵酒业和长富运业的发展,这样关心你们宁陵酒业和长富运业的发展,怎么一说起为政府排忧解难的事儿来,你就顾左右而言他了,难怪赵书记说我们国家的富人们对于慈善事业的关注远不及对飞短流长那么感兴趣。”刘如怀刺了对方一句。

  “嘿嘿,刘书记,你别用赵书记话来敲打我,宁陵酒业和长富运业在公益事业JL啥时候落后过?行了,刘书记,你啥时候把赵书记请到一起,我做东吃顿饭,你们西江区福利院我捐一百万,怎么样?”孙长富一拍胸脯,很爽快的道:“平时你们两个领导连茶都难得喝一口我想吃顿饭我再认期一百万,不算是贿赂吧?”

  刘如怀大喜,看样子几年孙长富这家伙生意相当景气,宁陪酒业的产品在秦晋豫冀四省大受环境,尤其是和安原医科大学联合开发出来的第二代保健酒更是在北方受到追捧,而长富运业规模也不断扩大,其运输辐射范围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乌江干流和长江中游了,现在已经向长江上游和下游稳步推进,而长陵大厦建设速度很快,比起几乎同时开工建设的首旅建国饭店来说,进度要快出一长截,员;层的大楼已经过半,预计今年年底就要封顶。

  长陵集团已经成为宁陵本土最大民营企业,外界都在揣摩着长陵集团旗下的长富运业和传化集团合资建设传化长富物流中心之后,孙长富的资产更是要暴增,不知道是否可以有希望冲击胡润百富榜的某个子榜的希望。

  “好啊,老孙,说话要算话啊,我就是磕头作揖也得把赵书记给拉出来赴你这顿饭,就冲着这--百万,到时候我也要好好敬你孙老板几杯。”刘如怀大喜过望。

  “呵呵,刘书记,至于么?你堂堂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一百万你也能看上眼?你就真缺这一百万?还是打算打着老孙都捐了一百万,想要从其他人那里在敲打出几百万来?你们福利院是不是打算檄迁重修?”孙长富也是老辣成精的角色,还能看不出刘如怀打的算盘。

  “嘿嘿,老孙,你这脑瓜子可臭L够好用啊,我看我这区委书记还是你来当得了,我就是打点这小心眼,也能被你一下子看个通透,都这样,我还怎么去开展工作啊。”刘如怀乐呵呵的道。

  “得了,刘书记,你们这些政府干部都能像你这样一门心思琢磨替我们企业分忧解难,我们这些民营企业能够发展起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些于国于民于己都有利的好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孙长富话语也是说得漂亮无比“刘书记,一句话,你和赵书记吩咐的事儿,咱老孙绝不推辞,没有赵书记和你刘书记的支持,长陵集团也发展不到今天这一步不是?”陶宗星搁下电话,想了一想吩咐秘书进来“你去请瞿总过来一趟。

  瞿韵蓝来到陶宗星的办公室时,也有些好奇,星浪集团已经上市,陶宗星作为星浪集团董事局主席现在在安都的时间并不多,更多时候都是飞来飞去,一个月在安都呆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今儿个却是一大早就来通知自己到他办公室,也不知道有啥事情。“陶总,你找我?”瞿韵蓝走进陶宗星办公窒时,发现陶宗星胳上还有一抹思索的表情。

  “嗯,坐吧,没啥事儿,就是刚得到一个消息,宁陵市委赵书记现在已经正式升为省委常委了,这是一件大喜事儿,我想请他吃一顿饭,咱们星浪集团的成长发展全靠赵书记的支持,你帮着联系安排一下,看看赵书记是否得空,另外你也帮我选一件礼物作为贺礼。”陶宗星一边考虑一边道。“哦?这是啥时候的事情?”瞿韵蓝也很惊奇,前两天和大姐通电话也没有听说,看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就是昨天的事情,没错,所以咱们也得祝贺一下,你看看买一件什么礼物更合适?”陶宗星知道这位瞿总硌那位在天孚集团担任副总裁的姐姐似乎和赵国栋很熟悉,顺理成章的这位瞿总也和赵国栋拉得上一些关系了,所以也就想通过她来安排一下。“赵国栋那人的性格好像是不收受礼物的。”瞿韵蓝摇摇头。

  “收不收是一回事,买不买是另一回事,我们心意要尽到,另外吃一顿饭略表心意嘛,你好生安排好。”陶宗星顿了一顿才道:“陶总,赵书记前途不可限量,现在交好他,只有天大的好处,没有坏处,于公于私,我们都需要这样一个能够螋解我们支持我们的领导。”

  推荐票还差一千票就可以上推荐榜,只要是订阅的兄弟,多多少少都有三五票,如果订阅的兄弟们每人投三票五票,俺可以直接闯进前十,能否给俺一个机会?

  雪地空翻三百六十度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