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二十三节 要过大考

第十五卷 厚积薄发 第一百二十三节 要过大考


  事实上载铁明的任职上之前就有很多争议,时任市委副书记的陆剑民就对钟跃军力挺铁明很是不满,认为钟跃军这是在任人唯亲,至少也是识人不明,现在看来赵国栋觉得陆剑民那番话倒是有些说给自己听的意思,为了保持所谓班子团结无原则的妥协了,西与少现在钟跃军却敢于主动提出来要调整曹集县班子,这份勇气就值得嘉许。

  铁明这一年多来的表现映证了陆剑民当时的担心,性格偏软,缺乏应急处置能力和敢于承担责任的胸襟气魄,如果说这些毛病在担任县长时还勉强能够凑合的话,那么作为县委书记那就是绝对不适合的。

  赵国栋也一直在琢磨怎么向钟跃军提出来调整铁明乃至曹集县班子,但是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缠绕没有能够寻找到一个合适机会,而没趣刹钟跃军却主动提出了这一意见,让赵国栋佩服之余也有些感激。

  曹集县委县府班子都需要进行一波大的调整,不大调整不足以让这个已经日益落魄的昔日经济强县起死回生了,按照目前的态势,今年东江、土城、云岭甚至丰亭都要大大超过曹集,曹集将沦为和苍化争夺最后一位的境地,而且如果照这样局势发展下去,曹集明年成为最后一名将不可避免,这种态势不能不引起赵国栋的警觉。

  谁来出任曹集县委书记和县长让奄奄一息的曹集重振雄风,就成了摆在赵国栋面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有些像当初祁予鸿让赵国栋出任西江区委书记,以及前两年应东流让赵国栋出任宁陵市委书记的感觉,甚至还要糟糕。

  赵国栋心目中有几个人选,但是给赵国栋的感觉都总觉得缺一点什么,最终琢磨出缺一点敢于突破和碰撞的锐劲儿。

  曹集作为昔日宁陵经济三甲县,现在却沦为末流,与其长期小富即安安于现状的小农意识有很大关系,尤其是在史来禾担任县委书记期间,这种现象尤为突出,这一届党委政府也没有能够摆脱这个心理沉淀,但是曹集现状也到了不得不动大手术改变的时候了,否则真的就要成了宁隆的短板了。

  崔秀夫和周重在市招商局和市中小企业与民营企业发展促进局局长位置上干了一年多,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赵国栋也有意要将二人放下去试一试,锻炼打磨一下,看看两人是否具备在不同环境适应生存的能力,曹集县长这个位置赵国栋就有些属意锐气更盛的周重,但是县委书记这个位置由谁来赵国栋一时间却还没有选到一个更合适的人选。

  苍化县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县委书记高川虽然相当勤勉,但是在发展经济能力上有所欠缺,而他本人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年初因为心脏原因做了搭桥手术之后,就流露出希望市委调整其县委书记位置换一个相对轻松一些位置。

  焦凤鸣也把这个情况向赵国栋汇报过,这一次也需要将这个位置人选纳入调整范围,也就是说现在两个县班子都面临大动,这对于已经相当长时间没有动作的宁陵市里县区班子来说,可能又会带来一波震荡。

  赵国栋从来主张在人事上不轻动不妄动,能小幅循序调整解决问题则小动,但是对于确系已经不大动不足以解决问题的单位,那么一动就要雷厉风行,必须要动到位,要起到动人的明显作用和效果,否则宁肯不动。

  焦』L鸣也秉承了赵国栋这一意图,在重大人事调整上往往都是鲦先作充分酝酿和准备,确定时机,然后通过一次性把关键人选调整到位,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

  “老板的心思我可把握不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铁明必须要下,估计整个班子都得挪窝,钟市长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主动向老板提了出来,老板算是很有耐心了,一直等待着钟市长的这个表态,现在相当于扫除了障碍。”能让焦凤鸣这样坦荡的说这番话的,除了刘如怀并无其他人。

  两人可以说从奎阳担任搭档开始关系就一直莫逆,两人步伐也几乎一致,焦凤鸣走一步,基本上刘如怀也就能跟上一步,一直到赵国栋出任市委书记之后,两人似乎都不约而同的倒向了赵国栋,各人通过不同的方式完成了体系的转变,其结果就是焦凤鸣成为赵国栋最为信任的组织部长,在市委里的地位日重,而刘如怀也完成了从处级干部向副厅级干部的跨越。“也就是说老板心目中村曹集县的班子有了合适人选?”刘如怀若有所思的道。

  西江区班子里人员结构不尽合理,刘如怀一直希望能够通过这一波调整让西江区班子结构更优化,提拔一些精力充沛思路开阔也更有干劲冲劲的年轻干部来,尤其是看到简虹和霍云达搭手的东江区这一年来发展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虽然西江区发展速度也不慢,但是作为刘如怀来说,旁边一个咄咄逼人的竞争对手,肯定不会让他感到踏实,西江区需要一些改变,而最重要的改变就是在班子里充实一些想干事能干事的成员。

  既然市委现在已经有了这样一个设想,那么刘如怀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样一个机会,曹集、苍化都有可能面临大调整,而西江区则是需要在一些副职-上调整,而贾平原这段时间似乎也有些想法,估计是看到了昝集和苍化两个县委书记即将出缺,也想要去争一争,刘如怀倒是很支持自己这位搭档能走出去。

  “这还不清楚,不过这段时间老板召见崔秀夫和周重两人时间比较多,而且也和我提及过应该多给崔秀夫和周重两人一些锻炼机会「说这样有利于他们的成长,我估摸着老板是不是想要把崔秀夫和周重两人下放下来。”焦凤鸣搁下酒杯,脸色微微有些潮红,他酒量其实并不弱,但是因为要上脸,所以喝酒时也就只能半推半就。

  “哦?!”刘如怀一怔“让崔秀夫和周重下来,这不是有些委屈他们俩?市里边也有些放不开他们俩啊,尤其是这个骨节眼儿上。

  “老板和咱们心思有些不一样,他觉得如果是金子,在哪里都该发光,而多一层历练可以让你身上的夺目神采更耀眼,崔秀夫和周重虽然来咱们宁陵有一年多时间了,但是他们不是本地人,缺少人脉滋润,所以在很多工作中还无法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虽然担任两个局长,但是开展工作中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这方面的影响,如果能够在下边主政一方,渐渐培养起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班底,这样也有利于他们开展工作,走上更高的岗位。”焦凤鸣摇摇头“老板很看好他们发展经济的能力,希望他们俩能够在下边帮助县区带来一些新意也未可知。

  刘如怀心中微动,如果贾平原真的要走,那么选择崔秀夫或者周重来西江区担任区长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贾平原虽然也不错,配合也算就契,但是贾平原此人性格也比较倔强,有些时候和刘如怀也免不了有些争执,虽然刘如怀本人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搁在心里,但是贾平原却未必如此想,配合的蜜月期一过,就有些磕磕绊绊,不过两人自控能力都很好,都能够很好的把这些工作中的观点不一致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所以现在两人的关系都还算是处于较为稳定期间。

  “这一次市里边条条上下来的可能性大不大?”刘如怀并没伞话题停留在一个问题上。

  “哼,但是不多,怎么,想要推荐合适人选,还是觉得西江区干部足以胜任,不需要外界人士来运作?”焦凤鸣沉吟了一下“如果老贾要动,我估摸着不是周重就是崔秀夫可能要来帮你一把。”刘如怀不语,似乎是在考虑这两人谁更为合适这个位置。

  “如怀,现在考虑这些还稍嫌远久了一些,下周三老板还要到省常委会上去过大考,首先得把这一关过了,才能奢谈其他事宜。”焦凤鸣笑了起来“这次常委会上主要重点清楚却又很有针对性,一切还要看老板来怎么化解。”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西江区今年看见东江区和土城的发展复苏都有些不满,也还是感到压力了,我希望市里边能够在班子搭配上尽量合理一些,充分调动西江区干部么的积极性,让明年西江区能够更辉煌。

  刘如怀说话说得很有些味道,怎样让下半年和明年的工作突出出来,自己还得好生斟酌一下。

  再度声嘶力竭求岌》1○年度评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