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节 巴坚强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节 巴坚强

  “宁陵的想法是要打造安原经济副中心--安东地区交通枢纽,所以我们在产业发展上也有意识的与安中地区选择了细分化差别化。”并不出所料,当任为峰和齐华先后发言介绍和探讨了目前安原经济发展的状况和趋势后,应东流点名要求赵国栋谈一谈自己的看法和观点,着重介绍宁陵在发展JL的设想和步骤,以及如何确定发展产业的考虑上。

  “我们也曾经对比较热门的电子产业、生物产业进行过仔细考察,但是发现这些产业在科研力量要求相对较高,而宁陵在这一点JL是弱项,我们也对一度相当红火的先进设备制造业和机械产业行业进行过分析,发现这些产业一来投资较大,二来对产业基础要求也比较高,宁陵市暂时还不具备和其他有较好基础的地市竞争的实力,所以宁陵市委在经过仔细研究和通盘考虑之后都放弃了,而把目标放在了还处于萌芽状态而大家都还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新能源和新材料产业和宁陵具有一定优势基础的食品产业上。

  “我们的想法食品行业是我们宁陵强项,有着良好产业基础,加大对外招商引资力度,从服务作风、物流体系以及劳动力培训上为企业提供最充分的保障,在已经有一批具有一定实力食品企业站稳脚跟的情况下,重点放在引进具有知名度的食品企业,打造食品产业园区,实现集团集聚效应,这样既可以带动包装、印刷、物流、原材料和调味品等附属产业的发展,又可以充分吸收本地劳动力就业,实现集约用地,最大程度的优化产业效益7?7?7?:

  赵国栋并没有多做推辞,这个时候他知道是需要给应东流撑起场面的时候,作为省委书记为自己这个省委常委资格可是担扛起了不少压力和风险,在省委常委内部一样有不少质疑声音,甚至还有人认为自己是捡了黄凌打下良好基础的便宜,这让赵国栋也很有些好笑。

  孙连平面色如恒,不过却在笔记本上仔细的记录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赵国栋能率领宁陵经济飞跃,自然有其道理,一年的飞跃或许勉强可以用机遇加偶然来解释,两年的腾飞那就只能归结于对方优秀的规划和执行力了。

  “新能源新材料行业目前都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这两项产业在科技含量和研发力量上要求都比较高,但是相较之下我们宁陵在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行业上有一定基础,而这两项产业和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行业有一定关联,所以我们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机会,力争在三年内实现新能源和新材料行业在全市工业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第一次常委会上,赵国栋既没有像很乡人想象的那样低眉顺眼的保持沉就和低调,也没有像个别人认为的那样会仗恃着宁陵取得的成绩而雄心勃勃的大放厥词,而只是保持一颗很平静的心态介绍了宁陵这两年的发展设想和现实情况,更是绝口不提宁陵的产业发展导向对于其他地市是否具有示范或者带动效应,谈宁陈的情况,可以,涉及其他,那就是踩线了。

  应东流对于赵国栋的表现相当满意,不卑不亢,言之有物,火候分寸拿捏得相当到位,而态度却是相当诚挚,既表现出来了作为新晋的谦虚和礼节,同时也展示出了作为常委的风范气度,能做到这一步,没有枉费自己一番苦心。

  应东流把目光投向秦浩然,眼中征询之意溢于言表。

  秦浩然当然明白应东流什么意思,点点头:“我感觉宁陵这两年的发展把握住了发展的要旨,全国全省都在谋发展,经济工作是当前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中心工作,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的党政主要领导也都明白这一点,但是怎样来科学的、合理的、可持续的做到快速发展,通过发展来改善民生,提高群众生活水平,这就需要有科学的分析规划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选择适合本地条件的产业发展道路,这是关键。

  “浩然省长刚才说得很全面了,我只强调一点,那就是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选择适合我们自己发展的路子,宜农则农,宜牧则牧,宜工则工,宜商则商,而在发展工业经济中,我们的规划一样要有前瞻性和科学性,究竟选择什么产业才是最适合我们的,贪大求全,忽视环保,这些问题都曾经在我们的发展历史上多次出现,其结果就是最终被淘汰。”

  应东流脸色显得很凝重“为峰,老齐,今年我们省经济发展尤其是工业这一块不容乐观,从固定资产投交到工业增加值增速都出现了一些不利局面,中央宏观经济调控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少地方党委政府没有抓住这个契机趁机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一味等待观望,期望着等待这一波调控之风过了,可以重新拾起原来的产业■,却从未有想过借助这个机会该压的压该保的保,促成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这才是最令人惋惜的,为今,老齐,在这一点上,你们要切实督促各市在这一点上合理布局规划,实现产业结构的优化发展。”

  赵国栋离开省委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过了,省委有食堂,但是不少常委们的家就在常委巷里,没有谁愿意留在食堂里吃饭,除非议程没有结束,不过今天议程还算是基本按时结束了,赵国栋也就很知趣的主动离开了,免得有人邀请你去别人家里对付一顿,拒绝不拒绝都不好。

  赵国栋的奥迪刚刚启动,一辆草绿色的大切诺基已经轰鸣着贴着奥迪停下本了“国栋,中午饭没着落吧?走,跟我走!”

  悬挂着戊字军牌的大切诺基车窗上巴坚强方正的面部轮廓显得格外的棱角分明,乌黑的双眉下一双鹰耳般凌厉的目光,虽然赵国栋和巴坚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两人已经在电话里通过话,而邝天九也早已经在电话里为两人做了不少相互吹捧。赵国栋只是稍一迟疑便爽快的应承下来。

  据邝天九介绍,巴坚强在地方上呆的时间不会太长,这也是为他日后可能登上更高的位置提供一个资历锻炼过程,野战军才是他的最终归宿,和平时期对于军人来说都是可悲的,在这种时期里他们要证明自己就只能通过非战争手段来积累资历,到省军区这样的地方上来打磨锻炼一番也算是一个经历。

  巴坚强性格据说相当火爆,之所以让他到安原省军区担任司令员据说也是上边意思,想要用地方事务来好好磨砺一下他过于火爆的性格,打磨一下火性,让其变得更沉稳更成熟一些。

  奥迪跟着大切诺基后边很快就向北出了城,一直开出城了二十多公里才进入了一处山垭口“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的牌子赫然在日,荷枪实弹的卫兵早不早就示意汽车停车,但是很快卫兵就来推开了横杆,用标准的手势示意两车可以入内。

  汽车开进垭口,赵国栋才发现,在距离安都市区不算太远的这里居然还别有洞天。

  一个环境清雅幽静的碧水池子,略有起伏的山峦环绕,藤萝枝蔓将周围墙壁遮掩得严严实实,一幢苏式-红砖楼从绿树掩映的林子里露出一角来。

  两辆车都停在红砖房前的篮球场里,赵国栋还是第一次发现在安都市里居然有这样一座环境如此优雅的所在,清水碧池,藤萝满布,鸭、照栖息于此,但四十多年随处可见的环境现在是找不到了。

  “坚强兄,这里是什么所在?”赵国栋下了车,看了一眼双手叉腰正站在山丘上向下远眺的巴坚强。

  “这里是军区摩步旅驻地,这里野味儿不错,我给这边打了电话,带你过来昝尝。”巴坚强瞅了一眼疾步跟上来的赵国栋,声如洪钟“你大概还从来不知道在安都城北还别有洞天吧?”

  “哦,这是1器摩步旅驻地?我只知道驻地在城北葵花坝这一片「但是还真没有到这边来过,没想到这里的环境居然如此幽雅清静。”赵国栋恍然大悟。

  军区直属的155摩步旅驻扎在安都城北郊区葵花坝一带,但是旅部驻地具体在哪里赵国栋并不清楚,只是这133摩步旅直属于军区,并不归省军区管,就算是有些测源,但是你省军区司令员也是无权这样耀武扬威的冲进来,也不知道刚才那两个卫兵怎么就如此松懈同意对方入内?

  红色三层楼砖房里很快就出来了几个军官模样的男子,小跑着向这边过来,其中当先一名是佩戴着两杠三星上校军衔的男子。

  啥也不说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