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节 交情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节 交情


  只坚强负弄而古,目视湖畔,“风景优美对干军队来讽教。北汗事。我倒是觉得军队应该驻扎在荒凉贫瘾环境恶劣的地域更能陶冶锻炼士兵们的素质,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疗养胜地,我们就是一帮闲人。国栋,你说是不是?”

  赵国栋哑然失笑,这家伙每一句话似乎都充满了对这个社会现实的不满,看来正如那天九所说的那样,这家伙对自己被交换到了地方上任职极为不满,虽然是升迁,但是此人骨子里还是渴望着重返野战部队。

  “和平时期,张弛有道,未尝不是一种历练。”赵国栋答非所问。

  “咦?”巴坚强虎头猛然一扭,目光直刺赵国栋面颊:“郭天九这小子又在你面前嚼舌头了?”

  “不用他嚼舌头,你巴司令员威名赫赫,随便一打听也能拨拉出一箩筐故事出来。”赵国栋摊摊手笑道,“难道说你以为你们军队里就是密不透风滴水不漏?”

  “哼,一帮无聊的家伙杜撰出来的故事你也敢相信?”巴坚强轻哼了一声,瞅见几个一路小跑的军官已经快要到山坡下了,这才摆摆手:“不说了,吃饭去。

  几个军官跑到近前,当先一命英姿笔挺的中年军官率先敬礼其他几名军官也都是标准的军礼,“师长!”

  “啥师长,老子早就没有当了,现在就是一混吃等死的小散官,今天来你们摩步师目的只有一个,带个朋友来混饭吃,没别的事情。”巴坚强虽然还是很标准的还礼,但是还礼之后话语却一下子变得放荡不羁。听得赵县栋也是一乐,这位巴司令员果然是一个性情中人,啥话都敢说,不过此人粗中有细,嗅觉判断能力都是超强,自己稍稍露点风声。他都能感觉到。

  “呵呵,师长,饭早替你安排好了,不过,饭后有没有什么安排,我们的射击场在全军区虽然说不上是一流,但是在安原还是可以夸夸口的。”当先一名军官丝毫不介意巴坚强的态度,依然笑意盈面,目光也转向了赵国栋:“你好”强摩步旅柯林,这是我的搭档。张克非。????刀”

  赵国栋含笑点头,伸出手击。如铁钳一般的双手显得网猛有力,猛烈的摇晃下,只怕一般人是承受不了此人的热情的,赵国栋也不介意。军人的热情和地方上往往都有些差异,他已经感觉到今天自己这一顿饭可能要面临一次严峻的酒精考验。

  似乎是看出了赵国栋心中所想。和赵国栋并排而行的巴坚强瞪了一眼赵国栋:“国栋,你别塌我的台啊,今儿个是几个朋友在一起。没别的意思,你少把你们地方官场上那一套太极功夫拿出来,我不劝酒。但是你别耍水,我只要真正的喝酒,不需要谁勉强谁。”

  还没上桌子这话就已经抖落出来了,让赵国栋也是郁结无语,这还不是劝酒是啥,简直就差一点是硬性下命令了。赵国栋苏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不太清楚自己身处何方,沉重的头颅让他想要摇摇头都困难,眼皮子也想坠了错一样,想要睁开都得费九牛二虎之力,那是和意志的比拼。

  他感觉到一直有个女性在自己身边,但是他现在的确睁不开眼睛,他也不想去管是谁,这咋。时候,动一动胃里就有一种翻江到海的感觉,他得稳住,倒桩是倒桩了,但是千万别丑态百出就行,就这样倒头就睡也是一种姿态。

  摩步旅那帮家伙太凶猛了,但是如果不是车轮战,赵国栋也不怵,赵国栋估摸着自己一个人就干下了两瓶多茅台,军队中素来以茅台份量论输赢,其他诸如五粮液也好,三元红也好。都只有靠边站。

  恍惚中他只感觉到巴坚强在自己肩膀上拍了几拍,说自己够意思,没有多余言语,至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完全没有记忆了,这大概是自己这一生活了三十四年最不省人事的一次,但是没有丢脸。

  酒桌上说了些啥,赵国栋都还有些模糊的印象,从摩步师改旅的利弊得失到兰州军区和中亚诸国举行首次上合组织成员国联合作战演习,从俄罗斯特种作战部队到中国伞兵部队的发展,这酒一下肚子就没有人管得了舌头,只要不涉及机密。那就是任你发挥。

  摩步旅那几个家伙似乎也允…心国栋纹人吊然是地方卜的领导,没想到如此年轻不说旧饷甩…此话语都还能沾边,对赵国栋也都舌目相看,不过直到巴坚强介绍赵国栋老婆是总参二部的高参,这帮家伙才真正对赵国栋亲热起来,当然这亲热的代价,就是大玻璃杯得多来好几下。

  茅台的后劲太大了,但是这酒有一个好处,喝了头不疼,只是晕乎晕乎。赵国栋就感觉自己人轻飘飘的,思维这个时候可以浮想联翩,神游八级。

  一张凉帕在自己脸上擦拭。赵国栋感觉到鼻息间有淡淡的清香,床有些硬。像是在父母家里那张床,赵国栋努力的回忆,但的确想不起来了。一抹清凉在脸颊和颈间拭过。有些干裂的嘴唇下意识的蠕动了几下,床边的人注意到了这一点,轻声问道:“国栋哥,喝杯水吧。”

  是蓝黛,那这里就是自己父母家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家里的,赵国栋默默点头。

  当温热的蜂蜜水滑入喉管时,赵国栋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似乎是翟韵白的专利,每当自己喝多了酒,她都会替自己泡上一杯蜂蜜水,而今又多了一个人有这样的举动。赵国栋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眼皮子终于撩开了,赵国栋让自己身体坐了起来,靠着一个凉垫,晕晕乎乎的感觉仍然没有消除。

  出现在赵国栋面前的是一个婷婷婀娜曲线绝佳的身影,圆润白哲的面庞上一双如葡萄般的黑眸宛如浸润在一泓清潭中,丰润的嘴唇被细腻的唇线勾勒得格外魅惑。一件纯白色的圆领,恤衫简单大方,下边一条牛仔短裤,完全是一副居家打扮的小女人,许久未见的清纯可人形象跃然眼前。

  “蓝黛,谢谢你了。”赵国栋有气无力的道,示意对方给自己再来一杯蜂蜜水。

  蓝黛笑容如画,重新替赵国栋倒了一杯水过来,坐在赵国栋面前,白嫩健美的大腿就这样并拢搁在自己面前,双手合十,“国栋哥,你可把赵叔和许婶给吓坏了,他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你这样样子,听说是两个当兵的把你送回来的。”

  “嗯,上午省委开了常委会,巴司令员把我给拉到蔡花坝防摩步旅去喝了这顿酒,瞧瞧,地方和军队的差距就出来了,我还自认为自己酒量算是海量了,可在这帮家伙面前就败下阵来了。”赵国栋摇摇头“对了,你怎么过来了,从京里回来了?”

  “国栋哥,你不知道吧,从驻京办回来了,宋姐回市府办当副主任了,她让我回来跟着她。所以我就回来了。”蓝黛脸上的笑容如雨后阳光一般。

  “宋如菲回来当甲府办副主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赵国栋略略一怔,看来关京山和严立民之间的关系迅速在靠近啊,宋如菲能到市府办当副主任,这就是一个信号。真看不出关京山这个北方汉子在玩手腕这方面还相当娴熟啊。

  “六月份的事情,我是七月份回来的,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呢。我也知道你这段时间很忙,在电视里都看见了你几次。”蓝黛沉静的道。

  赵国栋进省委常委在安都市里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全省十四个地市除了安都市委书记历来是省委副书记之外,其他地市市委书记从未有人进过省委常委,市里边不少人都认为这其实也是省委对安都市委工作不满意的一个暗示,宁陵的经济发展和安都市经济发展形成鲜明对比,这就像一条鞭子一样随时抽在安都市领导干部脸上。

  “嗯,这段时间宁陵事情的确有些多,我也没有多少时间回来。”赵国栋点点头,“不过我看安都市这两三个月里也是有些变化了,你在市府办大概也能感觉到吧?”

  “嗯,关市长来了之后,风格和原来姚市长有些不一样,原来姚市长想要干的许多事情现在关市长也想干,虽然行动还是比较慢,但是毕竟动起来了。而姚市长那时候基本上就是动不了,这一点最为明显,市委那边现在和市府这边关系也要融洽了许多,孙书记也经常在会上要求市委市府要齐心协力共谋发展,这不是套话,而是经常点到具体事情上,所以市委那边现在态度也改变了许多,很多事情上也比较支持市府这边了。”蓝黛也感觉到赵国栋对于安都市里的工作很感兴趣,这让她有些奇怪。

  再度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