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节 家有烦心事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节 家有烦心事


  赵国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也算是有--点变化了。

  无论是孙连平还是关京山都意识到了安都再这样下去只怕就真的要沉沦不起,而沉沦不起的结果就是两个主要领导络政治前途都将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这个不确定性中危险因素居多。

  像安都这样一度在十六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前三的城市现在已经下滑到了中等偏下的水准,和武:'A、大连、沈阳相若,连青岛、宁波和南京这样昔日的小字辈也都傲立在拼了,更不用说像广州深圳这些城市,更是远远将安都甩在了后面,这样的情况中央不可能看不到。

  孙连平你可以挤走姚文智,但是如果关京山来了,你们两人还是明争暗斗,工作又拿不起来,经济没有起色,那么只怕你孙连平的政治前途就堪忧了,当然关京山一样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为工一个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结果,这也使得安都市原本沉重的步履终于开始缓缓启动了。“看样子安都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干一些早就该干的工-作了。”赵国栋微笑着道:“你们宋主任在市府办分管什么?”

  “主要还是管接待这一块,她兼着市府接待办主任,工作很忙,我就主要跟着她,算是她的打杂秘书吧。”蓝黛一双眸子很清冽,咋一看总有一股子浅灰色的冷意,但是你看久了,就能感受到对方眸子里纯净明丽,双目对视,似乎就能看到你的'、了里,就像九寨沟里的水一般,无论多深,一眼便可见底。

  接待办的工作很杂,但是又是市里边的门脸活儿,不但要求人员素质要高,文能提笔,武能提枪,而且还要有应付裕如的紧急应变能力,对于各种客人你都要有良好的沟通协调能力,在这个单位里也算是一种打磨锻炼。

  不过赵国栋并不喜欢蓝黛呆在接待办,像蓝黛这样的漂亮女孩子很容易成为一些人的猎物,而且是一些你摆脱不掉的人,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美好的东西纵然不奢望全都属于自己,但是也不希望被玷污。

  “你喜欢接待办的工作么?那里很复杂,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宋如菲都是老练成精的角色,你一个女孩子,更要注意。”赵国栋皱起眉头将杯子递给对方。

  蓝黛心中一甜,接待办当然是一个深水潭,宋如菲也曾经征求过她的意见,如果不愿意,可以不到接待办,但是蓝黛确认为接待办也和驻京办一样,是个锻炼人的地方,至于说早已流传的种种腌臌,蓝黛当然也知晓一些,只要自己把持得住,倒也不惧。

  蓝黛是接到赵母的电话之后赶过来的,赵国栋不省人事,被两个当兵的抬回来,还能勉强保持形象,但是一到家便卧倒不起,赵父赵母也弄不动赵国栋这样大一个块头,无奈之下才给蓝黛打了电话,蓝黛也就赶来和赵父一起把赵国栋弄上床去躺着。

  “国栋哥,我知道怎么做,接待办我是打算干一段时间,然后想要到下边去干一干,宋姐也给我说了,说这接待办也不能干一辈子,也算是在领导面前混个脸熟,让领导对你有个印象,如果有机会就争取下去,从市府办下去,也能占个更好的平台。”蓝黛在赵国栋面前也不遮掩什么。

  “嗯,看来宋如菲倒是挺为你着想的,她这话说得没错,从市府办下去,只要带个取务il日后再怎么也得有个安排。”赵国栋没想到宋如菲对蓝黛安排得这般细致,看来蓝黛还真是颇受宋如菲信任。

  “国栋哥,我感觉你好像对宋姐有些成见似的,你应该不认识她才对,是不是你在外边听到一些关于她的风言风语?”蓝黛有些疑惑的道:“宋姐其实不像外边所说的那样,那都是一些无聊之人乱嚼舌头想要败坏宋姐名誉的人造谣诬蔑,我在她身边也有些时间了,她这个人真的挺好的。”

  人之好坏不是简单的用观感就能看出来的,赵国栋心中微微沉吟,没有必要现在就让蓝黛知晓那些丑陋的东西,何况丑陋一词也不足以评价和刻画很多具体的现实,还是等蓝黛自己慢慢在工作中去体味认识吧,赵国栋只是担心蓝黛被人伤害。“嗯,宋如菲是挺能干,看看她日后的造化吧。”赵国栋摇摇头“你这段时间去刘哥那边没?”

  “去了两次,刘哥都不在,只有孙姐在,孙姐现在闲得无聊也就走出去打牌,越玩越大,还让我也玩,我对玩牌没兴趣。”蓝黛叹了一口气,连她也觉察出了刘兆国两口子之间出了一些状况,但是孙姐怎么能管得到刘哥

  刘哥在外边工作忙碌,随便找个啥借口,孙姐也只有信了,孩子长大出去了,只剩下两口子,这生活也就越来越乏味,感情越来越缺乏漏*点,就像日渐干涸的井,这都是蓝黛的感觉,孙姐这两年也是老了许多,虽然化妆品越用越好,护理越做越频繁,但是心情却是越来越不好,比起前几年国栋哥还经常和他们在一起时,简直不了同日而语,而现在似乎一切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了。赵国栋听出了蓝黛语气中的沉郁,他也是有些黯然。

  刘兆国在越走越远,邱元丰和他已经通过几波电话,赵国栋也一直在考虑什么时候才和刘兆国交心式的谈一谈,现在收手虽然晚了一点,但是只要下得了决心,未尝不能获得一个圆满结局,但是再继续下去,翻船落马几乎就是铁定的事叶,一旦被人盯上,经济上的问题是最好查也最能让你下地狱的,甭管你有多么高的招数,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能把你彻底葬送。+“胛胛,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岬↑+“胛胛+”躺在床上的赵国栋很难得的睡-了一场懒觉。

  晚间在家里就喝了一顿粥,格外舒服,只有在自己父母这里才能享受到这种其枢1地方都无法获得的感觉,蓝黛也留了下来一起吃了这一顿堪称简陋寒酸的晚饭。稀饭、泡豇豆和泡萝卜,外加一块豆腐乳和一盘自己做的馒头,这就是赵父赵母的晚饭。

  老年人年龄大了也就喜欢吃清淡的,大鱼大肉对于他们来说都不太适合了,不过赵国栋还是坚持要求父母早上都必须要喝牛奶或者豆浆,每天再吃一枚土鸡蛋,这样至少可以保持基本营养供给,牛奶豆浆能让他们老年人也能有一定钙的吸收,骨质疏松不至于太厉害。

  酒劲儿直到这一夜过去才算是真正消下去,下半夜里赵国栋却是格外清醒,很多原本有些模糊记忆似乎一下子就浮现在了脑海中,后世记忆中一些已经湮灭的断续回忆又重新清晰起来,这让他相当兴奋。

  蓝黛昨夜也在这里歇息的,不过并不像想象中那样旖旎,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不可能发生,赵国栋眼下是格外的清泠,很多事情在他晋升常委之后都会有一些变化,他自己也需要站在不一样的高度来考虑了。

  感觉到有人走进自己的房间,赵国栋一翻身坐起来,却见是自己一脸关心的母亲。“妈,怎么了?”赵国栋有些镎然的道。“没什么。”许秀芹坐在了床旁的椅子上,见赵国栋精神状态挺好,心中也放下了“小黛都走了,她忙着上班。”

  “嗯,她在市委办挺忙的。”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母亲想要表达什么意思,这么些年来,自己回来时间也少,和父母交流更少,往往都是集中在过春节那几天里和兄弟姊妹一起,那大概是父母最高兴的时候了。

  “昨天下午可全靠小黛帮着我们,你这个头,我和你爸都弄不动你了。”许秀芹脸上露出一抹迟疑的神色“国栋,小黛这样也不把自个儿的事情放在心上,我看也不是办法,你还是劝劝她早一点把个人问题解决了吧。”

  “妈,我劝她她能听那不就简单了?”赵国栋也有些无奈,不知道怎么母亲突然关心起这些事情起来。

  “国栋,你也老大不小了,要说咱们赵家也是祖坟冒烟,你现在都当市委书记了,有些方面还是需要注意一些,小黛啥心思我们都知道,要么早点把她心思断了,别牵着绊着,要么?7?7?7”许秀芹欲言又止。“要么什么?”赵国栋倒是有些好奇自己母亲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些问题。

  许秀芹叹了一口气“国栋,本来有些话妈都不该说,但是妈走过来人,总觉得你和小刘不像是夫妻,我还让算命的来算了算你们俩的生辰八字,算命的说你们俩没有夫妻相,强扭在一起,那也是瓜不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和小刘现在情况究竟怎么样,但你们结婚有几年了,你都三十四了,小刘也三十二了,也没见动静,德山、长川还有云海都跟着你学,你真要我和你爸眼巴巴等着你?”

  只有最后一个星期了,隆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