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节 欲动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节 欲动

  许秀芹的话让赵国栋也是有些感触,父母都在指望着抱孙子呢,虽然大姐已经有了孩子,但那毕竟是刘家的,赵家四兄弟,现在就没有一个开花结果的,虽说父母算是比较开通的了,但是内心深处肯定还是有些不乐意,能够忍到现在才说这番话,可见也是忍无可忍了。

  子嗣的问题迟早会提上台面,在父母看来,自己已经贵为市委书记,如此精壮一个男儿,不可能没有子嗣,要么就是刘若彤身体有问题,要么就是两人感情有问题,而且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对于赵孚望两口子来说,赵国栋和刘若彤小两←完全是那种相敬如宾的味道,反而没有了小夫妻之间那种轻怜蜜爱的亲昵气息,这就不正常,年纪轻轻的小夫妻哪有不贪那一口的?

  可赵国栋鲜有到京里去,而儿媳妇更是绝少来安原,就算是她工作在国外,可是每年探亲假总该有吧,也没见她来安原住过多久,即便走过春节这样中国人的传统节日,也是少有露面,这样的情形的确少见,除了说明他们夫妻俩感情有问题外,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

  没有感情还这样在一起,赵父赵母当然理解为儿子是担心离婚会影响到政治前途,但是在赵父赵母看来,婚姻幸福和有-没有孩子这个问题的分量远远超过当不当市委书记。

  以赵家今日只财富,事实上一个市委书记已经没有多大意义弄,说不定不当这个市委书记,赵国栋还能在商海里搏出一个大名堂来。

  赵父赵母也经常听到自己另外几个儿子这样说大哥,这也是赵父赵母最大的底气,连几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儿子都认为大儿子不作官能更有一番成就,那这个官就成了鸡肋了,必要时候真的舍弃了也无妨,反正现在赵家也不靠这个吃饭。

  赵国栋当然能够理解父母的心情,他甚至能够猜出刚才母亲话语中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如果自己真的因为彪、情问题要离婚,那就趁早,而蓝黛就是最好的后备对象。

  父母都对蓝黛印象相当好,也不知道蓝黛怎么就能有这样的本事,把自己父母给哄得团团转,几次都说要把蓝黛认作干女儿,大概也是怕认作干女儿之后哪天没准又和自己儿子睡一张床上了,对外不好听,所以也就一直没下决心。

  要说孩子,自己可是早就有了,瞿青涛都已经会走路了,也能叫爸爸妈妈了,瞿韵白现在在羊城发展打拼,孩子就搁在香港,现在是近便许多,每周瞿韵白都得要回港几次,要不就是让菲佣带过来在羊城住上一段时间,真有点单亲家庭的味道,甚至连赵国栋都有些羡慕。

  赵国栋去那边的时间并不多,虽然有时候也去看看孩子,但是他不想过多的介入,他承诺过给瞿韵白一个完整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完全属于瞿韵备,自己既然无法做一个完整的父亲,那么就要忍痛割爱,忍受一些○刘若彤这边呢?赵国栋不确定。

  刘茗彤和自己的关系经常受到时间和地域因素的影响,有时候自己和她会感觉到情投意合,俨然有水到渠成的滋味,有时候睡在一张床上却又像路人一样陌生,一觉醒来,赵国栋有时候想不起身畔这个女人是谁,远不及罗冰或者徐春雁那样来得亲切自然。

  自己和刘若彤这样特殊的关系连赵国栋自己也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有什么突破,突破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他一样无SL猜测,也许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像自己和刘若彤这样奇妙的夫妻,真正突破了那层界限说不定反而会让两人关系变得陌生冷淡起来,这种关系很微妙,极难把握住真正的内涵。

  罗冰和徐春雁却又和自己不可能发展成为真正夫妻关系,自己也许可以和她们有孩子,但是孩子却注定不能光明正大的以自己孩子的形象出现在社会上,但是在家庭里,对于父母来说,也许他们会觉得这一切和亲情血缘关系比起来都可以抛在脑后。一时间赵国栋无言以对。

  对于父母,他不想撒谎,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给他们一个不确切的承诺还不如不给的好,否则真的落空,会更伤他们的心,父母对于子女的感情是其他感情无法比拟的,要不然怎么会有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格言?

  “妈,我都这么大了,我自个儿的事情我自己知道怎么做,至于蓝黛,她和我没有关系,或者她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我早已经告诉过她,我和她没有什么,既没有开始,也不会有结果,但是我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我只能告诉她怎样做更理智。”赵国栋沉吟良久才缓缓道:“至于若彤那边,我和她很好,也许今年底明年初她就可能回国,我知道你和爸想抱孙子,我会努力,同时也会昝促德山、长川和云海,你就放心吧,到时候就怕你和爸忙不过来喽。”赵国栋一席话说得许秀芹脸上皱纹都少÷许多,脸上更是喜意洋洋。

  “国栋,你是咱们赵家老大,你得做个表率。德山我是不指望了,他上次回来陪你爸喝酒时就在那里说些混帐话,说他这辈子不会结婚,也不想要孩子,就算是有了孩子,肯定也是私生子,必须要作什么DNa亲子鉴定看看是不是赵家的种il把你爸气得连杯子都摔了,让他滚出去,你说说德山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怎么就像是没长大的人呢?”

  赵国栋心中暗道,德山还不算混账,要说自己,这私生-子却是早已经有了,也不知道爸妈知道了会如何着想?

  “妈,你别听德山在那里胡诌,哪个女人真要肚子里有了他的种,那我就是押着也得把他押着去结婚,最起码也得把那孩子给争回来不是?”赵国栋信口道:“至于长川和云海我看也快了,我估摸着云海弄不好还得比长川快,那天半夜我打电话过去,听到一个女孩子声音,我估摸着他们都住在一块儿了,也就是差个仪式而已。”

  “哦?云海真的和那个女孩子住在一起了?”许秀芹一听喜上眉梢“上次我问他,他还说还早,都住在一块儿了,那还不赶快结婚?”

  “可能云海是觉得德山和长川都还没有结婚吧?德山不去说他了,长川可能还没有遇上合适的,加上他现在工作又很忙,要想找一个中意的,还得不是冲着他钱去的,这可有些费劲儿。”赵国栋宽慰自己母亲道:“不过你相信自己的儿子吧,长川虽然腼腆了一点,但是我看还是挺有女人缘的,我会督促他们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争取年底都把对象给带回来。”

  许秀芹又和赵国栋唠唠叨叨的说了大半天刘成和赵灵珊的事情,两口子感情倒是挺好,蜂产品做得也红火,就是没时间管孩子,现在孩子放在刘成父母那边,许秀芹很想把孩子弄到这边来,可是刘家那边不乐意,这也弄得许秀芹很不开心,所以才会一门心思希望自己儿子争气一点,早点给自己抱回孙子来。

  赵国栋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自己父母是因为外孙被亲家给死死抓住不放,心理不平衡,这才想要在自己几兄弟身上打主意,一门心思要在这一点上也要过对方一头。一直到彭长贵打来电话,赵国栋才算是从母亲那里脱开身,赶紧夹着包走路。+“胛胛,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平原,到西江之后工作感觉怎么样?”钟跃军微微蹙着眉头,贾平原陪着他,比他稍稍慢了一步,漫步在河南新区的东方红广场建设工地上。

  “挺娟,挺顺手的,现在西江大工作都已经上了正轨,老城区风貌改造也有条不紊的推进,河南新区二期开发全面启动,征地拆迁工作我们做到了前面,虽然还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区里边都能自古把他处理下来,不用劳烦市里边操心了。”贾平原心情不错,尤其是西江经济发展增速一直保持着较高水平,仅次于东江和开发区,那也是因为这两地基数较低的缘故“招商引资我们的成效也很显著,临港工业园区土地将告罄,二期开发迫在眉睫,环保产业将会成为我区的一个支柱产业。”

  东方红广场就是已经在前期开始准备工作的东方红大桥西侧这边的一个广场,东方红广场、辉煌广场、团结广场,分别规划在辉煌大桥主干线大桥、团结大桥、东方红大桥东边或者西边桥头处,这也是宁陵市规划的文化广场,建成后将成为日后宁陵市民业余时间的最佳去处。

  “唔,西江基础不错,班子成员也比较团结,这是优势。”钟跃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欲言又止,看在贾平原眼中也有些奇怪“钟市长,是不是有啥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