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节 不同的机遇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节 不同的机遇

  飞跃军沉吟未语贾平原估计到可能是有啥事儿,而心州和自己有关系,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能让钟跃军如此犹豫不决的多半是和自己个人有关,如果只是西江区工作上的事情。钟跃军不会如此为难,而且上边还有一个刘如怀扛着。也轮不到自己发声。

  而和自己有关的多半也就是涉及位毒变化才会如此,这是所有官员最为紧张的,他贾平原也不例外。

  “钟市长,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很为难,您尽管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贾平原也承受得起。”贾平原竭力让自己心境变得平静一些,不至于太过于失态。

  “你想哪儿去了,平原,是和你有关,但是好事儿,而且也要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本人不愿意,那另当别论钟跃军注意到了贾平原的紧张。摇摇头哑然失笑,“你可能也知道市里边近期可能会有一些人事变化,赵书记和我商量了一下,我向赵书记建议让你动一动

  贾平原心顿时提了起来,动一动?自己这一两年来表现都摆在这里,要动肯定是升迁。这当然是好事,只是贾平原刚刚习惯区县工作。觉得区县当一咋。主官更有成就感,也更能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如果让自己会市里某个部门去任职,贾平原还真有些不乐意。

  贾平原也早就听说了区县里可能有人事变动,但是自己来西江区时间不过两年,他一直认为自己可能不会动,但是钟跃军突然提及,此时脑中顿时飞转。

  云岭县委书记郎世群出了鑫达电解织违规事件这么一桩事情,让赵国栋的省委常委险些搁浅,虽然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赵国栋已经正式晋位省委常委,但是这事儿肯定在赵国栋心里络了一块石头。换了是自己心里肯定也不舒服,关键时候你给我掉链子,这就是故意害我。没谁能把这种事情一笑置之,弄不好他这个县委书记就得挪一挪。

  苍化县委书记高川身体不佳,加上市里边对苍化工作也不太满意,他本人也有意挪动一下,没准儿苍化县委书记这个位置就要出缺,莫不是让自己去苍化担任县委书记?想到这儿贾平原心中就不禁扑通扑通猛跳起来。

  “赵书记征求了我的意见。他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市委可能会在近期调整部分县区主要领导。市委有意让你出任其中一个县的县委书记,这是市委对你两年里在西江工作的充分肯定,你和如怀在西江区配合默契。如怀在市委也经常称赞你工作作风扎实,同时具有开拓精神,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市委对你评价很不错,我也很替你感到高兴

  在这一点上钟跃军并没有谀辞,贾平原和前任区长宗建的表现的确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贾平原也很能运用其在市建委培养起来的人脉关系。尽可能的为西江老城区规戈改造争取了省上很多政策和资金,在宣传打造西江旧城区改造上也是挖空心思赢得了改造区域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使得西江旧城区改造并没有遭到多少阻力,这也是赵国栋相当欣赏的原因。贾平原心中也是一阵狂喜。没想到真的梦想成真,自己刚刚担任西江区区长两年时间都还差一点。原本以为这一次调整没有自己的份儿,却没有想到市里边真还有意,这肯定与面前的钟市长推荐有关,当然市委书记赵国栋对自己看法也颇好以及区委书记刘如怀和自己相处融洽也是重耍原因。

  从区县长这一步走上区县委书记这一步至关重要,不少区县长在这一步停滞不前,甚至有可能在任满一届之后就有可能让你到市级某部门去担任职务,这看似对你工作的一个肯定,给了你一个美差,实际上基本上就斩断了你想要向副厅级干部上进的希望。

  市直机关各部门里一把手想要晋升副厅级干部不是没有机会,但是却寥寥无几,而且都集中在屈指可数的几个部门里,没有当过县区委书记的副市长基本上不存在,要么就是上边下来的,要么就是特例。

  一抹潮红从贾平原宽大的面颊上掠过,贾平原努力的克利着自己内心的喜悦和兴奋,“钟市长,别的话我不多说,我只说一句,我不会辜负您和市委对我的期望,无论我到哪里,我都会全力以赴用我的全部智慧和能力去带好头,承担起我该承担的责任。”

  “唔,平原,这还只是赵书记和我的初步想法,…。二菡和老焦亚了海与,他们都基本同意泣个意丑,但刀测口…也提出了另外一个想法这才是钟跃军有些犹豫的一方面,“你知道我们滇南红山州结成了友好市州,上次红山州党政代表团来我市参观学习,红山州委书记吴书记和赵书记达成了一个意向性的意见,那就是为了帮助边疆落后地区发展,进一步改进边疆干部工作观念和方法,宁陵和红山打算在干部使用上进行交流。

  贾平原心中咯噔一声响,莫不是赵国栋想要把自己交流出去?这是好意还是一个圈套?

  贾平原知道自己在很多人心目中属于典型的钟系,从市建委当副主任开始,自己和就和钟市长走得挺近,而钟市长也很欣赏自己,西江区长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也是钟市长一力推荐而来,所以无论外界怎么说。他还是很坚定的和钟市长保持着密切的交往,而他也觉得这无可厚非,在工作中有很多共同的观点想法就是基础。

  赵国栋胸襟很宽。这一点钟跃军在贾平原面前也提过多少次,而且决不是那种泛泛的夸赞,而是由衷之言,但是自己这样和钟市长走得太近会不会引起其他人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他不敢肯定,比如蓝光和焦凤鸣,这两个人在人事权力架构体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尤其是焦凤鸣这个被视为赵国栋铁杆的组织部长。

  “平原。你不要想偏差了,在我看来赵书记那是真的欣赏你才问了这么一问,其他县区长只怕想要他视野,那还得看他看不看得上呢”钟跃军像是猜透了贾平原的心,淡淡的道。

  钟跃军看贾平原的模样是不大愿意出去。不过这也正常,滇南相距千里,红山州又是边疆山区,经济落后不说。就算是让你过去当个县委书记又能咋样?交流锻炼一年。那差不多你就得回来,说是磨砺锻炼,但没准儿回来这边就没有你的位置了,这份担忧谁都会有,何况都是成家立业的人了,在宁陵人熟地熟小安原省内也多多少少有些人脉渊源,无论是开展哪项工作那也是得心应手,一出省谁又能认得你?这样挂一年半载的,究竟有多大意义?

  何况现在宁陵发展如日中天,从赵国栋进省委常委就可以看出一般。省委对宁陵越来越看重,在宁陵只要工作出色,县处级干部进入省委组织部眼帘并非难事,没准儿哪天就能直接调任哪个地市担任副职,比起你在滇南那些个旮旯里,那还不知道好多少倍?

  当然去红山州工作也有好处。那就是你从相对发达地区到不发达地区,如果能够得到地方上主要领导信任,而你又的确能够把工作拿得起来。这样升迁的机会就很大也会很快,但是这里边不确定因素太多,也就是说其间蕴藏的风险相对较大,如何把握看待。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赵市长,我是这样考虑的。我原来一直在市直机关工作,现在刚下来两年,对宁陵情况也比较熟悉,可以说这方面的工作才刚上手。我想如果我能留在宁陵工作几年之后,市里边如果再让我出去交流锻炼,可能会更好一些。”贾平原语言虽然委婉,但是语意却很明确。

  “嗯,既然你本人是这个想法,我知道了。”钟跃军点点头,“你自己心里要有一些心理准备,市里边的人事可能很快就会动作,赵书记这个人的性格我们都知道,一旦敲定的事情就不会拖。我估计也就是一两个星期的事情“钟市长您放心,西江这边工作都走入正轨,区里边各项工作都是分工负责很清楚。各人手上的事情自己都各自琢磨着干,这也是我和如怀书记定下来的原则,不会因为哪一个人离开就会引来工作停顿。”贾平原对于这一点很自信,无论是他或者刘如怀临时离开,区里工作都会受到多大影响,这也是西江区逐渐形成的好做法好规矩。

  “唔,这样就好,不过你得有思想准备啊,到其他县之后,它们的情况比起西江可就差远了,而且你去是当一把手,就需要有更深远的思考和更强硬的执行力。”钟跃军叮嘱道。

  “呃,钟市长,可以问一氟,市里究竟打算让我到哪个县么?。贾平原实在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

  强烈召唤月票,最后一周,我要奋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