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一节 调整 1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一节 调整 1

  赵国栋希望在全市上下营造出这样一种竞争氛围,但是却不希望这种氛围变味,更不希望这种竞争失去了目的,所以他在多个会议上明确强调,发展经济是手段-,改善民生和提高群众生活水平才是最终目的。

  发展经济也就是为了进一步改善老百姓生活水平,让群众能够感受到生活在不断变化,变得越来越美好,幸福指数将是用于评价老百姓满意度的黍佳衡量工具,而幸福指数也将会考虑列入日后市里对区县指标考核的最重要指数。

  促成健康的竞争氛围营造就需要奖勤罚懒,而不是走走过场,营造能者上、平者让、庸者汰的正确氛围,让只想混日子的领导干部无处藏身,而曹集和苍化两县的班子调整,就是要体现在这一规定JL是宁陵市委是下了决心的,存心务来抓几个干部来杀鸡儆猴,要让原本穷而平衙的几个县区在新一轮发展中变得富裕发达而又公平竞争。

  反倒是在鑫达电解铝违规事件中要承担主要责任的云岭县委县府主要负责人现在宁陵市委市府却一直没有提及如何处理,倒是有风声传出来说市委书记赵国栋对云岭县委县府班子勇于乔拓积极进取的思想观念颇为欣赏,这样原本是截然迥异的观点传出来,就让云岭这边显得颇为诡异了,县委书记郎世群和县长张培礼在工作中似乎也没有丝毫受到影响,依然故我的在大会小会上推进着工作。

  对云岭县委县府主要领导人的处理也要随着这一波人事调整敲定,按照赵国栋确定的原则就是惩前毖后,戴罪立功。+“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人事问题历来是最为敏感而又最无法保密的问题,而也是最具戏剧色彩的变化,这在中国已经是一个特色,有两种迹象足可证明,一是风声往往都比组织部门更准确更提前,二是不到最后一刻任何人都不敢说笃定。

  首先是曹集县长调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精神文明办主任,辞去了曹集县县长职务,市招商局局长崔秀夫被任命为曹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这立即在全市引发了巨大震荡。

  崔秀夫是外来干部,却又不是省里或者中央下来的干部,而是从沿海主动应聘而来的干部,这在当时的安原省还引起了一些热议,很多人当时都认为这是一个噱头,一个赵国栋用来博取眼球的手腕。

  但是崔秀夫用他的实际表现平息了那些质疑的声音,也让大家认可了他在招商引资工作上的能力,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起国栋竟然会提出要让对方转到县里担任主要领导。

  一个局行的主要领导和一个县的主要领导那中间是很大差别的,崔秀夫在招商引资上能力强并不代表着他就能胜任一个县的主要领导,这是很多人的看法。

  他在市招商局局长位置上游刃有余,那得益于他在沿海地区培养出来的宽广的思维观念和捕捉机会的敏锐嗅觉,当然也离不开良好人脉渊源和丰富的工作经验,但走出任像曹集县这样半死不活的政府一把手,那是需要足够韧性和毅力,以及极强的群众工作经验的,这似乎有些不太符合崔秀夫的定位。

  这种属于应聘的干部在很多人思维定势中就算是市里边要用他的专才,其使用范围也相当狭窄,多半也就是在其应聘的职位所代表的工作范围内流动,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如此,但是没有想到才一年多不到两年时间,这个市里边不少人心目中的聘用干部,竟然就敢被市委任命为曹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这份决心要有些人来比。

  就在大家还对崔秀夫出任曹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议论纷纷时,市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周重出任东江区委副书记、副区长。

  这又是一枚超级重磅炸弹!虽然已经有崔秀夫在前的范倒了,但是上一次招聘的两名沿海过来的干部,竟然就在这一波调整中全数下到了县区,而周重这一任命就更是令人费思量了。

  就目前的体制格局来看,省市县都已经不再在政府副职中兼任同级党委副书记了,即便是常务副区长那也只是兼任常委而已,而周重突然出任东江区委副书记、副区长,那分明就是一

  种不言而喻的明证,那如日中天的霍云达又该往何处去?是苍化县委书记,还是云岭县委书记?远在市委市府大院里也是充满了悬疑色彩。

  市里边也有消息灵通人士传言说市里边和滇南红山州的干部交流计划中有正处级干部,霍云达可能上了砰-个大名单,但是这个传言出来之后都被人嗤之以鼻。

  以霍云达现在的势头,就走出任曹集县委书记、苍化县委书记或者云岭县委书记也不是什么太令人惊讶的事情,虽然他在东江区区长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太短,但是东江区翻天覆地的变化足以让多数人心悦诚服,到苍化甚至云岭担任县委书记和交流到不知何处的滇南红山州,这样的差别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知道,而且在宁陵工作,以赵国栋对他的看重欣赏,真要在哪个县委书记位置上呆上三四年,提个副市长甚至进市委常委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到滇南红山州又能有什么前途?交流锻炼一年,交流锻炼回来之后又能怎样?一年时间,回来顶多也就是让你担任一个县区书记,难道真还能直接让你上副市长?耽搁这一年,对于一个风华正茂的领导干部来说,也许就是少了足足一年建功立业的机遇期,尤其是现在宁陵各区县经济都在高歌猛进的时候,而现在你就可以直接就任县委书记。

  赵国栋如果真9!i欣赏信任赵国栋,就不可能让霍云达去滇南交流,一般说来,那都是上进无望,通过正常渠道上升空间很小的那种干部,才会通过这种路径去搏一搏,争取一下最后的机遇。+“胛胛,I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胛↑↑↑唧唧↑~唧唧+“胛胛唧唧+“唧唧胛+“胛胛+“胛胛唧唧+“胛

  “真不明白赵书记葫芦里卖得啥药,云达,莫不是赵书记真有意要让你交流到滇南去?”简虹蛾眉轻蹙“他不知道我们东江经济发展正处于关键时候么?周重能力是不错,但是如果他真要接替你的工作,能否胜任先不说,关键是他要适应你这个角色,要做到你这种程度,要多少时间?对于我们东江发展来说,现在每一天都很关键!”

  霍云达也有些困惑,先前有风声传出来说周重要到东江区任职时,他还不太相信,周重也是正处级干部,下来到东江区,要么就是担任书记,可简虹才来,而且也没有任何风声要动,那么就是区长,可自己到东江时间也不长,关键在于自己要动的话,往哪儿去?

  他隐约知道铁明和高川可能都要动,反倒是郎世群还要继续担任云岭县委书记,自己到曹集或者苍化担任县委书记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他还是有些舍不得东江,东江这边的工作是自己一手一脚抓起来的,说实话真有感情了,一点一滴的变化他都了然于胸,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在自己的抚育下一步一步成长起来,而现在正处于发育壮大的最佳时期,任谁也不愿意离开。

  “虹书记,我也不想走哇,可现在市委里边是啥意思我也不清楚。赵书记那天把我叫到办公室里去谈了谈,可是没说上两句话,他就接到省委组织部韩部长电话,赶到省里去了,也没给我交待清楚,我问÷问蓝书记和焦部长,蓝书记和焦部长都说还是等到赵书记亲自和我来说,结果你都看到了,周重的任命就下来了。”一脸苦涩的霍云达也有些郁结“前天我打了个电话给赵书记,他一直没有接,问了问云睿,说他一直在省里开会没有回来,昨天我又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回来之后再面谈。”

  “如果说你要到曹集或者苍化去当书记,那是上进,我不拦你,但是如果传言是真让你到滇南去,我觉得你恐怕需要向赵书记问清楚,究竟是他的意思还是别的人的意思,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去滇南究竟有多大意义?”简虹叹了一口气“反正我不太看好这种短期交流,尤其是人生地不熟,走到滇南去干上这样一年半载,你就真能在那边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只怕你情况尚未真正熟悉,就得打道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