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四节 半夜总动员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四节 半夜总动员

  途锐在穿越二号环伐郧家堰立交桥之后就爬上了凤凰岭高架桥,这是城南的一个地标性建筑物,长达二点二公里的高架桥横跨了火车南站编组站的货场出口。

  从这里向下俯瞰,可以看到一列列火车不分昼夜在这里编组驳接,内燃机车头和电力车头三三两两的搁在铁道上,铁路工人们也都是成群结队的在这里游荡,呈现出一种杂乱而又忙碌的景象,即便是晚上十一点半了,依然如此。

  由于是住在徐春雁徐秋雁那里,赵国栋没有开车,晚间临时要出来,赵国栋就只有把这辆排量达到4,2的进口途锐开了出来,这是徐秋雁的年初新购的座驾,徐春雁依然还在开那辆沃尔沃,合欢运动的徐秋雁则更倾向于购置一辆越野车,所以选来选去就买了这辆看起来丝毫不张扬的进口途锐。

  开那辆沃尔沃显得有些不太合适,那明显是女性座驾,赵国栋就只能开这辆途锐了。

  六档手自一体的变速器感觉很舒服,自动空调让车内温度始终保持在二十五度左右,空气中流淌务一股淡淡的甜香,是被唤作蛊媚奇葩迪奥红毒。

  这是徐秋雁最喜欢的香水味道,和徐春雁最喜爱的绿毒温柔奇葩一样,两姊妹都是迪奥毒药香水的忠实拥趸,对于这一点赵国栋很不以为然,但是他不干涉。

  风噪很小,即便是在高架桥上车速达到一百四十码时,依然感觉不到什么噪音,桥下流淌的灯火一晃而过,犹如一条五彩斑斓的光带。

  安都只有在十一点之后你才能够轻轻松松的跑一跑车,而且也仅限于二号环线之外。

  抵达高架桥最高点后,赵国栋放松了油门,让汽车车速缓缓降下来,他不喜欢开快车,而徐氏姐妹也担心他半夜开车出来不安全,如果不是考虑到的确不方便,徐秋雁就差一点要给赵国栋当司机了。

  下了高架桥之后就是安蓝一级公路了,安蓝一级公路是在原来安蓝二级公路基础上分段改造的,经过全面改造后,路况相当好从,凤凰岭高架桥下来到江口县城,四十公里路程,赵国栋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在江口县城外赵国栋又转了一囹,又找了一个路人问了问,才算是找到了原来的东郊殡仪馆的方向,的确是在原址上新建的,只不过规模大了不少,而且装修也比起原来不可同日而语。

  赵国栋到江口时就先给邱元丰打了一个电话,邱元丰比赵国栋先到十分钟,听到赵国栋已经到了殡仪馆门口,便招呼已经在殡仪馆的江口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陆耀、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龙正武出去接一接。“邱局,你说还要接人,谁还要来?”陆耀打了一个呵欠,有些睡

  他本来也已经睡下了,一个县公安局的老民警过世而已,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县公安局来个政治处主任也就不错了,明天追悼会也就是龙正武主持就行了,他这个政法委书记没有必要参加。

  只不过邱元丰这大半夜的撵过来,龙正武给他打了电话,他还真不好不来,邱元丰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和市委审委、政法委书记刘兆母关系相当不错,他要过来,陆耀也就只有爬起来陪一陪了。

  龙正武也有些好奇,他是才从长津县交流过来不到一年,先前只是安排了政治处主任过来安排后事,没想到邱元丰要来,他当然得作陪,给陆耀打了电话也是礼节性的,没想到陆耀还真过来了,这会儿看到邱元丰还要在外边持人,也觉得奇怪,难道是刘书记要来?这不可能吧,如果是兆国书记要过来,那县委冯书记和沈县长不都得过来?“邱局,不是兆国书记要过来吧?”龙正武试探性的问道。

  龙正武这一问,让陆耀也紧张起来了“不是吧,邱局,兆国书记要过来,你也不说一声,我好向冯书记和沈县长汇报一下啊。”

  邱无丰摇摇头“刘局带队到江浙郦-边考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去了,还没有回来呢。”陆耀这才松了一口气“那邱局你还要接什么人?”

  “呆会儿不就知道了?”邱元丰正说着,一辆黑色的途锐已经开了进来,邱元丰也没见过赵国栋开过这辆车,但是这深更半夜的,突然冒出来这样一辆车到殡仪馆里,那除了赵国栋还能有谁?果不其然,车刚停稳,车门打开,赵国栋已经跳了下来。邱元丰迎了上去“国栋,来了。”“邱局。”见到有外人在场,赵国栋也就改换了称呼。陆耀和龙正武都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今年轻人,车是辆好车,途锐4,2,德国原装进口的,价格不菲,不像是政府机关的,政府机关一般说来不会买这种车,车牌号一看也知道不是市委市府的,而且前面挡风玻璃上一伞有些前卫的香水座,倒像是有点子女性风格一般。

  “国栋,这是江口县委政法委书记陆耀,他原来是咱们市府办的,老熟人,这位是江口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龙正武,你可能也不认识,他原来不是江口的,一直在长津工作,今年过来的。”邱元丰笑道:“这位是咱们省里边新任省委常委、宁陵市委书记赵国栋,也是从咱们公安这条线出去的,老廖以前也曾经是他的领导。”

  陆耀和龙正武表情顿时定格,震惊、震撼、震动,一个震字足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这今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新任省委常委兼宁陵市委书记?他还是从咱们江口县公安局出去的?

  赵国栋在江口县公安局呆的时间并不长,加起来也就三年时间,而且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加上原来和赵国栋关系较为密切的诸如邱元丰、朱星文等人释已经离开了江口,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赵国栋离开江口县之后的情况。

  而赵国栋在宁陵、怀庆等地虽然也担任了像县长书记和市委常委备至市长、书记这些职务,但是那毕竟是外地市,距离太遥远,根本没有人注意。

  何况赵国栋这个名字实在太普通,同名同姓的也多了去,就连赵国栋绝大部分原来高中和警专的同学,也并不知道现在这个新任省委常委兼宁陵市委书记会是自己昔日的同班同学,可以说除了一些真正的有心人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太在意这一点。

  但是当赵国栋这个名字出现在省委常委名单中时,这才真正引起宁陵之外的外人注意,毕竟省委常委也就意味着进入了省里的决策班子,其影响力不仅仅局限于宁陵了,就是在省里,他也一样可以有发言权了,虽然这份发言权还要根据其所涉及的事情来确定大小。“呃,赵常委?赵书记?”陆罐和龙正武一时间都有些思维停顿,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迎上前来,握手,发烟,寒暄。

  看见邱元丰和赵国栋如此熟络,对邱元丰顿时高看了不少,没想到这邱元丰不仅仅和刘兆国关系密切,居然还和这样一个如日中天的省委常委关系不一般,虽说这位省委常委还只是宁陵市委书记兼着,但是瞧瞧对方年龄他们也能知晓这里边的火候,那才真叫做前途不可限量,也就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吧,省委常委,你说这人比人,气死人,还真能把人给活活憋死。

  赵国栋在对方面前也不矫情,只说廖昌盛原来是自己老领导,听得邱-元丰一说,所以就赶了过来。

  寒暄了一阵之后,陆耀已经闪到了一边,他得马上给县委书记冯东华和县长沈廷昭打电话汇报。

  甭管赵国栋是以私人身份过来悼念也好,还是以老部下名义来看望家属,他是省委常委,也就是省委领导,他来了,意义就大不一样,邱元丰来了,他陆耀陪一陪就可以了,如果是刘兆国过来,最起码也得县长沈廷昭过来,但现在是作为省委常委的赵国栋过来了,只怕就算是你冯东华睡下了,只怕也得马上起床赶过来。+“胛胛,I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11+“胛胛↑胛胛唧唧+“唧唧胛岬胛胛胛胛胛唧唧+“胛

  尤惠香接到县委书记冯东华电话时也已经睡下了,这个时候接到冯东华电话,尤惠香也很诧异。

  这么晚了,肯定走出了啥大事儿,运段时间尤惠香本来睡眠就不好,作为县委副书记,分管事儿杂,工作压力很大,所以一直休息不好,所以一看到是冯东华电话,她就知道今儿个一晚上别想睡安稳了。

  “尤书记,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搅你了,县公安局一位退休老民警去世了,是突发脑溢血,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有老龙他们单位上自己处理就完了,可是今晚却??77?7:

  对右手机信号不太好,后边话断断续续听不清楚,听得尤惠香一下子心就悬了起来,一个公安局退休老民警,图病去世,难道还有啥隐情?值得县委书记深更半夜给自己打电话,自己管党群干部,这事儿怎么也轮不到给自己说这事儿啊。

  清早起来求月票,兄弟们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