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五节 撒野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五节 撒野

  好不容易才听清楚是新任省委常委赵国栋到殡仪馆看望离世者及其家属,现在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陆罐和副县长兼公安局长龙正武都在殡仪馆了,冯东华和沈廷昭也正在往殡仪馆赶,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请尤惠香先到殡仪馆作陪。

  听得这样一个原委,尤惠香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尤惠香也认识廖昌盛,当初她还在江庙区当乡长时,廖昌盛就是派出所指导员,她也知道赵国栋当时就在江庙派出所当一名小民警,现在赵国栋殡仪馆看望离世者,县委居然让她先去作陪,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要马上赶到,这是不是大夸张了一点?

  但是转念一想,现在赵国栋如日中天,宁陵市经济增速去年勇夺全国冠军,今年看样子有时要蝉联,据说作为市委书记的赵国栋深得省委书记应东流的信任,没准等两年突然调回安都担任安都市委书记,都知道赵国栋才三十出头就担任了省每■常委,其前途无可限量,冯东华和沈廷昭这般重视,深更半夜都要去亲自作陪,未尝没有提前交好的因素在其中。尤惠香一边穿衣,一边也在细细琢磨。

  自打赵国栋离开怀庆之后,自己和赵国栋联系也比较少了,加上大姐又调到了唐江担任市长,王丽娟还在怀州担任区委书记,自己也就没有多少和宁陵那边的联系,王丽梅那丫头也是个白眼狼,现在据说当副区长了,大概也是攀上了赵国栋这颗大树,也不怎么联系了,她平时也只是和王丽娟和大姐通通电话,大姐曾经提醒过自己也要利用原来和赵国栋的交情,保持来往联系,她也没怎么在意。

  没想到两个星期前赵国栋会突然挤掉当时呼声极高,甚至差一点当上安都市长的永梁市委书记龙应华出任省委常委,一鸣惊人,连尤惠香也在县委里边听到不少人说中央现在勇于提拔新人,三十出头的七零后也敢提拔为省委常委,却从未有人想到过赵国栋十年前还在江口县厮混。

  沧海桑田,莫过于斯,十年光景,却能造就这样一个人物,谁又能够想象得到当初将赵国栋发配到岭东乡当党委副书记,而十年之后赵国栋却以省委常委的身份莅临。+“胛胛胛岬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胛+“唧唧↑+“胛胛唧唧+“唧唧+“胛胛胛胛唧唧+“胛胛

  赵国栋当然没有想到自己这样一个以私人身份深夜造访也会引来如此多的纠葛,他原本只是想要和邱元丰一道看望一下廖昌盛的家属,悼念一下死者,因为第二天他还要返回宁陵,这八月间天气大,尸体也不能久放,廖昌盛家人都分别在通知亲戚朋友第二天就要开追悼会「县公安局也通知了局里原来廖昌盛的生前好友和同事参加,所以也就只能提前来了。

  踏进灵堂,赵国栋一眼就认出了早已守候在灵堂门口的廖家老大廖备,看样子廖勇精神状态还不错。

  当初赵国栋帮忙将廖惠调到了县开发区管委会,只不过这边手续刚办完,赵国栋也就离开了管委会,好在关系已经办完,廖旁也过去开车了。

  在开发区管委会里开车轻松不说,而且收入也不低,廖勇也干得挺顺手,后来妹夫又一步一步爬到县府办主任的位置上,他也被安排当了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小车班班长,虽然是排不上号络人物,但是一来替管委会主任开车,二来还要安排其他司机,小日子也算是挺滋润,没想到从去年开始就有些不顺,先是妹夫在外边有了相好,妹妹几次想要离婚,他这个当哥哥也是百般想要劝和,但是最终还是离了,倒是把父亲气得不行,没想到现在又出了这样一桩事情。

  廖惠是认识赵国栋的,虽然不是很熟,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当初从县罐头厂调到开发区管委会开车是赵国栋帮的忙,但是赵国栋一走这么多年,他也再没有见过,倒是自己父亲时不时提起对方的好。

  见到有些面熟的那今年轻人在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和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以及父亲原来的搭档现在是安都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邱元丰走进来,廖勇连忙碰了一下自己还在低泣的妹妹,一起迎上来。

  “节哀顺变吧。”赵国栋也知道这不是推辞的时候,邱元丰和陆耀、龙正武一帮人如群星拱月般的把自己给拥在中间走进来,自己本想以私人身份来看望一下,现在也弄得这般味道,倒非他本意“廖指导身体不是一直很好么?去年我回江庙还碰见号聊了好一阵,感觉他身体还行啊。”

  “呃,我爸就是从去年开始,心情不太好,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7?7?。,廖勇虽然认识赵国栋,但是也不知道赵国栋现在是什么身份,但是见到陆罐和龙正武甚至邱元丰都是以附从身份相陪,看样子这官也不会小。赵国栋有些感伤,点点头,也不乒锐,“我先过去看看。

  廖昌盛的遗体搁在中央冰冻玻璃棺材里,看样子也是刚刚把衣服穿完,一身没有标志的警服,代表着对方公安身份的一生,面色很平静,看样子走得挺快挺安详,看不出有多少痛苦,人生dW靳,走得这样安静,没有痛苦,也算是一个解脱。

  赵国栋在一体面前独自伫立了几分钟,邱元丰、陆耀和龙正武知道赵国栋不想被人打扰,他们先前就已经看过了,所以也就相当知趣的出去到了外边侧厅休息等候,只留下赵国栋一个人在这里。

  廖昌盛是一个相当清正之人,虽然说在能力和思想上未必跟得上形势,但是作为一名老公安,在江庙派出所他还是发挥了稳定后方的作用,卖r论是邱元丰当所长还是赵国栋当所长时,他都是一力支持「赵国栋也是受益良多,只是人生莫测,有时候匆匆一别就是永别,触景伤情,很容易感叹世事难料。

  赵国栋走出来时,正碰上一个男子带着一个挺时髦的漂亮女子一起走进来,却被廖勇和廖丹拦在了门口。

  “小旁,丹丹,我来看看也不行么?”男子大概是喝了一点酒,脸色有些不悦的皱着眉头道:“再怎么我也给你爹当了今年女婿,我还是晓燕的爹,你爹是晓燕的外公,我作为晚辈我来看一看不为过0巴?”

  廖昌盛的女儿廖丹长得其实挺不错,当然和这个男子身旁带着的女子一比是要逊色一筹,年龄大一截不说,而且打扮装束上都远不如对方,看上去也就有点云泥之别的味道,难怪这个男人不管不顾也要扑进这个女人的怀抱里了。

  廖勇脸色沉郁,但是却也不好多说,对方说话也在理,作为晚辈来看一看,也是礼节,自己这样做,也有些不合情理,只是妹妹心情肯定不好,这个时候难免有些激动,便拉开妹妹“让他去吧,别让人笑话咱们没有礼数。”

  赵国栋和男子走了一个对面,对方也有些诧异怎么会赵国栋一个人在里边,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倒是旁边那女子道:“来干啥,我叔他们还在唱歌,你这一走像啥话?”

  “嗨,我就来一下,礼节尽到,马上就走,你拿一千块钱出来。”男子有些不耐烦,但是还是耐着性子道:“他是晓燕的外公,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不是?”“一千块?!你倒是挺大方啊,哼!”漂亮全子有些不高兴。“行了,斤斤计较干啥?人走了就这么一回而已。”男子温言劝道:“权当打牌手气不顺点了个炮吧。”

  赵国栋走过两人身畔,禁不住面带轻蔑摇摇头,廖昌盛这女婿也就这水平,开头两句还像人话,这后边就露出底细来了,还江口县政府办主任,就这德性。

  男子显然注意到了赵国栋面带轻蔑摇头的表情,有些恼怒,恶狠狠的盯了一眼,赵国栋被对方眼睛一扫,本来就心情也有些不好,也就毫不客气的冷眼回视。“咦,你是干啥的?”女子也注意到了赵国栋和自己丈夫之间眼神的碰撞,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气势汹汹的道。“我干啥的?和你们一样,看望人的,只不过我是诚心诚意来的而已。”赵国栋淡淡的道。

  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带刺儿,公母俩都是脸上一热,同时怒意横生,男子狠狠剜了赵国栋一眼,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沉声道:“你究竟是干什么的?不要给你三分颜色你就上大红了。”

  “善明,你给这种人客气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跑到江口来撒野!”女子以为是廖家的亲戚,也是勃然大怒,漂亮的脸蛋倒是因为愤怒而变得有些扭曲“没有家教的东西!”

  啥也不说,最后两天了,月票给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