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七节 光棍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七节 光棍


  “国强,别那样小家子气,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咱们刚才不认识他,不知者不怪不是?咱们现在去道个歉,也丢不了啥人,他是省委常委,你连县委常委都不是,他还能跟你计较?别看他比你年龄还小,那你人在屋檐下,就得要低头。”女子言语如刀,却是句句在理“如果你真的不好说,我去说

  孟国强又是感动,又是自惭,虽然最初自己和她走到一块儿的确是因为对方长得够漂亮,但是后来被这女人所吸引却是因为对方表现出来的干练能力,和廖丹比起来,这个女人总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漏*点,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都是如此。

  “算了,梅子,我想咱们还是别去夺取其辱,万一这个家伙是个心眼儿小的角色,咱们这一去不是777?7?”孟国强摇摇头,有些情绪低落的道。

  “不行!我们必须要去!”女人大急,拉住孟国强的胳膊“如果我们去了,道了歉,他还要计较不休,那只能说明这个人修养不够,心胸狭窄,那我们也无话可说,至少我们努力过,但是如果他能原谅我们,不计较,那就是我们通过努力成功了,我们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孟国强见对方态度坚决,双眼饱含期待,心中也是感慨,这女人啥都好,就是功利心太强了一点,连自己的朋友们都相当委婉含蓄的和自己提起过,他也不是不知道,但是这女人也是为自己好,他还能有什么说的,前面就是一泡屎,他也得把它给吞了,谁让自己这双狗眼看人低,没事儿找事儿去弄出来这么一出?+“胛胛胛岬,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11+“胛胛胛+“胛胛+“胛呻+“胛胛↑冯东华和沈廷昭以及尤惠香都陪着赵国栋聊着天,对于这位新任省委常委冯东华和沈廷昭心思却是各不相同。

  冯东华十年前就认识对方,但是印象的确太浅了,当时冯东华还是常务副县长,而赵国栋在县开发区管委会担任副主任,只是时间太短,在岭东乡担任党委副书记也仅仅只有几个月时间就离开了江口,两人既说不上什么交情,也谈不上什么其他。

  但是人生境遇有时候就是这样,十年前时方还是不值一提的副科级干部,十年后,对方究竟是省委常委,一跃成为了自己的领导,虽然算不上是直接领导,但是省委常委这个身份,却成了自己这一辈子也无法跨越的障碍。

  沈廷昭却是对这位赵常委充满了好奇之心,他不是江口县本土干部,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位赵常委居然是从江口县公安局里成长起来的干部。

  宁陵的经济奇迹在全省也是传为佳话,据说也就是这位从能源部杀回马枪的年轻市委书记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把宁陵打造成为了全国闻名的“硅城”和“新能源之都”但是从眼前看起来,这位省委常委和寻常见到的年轻人几乎没有太大差别,给沈廷昭的感觉除7眼光有一点穿透力的味道外,无论是说话还是表情,都没有太多的特殊之处。

  当然,想一想也是,他也是一个人,不是什么三头六臂的角色,也就是在思维观念和捕捉机会的能力上更强一些,再加上遇到了好的机遇,所以成就了这番业绩,这是沈廷昭的判断。

  “冯书记,沈县长,这么晚导还来劳烦你们,实在不好意思,廖昌盛是我以前老领导,我来看看纯粹也是私人事宜,还惊动你们两位大驾,让我很是不安,你们两位江口的父母官,明天都肯定还有很多工作,就请先回吧,这样,今年春节我会回江口,到时候,我做东,请冯书记、沈县长,还有惠香书记、陆书记、龙县长一道,咱们一起聚一聚,怎么样?”

  赵国栋也知道让别人都在这儿等候着不合情理,说起来自己是省委常委,但是和冯东华、沈廷昭他们并不是直接上下级关系,别人能赶来,那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如果真把自己当成领导,那就大错特错了。

  “呵呵,赵书记,哪能让您做东?到时候我和沈县长先约您,您只要拨冗参加就行了。”冯东华也挺客气“老沈,那我们就先走吧,赵书记可能还要坐一会儿,尤书记,老陆,正武,你们把赵书记陪好。当冯东华和沈廷昭离开之后,赵国栋也请龙王武替自己安排一个花圈放在灵堂里,龙正武自然是连忙应允。

  赵国栋又和尤惠香单独聊了一阵,不外乎也就是江口这边的发展变化以及政情人事。

  冯东华已经在江口当了快五年的县委记了,估计这一届下来也该要椰位置了,冯东华也一直在努力想要到市里,但是估计难度很大,这一点他自己都估测得到,最好的结局是交换到其他县当县委书记,或者就只能到市里某个冷门局行担任一把手。

  沈廷昭是从清江区常务副区长过来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冯东华走估计也轮不到他接任县委书记,估计市里边来或者外县区过来的可能性很大,尤惠香这个县委副书记也是刚担任不到两年,看样子也还得在江口好好生生呆一段时间。

  孟国强一直瞅着冯东华和沈廷昭离开也没有敢露面,他不知道赵国栋与冯东华和沈廷昭谈些什么,但是他注意到赵国栋和尤惠香关系挺熟悉,看样子应该是以前就认识,两人一直在一旁单独谈话,这让孟国强也是忐忑不安。

  眼见得再这样下去,没准儿赵国栋就要离开了,孟国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就算是被对方折辱一顿,他也认了,就像朱梅所说的那样,至少也算是把心意尽到,对方接受不接受自己道歉,那就是他的事情了。+“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一胛胛~+“胛胛+“↑+“胛胛胛呻胛胛+“胛胛

  赵国栋和尤惠香都没有想到这两口子会来这么一出,尤惠香是又惊又诧,赵国栋脸色却是阴晴不定。

  “赵书记,我不想多说解释什么,那样也没有意义,我只是想要向您道一个歉,刚才我们言语和态度上多有冒犯,您领导胸襟宽阔,不要计较,??7?7?

  眼前这两口予看来也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光棍,赵国栋不得不承认这对夫妻就凭这能屈能伸的本事就要些人来比,扪心自问,只怕自己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敢于当面认错,而且还有外人在场,如果自己还不依不饶倒显得自己真的是小家子气了,不过要就此作罢,赵国栋也不愿意。

  “孟主任,这位女士应该是你现在妻子吧?你现在虽然和廖丹离了婚,但是你和廖丹还有一个孩子,我希望你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另外你现在这位妻子,我也希望能够本着一颗友爱宽厚之心来看待这一切,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还有一个孩子,孩子无辜,做长辈的都应该以慈爱之心来关爱他们。”赵国栋一时间也觉得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只能含沙射影的敲打对方:“人生一辈子都要经历很多事情,希望你们能记住宽厚二字就行,其他我不多说,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希望你们不要忘了我说的,尤其是你,孟主任,否则,我想你这个主任名衔就要一直挂到你退休了。”

  看到有些狼狈但是却又明显放松了心情的两口子离开,尤惠香也是颇感有趣:“国栋,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一颗仁爱之心来关心离了婚夫妻的孩子问题,这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印象中你应该是只关心那些个干部人事调整或者就是几千万JL亿的投资项目才对。”

  “。乡,惠香姐,你这是带着有色眼镜的偏见,莲香姐现在当市长了,难道也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赵国栋请哼了一声,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国庆有空,把莲香姐和丽娟叫上,咱们聚一聚吧,又有些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你们的网球技术有无进步?”

  “嗯,赵常委相邀,我想不管是我还是我姐或者丽娟,都是翘首企盼呢,至于技术退步还走进步,那就要看你这么久来有无锻炼了。”尤惠香浅浅一笑“那可就说好了,我就先联系我姐和丽娟了,你把丽梅也叫上吧,这丫头当了副区长了,也不清客不说,连电话都不打一个,枉自那时候我和丽娟还替她吆喝敲鼓,白眼狼一个。”

  “呵呵,说得好,这话我回去得带给王丽梅,不过东江区现在正是开发关键时刻,她在分管招商引资,肩上压力不小,估摸着忙得连她自己姓啥都快忘了吧。”赵国栋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