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九节 调整 4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十九节 调整 4

  副处级干部交流选拔原本相对较为容易一些儿,毕竟全市副处级干部这个群体不小,对于交流到红山州去这样一个机会还是有不少人抱有期待的,但是从市委组织部这个角度来说,却有些难于抉择,因为按照赵国栋的要求就是要把最优秀的能干实事儿的干部选出去,让他们去贫困地区锻炼磨砺一番,要在红山做出一番成绩来,这个要求可不低。

  所以在副处级干部这两个人选的确定上也是让焦凤鸣和肖朝贵两人绞尽脑汁,筛选出来的几个人选也是反复琢磨,看看谁最符合条件,谁能去红山州这锻炼一年不能成为走过场镀镀金,不能去了一年一无所获的就回来,得让那边的干部群众真正感受到宁陵干部的工作作风和实绩。

  “你们觉得他们两位能胜任么?”赵国栋看了焦凤鸣和肖朝贵一眼,目光重新回到名单上“陈锦才是去年才提拔起来的旅游局副局长,工作经验怎么样?交流到滇南去,他本人有没有异议?”

  “他本人表示服从组织安排,也愿意去滇南锻炼磨砺一下,而且他自己也说红山州旅游资源较为丰富,尤其是民俗资源极具特色,可以结合我们宁陵在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上的一些好的做法,争取在红山那边掐一掐试点。”肖朝贵解释道:“陈锦才原来在土城县文化局担任副局长,后调到市文化局担任办公室主任,去年市旅游局公开扩考副局长,他得分第一,组织部门考察过后也认为他能力强,口才好,工作经验也比较丰富。

  “嗯,荆克刚这个人选你们选他的初衷是什么?”赵国栋对于焦凤鸣和肖朝贵把西江区委常委、组织部长荆克刚列为推荐人选有些好奇,这可是刘如怀的心腹大将,把荆克刚交流到滇南,刘如怀能同意?

  “赵书记,我们是这样考虑的,我们觉得这一次干部交流我们不只能只仅限于在经济方面较为突出的干部,事实上我们觉得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往往和干部任用上有很大关系,能不能够把优秀干部选拔出来,能不能够营造一个良好的竞争体制,能不能够将良好的制度贯彻下去,我们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关键,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相当于就是一个选拔机制确立问题,而这一点如果能够做到位,就相当于为你选拔人才建立了一个流水线。”焦凤鸣斟酌着言辞道。

  “唔,凤鸣,这个说法倒是有些意思,不过说得的确在理,只是西江区这边工作刘如怀打算怎么安排呢?”赵国栋知道刘如怀肯定不愿意放荆克刚走,彭元厚能力有限,这再走了荆克刚,这一摊工作就要撂下来了。

  “赵书记,我和如怀谈过了,就像你猜测的那样,如怀不愿意让荆克刚走,不过我和他谈过之后,他还是同意了,虽然有些勉强,我告诉他让荆克刚到艰苦地方去锻炼磨砺一下,对荆克刚日后的成长发展更有利,尤其是这种交流性质时间不长,但是却能增加一段难得的履历。”焦凤鸣和刘如怀之间谈话很随便直接,在赵国栋面前也没有啥掩饰。

  “荆克刚本人态度怎样?”赵国栋对这一点很看重,刘如怀经常在赵国栋面前谈及荆克刚的工作能力突出,实干精神强,如果连交流锻炼都不愿意,那赵国栋就要考虑此人是不是在动机和觉悟上有所欠缺了。“荆克刚本人没有异议,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嗯,那就好。这几个人选基本上就这样敲定下来,至于两名科级干部再远远,昨天我和红山州委吴书记通了电话,他们红山州过来的干部都已经敲定,很快就会由滇南省委组织部送过来,我想我们这边的干部也别拖,尽早落实,到时候我亲自送他们过去。”赵国栋一锤定音。

  “赵书记,云达区长那边可能你还得和他说一说,现在都还没有明确,前几天你又一直不在,总得给云达区长一个交待不是?”一旁的肖朝贵含笑道:“到现在云达都还觉得在云里雾里一般,昨天还在向我抱怨,说市委做了决定难道也不给当事人说一声,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把他给吊在半空中,让人工部得下不得,难受。”

  赵国栋和焦凤鸣都笑了起来“嗯,是该给云达一个交代了,也好,我正打算和他好好聊一聊,一年时间而已,别像个娘们儿一样丢不开舍不得的,老肖,你通知他到我办公室来,我等着他,有啥怨气牢骚都冲着我来就行,别整天心神不宁的影响工作。”

  霍云达从赵国栋那里离开时心情已经不复有来峙-的彷徨和困惑了,取而代之的是振奋和期待。

  是啊,赵书记说得没错,要想发挥更大的作用,做出一番更大的事业来,那就必须要有一个更高的平台。

  现在自己担任区长时间太短,经历不够,而去红山州一年锻炼可以很大程度的弥补这一点,而且到红山州那边多半都是要高挂一级,按照赵书记的说法,红山州委那边的意思就不像原来那种挂职干部,只是协助分管某项工作,而是要实打实把一些工作交给自己,这对自己也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和挑战。

  而如果能够在红山州干出一番成绩来,赢得滇南省委组织部的认同,必定对自己进入安原省委领导的视线大有裨益。

  赵书记在自己面前没有遮掩,直言不讳的道按照惯例和他自己的感觉,他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的时间不会太久,也许就是明年底「工作也许就金发生变动,他希望自己能够在红山州工作一年之后返回宁陵,届时可以争取到一个最好的机会。言语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霍云达能够听出对方的真意。

  的确,就算是这一次自己真的被安排到了曹集或者苍化担任县委书记,如果明年赵书记一走,自己只怕就要在这个县委书记干上几年了。

  想想自己从花林到西江,赵书记一走,黄凌一来,甭管自己再努力,工作成绩再突出,那位置就再没有挪动过,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句话有时听起来觉得有些封建时代味道,但是却很准确,下一任领导不欣赏你,或者说视你为上一任领导的人马,难免就会产生嫌隙,这有时候对于一个干部的成长起到举足轻重的影响。

  而赵书记希望自己能够经过这一年去红山州的交流,嬴得一个更高的平台,这不能不说是赵书记的一番苦心。

  赵书记的语气相当肯定,似乎笃定红山州那边会给自己一个能够让自己施展才能的平台,这大概是因为红山州委书记吴元济和赵书记在中央党校学习时候结下的不浅交情,但是交情归交情,那也得要自己拿出点真材实料能够让那边的人认可才行,所以赵书记才会这般慎重其事的提醒自己,过去别把自己当作外人,更不能把自己当作是来染一水镀镀金就走的过渡干部,那得扎扎实实沉下去,做出一番像样的事业来,让那边人真正认可自己工作能够给他们带来的新东西。

  一时间霍云达又感觉到自己肩头上的重担沉甸甸的,虽然还不知道自己过去会担任什么职务,但是听赵书记的意思,多半是要让自己担任副州长一角,但是具体负责哪方面的工作却还没有确定。

  对这一点霍云达倒不在意,工业也好,农业也好,他自信自己都能应付得过来,唯一担心的就是时间太短,自己又走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怎样尽快熟悉工作,并要赢得领导和同僚们的支持,这一点至关重要,但是听赵书记话语中的意思,红山州委书记吴元济倒是一个相夸有上进心的角色,自己过去肯定会赢得对方的大力支持,而另一方面也就需要和州长周庆搞好关系。

  霍云达也是在仕途上打滚了多年的角色了,赵书记虽然在话语里没有明确提出红山州党政主要领导之间的关系,但是从赵书记话语中他也能感觉出,州委书记和州长之间肯定不像宁陵这样融洽,而州委书记吴元济无疑是一个值得自己信赖的角色,至于州长周庆,赵书记没有评论,那就需要自己过去之后通过日常工作中的接触交流来赢得对方的认同了。

  在这一点上霍云达倒是也有思想准备,没有哪个地方的党政主要领导观点会是完全一致同步的,多多少少也都有些嫌隙心结,处理得好的求同存异共谋发展,处理得不好的也就是打肚皮官司,相互较劲儿扯皮了,但从赵书记的介绍中反映出来,红山州情况似乎还不属于那种水火不容的境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