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节 调整 5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节 调整 5

  轰轰烈烈的这一波人事调整终于尘埃落定了,这一波堪称赵国栋出任宁陵市委书记最大的一轮调整,涉及县区和市直机关多个重要部门,而且又夹杂了需要交流到滇南红山叫去的干部和溴南红山州交流过来锻炼的干部任职,所以显得格外震荡。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却是两个人的任免职务。

  西江区区长贾平原被免去西江区委副书记取务,同时辞去西江区区长职务,被市委任命为曹集县委书记。

  加上先前已经被任命为曹集县委副书记、代县长的崔秀夫,曹集县班子算是来了一个全面换血,两个主要领导在一个月内调整完毕,标志着市委对曹集进一两年来工作的不满意,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彻底扭转这个已经越来越沉沦的昔日经济强县的荣光。

  霍云达被免去东江区委副书记职务,同时辞去了区长职务,与此同时已经被任命为东江区委副书记的周重被任命为东江区代区长。

  对于霍云达的后续任命却没有,消息灵通人士都知道霍云达将被交流到漠南红山州去任职,小道消息称霍云达可能会挂任漠南红山州副州长。

  一个出任曹集县委书记,一个却是被交流到溴南红山州,其间的微妙之处却颇是耐人寻味。

  谁都知道赵国栎相当欣赏霍云达,而且也是赵国栋昔日在花林和西江的老部下,而贾平原则是钟跃军点将出任西江区长,现在情况迥异,最被看好的霍云达居然被交流到溴南旮旯里去了,甭管是挂什么职位,但毕竟那只是高挂,回来之后就算是提投也就走到书记位置上,而贾平原却是一步就到了曹集县委书记上了,这两相比较,却总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解。

  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卢勉阳被任命为苍化县委书记,苍化县委书记高川则出任空缺了几个月的市广播电视局局长。

  市团委书记巫丹出任西江区区委副书记、代区长,这同样让很多人感到震惊,印象中赵国栋和这位来自省里的下派干部交往很少,几乎没有什么往来,赵国栋担任两年多市委书记,到市团委调研的次数很少,但是这一次居然会让她出任西江区伐区长,的确让很多人无法理解。

  巫丹不过三十出头,年龄和赵国栋相若,更难得是一名女性干部,出任西江区这个宁陵市第一经济大区的政府首脑,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外,而且这市团委书记也是赵国栋来宁陵之前一个月才从省团委下来的挂职干部,原本说挂职一年就会回去,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却一直没有回去,现在出任西江区代区长,也意味着这位团派干部终于也是上了和昔日赵国栋一样的路子,从挂摇身一变成为正式任职了。

  市委常委会上赵国栋提议由焦凤鸣提议巫丹出任西江区委副书记和代理区长人选时,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赵国栋,但是赵国栋毫无表情,毫无表情也就是最好的表示,大家心照不宣的通过了对巫丹的信任投票,至于巫丹究竟是什么来头,连钟跃军和蓝光都不太清楚,但是想一想巫丹是从省团委下来的,所以一切都可以理解。

  赵国栋也不想在这伞问题上做什么解释,很多问题你也不需要解释,解释了就竟成画蛇添足了,大家都心照不宣。

  团委历来就走出干部的地方,何况还是省里边下派干部,虽然年轻了一点,又是一个女性,但是并不影响其能力,而且在这种位置上锻炼也有利于对方更好的成长,当然,为了帮助迳位年轻干部尽快成长,莫荣被任命为常务副区长,以协助这位年轻区长最短时间熟悉手上工作。

  市接待办副主任曲晓燕出任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奎阳县府办主任赵家坤出任市旅游局副局长,顶替要交流到溴南的陈锦才,而荆克刚的西江区委常委、组织部长一职则由焦凤鸣力荐的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出任,市法院办公室主任谢岗则出任西江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此前云碣已经与陈雷一道升任市公安局副局长。

  这一轮的处级和副处级f部涉及人数数十人,几乎就是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一波揍血运动,为了这一轮的人事调整能够顺利平稳,赵国栋和钟跃军、蓝光等人也走进行了多轮磋商,力求达到意见基本一致。

  赵国栋也知道有些时候即便是自己不认同对方的人选,也必稹要做出一些妥协,常安们都有自己的算盘,心中小九九拨打得溜溜转,都或多或少的会在各种场合下表露出来,当然当面向赵国栋进言推荐的也不在少敏。

  在赵国栋看来这都可以理解,如果当一个市委常委在人事上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了,那除了说明这个常委值得同情外,也需要反思这个市委书记是不是真的能够在常委佘中做到游刃有余了,失去了常委基础的市委书记一样会很可悲。

  像蓝光推荐的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曾令淳推荐的市委办副主任,鲁能推荐的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不少人赵国栋既不熟悉,也不了解,但是有焦凤鸣和肖朝贵替他把关,只要不是太离谱,赵国栋也都点头认可,一个场面也得有其他人帮你撑着你才能玩得转,独角戏既没有人看,更不会唱得精彩。+“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郎世群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波被誉为“洗牌”的大潮过去,自己和张培礼居然还稳稳的坐在云岭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位置上巍然不动。虽然市委的正式处理意见也已经下来了,自己和张培礼都给了党内告处分,但是对于早已经做好了在在这一轮调整中黯然离去的两人来说,实在是太意外了。

  “培礼,你说咱们俩是不是烧了高香?”怕萨特奔驰在云岭到宁陵的路上,郎世群目光有些飘忽,同样,坐在他旁边的县长张培礼一样也有些心神不宁。

  “郎书记,这事儿真是有些琢磨不透,大老板怎么想咱们还真料不到。说实话,我是做好了卷铺盖走人的思想准备,可是每一波风声里都传言都有咱们俩走人的声音,可是每一波风声过去,咱们还都在云岭呆着,我还以为得把我们俩中一人发配到滇南去交流锻炼呢,可尘埃落定,又没咱们俩,我真有些看不懂了。”张培礼也是一清瘦的中年人,面色,黑黄,看上去就像一个教书先生,他是本地人,云岭口音也比较重。

  “看样子去滇南交流还是美差呢,霍云达,荆克刚,陈锦才,另外两个是谁?”郎世群努力回忆着:“对了,潘巧,向军,潘巧是西江区宣传部副部长兼广电局局长,向军是花林县河口镇党委书记,嘿嘿,你说说,除了陈锦才外,荆克刚可是焦部长在组织部时候的笔杆子,和刘如怀关系也很好,其他几位都是大老板昔日故旧,你说去滇南还能是坏事儿?”

  张培礼也是笑着道:“郎书记,这是美差还是苦差,恐怕仁看见仁智看见智,咱们去了也许就不是美差,不过他们几位去了,的确也算是一个锻炼机会吧。”

  郎世群和张培礼关系处得算是市里边县市区中比较好的一对搭档了,当然也是一对倒霉搭档,出了鑫达电解铝违规事件这种事情,影响之大之恶劣,难以形容,尤其是在赵国栋晋升省委常委的时候出这桩事儿,二人连死的心都有。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郎世群和张培礼都只有“下课”份儿的时候,这一波大调整之后,潮水过去,郎世群和张培礼都还双双坐在位置上。

  “大老板的心思真的不好揣摩,你说这个时候把咱们俩召集过去,能说,啥事儿?”郎世群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不好说,近期市里边一直在碉整各区县的干部,唯独咱们云岭未动,也不知道大老板会不佘也有意要对咱们云岭班子里进行十六年调整?”张培礼猜测道。“有这种可能,但是错开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市里边的动作,现在才来调整,好像有些不合情理吧?”郎世群也一直在琢磨。

  鑫达电解铝违规事件处理得这样轻松,和前期赵国栋的全方位运作有很大关系,鑫达电解铝几乎上都谈及了利益分配问题,现在中铝和五矿集团都在摩拳擦掌准备闯进云岭,而对这一点,郎世群和张培礼现在都还不敢随便拿主意,都只能保持着克制和推诿。

  这个已经半下马的项目究竟怎么运作,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情,资金、人才以及经验等,两家骨-企自然不缺,但是对于云岭来说,希望的不仅仅是一个摆得整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