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一节 示范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一节 示范

  在郎世群和张培礼来的路上,赵国栋和钟跃军刚刚送走了中铝的代表。

  中铝所为何而来,赵国栋和钟跃军当然清楚,事实上在先前,五矿集团也介入了。

  省委常委、副省长齐华很委婉的表达了意见,那就是希望云岭电解铝项目如果想要提早解冻进入正常运作程序,和五矿集团或者中铝集团合作是最合适的,这样可以最大限度赢得上边的支持。

  这个上边无疑是指国家发改委,在这样的大型项目上,没有国家发改委的点头,一切都是枉然,这一关过不了,在土地、环保等方方面面,就更谈不上了。

  一个原本是被中央调控政策中压缩的典型项目,却又能引起国有大型企业的浓厚兴趣,而且言{6中语气相当肯定,那就是只要他们来接手这个项日,他们可保证在年底之前,这个项日就能够获批立项,正式进入建设轨道。

  无论是五矿集团还是华铝集团,态度都是异常坚决,语气也是十分肯定,如果他们不进入这个项目,那么这个项目获得批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赵国栋和钟跃军都感受到了来自国有大型企业背后的强大底气以及表跳出来的强势。

  地方政府和这些超大型国企在很多方面确实无法相比,他们代表着央属企业,直属于国资委,再说难听一点,那就是共和国长子,根正苗红。

  虽然现在所谓的进一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政策征求意见稿正在广泛征求各界意见,虽然年初的人代会上已经史无前例的就非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在宪法上进行了修正,但是习惯的力量足以压倒一切,从中央到地方,各行各业,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代表着的雄厚实力仍然不是哪个民营企业所能抗衡的。

  “华铝开出的条件还不如五矿,不过他们也有优势,他们在产业链上更为完备,设备技术上也更完善,如果他们接手这个项目,运作起来应谋比五矿集团更快。”钟跃军眉头深铺,双手合十,坐在沙发里显得有些烦躁不安“关键是鑫达那边怎么办?如果要解约,会带来那些影响和后果,这一点上我们市委市府要考虑清楚,但是不解约,我们怎样让这个项目运作下去,这样无期限的拖下去不行,云岭等不起,宁陵也等不起。

  顾永彬也是满面愁思,与五矿集团和中销的接洽谈判都是他负责的,赵国栋和钟跃军只是见了面,做了意向性的会谈,具体谈判还是他,前期还有招商引资局局长崔秀夫协助他,现在崔秀夫到了曹集县担任代县长去了,临时-主持招商引资局工作的副局长在经验和能力上明显不如崔秀夫,谈判起来也就更显得艰难。

  “华铝态度很强硬,他们要求必须绝对控股,最好全资控股,鑫达最多只舱作为一个普通股东入股,这都在其次,关键是在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上,华铝不愿意承担,而要求地方政府予以解决,这就意味着如果华铜来接手这个项目,我们市县两级至少要承担将近两个亿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而且原来鑫达集团承诺的一些条件都无法落实,华钻说他们是央企,不能接受这些附加条件。”

  顾永彬尽量用比较公允公正的角度来分析判断,华铝也好,鑫达也好,都是来头巨大,一个央企巨子,一个民企精英,他们的背后都站着各自的利益群体,甚至在这样一个风口浪尖时候,可以说各自代表着各自的利益群体,云岭这个电解铝项目究竟交给谁,实际上也就代表着一种政治风向。

  “不能接受这些附加条件?这些附加条件是我们政府强加给他们的么?那他们的意思就是说鑫达作为民营企业还能够为地方民众利益需要做出让步,像他们央企作为国家所有,为人民所有,为地方上的老百姓做些牺牲和付出,反而不行了?”蓝光有些不忿的道:“究竟是谁在唯利是图,他们的社会责任感究竟在哪里?”

  赵国栋沉吟不语,这个问题的确不好骤然作出决定,五矿集团和华铝集团都是特大型央企,尤其是华铝集团,本来就是国内氧化铝和电解钻产业的龙头老大,作为能耗大户,他们和舱源部下属的各大电力企业也是关系密切,可以说他们进入云岭这个项目也是有悖无恐,志在必得,所以敢于在条件上向地方上施压,顾永彬私下也给赵目-栋漏了一句称,这个项目华铝拿不到,不但鑫达做不了,就连五矿也拿不下来,言外之意,那就是这个项目非华铝莫属。“鑫达那边有意见反馈过来没有?他们知道我们市政府在于五矿集团和华铝集团接触,有什么反应?”赵国栋想了一想才问道。

  “鑫达方面态度很坚决,一直表示他们最终可以拿到国家发改委的项目批准书,省里边这边各部门都已经基本首肯,只是现在时机逆不成熟,希望再等一等。”顾永彬接着嘴巴道,就像是牙疼一般:“但是面对华铝和五矿的狙击,我感觉他们恐怕也没有多少信心,不过他们表示他们会一直坚持,希望我们市里信守承诺,一如既往的履行和鑫达合作的协议,他们也会严格履行协议。”

  “信守承诺?”钟跃军叹了一口气,脸色阴郁“我们也想信守承诺啊,但是我们不能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除非鑫达能够拿出一些动作来表示他们有这份实力履行协议。”“钟市长,现在鑫达集团也在努力,但是关键在于时机还不太成熟,如果拖到翻年,我觉得上边可能会有一些变化。

  蓝光瞥了一眼钟跃军,钟跃军最大的弱点就是缺乏一点执着刚毅的坚韧,比起赵国栋来,他在这方面有明显差距,稍稍遇到大一些的因难,就要琢磨着另寻他途,而不是考虑怎样去克服困难,当然另寻他途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手段,但是蓝光确认为如果能够迎难而上敢于正视困难最终克服困难,那样可能效果会更好,毕竟前期已经做了相当多准备工作,改弦易辙也会需要重新作很多不必要的工作。

  “拖到翻年?云岭那边就这样拖下去么?”顾永彬也不太赞同蓝光的观点“这个项目是云岭今年重大项日,原本还有一系列附属项目,遇到这样一场风波,给拥了下来,万一明年鑫达集团依然无法取得突破呢?是不是还要继续等下去呢?没准儿那个时候华铝要价会更高,提出的条件会更苛刻。”

  “赵书记,你的意见呢?”钟跃军见争执不下,估计拿到市委窜委会上也是会产生很大分歧,鑫达集团前期在市里边也结了不少善缘,甚至连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都给了相当赞助,而且又许了不少承诺,嬴得了市里边不少领导的好感,说实话他内心深处也希望鑫达集团能继续搞下去,关键在于国家发改委那一关过不了,尤其是现在华铝和五矿加入进来,问题就更复杂了,这样拖下去只会更糟糕。

  “我看这样,先听听云岭方面的意见,另外我在和国家国资委那边衔接沟通一下,看看华铝和五矿那边的真实想法。”赵国栋斟酌着言辞“我觉得刚才跃军说的没铝,这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项目问题,如果真是单纯一个招商引资项日,不涉及其他,那么华铝接手就接手了,但是我们要考虑到这会给我们宁陵招商引资环境带来什么影响?”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甚达集团是云岭方面蛘精竭虑引进的项日,这是民营企业的一个标志性企业,引入到宁陵,对于我们宁陵民营经济发展有着象征性意义,是风向标,是一面旗帜,如果我们这个时候退缩了,主动把这个项目让给了华铝这些国有企业,会给其他准备进入我们宁陵发展的其他民营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赵国栋深思熟虑的分析着。

  “如果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在我们共同努力下,鑫达集团真的成功的拿下了这个项目,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本地民营企业会觉得连外地民营企业到我们宁陵来发展,都得到了宁陵市委市府如此不遗余力的支持和扶持,那我们本地企业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而外地民营资本也一样,鑫达集团在和华铝、五矿这样的特大央企竞争下,依然得到了我们宁陵市委市府毫无保留的支持,我们宁陵市委市府依然坚持履行承诺,兑现诺言,我相信这将起到一个相当有力的激励效应,也许其作用甚至比这个项目本身更重要,更具有意义。”

  “所以,我觉得华铝和五矿加入进来其实也是一个机会,一个示范性的机会,我们要借这个机会向外界表明我们宁陵热忱欢迎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进入我们宁陵县展是真心实意的,不是光是嘴巴叫得响「对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外地企业和本地企业都是完全一视同仁的,绝无任何偏见歧视。”赵国栋目尖『流动“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