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二节 敏感问题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二节 敏感问题

  在座的三人都是沉就不语,赵国栋语气很肯定,虽然表面上说还要征求云岭方面的意见,但是流露出来的态度却是很坚定,那就是要继续支持和鑫达方面的合作。

  和鑫达方面的合作也不是什么意外,关键在于华铝和五矿集团两个央企已经很露骨的表示出如果不和他们合作,那么云岭这个电解铝项目就要搁{戋,就过不了国家发改委那一关,这不是虚言恫吓,而是真真正正的画地为牢,在经济重型化大潮中,民营企业想要分一勺羹没有那么容易,不是谁都可以掺和一腿的。

  怎么来过这一关?凭鑫达自己的力量能够做到么?钟跃军和顾永彬都有些担心,如果能做到,也许早就该有一个明确与乙法了,而鑫达现在迟迟没有一个明确的日期,毫无疑问就是没有得到上边主管部门的准确意思,而云岭能一直等下去么?这符合云岭的利益么?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个所谓虚无的示范效应,很难说服人,尤其是胜负未料的情况下。

  “赵书记,你觉得鑫达还有这个能耐扳回这一城?”只有四个人在场,钟跃军也就直来直去“我个人也希望鑫达能和云岭合作,那样可以使云岭各方面受益良多,但是我们不能不把问题想得复杂一些,这样拖下去,对云岭发展很不利,云岭也拖不起。“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正在广泛征求意见的非公有制经济三十六条没有?”赵国栋没有正面回答钟跃军的问题,而是反问一句。

  “赵书记你是说国务院在青岛和温州召开那两次意见征求会?”顾永彬对这方面还是比较敏感的“你是说国家会在很多领域对民营资本开放?”

  “嗯,我有比较大的把握中央会把握住这个机会实现对民营资本的全面开放,事实上从今年初宪法修改了对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地位这一信号发出时,我就认为中央会在一些领域JL做出调整,尤其是国有企业占有垄断地位但是却发展不够好的领域,重化领域我觉得本应当早就市场化,国家只在这方面进行政策和门槛上设限即可,对民企是一个标准,对国企是一个标准,既容易给国外一直不愿意承认我们市场经济地位提供证据,也不利于充分竞争。”赵国栋侃侃而谈“我觉得中央如果真有此意,那么鑫达电解铝项目就是一个最好的信号机会,就看鑫达方面会不会因势利导了。”

  钟跃军几人都觉察到了赵国栋的意图,赵国栋是打算要利用鑫达集团法人的特殊身份和中央目前在对待民营经济政策上进一步放开意图相结合,来实现鑫达电解铝项目尽早解禁,但是这个时机真的能把握住么?

  “赵书记,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鑫达方面也得花点心思才行。”蓝光想了一想才道:“时机的把握也得靠他们自个7!{_捕捉,当然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但是主要得靠他们自己。”

  钟跃军也点头$!'同蓝光的意见,倒是顾■永彬有些不太看好鑫达,面对华铝和五矿的强势,他不相信这样短暂时间内鑫达就能扭转局面,但是面对其他人都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跃军,可以给鑫达那边一个信号,如果他们不努力,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也不能拖太久,时不我待,一个县的发展不能因为某一个项目某一个企业的拖累而停留,我相信鑫达集团那边还留有余力,得逼一逼他们,那两兄弟一个粗豪狡诈,一个深沉老练,都是属于狐狸精级别,你不给他们上点兴致,他们还真以为我们就得要吊在他们一棵树上等死。”赵国栋言语间荤素不忌,显然是觉得从两个方面前得有些动作。

  周达将杯中红酒细细的抿了一口,目光凝重“哥,你说赵国栋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一方面信誓旦旦,另一方面又不断的放任下边出小动作,华铝和五矿都在和他们频频接触,他们是想借这一点向我们施压么?”

  “这个人不一般,可能五矿和华铝的确也给他施加了很大压力吧,他想要把这份压力传导给我们,让我们也帮他分担呢。”一身睡袍的周鑫显得很随意,表情却并不轻松“现在■国内争执得很厉害,国务院出台的这些征求意见稿受

  到相当大的攻击,反对的声音很高啊。”我总觉得对方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不过现在我还没有揣摩出来,和这个人打交道也有几次了,就是琢磨不透这家伙脑瓜子里在想什么。”周达将红酒杯子放下,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双手环抱,若有所思“这个项目对于我们鑫达太重要了,我有些担心这家伙扛不住,虽然我们向他们的承诺比华铝和五矿好得多,但是这年头能有几个只为公家利益的?”

  “周达,那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已经和那边沟通过几次了,那边总是说现在风向不明确,不能冒然出头,否则有可能弄巧成扶,必须要看准形势下手。”周鑫心情也被弟弟说得有些烦躁起来“妈的,央企就是好,要啥资源有啥资源,要人脉有人脉,真他妈是大妈生的,咱们的企业就是后娘养的。”

  “赵国栋那小子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了,嘿嘿,三十四岁的省委常委,你听说过么?而且还走出了咱们这一桩事儿之后依然过关,运人道行深着呢,我看咱们还是得在此人身上下功夫。”周达目光闪烁“哥,你说的没错,此人不简单,我们鑫达要渡过这个难关还得落在此人身上,我们想要发展,他想要政绩,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基础,当然,这还不完全牢固,如果我们能在其他方面和他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就最好不过了。”

  周鑫眼睛一亮,点点头“周达,可是上一次在美洲俱乐部你也看到了,这小子精滑得紧,根本就不上钩,可惜我准备的夜宵,请那两人花了我三十万,还还只是吃顿饭而已。”

  “不急,姓赵的年轻,难免就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对于我们这些商人来说,肯定有所防范,这很正常,多两次接触,让他感受到咱们对他并无恶意,而且日后我们鑫达在宁陵发展有求于他,这样才会让他慢慢释去疑心,一步一步水到渠成。”周达显然比自己的兄长更具耐心“我已经和他联系过了,周五他要到安都,我邀请了他,他同意了,到时候还得安排人。”

  “花小谶办大事儿,值得,赵国栋此人前程不可限量,而且自控能力极强,是个干大事儿的人,不说咱们这个项目,结交这样的人,也值。”周鑫在这方面却是异常爽快大方“咱们和国企比不了,走歪门邪道又长久不了,就只能折中,走点这种捻边球路子了。”

  “但愿这一次中央的这一波政策能够真正落实下来,那也许咱们这些民营经济才能迎来一个春天,也不至于逼得我们非要是河边的羊肠小道,不涅脚太难啊。”周达也是颇为感慨的道。

  赵国栋独自漫步走在滨江路上,傍晚的乌江沿岸人流如织,柳丝在江风中飞舞,宽阔的江面上显得有些浑浊,迳是上游山区下了大雨带来的洪水。

  在经历了qg洪水之后,宁陵市痛定思痛,在随后的两三年里连续加大投入对乌江、越秀河和翠河上游进行整治,不但恢复了天然保护林区域,而且也在沿江堤岸上下了大力气,但是真正将江岸和开发结合起来,还是赵国栋到了宁陵之后才算是真正将乌江东岸那一大片乱石滩地开发利用起来。

  巨大的投入换末了高额的汇报,尤其是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日益火爆,江东新区这一片原来只是打着想要借助辉煌大桥主干线大桥建设来推进开发略区域事实上在辉煌大桥尚未正式竣工之前,就被彻底的炒热了。

  依托宁陵高速发展的工业经济而热火起来的房地产业被发达繁盛的旅游产业再一催动,地价更是扶摇直上,江东新区的商住土地已经迅速蹿升到了九百到一干三百元之间,远远高出了省内其他二级城市,与安都的一千五到两千元之间的虽然还有一定距离,但是在增幅上却是大大超过了安都。

  除了江东新区之外,河南新区的地价一样稳步上涨,虽然不及江东新区涨势那么凶猛,但是其原来地价就不低,所以一再上涨之下就显得很可观了。

  这是一个问题,涉及民生的问题,就显得更为敏馘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