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九节 人性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二十九节 人性


  乔辉拿着许明远递过来的报纸,细细的琢磨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许明远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没有说出口。

  乔辉当然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却不能有任何表示,这个问题很复杂,得考虑多方面因素,但是许明远作为安都天孚地产的负责人,对于公司在整个安原省的发展规划是有发言权的,他把这张报纸带来,也就表明了他的意图。

  “明远,这事儿我知道了,放在这儿吧,不是还有些时间么,我和培哥得先商量一下。”乔辉叹了一口气,这赵国栋官越做越大,而宁陵市在他治下也是越来越耀眼,原来天孚地产根本就没有把宁陵打上眼,目光都还在沿海地区的一二线城市和内陆地区的省会级城市上流连,没想到短短几年,也能让天孚地产把目光落在宁陵身上了。

  “乔总,虽然时间还有一些,但是我了解了一下,这一次宁陵江东新区拿出的地块都是腹心地区的核心地块,面积不小,而且位置尤佳,加上传言宁陵市里边有可能要启动市里四大班子和市直机关各部门迁往江东新区的计划,我估计这一次对这几块土地会相当激烈,我们如果要下手,就必须要在资金JL预先做准备。”许明远忍不住道。

  宁隆已经超越了绵州和怀庆成为安都天孚地产除了安都市之外的展目标,按理说有赵国栋这个熟人在宁陵当市委书记,正是安都天孚地产进入宁陵的绝佳机会,前期还可以说要观察一下宁陵发展势头加上天孚在沿海地区攻城略地势头正猛,那么如果现在还对宁陵发展带来的机遇视而不见,那么就真的是失职了。“还会有哪几家可能会参予竞拘?”乔辉叹了一口气,问道。

  “至少中洋地产和汇生地产都已经开始在运作了,估计金地集团和南都地产也不会落后,还有宁陵本土几家房地产行业看样子也是觉得可能这一次竞争太激烈也开始在联手和邀约外援来联合参予。”许明远精神一振“而且还不排除会不会有其他外边的企业进来,这一次宁陵市作的广告相当炫目招摇,分明就是要借机煽动哄抬。”

  “哼,你以为政府官员就是傻瓜,他们都一样精着呢,这种把戏谁都会玩,看谁玩得纯熟罢了。”乔辉将报纸搁在案桌上“晚上培哥和瞿总都会飞过来,吃饭时候我们再来研究一下,你参加就行了。”

  许明远出去之后,乔辉就陷入了沉思。

  宁陵发展势头的确已经成了-建都天孚地产不容忽视的一环了,安都市场竞争激烈,当然也还有相当大可供拓展的空间,但是如果忽视宁陵的发展而不进入也是一个遗憾,赵国栋早就说过,随着一线二线城市的竞争日趋加剧,那么国内数量最大,拥有最雄厚的潜在购买力的三线城市将成为房地产行业竞逐的战场,如果谁能够在三线城市占据先机,那么就会在后续的发展中拥有坚实的后盾。

  但是宁陵却是赵。国栋在当市委书记,按照当初心照不宣的约定,天孚的业务是不会和赵国栋工作范围发生交织的,只是现在时过境迁,赵国栋职位越升越高,这个约定是否还要继续保持下去呢?如果赵国栋以后成为安都市委书-记,那是不是天孚就必须要从安都市场退出?

  这显然不可能,所以这个约定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多少意义,当然依照赵国栋的心性,你想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额外助力,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即便是有瞿韵白这层关系在其中。

  只是如果真的要进入宁陵市场,该怎么来运作,怎么和赵国栋交涉,这都需要仔细商量,否则因为这件事情而弄得大家不愉快,乔辉宁肯放弃这个机会,相信培哥也应该是这个意思,只有等到晚间来商量了。+“胛胛胛岬,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丹顶榭实际上就是一个建在东明湖边沿上的一圉回廊式建筑物中最耀眼的仿古建筑物,之所以说它是仿古建筑而不是真正的古建筑,是因为真正的丹顶榭早已经在民国期间毁于战火,只剩下断垣残壁,现在仍然在东明湖畔的一处遗迹中。

  而建在水廊JL的这个所谓的丹顶榭其实就成了一个招牌式的会所名称,当然借助这一处上佳的湖畔地段和涉及颇有古风的水廊建筑

  群,丹顶谢也就成当之无愧成了安都城南私人会所中的佼佼者。大丰将乔辉送到丹顶榭回廊外的门厅处时,乔辉正好看见了从那辆行政级奔驰上下来的那名优雅女子,得体的装束和精致的脸庞外加窈窕的身段,虽然是一副墨镜遮掩住了半边脸庞,但是流露出来的妖娆气质还是阅尽北地胭脂南国佳丽的乔稗禁不住一怔。

  大丰也是下意识的吹了一声口哨“绎哥,这不是那谁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那个梅莹吧?不是说在拍摄那部啥片子,对了,《有间客栈》么?怎么会到安都未了?”“接她那个人你认出来了么?”乔辉坐在车上没下车,只是微笑着瞅着窗外。

  “怎么不认识?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是周鑫的替身跟班呢。”大丰大大咧咧的道:“那辆车的味道我也能闻得出来,周家那股子冒充贵族的味道隔多远都能嗅得到。”

  “去,不要诬蔑别人,周家近十年来还是走上了正轨,至于以前的事情,谁又没有黑暗的那一段?”乔辉摇摇头“走吧,看样子周家兄弟又要宴请什么重要客人了,她能不来么?天合影视和鑫达集团关系很密切,周氏兄弟开口,便是明天停机怕也得赶过来吧?”“辉哥,不是说鑫达最近栽了一个筋半陷在里边爬不起来了么?”大丰的消息也很灵通。

  “这个筋斗栽是!$了,但是要看周鑫周达能不能爬起来了。”乔辉有些感叹“说实话,我虽然不喜欢周家兄弟,但是还是得佩服这两兄弟的狠劲儿和韧劲儿,至少人家比我们更早醒悟过来,敢于壮士断腕先踏出了上岸这一步,哼哼,其他人,你看看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步。

  “辉哥说得也是,他们搞矿出身的,有时候你不是点偏门根本就立不住脚,你不狠一点黑一点,那就只有被吞得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了。”大丰也走过来人,有些感慨的道:“现在他们总算是熬出头了,不过有些做事的风格却始终没有改变。”

  “哼,蛇有蛇道,鼠有a踪,戏法各家都会,膏药各炼各的,你甭管人家怎么弄,只要能起到作用就任■0”乔辉目光有些淡漠“他们这桩事儿我倒是真希望能挣出一个名堂来,兔死狐悲啊,国家大吹大擂说要对民营企业彻底放开束缚,广开门路,鼓励支持,哼哼,一叶知秋啊。”见大丰有些似懂非懂的模样,乔辉摇摇头,下了车“好了,还是别管他们的事儿了,一会儿你让小四他来接我就行了,你去忙你硌吧。”~∽胂岬●唧r'●0呻岬●唧r'●●■●唧唧唧r'●●■●~唧唧~●唧砷●●■●唧唧'+唧唧唧~●r'●●■●唧唧唧吁“老板,梅小姐过来了。”

  一身很随意的丝绸对襟衬衣加上黑色滚裆裤和圆口布鞋,周鑫这一身打扮还真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苏晓未了么?”“接苏小姐的车在太和路堵车了,可能马上也要到了。”“唔,周达,你打电话问一问于君和郎世群他们俩,啥时候到?”周鑫看了一眼站在水榭窗前一脸若有所思妁模样的弟弟,沉声道。“。&,大哥,赵国栋那边呢?”周达似乎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赵国栋那里暂时不忙催他,他是主客,晚一点到也是他的权力。”周鑫对于一般官员们的心思还是揣摩得相当准确,即便已经是福布斯榜上人物,但那是面对手握大权的官员们,他还是表现得很谦逊和低调。“哥,既然你是要专门安排给赵国栋,把于君和郎世群叫来干啥?”在人性揣摩方面,周达还是不及自己兄长,有些不解的道。

  “赵国栋何等精明的人,没有其他人作陪,你以为他会来?答应归答应,但走到最后肯定会托词不到,让你干瞪眼,我们把于君拉上,就是要让他不好意思脱身,虽然他是省委常委了,但是于君的面子他还是要给,至于郎世群那里,有起国栋出席,我们下来也可以借机让对方明白我们的能量,这家伙不是赵国栋的嫡系,对于我们赵国栋之间的关系肯定不十分清楚,这些都是可!$利用的地方。”

  兄长一番话让周达意识到姜还是老的辣迳句话不假,对于人性心思的揣摩,自己兄长把握更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