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节 潜规则饭局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节 潜规则饭局


  不能不说周鑫把赵国栋的心思还是揣摩得相当精准的,赵国栋对于鑫达集团的邀请的确没有太在意,提前一个星期邀请,似乎显示了鑫达集团的热情诚意,当然他也没有把这顿饭放在心上,只是当周鑫第二次电话打来提及已经把于君也邀请到了,才算是让赵国栋有些皱眉。

  说实话他虽然内心倾向于支持鑫达集团继续推进云岭电解铝项目,但是在表面上却不想和鑫达集团走得太近乎,这难免会给鑫达集团一些不必要的联想,以为自己是真的离了他们这根胡萝卜就做不得席了,但愿他们不会如此着想。

  估摸着华铝和五矿的动作已经让鑫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和阴影,否则鑫达集团不会这样着忙,正如周鑫所猜测的那样,赵国栋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去赴约,找个理由提前一天告知对方自己无法赴约,然后假意说一番改天再说就算走了结了,但是对方似乎料到了自己的想法一般,提前把于君给拉JL了,倒是让赵国栋不好推托。

  若是自己没有上这个省委常委,不去也就不去了,给于君去个电话表达歉意就行了,可这上了省委常委而不去,就很难说会不会让于君这些老资格的厅级干部们产生其他想法了,至少在目前赵国栋还不想让于君产生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只有赴约。

  郎世群打来电话告诉赵国栋他已经先到了,赵国栋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宴无好宴,带着些许其他味道的饭局,这种饭赵国栋是最腻烦的了,但是从某些角度上来考虑,你却不能不赴宴。

  鑫达集团在通过各种渠道运作,这一点赵国栋也通过一些渠道知晓了,这也是他指点的结果,不过要得到某种结果就需要时间,而宁陵方面在这一点上却卡得很紧,提出的要求也很高,如果在年底之前,鑫达集团仍然无法从国家发改委那里取得明确答复,那么云岭电解铝项目将不得不中止与鑫达的合作而另寻合格方。

  这是一个紧箍咒,勒得鑫达。集团喘不过气来,前期的巨大投入不说,最主要鑫达集团甚至为了这个项目而专门调整了集团的主业方向,其他方向都在收缩,而一旦这个项目失败,可以说鑫达集团还能不能翻身都很难说了。

  所以鑫达集团失败不起,正因为如此赵圄栋知道鑫达集团在谋求这个项目的运作上也是不遗余力,除了通过省里边包括秦浩然在内的不少人在做工作外,鑫达集团也在京里通过各方有力人士频繁活动,而一些媒体也开始蠢蠢欲动,不断吹出风来,让鑫达集团成为这一次国务院就进一步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三十六条征求意具,稿热议中的风向标,甚至超过了已经有定案的铁本和建龙事件。

  这是一个好现象,赵国栋很乐意看到这一点,事实上他内心也倾向于即便是在年前鑫达集团真的无法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松口,他也可以给对方一段缓冲时间,当然这种想法绝不能流露出来,得尽可能的把鑫达集团的潜力给压榨出来,当然他并不知道鑫达集团的“其他潜力”却被他的态度给彻底压榨出来了,比如今晚的饭局。

  苏晓略带冷漠的目光很容易让人感觉所谓超模其实就是一定要保持着永远冰冷无情的面容却又要有勾魂夺魄的脸蛋身段,作为普庋PUDU国际模特经纪公司的当家模特之一,很多人都以为这份工作充满了辉煌和灿烂,但是谁也不知道其中酸楚苦涩。

  普度则Du国际模特经纪公司听起来很具有国际色彩,但其实真正通晓这个行道的内行们却知道普度PUDU不像VIVa或者IMG、NE灯这种真正国际级别的模特经纪公司,甚至还不能和新丝路和希肯国际这些国内已经有些名气的模特经纪公司相比,但是普度国际也的确打造出了一些像苏晓、何檀、秦越飞这样具有相当知名度的模特,只是在国内这个大环境下,就算你是国际级的超模,一样难以避免某些权力园内的潜规则。

  苏晓知晓这一饭局能让自己不远千里从杭州飞来,肯定是有些意义的,所谓饭局都是有价格的,这很正常,无论是商圉还是娱乐圉,只要深谙其中三味的人都知晓,不过就是营造氛围,调剂情调而已,说穿了,也就是一些权势人士的风月场玩偶台,他们一般说来也不会有非分之举,至少能够把自己安排动,在这方面的安全

  还有事保证的,当然你自己要不知自爱沉迷其中,那又另当别论。当苏晓踏进饭厅时一眼就看见了谈笑自若的梅莹,这让她心里多少为之一宽,虽然不是第一次涉足这样的饭局,但是每一次出席这。种场合都会让人感觉到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尤其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下意识的佘产生一抹紧张和不安,而梅莹虽然并不熟悉,但是至少也能见面打招呼的,不在一个园子,但是在一些时尚活动中专『总能碰见,也算是见面之交吧。

  看见周鑫周达两人,苏晓就隐约知晓这两人大概就是今天宴会的主人了,鑫达集团在国内很有些名气,两兄弟都是福布斯富豪榜上人物,周鑫此人算不上文娱界的活跃分子,但是由于其和天合影视传媒的老总据说是商业合作伙伴,也经常出席一些时尚界的活动,当然此人并不他热衷这些活动,更多时候都是以一种特邀嘉宾出现。

  周鑫大概是和苏晓的经纪人联系过,知晓这位超模的性格,也不多言,只是打了一个手势,言简意赅:“苏小姐,辛苦了,请坐吧。”+“胛胛,I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胛

  赵国栋抵达丹顶榭时已经是快七点钟了,天色尚早,但是时间却不早了。

  既然确定了要赴宴,赵国栋也就抖落开其他心思,周鑫周达两兄弟无论打的是什么算盘,现在都还说不上其他,一顿饭而已,无外乎就是想要拉近双方的距离,毕竟在美洲俱乐部那一晤之前,双方并没有多少真正的接触。

  那一晚之后,周鑫周达两人才逐渐意识到了赵国栋的不同凡响,而赵国栋提出的不少观点和建议也让周鑫周达两兄弟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这也才有了两兄弟不但在京里边上蹿下跳,而且媒体上也开始频频发动攻势,而很明显这已经收到了一些效果,至少从他们层面上获得的风声是某些领导已经有松口的迹象。

  把鑫达电解铝项目推到风口浪尖上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的,不仅仅是鑫达要承担风险,宁陵方面,也就是赵国栋一样要承担政治风险,但是赵国栋却敢给周鑫周达两兄弟指出了这条出路,而且一力配合,不能不让周鑫周达两兄弟觉察到对方的胆魄超乎寻常。

  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问题要重新翻腾起来,就算是赵国栋是真的为了云岭的发展,那也至少说明这位市委书记的分析判断能力以及对局面的掌控拿捏能力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0这也正是周鑫周达两兄弟对赵国栋愈加看好的一个因素。

  一个三十四岁的省委常委,其前景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押对宝,加深和密切双方的关系,这对于基地落足安原的鑫达集团日后发展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助力,尤其是对于民营企业身处特殊时代的国内来说,这就是更显重要。“请,赵书记。”周迟在门厅下迎到了赵国栋。

  “于主任到了?”赵国栋点点头,抬脚往上走。

  “于主任和郎书记都到了,就差您了。”周达笑了笑,微微侧身,示意赵国栋前行“于主任还一直在嚷嚷,说您担任了省委常委之后还没有请客呢,今晚一定要多敬您两杯。”

  走在前面带路的迎宾小姐有些诧异,周达是这里的常客,他的身份迎宾小姐们都知晓,从未见过他亲自出面迎客,能让他贴身跟班出来迎客已经是相当难得了,而这位年轻人却是对周达的恭敬谦虚不以为意,似乎真有点安之若素的味道,也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赵国栋还真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对于丹顶榭的名声早有耳闻。

  据说这是某位前几任省里主要领导子女的产业,这位省老领导在安原任职多年,直到快要退二线时才到中央过度了一下,退休后也回到了安都一直呆在安都,现在每年省里的团拜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当然也有人数这是无聊人士的牵强附会,这里的主人不过是那位老领导的一个老乡,在安都做了多年生意,挣了一些钱,又喜欢附庸风雅,所以就利用东明湖畔丹顶榭的历史遗迹,建造了这样一个中不中洋不洋的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