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一节 兔死狐悲么?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一节 兔死狐悲么?

  无论是梅莹还是苏晓都有些期待客人的到来,不为其他,只是希望这样的饭局早一些结束,当然饭局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其他活动,比如酒吧里坐一坐,但在某种环境下,要想脱身就容易许多了。

  于君和郎世群的到来让他们一度以为主客到来了,到后来她们才逐渐意识到今天的主客应该是一位姓赵的书记,当然对于梅莹也好,苏晓也好,她们对这一切不感兴趣,只希望来客不要是一个格调低下庸俗丑陋的恶心老务人就行。

  饭厅门终于推开了,周运身体微微一侧,示意他旁边的青年男子入内,而坐在对面的两个先来的客人和周鑫也都已经站起身来,很显然这一位年轻男子就是主角。

  梅莹和苏晓都有些诧异,对于这样一个太过于年轻的男子出现在这样的饭局里的确让人感到意外,像这样的饭局似乎不太可能出现四十岁七L下的男性,这已经是一个惯例,无论是商囹还是权力囹,如果说商圉还有些所谓家族企业的富二代勉强混迹于其中的话,那么在权力圉,那个所潸的赵姓书记形象怎么也不可能和眼前这个面色沉静落落大方的年轻男子结合在一起。

  赵国栋一样感到意外,于君和郎世群不用说了,但是两个女性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就让他有些困惑不解了。

  周鑫周达在左,于君郎世群在右,而梅莹在周鑫周达之间,苏晓则在于君和郎世群之间,这样的安排既不会让赵国栋感觉到别扭,也有意识的避开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担心。

  当周鑫很随意的介绍了两女的身份之后,赵国栋也就大略估计到了这是一个啥样的饭局了,真没有想到自己后世记忆中只听楼上响不见人下来的潜规则饭局还真落到了自己头上,这让赵国栋啼笑皆非之余也还是有些兴奋和期待,倒不是希望会发生一些艳遇类的事情,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看一看这个世界的潜规则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真实体现。

  真没有想到周鑫周达两兄弟居然还会精于此道,难怪这两兄弟在许多方面前是无往不利,之所以民营企业在很多普通人眼中充满了阴暗和膜味儿,难免不和他们的某些做派有关。

  梅莹的身份赵国栋知晓,毕竟正在拍摄的《有间客栈》第一部大获成功,续集正在拍摄之中,作为女主角的梅莹在影片中将一个敢恨敢爱的女性刻画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颇为感人,至于苏晓,赵国栋并不熟悉,但是对方冷峻清雅的面孔和浓郁的妆色,外加有些波西米亚风格的服饰搭配,再看看即便是坐下也要高人一头的身材,赵国栋猜也猜得出这个女孩子是从事什么职业的了。

  有外人在场自然不可能谈及其他,当然泛泛而谈的讨论目前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三十六条的征求意见稿倒是没有啥顾忌,无论是赵国栋还是于君,抑或是周鑫周达两兄弟都能在这个话题上找到共同语言,

  梅莹和苏晓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群商圈和权力囹人士之间的交织对番,她们虽然不太清楚周氏兄弟不远千里将两人邀请到这里未吃这顿饭,但是有钱人也不是无聊到把钞票烧着玩儿,自然也有他们的想法玩法,情调也好,氛围也好,总需要优雅聪慧的女性来培养营造,她们俩人也需要恰到好处的配合,这不需要人事先沟通和条件,聪明女人在这方面总是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有两个具有特殊身份而又言语风趣优雅的女性夹杂其中,席间的气氛也就多了几分轻快浪漫,虽然这里边的男人们绝大多数和罗曼蒂克沾不上边,但是他们都还是努力的想要装出一副他们很懂情调的味道,这让梅莹和苏晓两人都有些觉得好笑。

  但两人都注意到唯有那位年轻主宾似乎却不想掩饰自己对这方面的不感兴趣,除了谈及他们所谓的正题时微笑搭言外,其他话题他都只是倾听,基本上不发表评论,也不知道是故作深沉想要吸引女性注意力,还是真的对所谓时尚话题一无所知,怕出乖露丑?

  当一位侍应生颇为有礼的来到周鑫旁边附耳询问后,周鑫的脸色略略一变,但随即又变得明朗起来,点点头:“欢迎之至,真没有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故人。”周达目光也是一怔,询问的目光落在兄长脸上。“周达,你去迎接一下老朋友,乔辉。”周达目光一凝,但是看到兄长眼中的冷静,点点头“好。

  乔辉?!赵国栋也是一怔,乔辉也在这儿?看样子还是和周鑫周达兄弟是素识一般。

  “赵书记,于主任,郎书记,两位女士,我有个老朋友要过来敬一杯,可能赵书记、于主任你们都认识,也是从咱们安原走出去的企业家,天孚地产的总裁乔辉乔总。”周鑫微笑着道:“这也是咱们安原齿击的能人啊,没想到今晚他正巧也在这里,他马上要过来敬一杯。

  乔辉踏进饭厅里时,一眼就看到了含笑坐在居中位置的赵国栋,但是反应极快的他只是略略一怔之后就相当自然的举起了酒杯走了过去,于君也是他熟悉的,只有-郎世群他不太熟悉。

  “哟,赵书记,于主任,没想到两位周总是和你们两位领导在一起啊,这几位我不认识,周总?77?7?。,乔辉显得很随意,目光流淌,在梅莹和苏晓身上也只是一掠而过,心中专『在揣摩着周鑫周达两兄弟在赵国栋身上打什么主意。

  很平静的饮酒,很随意的交谈,乔辉流露出来的气度让周鑫周达两兄弟也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两兄弟一样,已经不再是十多年前那个敢拼敢冲敢杀敢打的鲁莽冲动男儿了,自己两兄弟在成熟变化,对方何尝不是如此?虽然都陆续登岸各走各的道,但是双方似乎却从未真正坐在一起过,而这一次却总有一股子不一样的感觉。

  无论是梅莹还是苏晓都听说过眼前这个气度雍容中隐含着一份悍烈味道的中年男子,毫无特色的短袖衬衣在对方身上却多了一份大匠制作的风格,举手投足间流淌出来的挥洒自如,真有点眸睨众生的气势,连一旁的赵国栋都有些艳羡乔辉这个家伙越来越有高手气度了。

  “周家两兄弟的目标原来是你?”站在水榭台边,乔辉环抱双臂若有所思的微笑着道:“可以理解,听说那个电解铝项目几乎是把鑫达太半老底都给抽了去,如果失手,只怕鑫达想要翻身就难了,这年头墙倒众人推的事儿太多了,别看他们俩是福布斯榜上人物,但是衰败下来一样可能是如洪水决堤一般。”

  “谈不上什么目标不目标,我也希望鑫达能够把云岭这个电解铝项目尽快运作起来,但是如果鑫达真的不具备这个实力,我也不能一直等下去,我没有这个权力让一个县的发展等着谁。”赵国栋很平淡“我会很直接告诉周氏兄弟我的想法,至于说他们怎样理解,那是他们的事情。”乔辉瞅了一眼赵国栋平静的脸色,脸上突然露出诡异的微笑:“国栋,没见着周鑫周达亮出了杀手锏&?我敢打赌,只要你能帮他们一把,他可以帮助这两个女人躺在你床上,任你为所欲为。”赵国栋瞪了乔辉一眼,不悦也不屑于回答。

  乔辉却觉得更有意思,脸上笑容更为猥琐“那个梅莹据说是一个尤物,赵德山曾经在我面前说过,对方床第工夫如何了得,好像他尝过似的,标准的丰乳肥臀,至于那个苏晓,我见过,模特界颇有名气啊,看来身在圉中,身不由己啊,潜规则也潜到你身上来了。”赵国栋啼笑皆非,摇摇头:“辉哥,你难道也变成赵德山第二了?”

  乔辉收敛起坏笑,正色道:“国栋,虽然我以前和周氏兄弟有些过节,但是那都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儿时候的事情了,他们两兄弟也不容易,上岸之后辛苦打拼,那时候以他们的身份要打出一片天地来比正经人更要付出多几倍的代价,而且他们还不像我,至少我还有老爷子留下的一些人脉资源,他们是白天下,真的不容易,虽然他们今天用的方式不地道,但我觉得可以理解,我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帮他们一把,做到现在这个份儿上,不易,可对手却又选了央企这些巨无霸,不死也要脱层皮啊。”赵国栋瞅了乔辉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怎么,感觉到来自保利、招商的压力,还是华润、中海盯上你们天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