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二节 妖娆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二节 妖娆

  赵国栋一句话就让桩似洒脱无比的乔辉气势为之一窒,目光落在赵国栋脸上,良久才悠悠道:“人多智近乎妖,未必是好事啊,国栋,你这脑瓜子里把啥都想透彻了,没准儿哪天就能飞来横祸呢?”

  赵国栋轻轻一笑,目光飘忽,漫不经心的摇摇头:“辉哥,这样浅显易懂的道理如果都要用手智近乎妖这种言语来形容,那我只能说体的智力退化了。我不是说过么?幻时年肯定会是难熬的一年,大潮来时,大家都在潮头上蹦跌得欢,潮水褪去,谁没穿裤子,那就一日了然了,天孚不至于连比基尼都没穿吧?”乔辉轻轻哼了一声“天孚不是女人,不穿裤子一样可以昂首阔步莽行。”

  “那你怕什么,是怕华润或者保利那话儿比你们天孚的大你觉得有压力?”赵国栋扑哧一笑,大概是觉得自己这形容很恰当“医学书上不是说,那话儿大小不是以表面形状而论,而是要以起膨胀收缩的力庋倍数为基准,表面小不怕,只要内里强悍好用就行,貌似粗大,其实是个银样锱!枪头,一样终归无用。”

  被赵国栋这个形容逗得笑了起来,乔辉禁不住摇摇头:“国栋,你这省委常委越当越有滋味了,说话风趣度提升了不少啊。”

  赵国栋没有理睬乔辉的假意恭维,信口道:“培哥也在?看来你们是要商量重要事情?我看到许明远的身影也在那里晃动了。”“嗯,小瞿也回来了,不过不知道烁今晚有无时间就走了。”乔辉似笑非笑的刺了赵国栋一句:“没准儿你乐不思蜀呢。“哦?她也回来了?”赵国栋心中一动。砷胂0唧唧●'+呻●●0,''唧唧r'●●岬唧唧唧r'●●~∽唧唧呻岬●唧r'●●■●唧●砷唧唧砷砷●●岬●唧砷0

  赵国栋回到饭厅之后显得更加轻松随意,甚至和梅莹与苏晓两位女士之间话语也多了起来,两女都注意到了赵国栋心境的变化,也有些诧异于此人的谈吐气度截然不同于以往她们参加的任何一个饭局中的那些人。

  对方表现出来的平静发自内心,也丝毫没有以往那些官员或者商人们表面内敛拘谨,内里却在不经意间暴露出来的觊觎,对方对于自己两人的魅力气质只是表现出欣赏和赞许,也有那么一丝来自男人本能的喜欢,不过却绝无攫为己有的那种心态,能做到这一点,无论是梅莹还是苏晓都觉得不简单。

  赵国栋在吃完饭之后就婉言谢绝了周鑫周达兄弟的热情挽留离开了,离开之前他也和周鑫周运交流了几句,告诉他们兄弟俩的活动已经起到了一些效果,要他们兄弟俩再接再厉,力争在年前有一个圆满的结果,他也会动用一些资源帮助他们兄弟俩。

  周甚周达两兄弟对于赵国栋的这一表态大感振奋,虽然不太清楚赵国栋背后究会还有那些资源,但是三十四-岁能登位省委常委,仅此一点足以让无数人侧目。

  作为在商场上浸淫十多年的佼佼者,周鑫周达兄弟虽然清楚对方决不是因为今晚这顿饭博得了对方的好感,但是至少对方并不反感这种令人愉悦的吃饭气氛,这也是日后结交此人的一个良好开端。

  看到赵国栋离开的身影,周鑫周达两兄弟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不太清楚赵国栋态度上出现的变化缘于何处,但是他们也能感觉得到对方原本一直抱着壁上观要求鑫达集团凭借自身力量去打通国家发改委那一关的态度出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他主动愿意帮鑫达一把,就凭这一点,再花十倍代价也值。

  梅莹和苏晓两女也注意到了主人心情的变化,比起宴席间的略带收敛,这个时候周氏兄弟似乎显得很高兴,看样子也是刚才和那今年轻男子的一席话让他们心博咄现了转变。“两位小姐,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谢谢二位的帮忙,若是今后再遇上这样需要两位帮忙的时候,还请两位不要推辞啊。”

  赵国栋的奥迪离开了丹顶榭就钻进了黑暗中,在拐角处一处不为人觉察的阴影下,汽车缓缓停下,一个身影上了车,然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鼻息间又萦绕着一抹熟悉的香气,赵国栋瞥了一眼坐在副驾上的瞿韵白,微微有些绯红的脸颊证明这个女人显然也对这样的偶遇感到无比兴奋,亮晶晶的双眸流淌着媚人的情意,雍容华贵之美里如果在夹杂了媚意撩人的妖娆,那足以让人粉身碎骨。

  两人几乎是拥抱着走进卧室的,赵国栋还有些诧异于室内空气清新和环境整洁,他也已经很久没有到这里来了。

  “每隔三天就会有人来打扫和换空气,我想让我们的爱粜一直保持原样,永不褪色。”瞿韵白在赵国栋耳畔呢喃道,一阵醉人的博湖荡漾在赵国栋心湖中。

  赵国栋一边回吻着瞿韵白,从光洁的额络到滚烫的脸颊,再到半闭的美眸和微微颤栗的耳垂肉,最后落到微微张开期待的烈焰红唇上。

  小别胜新婚这句话已经不适用于赵国栋和瞿韵白身上了,两人相别大久了,积郁的情意这一刻倾泻出来就像洪水漫堤,元可压抑。

  合体贴身的白色精纺纱衬衣让生养过孩子的瞿韵白身材显得更加丰腴动人,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饱满的A山旁更是直接越过了C级进入0罩杯时代,即便是这样细密的纽扣依然有些控制不住胸前那对如小皮球一般的乳肌汹涌。

  热吻间赵国栋已经还不费力的将瞿韵白压在直筒裤腰下的衬衣下摆拉了出来,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被褪到了春葱雪玉般的肩下,只剩下半杯罩的火红文胸拥抱着那对傲人粉丘。

  手指灵巧无比的一扭,文胸销扣便嘣的一声弹开,丰软臬绵的一对**便落入手中,赵国栋俯下头,让自己的面孔完全贴近这让人心醉神迷的温热一片里,徜徉在着软玉温香漏*点扑面的快感中,一种沉迷其中难以自拔的陷落感充斥在脑际。

  被赵国栋随意的揉捏拨弄便引发了瞿韵白气喘吁吁的**婉转,绯红如火的面颊上流淌着醉人的情意,当衬衣与文胸完全滑落在地时,只剩下一个全裸上身而下身却是穿着完整合体的直筒职业长裤的妖娆女性伫立在床前。

  这才是真正的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即便是在已经为他生了一个孩子的情郎面前,瞿韵白也无法完全放开,双臂环绕在胸前,遮掩住了最惑人的两点,平坦柔绵的小腹玉脐浅浅,黑灰色的职业筒裤把瞿韵白另一处最骄人的所在遮掩。当赵国栋唏嘘赞叹着解开对方腰间皮带褪下长裤时,才讶然的发现瞿韵白腰腹下竟然是一条惊心动魄的彩色网状蕾丝丁字裤。

  赵国栋完全没有想到瞿韵白居然也会穿这种在他印象中只能出现在古小鸥或者蓝身上的东西,典型的维多利亚的秘密风格,即便是像程若琳和米妲也鲜有穿着这样的东西,当然也许是他少见多怪。

  似乎是被赵国栋惊喜的眼神所动,瞿韵白有些娇羞不堪的嗔道:“人家是担心穿其他内裤影响裤型,所以才会777777

  “我明白,我理解,7777力”赵国栋已经忙不迭的堵住了瞿韵白的丰唇,这个时候任何解释都不及视觉上带来的冲击更让赵国栋怦然心动,为什么瞿韵白就不可以更妖娆一点呢?他喜欢。

  狂野的春情烈火几乎就在瞿韵白的丁字裤展现时就彻底点燃了,已经许久没有经历蹂蹒的大床再度迎来了它痛苦的一夜,连绵疯狂的欢爱让高质量的床垫也觉得有些吃不消,出现了异响。情潮退去,两人紧紧捅在一起“你也不怕,连避孕套也不准备一个?”“怕什么?大不了再替你生一个。”沉醉在情爱之河中瞿韵白的豪放大胆,让赵国栋倍感甜蜜“青涛都知道问起爸爸了。”“啊?”赵国栋=怔。“小丫头长得还真有点像你,不像我小时候的样子。”瞿韵白说起女儿脸上便浮起一抹作为母亲的幸福感。“女孩子像爸爸有福气,这是老人所言。”赵国栋轻轻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说爸爸在很远地方工作,不能来看她。”瞿韵白幽幽一叹。“都是我亏欠你们娘儿俩的。”赵国栋喟条道。

  “不,我很满足了,我想青涛长大了,成熟了,会理解的。”瞿韵白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管委会主任了,取而代之是真正成熟的女强人气质“每个人的世界和生活都不一样,我们都要理性面对,这很正常。赵国栋紧紧搂住瞿韵白腰肢,却不多言。

  “对了,乔辉说你多智近乎妖,难怪能上得这么快,今晚鑫达集团为了酬谢你,又在为你拉皮条?据说还是两个小有名气的演员和模特?”瞿韵白言语中颇多戏谑之意,却并无捻酸吃醋的意思。“别听辉哥在那里瞎掰,他没有告诉你兔死狐悲的故事么?”赵国栋哂笑道:“他也希望我能帮志达一把,开一个好头呢。”

  不废话,奋勇前进求月票!兄弟们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