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三节 矛盾起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三节 矛盾起

  崔韵白轻轻仰首,让昝己的脸可以贴着背后的情郎更紧,双颊如火,媚眼如丝,眼波迷离,但是话语却是异常清醒冷静。

  “的确,原来天孚还不太在意国家政策的变化,只想埋头做好自古的业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天孚发展到这一步就不能不考虑其他了。鑫达这件事情在京里也炒得很热,原本冷了一段时间,现在又热了起来,铁本和建龙已经定案,鑫达电解铝项目该往何处去,而华铝和五矿窥觑插手这个项目也不是什么秘密,民营经济界都在紧张关注,这或许就是一个风向标,在这个角度上来看,很多人都在帮鑫达使劲儿,但是又不敢使得太过,担心引发反弹,上升到另外一个层面上去。”

  赵国栋心中暗赞几年商场操练已然让瞿韵白上升到一个不一般的高度了,看待问题也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之间根深蒂固的竞争矛盾在鑫达电解铝时间上充分暴露出来,这也是验证民营经济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中所处地位的一个试金石,中央提出的改变,是真正只停留于口头上或者纸上的东西,还是真正要不折不扣的贯彻落实,云岭电解铝这个项目最终花落谁家似乎就可以略窥一斑。

  “嗯,韵白,你们能看到这一点我很欣慰,民营企业中相互拆台愿人穷恨人富的情况很多,落井下石也不鲜见,这一次有这么多人能看到这一点的影响,足见中央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三十六条征求意见稿已经深入人心,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发展和消化剩余劳动力的主要力量,但是固有的既得利益者不会乐意看到这些改变,捍卫既得利益也是他们的天性,大家都要有足够理性的认识才行,即便是鑫达这个项目敲定,日后在各行各业还会出现更多的类似鑫达的事件,这是一场长期的艰巨的博弈过程,也是事物发展的规律。”

  赵国栋讲话的声音沉静而有力,听到瞿韵白耳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磁性吸引力,这样一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小男人,却能够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心中,如果说最初还是被对方有些执着的热情所迷惑,那么现在自己就是真正被对方表现出来的魃力所吸引和征服了,

  “天孚现在也面临一些困难,面临看来自各方的挤压竞争,央企也只是一方面,如果不是辉哥原来还有一些人脉,估计今年我们会更困难。”一脸迷醉的瞿韵白将脸紧贴在情郎的颈项间,低声呢喃道:“我在羊城和深圳打拼也面临着万科和华侨城的竞争,相当不易,有时候我都想放弃了,但是想到青涛就在香港,挨着我更近,我只要想见她,每天都可以看到她,所以咬着牙关坚持下来了。”

  赵国栋也知道瞿韵白在南粤拼搏殊为不易,虽然她自己只给自己今年的工作打了75分,但是杨天培和乔辉缺一致认为在今年如此艰难的形势下,瞿韵白能够在南粤这一亩三分地上打开居民,打q0分都不为过

  南粤历来是房企巨头们争夺的焦点地县■,即便是央企在南粤也一样面临着生机勃勃的民营房企的挑战,而天孚地产作为后来者加入,更是艰险,瞿韵白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站稳,可以说和她良好的沟通亲和力以及驭下有道分不开,当然也得承认姚文智对于来自安原的老乡给了一些原则范围内的帮助,让天孚不至于一去就遭到群体性的排外所压制。

  “韵白,你也别太辛苦了,一城一地的得失不要太计较,随者时间推移,我估计你们房地产市场的战场会逐渐从一线城市向二线乃至三线城市转移,过分专注于一线城市,会让你们丧失许多本应得到的机遇,在这一点上你们要考虑周全一些。”

  赵国栋舒展双臂,让瞿韵白可以更舒适的蜷缩在自己怀中,那一条彩色网状类似丁字裤就这样悬挂在壁灯上,随时刺激着他的视线,让他总感觉自己可以随时爆发。“一城一地有时候也就决定着一年的工作业绩,不能不争啊。

  瞿韵白半闭美眸,享受着爱郎的怀抱温存“我不比你,你在培哥和辉哥眼里都是天纵奇才了,他们都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我是因为你的原因才进了天孚,我不想被他们视为我是你的女人所以才会坐上副总这个位置。”“你太多心了,如果他们不信任你,就绝不会让你到南粤开拓市场,即便是许明远他们也只敢让他坐守安原,让你去备粤就是对你最大的肯定。”赵国栋摇摇头,这个女人太要强了。“所以我就更不能让他们轻看了。

  ”瞿韵白嫣粜-一笑“放心吧,我有你和青涛,心中就有最大的依靠,心里永远踏实。”

  一直到早上起床之后,瞿韵白才向赵国栋通报了安都天孚地产准备想要进军宁陵的想法,这显然是瞿韵白为了避免这件事情影响到昨晚两人的恩爱情绪故意留到早上才来说。赵国栋沉吟不语。

  宁陵近期将陆续推出一系列地块招拘挂,这是一个相当微妙的过程,截至目前为止,整个完整的计划还只有赵国栋自己知晓,连钟跃军和竺文尉,也只知道大部分,倒不是不相信钟跃军和竺文磁,二人,而是赵国栋觉得现在没有必要将整个计划和盘托出,有些责任还是留给自己来承担好一些。

  总的来说这一次招拘挂的计划更像是一个圉套,当然这是对完全以赢利为目的的房地产行业来说,甚至也有一部分的官员们沆瀣其中「走这条险路赵国栋也是迫不得已,没想到安都天孚地产也想要掺和进来。

  对于天孚来说,现在赵国栋更像是一个外人,天孚建筑已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了,这是内地第一家从事建设主业在港上市的企业,而天孚这十年发展也的确当得起一步一个脚印兢兢业业的赞誉,目前还是天孚集团控股,但是等到解禁期之后,天孚集团会不会对天孚采取减持还未可知,不过目前天孚建筑的业绩相当妤,也支撑起了天孚建筑股价在高位运行。

  赵国栋哑然一笑,天孚想安来插一脚那就等他们来吧,这样也好,等他们入了彀,到时候喊冤叫屈的时候,怪不得自己,一视同仁嘛,自己现在也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到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宁陵这塘水不好趟啊。

  “韵合,安都天孚要到宁陵发展,我虽然不乐意见到,但是也无权拒绝,土地招拘挂是政府行为,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当然就算是有,你们也甭打算在我这里知晓什么。”赵国栋笑了笑“我估摸着除了你们天孚,也还会有其他省内外房企加入进来。”

  瞿韵白小心的揣摩着赵国栋的J&f思,似乎若有所思,良久才有些犹豫的道:“我不太赞同进入宁陵市场,一来你在那儿,我不愿意你难做,二来,我也觉得至少在目前,我们不一定非要在宁陵市场开辟,在其他地方我们一样还有很多机会,比如海南,为什么一定要在宁陵呢?”“韵白,你能这么想当然好上,但是培哥和辉哥那边呢?许明远那里呢?”赵国栋既不反对,也不支持,显得很平静。

  “他们只是有这个想法,还没有最后决定,可能还要商量一下。”瞿韵白摇摇头“我的意见是暂时搁置进军宁陵的计划,市场还有很多,何况今年资金本来也不算充裕,精打细算一些,有些可上可不上的项目,暂时放一放没坏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不插言。”赵国栋很随意钓笑了一笑。胛岬胛胛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唧唧+“●胛+“胛胛↑胛唧唧+“胛胛↑I'唧唧+“胛唧唧+“胛胛胛胛

  当赵国栋最终得知安都天孚地产暂时搁置了进入宁陵的计划之后,心中还是舒了一口气,从下意识里,赵国栋还是不愿意自己工作范围和天孚有什么纠葛,尤其是自己担任市委书记,日后真要有个什么事情,瓜田李下,很难说清楚。

  “赵书记,第一批市里边土地储备中心将把江东新区一期内的故宫路东一段al、As、cZ、C3四块地以及天坛路B2、B3、D1、D2八宗地挂牌,估计在目前宁陵市场情况下,这八宗地共计三百亩地,预计可以拘到二点五个亿左右”均价在八十五万每亩左右,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心情有些复杂的竺文磁,看了一眼脸上有些兴奋的顾永彬,介绍道。

  “都集中在江东新区一期内?”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问道:“这样大面积的出让,都集中在一个区域,故宫路和天坛路都是江东新区一期的核心地段,永彬,文魁”你们考虑过和市里边规划的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用地有没有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