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七节 中心组学习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七节 中心组学习

  宁陵市委中心组学习一般说来是每个季度一次,参加成员包括在家所谓市级领导班子成员以及区县党政主要领导和市直机关主要负青人以及驻宁单位主要负责人,规模不小,人数也不少。

  但是自打赵国栋担任宁陵市委书记以来,这个中心组学习的制度却是一直坚持,而且坚持得很成成功,赵国栋对中心组学习异常重视,要求如果没有特别严重的情况都必须要参加,包括驻宁单位主要负责人也不得例外,要请假也必须要向他本人请假,向中心组学习的副组长蓝光请假都不行。

  拿他的话来说,请假这个权力他不给蓝光,必须要由他这个组长来行使,当然蓝光也乐得清闲,有些时候下边人的确有事不准假不好,准假,赵国栋又不高兴,所以求之不得。

  谁要是在中心组学习问题上请假,平素什么事情上都相当大度的赵国栋却是异常的苛刻甚至可以说刻薄,稍稍不留意都要调侃挖苦一番,让-你下不了台,按照赵国栋的观点,那就是要树立中心组学习的重要性不容动摇。

  市烟草专卖局主要负责人第一次请假就被赵国栋打了回票,第二次请假赵国栋依然不准,但是对方缺席了。

  市委办立即发了通报不说,而且赵国栋毫不讳言的表示,对于迳样的干部,他要建议省烟草专卖局趁早调走,否则宁陵烟草管理工作难以上新台阶,这番话是直接当着省烟草专卖局主要负责人而说,在走过半年之后,宁陵市烟草专卖局负责人换人,自此,再无人敢寺在这个问题上挑战赵国栋的底线,宁肯忍一忍都不去犯赵国栋的忌讳。

  每一次学习时,曾令淳和鲁能也要再三提醒参会人员,做好笔记,同时也要写出自己内心所想所虑,千万不要随便找些陈词滥调来敖衍,一旦被赵国栋抽中,那对于你的看沽立即就要大打折扣,这同样也被事例所证明。

  所以每一次中心组学习对于不少人来说既是学习精神开拓视野的机会,同样也是一个过关的坎儿,没准儿赵国栋就会突然点到你让你结合学习精神和自身工作实际谈一谈想法和观点,这也是一个高风险高收益的活计,谈得好,没准儿就能在一把手心目中留下一个比较好得意印象,谈得不好,没准儿下一次还得抽你,多来两次不满意,只怕你的印象就在一把手和其他领导眼里就两然失色了,后果会是什么你自己清楚。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今年唐江的发展情况没有?我看了看唐江的数据,也了解了唐江今年有邳世新举措新动作,我感觉到唐江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怎么样在发展中寻找自身的不足而不是满足于眼前的所谓繁华美好,一个成功的合格的领导在这一点上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赵国栋意气飞扬,声音也渐渐变得高起来“选准定位很重要,但是一旦选准就要不遗余力,这是关键。”

  “唐江选择了家具、高端纺织行业、玩具生产作为突破口,说实话,这一点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家具行业原本是安都的强项,但是随着妥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产业结构的变化,家具制造行业在安都渐渐失色,唐江敏锐的把握到了这一点,加大力度招商引资,尤其是提出了全方位开放政策,承接安都家具产业的转移,据说唐江方面甚至提出了要为家具产业的搬迁提供全方位服务,从选址到道路、用电、用工的承包打捆服务,口气很大,但是对方却做到了,这很不容易。”

  赵国栋重点谈到了唐江在营造一个产业发展上所作的服务工作,这才是他今天要谈的关键,政府部门主要转变职能,从管理者向服务者的角色变化,迳是一个打破惯性思维的关键。

  虽然宁陵从自己担任市委书记以来已经多次进行转变工作作风上的整顿,但是依然有不少陈年陋习深入不少人的骨髓,在很多工作中自觉不自觉的暴露出来,尤其是在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很多人又忘乎所以,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以主宰者和家长自居,不彻底消除这种观念,宁陵的经济就难以迎来更大的发展。

  “高端纺织行业的发展上,唐江市委市府做了什么?”赵国栋脱稿侃侃而谈,一只手搁在案桌上,一只手随着f6气的变化而挥动增加气势,显然他也是在这个问题上很花了一些心思研究,也有自己的一些考虑。“目前纺织行业在经历了前几年的低迷衰败期之后,国际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复苏,但是市场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了,国外市场尤其是欧美日等国市场对于服装面料的要求相当高,已经不是国内目前一般的国内企业所能达到的了,这要求企业引进更加先进的高端设备和管理人员,也需要一大批具有相当技术的高级技术工人,而即便是在沿海纺织产业较为发达的地区,政府对于这些民营纺织企业的发展也多半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方式,但是唐江方面这一次不一样。”

  渺渺的钢笔声在会议室内显得更外清晰,几乎所有人都在一边认真听着赵国栋评点,一边思索着市委书记将会就唐江方面的工作方式方法提出哪些问题,会要求下边工作借鉴学习后有哪些变化。

  “唐江方面先期就重点引进了三家纺织企业,除了一家是兼并了唐江本地业已亏损的企业之外,其他两家企业都是新建,唐江方面除了要为三家企业搬迁和设备更新提供必要的贷款担保之外,还要承担起招募和培训数量工人的重担,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唐江方面比我们宁陵步子迈得更大,更能嬴得企业的心。赵国栋笑吟吟的环顾四周,

  “政府还主动提出帮助企业解决企业出口通关以及外汇结算方面的一系列程序问题,全方位苄助企业解决后顾之忧,唐江市公安局甚至派出了经济侦查干警专门为企业对客户信誉度调查和防诈骗提供支持,市里边更提出只需要企业安心专注生产和开拓市场,其他一切都交给政府,我不知道我们在座诸位有没有哪位领导向你们本地企业提出过这样的口号,拍这样的胸脯啊?”

  下边一阵察察筚翠的交谈声,显然也是对唐江方面如此不遗余力的为企业发展提供支持感到震惊。

  在印象中唐江一直是属于那种要死不活的病夫模样,经济转型困难,始终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虽然紧邻安都,却又遭到了来自安都的挤压,除了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短暂辉煌过,就一直萎靡不振,经济滑落到了全省倒数二三位,城市建设也大大落后于省内平均状况,妥桂高速的开通也并没有为唐江的发展带来多大实质性的影响。

  而担任唐江的几任领导中也是平淡无奇,没有听说过有多少出奇之处,夹在安都和宾州之间,使得这座城市毫无出奇之处,甚至成为一个凹陷地带。

  “至于玩具生产行业,我不多评价了,唐江发起了他们所谓的吸纳产业转移的‘磁石攻势”不但大肆从安都吸纳承接产业转移,而且主动向南粤珠三角地区发动进攻,椐我所知在今年一年中,他们分管招商的副市长三次到珠三角地区招商,两次去长三角召开扩商引资洽谈会,他们的招商局长据说有半年时间呆在南粤和长三角地区,有一个月左右时间在飞机上度过,诸位,我们的书记、县长、区长们?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触动?有没有压力?有没有如坐针毡的味道?”

  中心组学习座位不像是其-他会议,而是采取成椭圆环形分成三圉,第一囹是市委常委们,第二圈是市府、市人大、市政协的副职们,第三圉则是区县的书记区县长以及市直机关一把手和驻宁各单位的主要负责人,而每一次区县书记区长的位置都会摆放在赵国栋的对面那一排缺口处,以便于赵国栋能最清楚最直观的看到他们,以至于有不少书记县长参加过几次中心组学习会议之后下来都悄悄给布置会议的秘书长曾令淳说,能不能把位置调换一下,不要那么当中,但是曾令淳明确告知他们,这是赵书记特意要求如此,让书记区县长们哑口无言。

  而且这一处位置每一次都有变化,摆放在正中心的书记区县长每一次都不同,后来大家也总结出了经验,如果你居于中间,要么就是你这个区县工作这一个季度工作不铝,需要表扬,要么就走出了状况或者不力,该挨魁了。优劣对比,却又要坐在一块儿,那份滋味无论是哪一位都不太好受。

  不过也有另外一个观点说,你能坐在那个位置,说明赵书记心目中还有你,甭管是表扬还是批评,那也是一种关心爱护,如果你被搁在一边一年半载都不理你,那你才是真正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