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八节 揣摩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三十八节 揣摩


  赵国栋目光明澈,落在正对面的花林县两个主要领导脸上。

  唐耀文和葛成今儿个进来一看自己的位置就知道花林县今天会被点到发言,不过他们俩心中还是有些底气。

  花林县今年增速虽然无法和东江和开发区相比,甚至也赶不上西江和土城,但是他自认为这几个月花林还是扎扎实实做了几件像样的工作,本以为赵书记既然把花林安排到居中位置多半是要问一问桂溪二桥建设状况,或者是皮革工业园工业污水处理二期建设进展,或者是花林新城开发的规划优化,但是没想到赵国栋会从唐江的工作状况话题上突然杀到花林头上,这让他们俩都有些措手不及。

  从疼江的话题一下子跳到了花林头上,显然不是要听你花林显摆,而是要听你花林对照自己找差距,想对策,唐耀文和葛成交换了一下眼色,葛成点点头表示还是自己来回答,毕竞县政府才是具体操盘手。

  “赵书记,各位领导,刚才赵书记谈及到唐江在为吸引企业落户以及为企业分忧解难所做的工作我和唐书记都有些感触,唐江市能够喊出企业只管专注生产和市场,其他交给政府,就其这话本身而言我觉得虽然有点过了,但是其表露出来的核心意思值得我们深思。”葛成生得一副僵老的相貌,实际年龄并不大,语速平秸,听起来很有力。

  “我们县里做过一次系统性的调查,就是针对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主,了解他们目前在发展中遇到的最为头疼或者说最感棘手的问题,排在第一位的是融资难,第二位就是政府各种门槛和程序多,第三位则是觉得在情报信息不灵通,应对市场变化比较难,这是最主要的三个问题,所以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县里也想了一些办法,比如建立行政政务中心,一条龙服务,将为企业发展排忧解难和方便人民群众生活工作融为一体;又比如建立银企对接,政府负责信用信息调查收集,并提供信誉担保制度,但是从刚才赵书记所介绍唐江市的一些做法来看,我们花林依然还有相当不足。

  葛成的话让赵国栋颇感兴趣,含笑问道:“嗯,葛成,还有哪些不足,你说来听听。”

  “像熟练劳动力的培养,这一点上我们花林虽然也在开始着手,但是由于面临客观困难比较多,做得不够好,实际上对于民营企业在迳方面的帮助很小,主要还是依靠企业自身来培养锻炼;又比如,在融资力度上,县里虽然也有一些想法和制度,但是民营企业情况千差万别,要逐个分析判断,风险很大,而这也正是民营企业之所以不易被金融机构接受的主要因素,县里边结合市里边提出的打造诚信体系建铍也开展了一些工作,总体来说力度不够,成效不明显。”葛成相当坦率,那花林日前面临的许多困难都和盘托出。

  “那你们县委县府有没有什么想法耒改变?”赵国栋追问,他对葛成的奎庋很欣赏。

  “想法肯定有,但是要落实难度很大,比如劳动力培“这不但需要硬件投入,而且在师资力量上的完备不可能一蹴而就;又比如诚信体系建设,市里边进度也不快,由于这是一个涉及总体性的工程,!$科收集录入,分析判断,涉及多个部门,目前市里边虽然在统合,但是由于诸多原因,要想建成真正发挥作用,恐怕时间上还相当长,在这一点上建议市里边可以统抓起来,加大力度推进,因为这项工程涉及的不仅仅是经济发展,包括其他社会民生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意义重大。”

  赵国栋没想到葛成的观点居然如此敏锐鲜明,这个人不显山露水倒也有这般见识,看来自己之前还有些小看了这位花林县的县长。焦凤鸣注意到赵国栋对葛成的这番话很中意,不动声色的在心中就记下来。777777

  一天的中心组学习让宁陵市里干部们都意识到了已经正式晋位为省委领导的赵书记在很多观点上已经与原来不太一样了,虽然依然强调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言谈中对与社会民生事业的发展也越来关注。

  被赵国栋表扬的居然是奎阳县在村村通有线电视上所做出的成绩,奎阳县在乡馈财政并不富足的条件下,提出了由县里财政出资,乡锁财政补贴,率先完成了村村通有线电视的工程改造,而全市经济条件最好的西江区也仅仅只完成了百分之七十,赵国栋高度评价了奎阳县委县府做到了心中有群众,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赵国栋观念的转变也让有些人意识到了一些不一样。

  顾永彬感觉是最明显的,赵国栋最后总结中明确提出,市委奉府都要转变观念,服务企业,关注民生,和谐发展,这这十六个字如紧箍咒一样一直在顾永彬脑海中回荡。

  前-两句问题不大,关键是后两句。

  关注民生,和谐发展,可以理解为银丰富的含义,但是顾永彬来说,他却感觉到这是针对自己近期工作一个不太满意的警示。

  在江东新区二期涉及拆迁的问题上,顾永彬在一个工作协调会上发了火,认为东江区工作力度不够,致使二期工程建设的主要地段进展缓慢,主要原因就是在拆迁上的拖泥带水,但是今天赵国栋在会上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但是顾永彬却听得■出来一些弦外之音。

  而在土地出让问题上,顾永彬提出了一次性转让的宗地数量可以适当放大,在容积率上也可以放宽,这得到了一些人支持,但是却未必符合赵国栋的观点。顾永彬现在有些琢磨不透赵国栋的想法了。

  最初看来赵国栋应该是一个唯经济发展论的坚定支持者,这在情理之中,

  这从他起家历史就可以看出来,无论是在花林还是怀庆抑或是前期在宁陵主持工作期间,赵国栋都是一力主张一切围绕经济建设服务,尤其是今年初对东寨机场项日、团结大桥和东方红大桥项目以及生活污水处理中心项目的不遗余力的推进,都足以证明此人的观点思路。

  云岭电解铝项目对云岭县委县府主要负责人处理的高举轻放也足以证明此人对这方面观点的明确,但是为什么才过了短短几个月时间,自己就觉得对方的态度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呢?对方就是对事还是对人?这个问题限关键。

  顾永彬仔细琢磨着近期的工作,近期钟跃军在很多工作上没有多过问,精力重点放在了十月在安都举行人才招聘会和进一步加强全市征信体系建设的工作上,像土地挂牌出让这些具体问题更多是交给了自己和竺文魁来商量着办,而竺文魁态度也有些暧昧模糊,对于在出让土地问题上也是首鼠两端,上一次两人向赵国栋汇报之后,竺文魁的态度开始出现变化,几次商讨时,对方都提出来要正确理解和认识赵国栋的意见,显然是在原来的观点上有所后退。

  但是这一次市里边前期做了大量工作,也造出了相当大的声势,在这一点上也得到了赵国栋的首肯,但是现在突然大幅庋收缩出让土地数量,而且在转让土地的地段、性质、容积率上都有较大变化,速不苻合常理,只是竺文魁现在态度也逐渐变得明晰,要求要按照赵国栋意见修改前期规划,这让-顾永彬非常恼火。

  而竺文魑,让国土局和建设规划局修改后的方案出现了较大调整,这势必影响到土地成交价格和数量以及可能带来相当多的后续影响,尤其是在出让土地分布上更是显得有些零乱,这让顾永彬百思不得其解,赵国栋和竺文魑,意欲何为?

  难道说他们知道了一些什么?但是上次的方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也不可能看出什么问题来,除非他们就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但这是不可能的。

  顾永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性,虽然他还不清楚赵国栋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很显然对方对自己的一些想法并不赞同,而这却会直接影响到自己对一些人的承诺。

  规划调整了还是另外一回事儿,无外乎就是因地制宜的应对而已,问题在于如果赵国栋下一步还有一些不按常理的牌发出来,那问题就麻烦了,人家来宁陵来都是求发展求赚钱的,如果来了一无所获,甚至要折财,那自己可不好向上边交代。

  只是现在他也揣摩不透赵国栋的想法,而竺文魑,这个家伙可能多少知晓一些,但是这家伙口风甚严,从他嘴里是也难得掏出一点什么来,甚至可能有意防着自己一般,想到这儿顾永彬不由得越发心生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