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四十一节 机遇无处不在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四十一节 机遇无处不在

  钟跃军看了一眼有些谨慎的竺文魁,笑了一笑,有些感慨。嗯当初在开发江东新区的时候也就是竺文魑,支持自己,但是其他人都反对,致使这个计划只能作罢,一直到赵国栋来担任市委书记,这个方案才算是付诸实施,而正是由于江东新区的开发,宁陵城市建铍才算是真正迎来一个春天。

  老城区的古色古香,遗韵流芳,新城区多姿多彩,璀璨夺目,通过一带乌江连接起来,使得这座城市焕发出无限魃力,一旦西江民居、土城古城联合申连成功,宁陵这座城市更将以万众瞩目的形象屹立在中国内陆腹地。

  生逢其时,不枉此生,钟跃军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胸中涌荡,看着这座城市在自己手中日新月异的变化发展,这份骄傲和自豪足以让人迷醉。

  “文魑”这事儿赵书记已经和我说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赞同他的观点,虽然有些具体细节上我们俩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大方向我们基本一致,宁陵发展了,老百姓应该是第一受益者,这个老百姓涵盖范围很大,既包括我们宁陵本乡本土的人民群众,也包括从外地来到我们宁陵参予我们宁陵社会经济事业发展的建铍者们,怎样让他们的工作生活环境变得最优,是作为政府必须要首先考虑的问题。”

  钟跃军的一番话让竺文魁松了一口气,只要两位主要领导观点一致,一切都好办,至于顾永彬,在目前来说,这样重大的话题,逆轮不到他未指手画脚。

  “钟市长,这样就最好,也让我们下边这些做事儿的人心里边有个谱儿了,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们两位意见不统一,那我可就坐蜡了。”竺文磁,乐呵呵的道。“夹磁”你少在那里打马虎眼,我相信就算是我的观点和赵书记的观点不尽一致,你也能够找到解决办法。”钟跃军笑了起来。

  “呵呵,钟市长,你这是在损我呢,我可没那能耐,我也就能干点实实在在的执行工作,谁让我干了分管这项工作的副市长呢。”竺文魑,大大咧咧的道。

  钟跃军犹豫了一下,想了一想才瞟了一眼竺文魁,不动声色的道:“文魑”老李年底就要到人大去了,市委常委要缺一个,赵书记和我商量了一下,希望你来填这个缺,怎么样?”

  竺文魑,心中一惊,他也听到了这个风声,但是据说副市长孟渊现在活动得很厉害,而且孟测资格也远比他老,在年龄也比他有优势,虽然赵国栋可能比较欣赏自己,但走进常委也不是赵国栋一个人能说了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副市长进常委更有点比津历的味道在其中,当然作为省委常委的赵国栋的确在这个问题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发言权。

  “嘿嘿,钟市长,要说,我不想进常委,那肯定是假话,但是这事儿咱也知道要讲求一个缘分机遇不是?咱盼着想着,省里边突然空降来一个,那不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竺文魁说得挺实在。

  “唔,这事儿倒也是,前几天赵书记和我到省里中心组学习结束之后,组织部韩部长就把赵书记和我叫上交换了一下意见,说我们市里边副市长缺额两个,省里边已经定了,估计马上就会来两位同志到我们这里工作。”钟跃军支点头。

  “哦?一来就来两位?赵书记都没说在咱们市里边给提拔一个?竺文魁有些意似不信。鲁能从副市长进审委摇身一变担任宣传部长之后,就缺一个副市长,原本是上半年就要确定,但是赵国栋到党校学习,这一拖就拖下来了。

  文魑”赵书记现在进了省委常委,这些方面反而需要注意了,免得被人说他是家天下,针插不入水泼不进,原来他没进常委时还敢叫嚷呐喊,现在他就得注意了。”钟跃军笑笑道:“咱们也要理解,不过我想在你的问题上,赵书记肯定有他的想法。”“龙应华要是?!”赵国栋刚刚端起的酒壶要替韩度斟酒,动作忍不住僵了一下。“走比较好。”昝度淡淡的道。

  赵国栋细细品味,比较好,这个词儿倒是挺值得玩味的,比较和好三个字结合在一起,含义就深刻yo

  “走哪儿?”赵国栋在韩度面前也没有多少忌讳和拘束,就算是自己已经是省委常委,但是赵国栋还是乐意在韩度面前表现得更像一今后进晚辈,这既符合自身定位,也能更进,步拉近双方的关系。“还不确定,据说是凌部长帮他运作的吧。”

  韩庋在赵国栋面前同样没有什么遮掩,他对赵国栋印象也是越来越好,常常遗憾为什么赵国栋和韩冬不能成为美满一对,当然如果赵国栋真的成为自己侄女婿,只怕也就不太可能回安原任职了。

  妻子曾经问及过韩冬为什么没有能知赵国栋走到一起,起初韩冬不愿意回答,最后也许是问得急了,韩冬才说了一句,赵国栋也许是一个很好的恋人和情人,但是绝不会是一个好丈夫,而她不愿意和赵国栋因为婚姻而破坏本该值得留恋的东西。

  这个回答韩度咀嚼过很久,最后才慢慢品味出来其中意思,所以他对赵国栋的个人私生活也是有些担心,赵国栋还在宁陵担任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时就曾经有过这方面的风言风语,但是当时他尚未结婚,说不上个啥,后来也比较检点了,或者说隐藏得更好了,这方面也就没有啥传出来了。

  对此韩度也很遗憾,站在女人角度上来看,这也无可厚非,只是这样一个无论从哪方面前颇合自己冒口的人物,却不能成为亲戚,让韩庋也是慨叹不已,但这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关系。“凌正跃?”“嗯,估计应该走到中央某部委去挂一挂,也许还要下来。”韩度平静的道。“务红安要接任永梁市委书记?”赵国栋嗅到了一丝味道。

  韩度对于赵国栋的嗅觉反应也是很赞许,这家伙简直就是天生当领导的料子,自己随便一句话也能让他联想到其他人难以想到的东西。

  “。&,我知道你在想啥,现在省里边还没有正式意向,不过钟跃军或者蓝光他们两人中间一个动一动的可能性比较大。”韩度夹了一筷子菜,看了看表“怎么小冬还没有回来?听着你在我这儿,她说是要回来的。”赵国栋脸一热,岔开话题:“我希望跃军能够留下来,宁陵明年很关键。”

  “嗯,这要看东流书记的想法,绵州市委主要领导可能要调整,东流书记在考虑人选。”韩度瞅了赵国栋一眼“宁陵出人才啊,东流书记首先就想到了宁陵,何况钟跃军和秦省长关系也很不错,应该是一个最合适人选。”

  赵国栋沉就不语,韩庋说得没错,如果说绵州市委书记出缺,钟跃军无疑是最合适人选,近年来绵州经济增速乏力,但是其潜力依然不可低估,如果在绵州运作得好,无疑可以成为钟跃军日后更上进一步的一个上佳平台。见赵国栋沉就不语,韩度笑了笑“怎么,舍不得?”

  “嗨,韩部,怎么说呢?照说这样上进的机会我是不改拦跃军的,何况绵州是我省一流大市,如果能够到绵州担任市委书记那也算是大大的高升一步了,可是我和跃军联手很就契,宁陵发展也处于关键时候,我真是有世不舍,另外我也有些担心,如果跃军走了,我能在宁陵呆多久?如果我也走了,宁陵工作也许就要失去连贯性了。赵国栋很坦率的一番话让韩度也陷入了沉思。

  赵国栋没有矫情,的确,像赵国栋这种一直在安原工作,从基层一步一步到省委常委的干部要继续在安原工作下去的可能性不太大了,尤其是赵国栋如此年轻,前程似锦,中央也会考虑他日后的发展,极有可能就要调整他的工作,而一义调整,很大可能性都不会再在安原工作了,只是赵国栋的工作调整却不是他韩度甚至应东流能够决定得了,他什么是调整,调整到哪里,这都是中央考虑的问题了。

  见韩度沉就不语,赵国栋知道自己猜测得没错,继续道:“韩部,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在我走之后,钟跃军能够继任市委书记。”

  韩庋笑了起来“如果你两三年都不是,不是让钟跃军奋市长位置上干熬两三年?或者说你就这么有把握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宁陵?”

  “嘿嘿,韩部,这就要看您来替我把脉判断了,我不想耽误跃军,但是也不希望宁陵发展被打断或者耽搁,所以还要请您来综合考虑评判了,也希望您能把我的意见转达给东流书记。”赵国栋很诚挚的道。“嗯,你最好把你自己的想法和东流书记汇报一下,要尽快,还有钟跃军那里,他会怎么想,这也是一个问题。”韩度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