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四十四节 策划 1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四十四节 策划 1


  欢迎宴会就设在宁苑。

  上午的人大常委会已经正式选举了文彦华和程树和为宁陵市副市长,加上前起从红山州过来挂职的副市长董佩恩,宁陵市副市长一下子就从原来的五个变成了八个,拿钟跃军的话来说,市长办公会议的规模差一点就可以和常委会规模相提并论了。

  程树和通过齐华的引荐,与赵国栋在一起打了一场高尔夫,虽然赵国栋对于高尔夫是纯粹的门外汉,但是没想到齐华和孙大才技术却不差,弄得赵国栋简直有点不敢上阵献丑,好在程树和技术和赵国栋相仿,不知道是刻意如此还是真的疏于练习。

  初次见面程树和给赵国栋的印象还算不错,至少此人心思还是相当细腻的,虽然是走了苗振中的门路,但是却舱把齐华邀请到出面来联络感情,至少说明也是对省里边人事关亲相昝了解的。

  文彦华也一样有人代备引荐,让赵国栋感到意外的走出西诣■客的是安都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卢卫红。

  赵国栋没想到文彦华和卢卫红关系还相当密切,不过后来连姚文智都从南粤打来电话请赵国栋对文彦华多家关照时,赵国栋也大略能明白卢卫红和文彦华应该都属于当初的姚系人马了。

  姚文智虽然走了,但是在安都依然有一定影响力,当然,这份影响力在逐渐减弱,人走茶凉这话适用于任何环境,能够维系下来的一些影响力只能说是个人感情和魃力在其中发秆作用了。

  毫无疑问卢卫红和文彦华都应该还和姚文智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往来。

  参加欢迎宴会的有在家的市级领导班子成员,除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无生率队到江浙考察移动警务模式和市政协主席毛萍新加坡考察政协建设工作外,其他市领导基本上都参加了这次宴会。钟跃军和赵国栋也已经大略通了气,介绍了市政府的工作分工。

  孟渊和竺文魁分管工作不变,只有顾永彬和符娟工作略有调整,文彦华将分管招商引资、商务、信息、金融、服务、文化、广电、旅游这一块,这原本是顾永彬和苻娟分管工作一部分,现在调整出来交给文彦华分管,而程树和目前协助市委常委、副市长李代富分管工业、安全、科技和环保这一块,大家都知道这是等到年底李代富到点进人大之后,要有程树和来接大工业这一块,至于挂职锻炼的董佩恩,更像是一个不管部长。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就是一学生,主要是来学习,看看宁陵在招商引资、城市建设以及发展工业经济上的思路观点,希望在一年时间里能有所获,回到红山之后能移植到红山。

  赵国栋对于市政府分工只是提出一些建议,但是最终还是由钟跃军来通盘考虑,像赵国栋建议杞招商引资和金融工作依然交给顾永彬,但是钟跃军不赞同,认为目前顾永彬事务繁多,精力有限,实际上招商引资工作有些停顿,金融更是目前宁陵要打造安东地区中心城市亟待加强的工作,需要一个副市长来重点抓好这两项工作,所以坚持由文彦华来分管,赵国栋就没有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文彦华一直在观察着赵国栋,她早就听说这今年轻的省委常委兼宁陵市委书记不一般,卢卫红介绍这位从江口县跳出来的小警察也是充满了唏嘘感叹的表情,连已经是南粤省副省长的姚文智也专门在电话中告诉文彦华,千万不要小看这位有史以来安原最年轻的省委常委。

  文彦华还了解到这位市委书记曾经在江口县开发区管委会担任副主任,而那时候却正是自己间蜜瞿韵白担任主任期间,所以也曾专门打电话求证,瞿韵白在电话中也对文彦华到宁陵任职非常吃惊,也对文彦华问及的问题表示了肯定,称赵国栋的确当时在担任副主任,表现也很突出,只不过后来两人不在一个单位,交道就不多了。

  对瞿韵白的说法文彦华总还是有些存疑,她总感觉瞿韵白有些什么东西在瞒着自己,就像是她突然毫无缘由的从市旅游局辞职到天孚集团工作一样。

  她也为此对天孚集团做过了解,天孚集团是江口二建司原任经理杨天培一手创造,通过改制和扩张发展起来的,逐渐从建筑业务扩展到房地产、建材和投资等项目,日前天孚建筑已经在港交所上市,主事者除了杨天培外就是负责地产业务的乔辉。卓韵白怀孕生孩子的事情也是让文彦华大为震惊,她虽然隐约知晓瞿韵白应该有一个异性朋友,但是却从未想到过对方会以这样一种方式突然孕生孩子,而据她所知瞿韵白也没有结婚,只不过提前取得了香港居民身份。

  但那个男人她一直不知道是谁,问及瞿韵白时,对方也是以在国外工作为由不愿深说,这更增添了她的怀疑。

  她曾经一度有些怀疑那个被叫作乔辉的天孚地产总裁就是瞿韵白背后的男人,乔辉比瞿韵白略大几岁,两人看起来似乎很般配,但是又总感觉苯太像。

  按照常理推断,杨天培是天孚集团创始人和最大股东,似乎不太可能容忍另一个合作者两口子同时兼任集团副总裁,一个行政副总裁,一个还兼任着天孚地产的总裁,这显得太蹊跷,只是谁才是瞿韵白背后的男人一直让文彦华很纳闷。

  前些时日在卢卫红介绍下文彦华认识了这位新任省委常委的宁陵市委书记,对方给她的感觉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或者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但是她也说不出来这份感觉究竟源于何处,是自己神经过敏还是真的偶遇过却对面未识,她不好确定。

  觥筹交错间,赵国栋也注意到一双眼睛一直在打量观察自己,不过他并不在意。

  文彦华对于自己的怀疑可以理哿,自己和瞿韵白之间这种特殊亲密关系很容易让一样和瞿韵白关系十分亲密的文彦华接绁中会感觉到有些说不出的熟悉味道来。

  在前两天一起吃饭时候文彦华就曾经说起过这种感觉,卢卫红还专门笑着打趣文彦华,说文彦华现在越来越会套近乎了,这种语言都能面不改色的用在第一次见面的赵常委身上,把文彦华也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瞿韵白和文彦华两人曾经亲如姐妹,无话不说,除了自己外「瞿韵白的一切文彦华都十分了解,也是这一两年瞿韵白远走京城和南粤之后,两人才联系少了,否则真还很难说会不会被文彦华嗅出些啥味道来,这些女人的鼻子和直觉往往就是最犀利的武器,在你不经意间就会被对方撕开伪装。

  “赵书记,钟市长,我们三个新人敬你们两位一杯,日后还要请赵书记和钟市长多关心帮助我们,我们初来乍到,很多工作还不熟态,如果有做得不好的,两位领导尽管批评。

  文彦华、程树和、董佩恩三人端起酒杯走了过来,当先的文彦华目光清冽,话语也是干净利落,当惯了旅游局长和教育局长的角色,也是见惯了大场面,来到宁陵,也不会怯场。

  “呵呵,彦华,树和,佩恩,咱们市里情况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宁陵处于正在高速发展阶段,今明年两年都将是决定我们宁陵发展的关键阶段,我们宁陵的目标跃军也已经在下午会上说清楚了,现在就该是我们团结齐心共谋发展的时候了。”赵国栋和钟跃军也站起身来“我相信凭着我们的努力,宁陵未来会更好,宁陵百姓也会记得我们这一届党委政府在为宁陵发展中所作的一切,这也是我们追求的日标。”

  “来,卢书记,我和彦华市长敬你一杯。”赵国栋举起酒杯向文彦华示意“卢书记既是我的老领导,也是彦华市长的领导,改天文智省长从南粤回来,我也打算请一请文智省长,咱们一起聚一聚。”

  “呵呵,赵书记,文智省长现在恐怕回来机会不多了,他现在在南軎分管的那一摊工作也很繁重,南粤房地产市场一直是是在全国前列,今年虽然略有放缓,但是下半年又开始出现复苏,国土资源部正在对南軎土地市场进行全面监察,他的压力很大,在发展和保护土地资源这两者之间,要拿捏好的确不容易。”

  卢卫红心情也很好,赵国栋很给面子,不但一请就到,相谈甚欢,而且文彦华当选副市长之后,接管了像本该是常务副市长分管的招商引资、金融和商务这几项工作,足见对文彦华的看重,现在又专门带着文彦华到安都回请自己,作为一个省委常委,准确的说应该算是自己的领导了,却这样客气,让他也有些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