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一节 害我还是捧我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一节 害我还是捧我

  文彦华还是第一次看到赵国栋凌厉的一面,在她印象中竺文魁应该是和赵国栋关系相当密切,但是谈及工作,赵国栋却是言语如刀,半点情面不留,不过文彦华也感觉到竺文魑,对此似乎已经习惯了,再看看周围其他人的表情,显然是对赵国栋这种工作作风早有思想准备。

  她的逐渐适应这位市委书记的风格,别看在饭局上谈笑风生,一旦回到工作场面上,这个人却是风格大变。

  竺文魁原本还想解释一番,却被赵国栋一番话噎了回去,脸上露出苦笑,挠了挠头:“赵书记,时间的确有些紧,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尽力而为不行,我要听要保证完成任务。”赵国栋摇摇头,谆气却很轻松:“城投集团一家完成不了,可以对外招标,在城市建铍上我们只有越走在前面,今后我们的发展前景才会越好。”

  竺文魑,不再吭声,赵国栋日光落到符娟和文彦华两位女副市长脸上“苻市长,文市长,今天请你们两位来,也就是要让你们了解一下我们宁陵市发展的下一步规划,也要请你们两位结合你们各自分管的工作认真考虑一下,教育、卫生机构在这个区域的规划,商业、金融网点以及我们城市多功能区的合理搭配,我们都需要提前考虑,务求从满足普通民众和企事业单位的需求出发,考虑部署周全。”

  赵国栋注意到钟跃军兴致不高,整个这一趟视察都没有多少话f6,原本应该是他来唱主角的,却变成了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来唱独角戏。

  山j&上只剩下他们两人,秘书们都各自瞧瞧的躲在了一边,即便是像文彦华和符娟以及规划建设局一帮人也都看出了钟市长心情的不佳,没有人愿意去触霎头,当赵国栋一摆手示意大家可以先离去时,都打了招呼就忙着下山了。“跃军,是不是有些情绪?”赵国栋斟酌着言耸。

  他知道钟跃军这两天情绪有些低落,连今天自己把他拖来都有些意兴阑珊,省委组织部对蓝光的考察组马上就要下来了,这也就意味着蓝光马上很快就会离开,永梁市长这个人选的竞争最终还是落到了蓝光的头上,而蓝光的离开也就意味着钟跃军要是的可能性很小了,事实上也是如此,通城市委书记贝铁林调任绵州市委书记,安都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卢卫红调任通城市委书记,这两个消息虽然还未经最后确定,但是也就是等过省委常委会那一关了。

  “怎么说呢,赵书记,总有点说不出的味道来,我自认为自己在宁陵干得也不错,和你搭档不能说天作之合,至少咱们宁陵的发展成绩摆在这里在,谁也无法否认,难道说省里边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从没有考虑过钟某人的想法?”

  钟跃军虽然语气不算很激烈,但是对于性格较为温和的他来说,这已经是怨气到了极点的表现了。

  赵国栋沉吟不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位搭档。

  贝铁林出任绵州地委书记这一职位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这老小子还有些深藏不露的本事,通城这两年说实话变化也不大,但是贝铁林在通城官场上却是把素来有些桀骜排外的通城本地官员一个个梳理得服服帖帖,足见此人本事,再联想到此人在省广播电影电视厅也是乾坤独断的性格,相当霸道,所以省委考虑让贝铁林出馈慕气日重的绵州,未尝不是想要用贝铁林的铁腕来去一去绵州的慕气,振奋一下绵州的精神。

  赵国栋按照杨劲光的建议专门向应东流做了汇报,主要内容也就是宁陵想要作为安原经济创新改革的探路者和先行者,想要在中央一些政策尚未正式明确下来的情况下先是一步,搞一搞试验田。

  在汇报中,赵国栋明确提出了要宁陵要采取BO丁或者卯0丁形式建设宁唐高速公路和宁通高速公路,引进战略投资者进入宁陵商业银行,做大做强,力争在三到五年内推动宁陵商业银行上市,推动宁陵天然气公司改制,为公用事业像民营资本开放进行试点。

  赵国栋的汇报引起了应东流的极大兴趣,中央促进非公有制经济三十六条依然还在征求意见稿,估计就是征求意见稿出炉正式以文件形式下发,真正要到地方上来落实,没有一年半载时间不行,而赵国栋提出要先行一步这个想法无疑是具有挑战性和震撼性的,再往深处说,也是具有相当风险收的,但是赵国栋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就是宁陵日前的发展势头和名声,加上自己本人的省委常委身份,也就具备了可以一冒这个风险的实力,现在需要的就是省委在这个问题上采取政治上支持和允许犯错误的态度,让宁陵可以被寻去尝试一番。

  应东流和赵国栋一谈就是三个多小时,最终应东流认可了赵国栋的观点,与其这样窝窝囊囊的坐等政策下来,不如自己先行一步尝试,错了可以马上改回来,对了就可以抢占先机,赢得主动,宁陵有全国经济增速冠军这块头牌抵挡着,就算是真的出了偏差,那也是敢为天下先的尝试,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而中国从来就不乏敢冲敢闯吃螃蟹的先例。

  应东流之后也问及了一些人事上的看法,也问了问钟跃军和蓝光的情况,赵国栋也比较客观的介绍了钟跃军和蓝光两人情况和优缺点,应东流没有明确表态,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这番话能够起到多大作用。

  但是后来事实证明自己的意见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蓝光终于如愿以偿的在常委会上获得了通过,进入了考查程序,而没想到贝铁林却走出人意料的由应东流提出了调任绵州市委书记,与此同时苗振中建议卢卫红出任通城市委书记,这应该是几巨头们的妥协结果,赵国栋注意到秦浩然脸色有些阴郁,常委会上没有多少话语。

  很显然在这一波较量角力中出现了一些偏差,钟跃军认为自己理应是绵州市委书记的最佳人选,而出人意科的却由贝铁林调任。

  赵国栋不知道是不是那一夜自己所说起到了作用,他当时就认为绵州沉疴日重关键在于现任绵州市委书记性格偏软,而绵州本地官员抱团排外,所以需要一个强势且不乏手腕的领导去担任市委书记,绵州问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领导问题,思想风气问题,当时应东流没有回应,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话对应东流绁动不小,也间接促成了贝铁林出任绵州市委书记,而卢卫红则有些意外的到通城担任市委书记了。

  钟跃军一无所获,这与当初市里边传出来他可能要到绵州担任市委书记这一说形成了鲜明对比,贝铁林到了绵州担任市委书记,而空缺出来的通城市委书记也落到了名不见经传的卢卫红头上,而作为宁陵市的市长,钟跃军居然无人问津,这已经不仅仅是失落的问题了,甚至有些屈辱的味道。

  “跃军,关于这件事情上,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解释一下。”赵国栋思考着该用何种方式来释去钟跃军心中的郁结,但是却又不能让对方感到不漓-0“哦?赵书记,难道这里边还有什么隐情不成?”钟跃军愣了一愣,狐疑的目光落在赵国栋脸上。“隐情说不上,但是应该说你没有走,我起了一定作用。”赵国栋面色平和泰然。钟跃军目光一动,却不言f6,静等赵国栋下文。

  秦浩然告诉他绵州市委书记应东流定了由贝铁林调任,可以争一争通城市委书记,虽然钟跃军对于通城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不是很感冒,但是想一想毕竟也是市委书记,一把手,自己在宁陵市长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现在赵国栋又担任了省委常委,他什么时候走也每个准儿,而且以目前宁陵发展态势和日后的经济地位,今后赵国栋要务的离开这个位置,自己能不能接任宁陵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也很难说。

  “当时韩部长也征求了我的意见就是通城市委书记人选问题,我说宁陵市长到通城担任市委书记看起来是升了,但是对于你来说意义不大,我和你配合相当就契,宁陵这两年的发展离不了你,我希望你能继续留在宁陵,日后就算是我走了,也希望你能接班继续保持宁陵发展势头,我不希望看到宁陵发展大计被打断。”

  赵国栋直言不讳的言语让钟跃军也是一怔,好半晌才苦笑着从牙缝里蹦出话来:“赵书记,你这是害我还是捧我啊?”

  “是害你还是捧你,现在还说不清楚,要等到我走了那一天,谁来接任这个宁陵市委书记才知道。”赵国栋悠悠的道:“跃军,总之我认为,你没有必要去通城趟浑水。”十二点了,vl户的兄弟们月票还不砸出来?每人三张,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