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三节 瞄准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三节 瞄准

  节奏韵律极强的的士高音乐用来作为健美操锻炼舞曲感觉上有些大快了一些,不过这可以更大程度的消耗多余脂肪和热量,以达到健身健美的目的,赵国栋饶有兴致的靠在门框上看着两姊妹的表演,觉得这一7-午不虚此行。

  徐春雁和徐秋雁并不知道她们这样的孪生姐妹花穿着同样的健美衣裤,同样的舞姿,同样的形象,再加上强劲的舞曲和动感的韵律,很容易勾起靠在门框这个男人的浮-想联翩,甚至有些想入非非。

  赵国栋来到燕归来时正是两姊妹的锻炼时间,赵国栋也就不客气,站在一旁看着两姊妹的表演。

  徐秋雁是每天都要有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的锻炼时间,以保持自己健美匀称的身材,而徐春雁则是一周三次,其他时间则是练瑜伽,搭配着让自己身体保持活力。

  菲薄的条纹丝质紧身衣将两女凹凸有致的丰腴身材展现无遗,尤其是八条白生生的大腿胳膊更是随着音乐踢腿飞舞,胸前两对同样饱满丰隆的胸房也是随之起伏跌宕,惑然夺目,好在也只有赵国栋能够享受这样的眼福,倒也无虞春光外泄。

  三十多分钟下来,两女都已经是汗意隐隐,额际汗珠滚落,胸前一抹湿痕,赵国栋很难得献了一回殷勤,替二女将毛巾送上。

  说实话,咋一看,你真的很难辨别出两女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就连会所里的很多工作人员一样要想分辨出来都不容易,只能从两女的声音和动作姿态来区分,好在春雁和秋雁一般说来都不在服饰上撞车,这才能给会所的工作人员一个区分的标准,像这种同时穿着健身服的时候,可以说就无人能辨识出来了。

  看见两女扭动着身躯进了浴房,宛若银盆的四瓣丰臀一模一样「在赵国栋面前晃过,带来的视觉冲击力险些就让禁欲颇久的赵国栋鼻血流出来了。

  徐秋雁从浴房里出来时,听到隔壁的浴房里依然有水声,知道自己姐姐还在洗,便走了出来。“怎么今天这么有空?还能来看我们锻炼?”

  自从破除了心结之后,徐秋雁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和赵国栋单独在一起时总有一些不太自然的感觉了,加之这么些年也过来了,三位一体已然自然而然,再无什么隔阂,不过今天姐姐还在浴房里,自己洗了澡之后还还没有来得及穿衣,只有这样一件宽大的浴袍裹着,本想径直进屋穿衣,又觉得不太好,所以也只有硬着头皮过来。

  “人总不能一睁开眼睛就想着工作吧?累了,疲了,倦了,烦了,想要调剂一下,所以就随便出来转悠一下,到省里办事办完了,所以就顺便过来了。”

  赵国栋目光从徐秋雁系在腰间的睡袍腰带上掠过,睡袍被腰带一勒,胸模假橄挤压,胸前一抹白腻和深凹的乳沟半隐半现,徐秋雁似乎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来自赵国栋灼灼的日光烙在自己胸前,心中也是猛地一跳,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掩一掩,脚步也是一顿。

  “原来是顺便过来啊,我还以为是专门过来看我们呢。”徐秋雁掩饰般的搭着话,犹豫着自己是该一直这样站着,还是就挨手赵国栋坐在沙发边上。

  “有多大区别么?”赵国栋漫声道,却不等徐秋雁回答,猿臂轻舒,手已经勾住了徐秋雁的丰腴腰肢,在徐秋雁惊呼声中,已经一把将徐秋雁揽了过来,横搁在自己腿上。

  徐秋雁内里只有一条低腰内裤,不过睡袍很宽大,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但在赵国栋这一动作下,腰带顿时松了下来,赵国栋魔掌已经探入腰腹间,再向上一托,两支沉甸甸的肉弹便握在手中。

  嗔怨般的目光瞥了赵国栋一眼,似乎是在埋怨赵国栋太过于放肆,春雁还在浴房里洗澡,他就敢在外边客厅里作这种事情,可是赵国栋泰然自若而又理直气壮的神色却又让徐秋雁无法多说啥,在这方面赵国栋本来就是一个张狂无忌的性格,就算是当着自己,他也一样敢在姐姐身上肆虐。

  黑色的雷克萨斯缓缓的滑行在非机动车道上,最终停了下来,车窗玻璃落下一道缝隙,从前边一辆三菱欧蓝德上下来一个男子,快步走到雷克萨斯旁边,躬下腰身:“彪哥,就是运儿。”“燕归来?!”卿烈彪挂起目光瞅了一眼外观装饰得很有点古色古香底蕴的这栋楼,深咖啡色的外墙上显得简洁朴素,看不出其他,一道电动大门和栏杆在大楼侧翼,树影婆娑半遮掩着对这道路这一面,一楼全是落地大玻璃,但是却用厚重的布帘遮掩,咋一看从外边是看出什么的。

  “嗯,这是一家女子养生会所,不对男士开放,我装成客人进去问过了,只对女客开放,会员制,价格奇高,也不接待散客。”男子压低声音道。“不接待男客,那他怎么进去了?”卿烈彪目光一凝。

  “这,就不清楚了,我也旁敲侧击问了问老板情况,可是迎宾小姐都说不清楚,她们只负责迎宾,有专门的业务经理负责,口风很严,看样子的确是一家挺正规的女子养生会所,我就在一楼接待室简单看了看,应该是没啥问题。”男子迟疑了一下道。“我只问你女子养生会所怎么会让他进去了?你为什么不跟进去?”卿烈彪冷冷的问道。“停车进不去,我看了,那得专门的出入证,这里门禁倒是挺严的。”男子摇摇头。

  卿烈彪手抚摸着下颌,若有所思的盯着路对面的燕归来招牌,要查这玩意儿不难,工商局找个熟人一调就能把底细查出来看看法人代表是谁,关键是还不知道赵国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是一家女子养生会所,不接待男客,那么也就是说赵国栋不可能进去消费,要么是持人,要么就是和老板有关系了,而进去了一个多小时没出来,接人可能性很小,而且就算是接人,能让一个省委常委亲自接的女人,那一样让人浮想联翩。

  赵国栋的老婆不在安原,这是卿-烈彪从刘兆国那里知晓的,古小鸥和赵国栋夹缠不清,这就说明赵国栋在这方面不是那么干夸。

  只是古小鸥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泼辣货,连古晓峰都不知道他这个妹妹整天在哪儿,只知道有时候在香港购物,有时候在新疆探险,有时候又在三亚享受阳光,有时候又在澳洲的大堡礁潜水,纯粹就是一烧哉的主儿,谁要养这种女人当小三,那心脏承受力都的要比别人强许多。

  古小鸥和赵国栋牵扯不清,而又很少在安原,那也就意味着赵国栋极有可能还有其他女人,将心比己,卿烈彪觉着要让自己这一年到头没有两三个女人相伴,那都是不可能的,寻常男人就不说了,有点本事的男人,谁没有一两个红颜知己?哪怕是养小三,你也得有养小三的资本,身体、智慧、权力、财富,那都是!$本。

  以卿烈彪对赵国栋的了解,赵国栋在女人这方面怕走过不了关的,在厂里时候他就把孔月那朵花给摘了,据说那时候他还有一个女朋友,没想到孔月和他没成,他却又把古小鸥这个二转子姑娘给搞上了手,就凭这些表现,卿烈彪就断定赵国栋在女人工有问题。

  只是卿烈彪也知道赵国栋是警专毕业,又槁了这么多年公安,警觉性非同寻常,做啥事儿肯定也是考虑了退路,一般人你想要抓住他的小辫子,难比登天,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现在的身份,一般捕风捉影的事儿,你若是搁在其他f部头上,没准儿也就能把一个f部给撬翻,但是用在他头上,就算是有铁打的证据,那还得要看用的时候是否合适,否则弄不好就得把自己给拖进去。

  啥叫破家县令灭门令尹?赵国栋已经不是县令令尹这么简单了,准确的说他已经是封建时候的刺史了,等闲人要和他斗,那就得有充足的准备。

  不过钕止到目前为止,卿烈彪暂时还没有想要和赵国栋过意不去的想法,九鼎地产已经在宁陵第三轮的土地拍卖中拿到了一块土地,但是拿到土地只是第一步,随后要用好这块土地,和地方政府打交道的时候大多了,有求于他们的时候也太多了,他们很大程度决定着自己能赚多赚少,也同样决定着自己能不能在宁陵生存下去。

  未雨绸缪是必须的,卿烈彪知道自己在赵国栋印象中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还能帮助他去抱住所长位置的同厂子弟了,苹果国际俱乐部和刘兆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大概让赵国栋很有些咬牙切齿,认为是自己把刘兆国拖下水了,所以他不得不提前做一些准备。

  急求一千张推荐票,每位VIP兄弟再检查一下自己推荐票投没有,每位兄弟都应该有几张的,请投给老瑞,让弄潮继续上榜,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