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四节 危险因素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五十四节 危险因素


  赵国栋在这个女子养生会所里一呆两个小时不出来,实在有些蹊跷,没准儿就能从这里边刨出来一些东西来,刘兆国无疑是知晓一些赵国栋底细的,但是他却不愿意多说,卿烈彪也无法在刘兆国那里有所突破,他知道对方的性格,对方认定的事情,除非他有意改变,否则便是休想。

  不过只要知晓了一些赵国栋的弱点,倒也不惧,至少现在自己还不需要和对方正面冲突,那么就还有的是时间来慢慢收集和获得对方的软肋命门。

  卿烈彪目光悠长,这个家伙混到今天地步自然有其不凡之处,看样子肯定还会走得更高,如果真的能够获得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倒是可以好好利络一下。

  以有心算无心,这就是自己所处的优势,刘兆国说得也没有错,要想和赵国栋较量,正面只有死路一条,那么就只能走侧面,而现在只要有足够耐心-,卿烈彪相信可以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你安排人去工商局查一查这个养生会所的基本情况,最好能够把法人代表的底细摸清楚,看看有无什么我们想要的东西。”卿烈彪打定主意:“如果从工商局那边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那就要想办法通过其他渠道来,最好舱够通过这家会所由郐了解一下,你自己看着办「总之,要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明白。”男子忙不迭的点头“彪哥,那这边我们还需要守着么?

  “为什么不守?一定要守到他出来,看看是一个人出来,还是有其他人,这很重要,如果他和其他人出来,那你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跟上,看看他们会去哪里,记住,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对方发现了,那家伙警觉性很高。”卿烈彪瞥了一眼之后,狠狠的道:“若是有收获「立即报告我。”

  赵国栋当然不清楚自己的行踪已经落入了有心人眼中,对手甚至还是有意识有针对性的采取措施,随着他的地位日高,对他的一切越来越感兴趣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其实赵国栋自己相当谨慎了,像到燕归来这样的场合他也是慎之又慎,加之他也感觉到燕归来的安保门禁相当严格,自己也是两三个月未必会踏足这里一次,所以在来之时也没有太在意,当然即便是他在意也未必能够注意到专门跟踪者的尾随。

  当他那辆奥迪被徐春雁开着去办事儿,而他坐着徐秋雁的途锐离开时,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言一行已经被人牢牢锁定了。

  跟踪者并不知道赵国栋的奥迪了人,当他们跟踪着奥迪开进阳光摊》的停车场时,才发现这辆奥迪竟然是一个女人在开,这既让他们感到惊讶,又让他们窃喜,果然是女人,虽然日标没有出现,但是这样一个风姿绰约的娇媚女人无疑就是最好的证明。

  “彪哥,我们发现对方那辆车换成了一个女人在开,现在已诿到了阳光阅肿色下停车场,那女人工了电梯可能是上街了,我们来不及跟上了。”男子一边打电话,一边下车,但是没料到徐春雁步伐很快,正好赶上电梯到,进了电梯便直上楼上了,而地下停车场要走楼梯上去却在另一头,时间肯定来不及了。

  “那就守住汽车,等到那个女人回来。”心中大喜的卿烈彪下令道:“马上去准备相机,找个机会把那个女人的面貌身材给我照下来,我马上过来。”

  不过让卿烈彪一干人失望的是他们一直守到晚上十二点,对方依然没有出现,很显然对方是把汽车搁在运儿了,这样守株待兔已经失去了意义。

  徐春雁并不知道她的临时起意没有再去开车为她躲过了一个被提前曝光的劫难,她只是觉得买完东西准备回家时正是下班车流高峰期,自己这个技术要独自开车回家,这条路她也不是很熟悉,只怕没有一两个小时回去不了,与其那样不如打个出租车要方便的多,至于汽车就扔在这里,她知道这是赵国栋父母那边的汽车,随便什么时候找谁来帮着开回去都行。

  一夜的疯狂让赵国栋身体神清气爽,躺在床上看着两个脸庞肌肤下流淌着隐隐光晕的女人,他也有些感慨。

  都说天生万物,阴阳合一,看来这句话不假,虽然徐春雁徐秋雁两姐妹昨天看起来也很健康精神,但是今天一起来就可以感觉得到,两个雨露滋润后的女人和昨天就截然不同了。

  徐春雁的美眸流盼,眉日嫣然;徐秋雁粉颊光润,玉靥泛丹,两女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充满水灵滋养的神韵,这固然是经常作养生水疗的功效,但是在赵国栋看来似乎却是自己昨夜的功劳。

  坐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体,赵国栋看了看表,已经是快九点了,今天自己还得去省展览中心检查一下,看看还有两天就要举行的宁陵市市情推介暨大型人才招聘见面会的准备情况。

  钟跃军估计也应该昨晚就回了安都,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不过顾永彬、鲁能以及市里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估计要十点过才能到安都il届时,将一起现场检查会议准备情况。

  “起来了?”徐春雁在厨房里作早饭,而徐秋雁则在收拾屋子,看封赵国栋起床,露出雄壮精赤的上体,脸色禁不住有些微微发烫“今天没啥事儿你就多睡一会儿吧。”

  “难能没事儿啊,十点过就得走,得起床了。”赵国栋笑着道,顺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衬衣,起身在对方帮助下穿衣。

  赵国栋有些恍惚,这种感觉似乎存在于几个空间中,瞿韵白「罗冰,还有就是这里,唯独在自己真正的家里他从未享受过这样亲昵的服侍。

  洗漱完之后,徐秋雁帮助他系好纽扣,又帮他在整理好压在皮带下的衬衣下摆,徐春雁则早已经把煮好的糖水荷包蛋外加一杯牛奶和两块面包放在了面前,这让赵国栋感触更甚。

  他觉得自己对于徐春雁和徐秋雁两姊妹的感情已经从做出的的欲大于情逐渐变成了**相融的阶段,而且一份相互依恋的亲情更浓「在这里自己似乎可以找到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表述的特殊感觉,而对方对自己视若唯一依靠的倚重信赖也让他自己心中某种雄性自尊得到满足,如果没有自己,她们姊妹俩能在这个社会中很好的生存下去么?

  也许就是为了对方对自己的这份全心全意的依赖,自己都应该要肩负起运份被很多人视为不太道德的责任。

  彭长贵的汽车到溪畔逸景门口等待着赵国栋的到来,七点半从宁陵出发,如果不堵车的话,十点半能够准时赶到这里,为了避免耽搁,他一般提前半个小时。

  赵国栋到宁陵之后如果办事要超过一天而又不回宁陵的话,一般说来都会放他的假,愿意回宁陵也好,想在安都呆两天也行,不过彭长贵一般选择回宁陵。

  溪畔逸景这个小区彭长贵也来过不少次了,一般说来都是送到小区里边某个路边上,赵书记下车,他就离开,因为来得多,还做了一个出入证,彭长贵对于领导的私生活从不多问,赵国栋有时候在这里,有时候则在另外一处小区,究竟哪里是赵国栋的家,他也不知道。

  不过他也知道赵国栋对自己很是信赖,一般说来像这样隐秘的事情领导都会避讳下边人,不过赵书记对自己倒是相当信任,虽然自己也没有去刻意了解什么,但是如果自己是一个不怀好意的有心人的话,那肯定可以发现一些东西。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自己是那种人,只怕赵书记也不会用自己当司机了,对此栲长贵倒是相当自豪欣慰,从花林到宁陵,赵书记就一直信赖自己,自己也对得起这份信赖。

  彭长贵也隐隐约约听说过一些关于赵书记的传言,无外乎就是赵书记一个单身男子在外边工作,常在河边走,就难免不湿脚。

  像他也在不经意间听到有人半开玩笑的说过赵书记很有女人缘,你如现在东江区的副区长王丽梅,已经到漠南红山州挂职去了的西江区宣传部副部长潘巧,还有原来花林县广播电视局那个漂亮播音员出身的现在已经是当红的主持人兼制片人的程若琳,甚至最初还有人说原来市政府接待办副主任曲晓燕,除了程若琳彭长贵隐约知道的确和赵书记有些密切关系外,其他女人根本就不沾边,至于曲晓燕,那是和竺市长搅在一块儿的,不知道谁把这帽子扣在了赵书记头上。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