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节 弦外之音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节 弦外之音

  看着关京山两人潇洒的离开,鲁能有些轻蔑的请哼了一声:“赵书记,钟市长,这位关市长有些嚣张啊,以安都如今的表现也敢在我们面前充正神?癞蛤蟆打呵欠一一口气倒是挺大。

  “这倒可以理解,咱们到安都来演这么轰轰烈烈的一出,很有点上门欺人的味道啊,我估摸着关京山是不是在那里听到啥风声,故意过来看一看,结果咱们很多布景都是给遮掩起来的,要不就还没有真正罗列出来,所以觉得咱们是在故弄玄虚所以有点气闷郁结吧。

  钟跃军很乐意看到关京山在赵国栋面前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这位安都市长很有点倨傲不群的味道,平时接触中虽然温文尔雅有礼有节,但是骨子里总有一股从京里带耒的傲劲儿,一口标准的京片子声音听起来倒是十分悦耳,只不过话语却未必让人舒服了,只不过此人说话行事都还是有些门道,一般人也都还是比较尊重他,但他碰上了像赵国栋这种软硬不吃的角色,话又不投机,那就不会给他面子了。

  “瘦死骆驼比马大,安都今年情况有所好转,虽然遭遇宏观调控,但是据说也可以达到百分之五,GDP估计也能突破2200亿,在咱们中西部地区依然是巨无霸,除了重庆那是直辖市比安都强外,成都和武汉估计要追上安都也还要一两年去了,但是安都这样沉沦下去的确让省里边不是滋味,昔日中西部地区的龙头老大巨无霸,现在竟然成了没落贵族,东部沿海地区随便拿个地级市来也敢压安都一头了,你说这种场面看在省里边心里怎么想?”

  看着关京山两人逝去的背影,赵国栋脸上挂着一丝若有所思的戟留表情。

  “现在省里对关京山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他是商务部下来的,在担任商务部部长助理之前在天津滨海新区担任管委会副主任,应该说既有基层工作经验,又有全局视野,看看他能不能带领安都走出困境,从目前情况来看,安都还是有了一些可喜的变化,虽然变化还不算大,但是毕竟有变化就有希望,这样大一座城市,人口超过千万,十六个区县,地位也不一样,你不能指望它向宁陵一样一年半载就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时不我待,如果没有一点动作来推动变化,那也不行,这其中分寸就看他关京山如何把握了。”

  赵国栋只字未提安都市的真正老大一一妥原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孙连平,仿佛孙连平和关京山是两位一体,不过从目前来说,两人倒还算是配合较为就契,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孙连平和关京山能不能一直保持着目前这种关系,那就很难说了。

  钟跃军几人也大略知晓一些安都高层的真实情况,不过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问题以及他们所掌握的信息资源却远无法和赵国栋相比,对很多问题也是雾里看花,赵国栋的话语也让他们觉察到安都市和宁陵市比起来的确不是一个级数的,不仅仅是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也包括安都市争执架构体系中的权力分配和制约也是一样复杂无比,比起安都来,宁陵的权力架构就要显得单纯而又明朗许多。

  “安都经济一旦真正启动起来,的确不是省里边包括宁陵在内的其他城市可以相提并论的,政治地位,区位优势,经济基础,教育科技潜力,人口素质,公共基础设施的配套体系,这些都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积淀下来的优势,不是哪个城市能一步跨越撵上的,宁陵不过是正好处在了一个潮流的前头,被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所以一下子扑腾上来了,但是我们要看到我们自己的劣势所在,赵书记所提及的要全心全意抓住民营经济松绑,非公有制经济大发展这个契机,一方面促进非公有制经济腾飞,另一方面也要积极稳妥坚持不懈的夯实基础,尤其是我们宁陵与像安都这样大都市在教育科技、公共基础设施保障体系等方面的差距,更要借助经济发展之机来拉近,我觉得这就是我们宁陵唯一可以追赶安都的机遇!

  钟跃军这番话让顾永彬和鲁能在大受绁动之后又都深以为然,赵国栋也时钟跃军的这番看法很有点惊喜的味道,钟跃军现在已经在逐渐转变思路了,不像原来仅仅从一个单纯的市长角度来看待问题了,而是看得更远,更多的是从宁陵长远发展角度以及后劲来考虑问题「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这说明钟跃军的眼光和思维都在不断的自我调整和适应。

  张永信也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倾听着市里边几个领导的交谈对话,赵国栋在关京山面前表露出来的霸气和强势也让他终于见识了一回年轻省委常委面对同级领导干部的含蓄强硬,他觉得这位省委常委在反击的分寸和尺度上把握得相当好,让对方既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和上风,却又没有太伤己对方的面子,可以说相当巧妙的把这样一个可能会引起潜在冲突的诱因压了下来。

  原来张永信一直觉得自己在沿海地区工作多年,现在回到内地,无论在哪方面自己在心理上都有一些优越感,但是经过这么久的接触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观点出现了偏差,至少在宁陵市级领导这个层次里,都是有几把刷子的角色,赵国栋高瞻远瞩深谋远虑,钟跃军的平和务实从善如流,蓝光的胸藏万壑沉稳有度,竺文魁的思路宽广执行有力,都给他留下了很深印象。

  而这样一个班子融合在一起却能迸发出无限活力和执行力,每一件工作总能迅速的集中力量执行下去,无论是征地拆迁还是宣传鼓动,无论是招商引资还是项目推动,在宁陵这块土地上总能感觉到一种蓬勃向上的劲头,这恰恰是张永信最喜欢的氛围。

  从这些领导们的对话交流中,张永信也能把握到整个宁陵市的发展运行方向,能够了解到宁陵下一步中心工作是什么,该怎样来推动开展,而赵国栋和钟跃军提出的观点和想法也远远超出了张永信对内地一般城市党政领导的看法,他们对这座城市该怎样发展,市委市府应该做好哪些工作,在很多观点和看法上都已经是沿海城市和大都市刚刚在探讨的话题。几个人正在说笑间,云睿却将电话递到了赵国栋手上。

  “秘书长你好,嗯,我这会儿在安都,对,就在展览中心,嗯,看看会议筹备情况,基本就绪了,欢迎秘书长来光临指点啊,您是安大老领导,这一次我们也邀请了安大领导参加,安大是我省人才摇篮啊。”赵国栋一边笑着,一边发出邀请:“啊,东流书记要过来看一看?什么时候?就这会儿,好啊,我和跃军都在这里,无上欢迎啊,那行,我们在这里等你们。”“东流书记要过来?”钟跃军几人精神都是一振,没想到省委书记也会对这个人才招聘会感兴趣,这可有些意外。

  “嗯,东流书记和劲光秘书长要过来,东流书记想要看看咱们宇陵这个炒得沸沸扬扬的人才招聘会究竟有什么新鲜花样。哼,看来关于这场人才招聘会的风波闹腾得不小啊,连东流书记都惊动了,也不知道咱们省里边有些人咋就有这么多心思盯着我们宁陵干什么事情上,有那精力多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该多好。”

  赵国栋也知道有些人对宁陵这场人才招聘会很不以为然,认为是花架子,噱头,用来吸引人眼球的,起不到多少实质性的作用,赵国栋也不理会。

  宁陵做什么事情也不需要看谁的脸色,再往深处说,现在省里也有不少人不喜欢看到宁陵好,这几丰里宁陵出尽了风头,自然也就让其他人没有了颜色,有些人不知道从自己的角度来找差距,却只会琢磨着这些阴徼心思来说风凉话甚至下绊子。钟跃军几人也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弦外之音,脸上都路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赵国栋在会场?”坐在车上的应东流安详的问道。

  “嗯,在会场上,还有钟跃军他们几个都在,看样子他们也是在作最后检查吧。”杨劲光笑着道:“我看赵国栋这家伙做事情就是这个劲儿,要么就光做不吭声,一旦有动静,那就非要折腾个沸反盈天不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瞧瞧他们搞这个人才招聘会,就敢把宣传广告发到北大清华复旦南开这些高校里去,前面天我一个学长,在同济大学当副校长,就打电话给我,说宁陵的广告宣传都发到他们学校学生会干部手上了,说我们宁陵干部干工作可真是够牛,在此之前好多人甚至连宁陵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兄弟们给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