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四节 藏锋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四节 藏锋


  “屈部长,我觉得黄部长既然有这个心,为什么就不能先走一步呢?中央没有出台具体政策,恰恰就需要我们具体干事情的人来先探索一下,做得不对可以改正,做得好,加以推广,这岂不是再好不过?屈部长,你说是不是?”赵国栋马上接上话,一点不耽搁。

  屈运南和苗振中相视而笑,对赵国栋如此急切的心情却是感触各不相同。屈运南对于赵国栋这样急迫的想要推动迳两条高速公路建设也能理解。

  宁陵地理位置奇佳,西柳、安湘两条铁路干线形成十字交汇,使得客流和物流在这里中转,最重要的却是宁陵又是目前乌江航运的第一大港,经过疏浚后的乌江航道与长江主航道已然连为一体,加上和黄集团控股的宁陵港经过多年建设,尤其是现在又在积极推动东岸港区的建设,不但港口吞吐能力巨大,而且建成了多个可接驳装运包括集装箱、散杂货以及成品油的专用码头。

  由于腹地广阔,宁陵在初期为促进和黄集团在宁陵港的建设,专门预留了大量仓储用地,使得宁陵港码头的仓储能力及后续发展潜力也是巨大,与铁路形成水陆联运机制之后,其优势可以说在整个安原乃至内陆地区都屈指可数,在屈运南看来,也只有重庆、武汉几个长江干流上的传统大港才能压宁陵一头了。

  现在宁陵东寨机场的建设如火如荼,可以预料两三年后宁陵东寨机场正式通航,宁陵的交通条件更是屯陆地区找不到一个可以与之媲美的地级城市。

  尤其是其周边地区的交通条件都相对较差,像邻近的永梁、南华、通城以及湘西,要么只有铁路,要么就只有公路,难以形成联运体系,而且都没有民航机场,这就更凸显了宁陵交通优势,而现在赵国栋之所以不遗余力的想要推动宁唐、宁通高速公路建设和宁南一级公路建铍,就是想要让宁陵交通优势辐射到这些地区,确定宁陵在这些地区的中心枢纽地位,让宁陵的经济发展可以最大限度依托和利用周边地区的各种资源。

  赵国栋工作中的思路和设想相当宽阔,这一点上刘岩说的没错,他这个妹夫在看待很多问题上都相当深远,总能提前一两步卡住发展脉搏,就像下象棋围棋一样,只能提前几步了解到下一步动作,这就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了,难怪这个家伙如此年龄就能晋位副部级f部。

  苗振中却有些感慨,赵国栋这个家伙每一次行径都是深谋远虑,像这一次屈运南来宁陵参加这个大桥竣工开工典礼,分明就是受到了省里边向交通部提出的那个建议触动而来,而这个建议其实就是赵国栋的想法,只不过孙连平和关京山在得知这个消息也跟附骥尾罢了、

  如果交通部真的同意了将这四条高速公路对民营资本Bo丁敞开大门,无疑会为安原在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上带来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跃进,而一次四条高速公路的BO丁融资也的确是令人心跳,风险有,但是更令人眼馋,一旦成功也许就要吸掉相当大一波对公路建设感兴趣的资本,西一旦这个头开了,跟风者蜂拥而上,还能不能如此轻易的吸纳到资金参予,就要看项目的成熟程度和筹集!$金的本事了,但是最先吃螃蟹者肯定会不缺这一点的。“国栋书记,如果让你首选一条高速A'路的丁你会选哪条?”屈运南突然问道。“两条都选,屈部长,一条和两条有区别么?既然要做,那就拿出点气魄来,大干一场,那也才是男人做事的风格!”

  赵国栋一句话,把正在琢磨着怎么回去和部长切磋进行试点的屈运南也得直翻白眼,但是一回味却又的确是那么一回事儿,一条两条高速路对于这正要开启这个口子的部里来说,的确算不上个啥。

  屈运南在交通厅厅长穆刚和副市长竺文鹉,陪同下去实地察看南华一一宁陵这条公路建设情况去了,赵国栋专门给竺文魁交待一定要让屈运南看到南华一一宁陵这条公路的重要性,让他充分感受到这务公路如果建设成为一级公路可能带来的巨大社会和经济效益,尤其是对沿线贫困乡镇群众脱困的巨大社会效益。竺夹趟心领袖会。当会客室里只剩下苗振中和赵国栋两个人时,无论是苗振中还是赵国栋都感觉到了气氛似乎一下子就变得要凝固起来,两人都意识到今天上午这一切都不过是最撑眼的片头戏罢-了,真正的故事现在才开始。

  “苗书记,来杯普洱还是咱们宁陵的碧容山黑茶?”赵国栋亲自端起杯子征询道。

  “随便吧,不用太浓,有点茶叶味道就行。”苗振中表情有些特别,似乎是在考虑呆一会儿该怎样启口来谈迳件事情,而且可以想象得到,赵国栋不会轻易就范,在未进入常委会之前如此,现在就更难以驯服了。

  嗨,那哪行?苗书记您老人家难得来咱们宁陵一回,我记得从去年到今年,好像也只有领导来的时候您才来过我们宁陵,是不是对我们宁陵有什么成见啊?”赵国栋也知道这个话题迟早回避不了,该抖落出来的消息也该差不多了,茜振中想打什么注意韩度也就说起过「蓝光一是,空缺出来的市委专职副书记就显得格外有意义了。

  苗振中无声的笑笑,成见这个词儿用于两人之间听起来实在有些滑稽,但是却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的直言不讳,自己对他的印象似乎只有在那一次**时期视察传染病医院时略有好感,之前之后两人从素无交道变成了针锋相对,只不过这个家伙却在夹缝中成长起来变成了现在可以和自己抗衡的角色了,当然他要想和自己的抗衡,还得有应东流和韩度的支持才行。

  浓郁的花林碧雾山黑茶泡了上来,茜振中轻轻啜了一口,浓烈的味道让他有些不太适应,但是细细品味,却能感觉到给劳顿一天的头脑身体带来一丝清新。

  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大概就是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根本分歧,似乎他的工作作风和观点从来就没有真正获得过自己的认同,原因何在?是真的对他大开大合疾风骤雨的工作风格不太喜欢,还是觉得对方过分注重经济发展却把其他一切拥在一边的态度不满意?

  好像都不完全是,自己也不是容纳不下这些的人,为什么却总难以对此人产生亲近感呢?要说此人在其他人眼中却是绝才惊艳的人物,引领宁陵创造出一个接一个奇迹,为什么自己却难以接受对方呢?

  是小三子那点破事儿?也许有一点,但决不是主要因素,苗振中相信就算是没有那桩事儿,就算是最后宁陵给了小三子一个满意的结果,自己一样不会对此人产生多少好感。

  风格决定邱-象,观念决定根本。

  想一想也是,有时候有这样一个富有朝气活力的对手,尤其是一个逐渐成长起来让自己头疼的对手,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能激起自己一丝斗志,无论胜败,总能成功的调动起自己内心的一绫漏*点。

  “国栋,蓝光过了国庆之后就要到永梁了,你对你们市里人事变动有什么好的建议?”

  苗振中的开门见山让赵国栋很有点意外,这个老狐狸径直步入正息,似乎是有为而来了,是觉得把握十足还是故意要引自己入彀?

  不过只有两人,赵国栋却不惧,每一次人事上的变动都免不了一番风风雨雨,他苗振中固然是身经百战,而自己何尝不是见惯不惊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得要让自己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才行。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很久,前些天我也和韩部长沟通了一下,宁陵目前发展态势快速平稳,眼见得今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要以我的看法是不宜动的,但是老篮到永梁担任代市长是好事,我们也应谅服从全省大局,这也说明省委对我们宁陵干部的认可。”赵国栋虚晃一枪。

  苗振中又端起茶杯轻轻戳了一口,脸上却是浮起一丝笑意,赵国栋这小子也学会在自己面前虚虚实实玩铺垫与。

  “蓝光同志在宁陵工作多年,表现上佳,这些省委也都是看在眼里的,永梁经济结构面临一个调整之局,省委也希望蓝光到永梁之后能够抓住这个契机促成永梁经济升级转型,提升产业结构,省委也相信蓝光能够配合崔红安同志实现永梁经济的真正转型,再创辉煌。”苗振中淡淡的道:“省委对宁陵干部很重视,认为宁眩目前的工作氛围环境相当好,是一个能够锻炼干部培养干部的熔炉,所以省委也有意要省直机关安排干部到宁陵磨砺锻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