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五节 何谓锋?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五节 何谓锋?


  来了,戏肉未了。

  赵国栋心中也是暗笑,苗振中大概也是知晓自己早有打算,所以才会借这个机会想要和自己先行沟通,避免在常委会上再度形成对垒局面,想到这儿赵国栋心中也生出一抹自豪,现在连苗振中也需要提前和自己协商沟通了,这就是自己成长的变化。

  “省里要下干部来锻炼,那是好事啊,这也是宁陵的无上光荣「也是省委对宁陵市委工作的充分认可,像文彦华和程树和两位来宁陵任职,市里边都相当欢迎,现在他们适应也很快。”赵国栋一脸正气凛然,看得苗振中一阵气闷。

  这家伙装龙像龙装虎像虎,就等你来交底,什么时候自己沦落到要和这个家伙来交换意见了,但是这一次蓝光一走,空缺出来的市委副书记位置非同一般,尤其是宁陵目前经济势头极佳,省里边不少人都在瞅着这个位置变动引来的机会,他必须要来抓住这个位置。

  “不过,省里也需要考虑到宁陵的具体情况,就像苗书记你所希望的那样,保持我们宁陵快速平稳发展,让我们宁陵在这一年工作里继续上一个新台阶,这就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班子,尤其是在我们市政府这边出现了比较大的调整之后,我觉得市委这边更需要保持相对稽定。”赵国栋斟酌着言辞,但是脸上却是没昊如花。

  苗振中早就知道赵国栋不是善与之辈,在这个问题上要想让他轻易就范是不可能的,不经过一番艰苦较量,宁陵市委副书记引发的变动没奔那么容易定板,对∽早有思想准备,这一次来宁陵不过是打个前站而已。

  “国栎,我这话可能你不太爱听,但是我觉得有必要和你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一下。”苗振中轻轻笑了一笑,捧起茶杯注视着对方:“我感觉你一直有一种封建领主的狭隘心态,觉得宁陵的干部都是优秀的,宁陵的干部就是应该得到提拔,一个萝卜一个坑,谁走了,就该由宁陵自己的干部来填上,在上次省里确定安排两名干部到你们宁陵任副市长时我还觉得你现在位置不一样,心态也有所变化了,但是现在我感觉你心里深处依然有这种思想流毒存在啊,这不好。你要记住,你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要站在更高的高度用不同与以往的市委书记眼光来看待问题,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够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适应新角色。”

  赵国栋表情不变,甚至有些认真的倾听着苗振中的意见,苗振中甚至感觉对方的确是在认真的领会着自己的观点想法,不时点点头,似乎是在认可自己的想法,但是这应该是一个假象,如果赵国栋能这样轻而易举被说服,那他就不是赵国栋了。

  “苗书记,我是这样理解的,您先别又批评我说我老是以宁陵的特殊情况来作幌子啊。”赵国栋先给苗振中载个套箍着,脸上的表情更显诚恳,甚至连身体也有些略略前倾,以表示敬意“我来宁陵两年半时间了,加上我之前在宁陵也工作了四年时间,对于宁陵干部也比较了解,这两年宁陵取得成绩离不开省委的坚强领导,尤其是像陆剑民、尤莲香、蓝光这些领导干部也都是省里边从外地调来,然后在宁陵成长起来的,而现在文彦华、程树和以及董佩恩这些干部也在宁陵市里工作相当出色。”

  会客室里只剩下两人,赵国栋拿起苗振中杯子替对方注满水,重新放在对方面前的茶几上,一边继续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介绍。

  “我们市里边还在安原省首开纪录面向全国公选公聘正处级干部,而且前年公开竞聘的两名干部现在已经在县长和区长这样重要的位置上工作,这甚至也得到了中组部和人事部的高度赞扬,上个月人事部一个调研组还专程来我们宁陵了解这两名干部的工作和成长情况,对我市的干部人事工作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苗振中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听着对方的迂回曲折解释。

  “或许苗书记是觉得我有些本位主义,呃,也就算是你所说的那种封建残余思想吧,总觉得自己了解的干部才是好干部,外边来的干部就不行,我得辩解一下,任何人在感情上都会有这样的倾向,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在工作中却绝对不会掺杂进去,我只是想要向省委把这样作的利弊得失分析清楚,希望站在比较客观的角度上来分析和处理这些问题。

  赵国栋努力的考究着用词造句,既要向对方表明自己的观点态度,但是又要顾及到对方的心态。

  “我一直觉得工作需要一个连贯性,西宁陵的情况苗书记您也知道,不能也不容有闪失,尤其是今年到明年更是极其关键的一年,可以说我的目标就是要确定宁陵在明年闯进全国普通地级市的经济总量前十强,为咱们中西部地区也算是争一口气,长一长脸,那么在宁陵整个大局上就需要保持一个稳定平和的态势,只有大局平穑了,其他工作才能有序开展,经济发展才能有保障,而这个市委副书记职位尤为重要,所以我恳请苗书记能够理解我的担心和焦虑。”

  苗振中面上表情不变,但是内心深处已经冷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演戏功夫的确越发高明了,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来不会有多少结果,但是他必须要来,要把前期工作走到,先礼后兵也好,棋逢对手也好,总归要有一个对决的时候,但是这一次苗振中心中却再也不敢有半点小觑对方的心态,这不但是一个死硬派,而且是一个极其难缠的角色,为了达到他自己心目中的Q标,怕是每一步都要付出相当艰难的努力。

  “国栋,宁陵的发展是不是就会因为一个市委副书记的换人而受到影响?是不是省里考虑的人选就会对宁陵发展造成阻碍?我觉得你这个观点很荒谬啊,我无法理解你怎么会把宁陵的发展和省里安排干部彻底对立起来,你也是省里安排下来担任宁陵市委书记的,如果当初宁陵市的干部都抱着这样的心态,你会如何着想?!”苗振中是真的有点动怒了“你口口声声说体没有本位主义思想,但是我觉得你心中这种本位主义根深蒂固,在这个问题上,我作为省委副书记,有责任也有义务提醒你,在这一点上体走得有些远了!我会坚持我自己的观点,如果你觉得你看问题的方式角度没有错,你也可以在常委会上提出来,我相信省委会会做出一个理性明智的判断!”

  一场会面不欢而散,不过苗振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拂袖而去,他不但和在家的市委市府领导一起共进午餐,甚至下午还在赵国栋、蓝光、焦凤鸣、曾令淳、马元生的陪同下视察了花林县返乡人才创业国区和西江区越秀街道办社区就业服务中心的工作情况,一直到下午四点过才离开宁陵返回安都。

  “赵书记,今天苗书记心情不错啊。”日送苗振中的柯斯达离开,蓝光笑着道:“看样子你和他谈得挺投缘啊,是不是有初步意见了?”

  赵国栋无言的苦笑,苗振中果然是操练成精的老狐狸,怒意盎然之后却又能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得月白风清,包括蓝光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能够看出来这个老狐狸内心隐藏的愠怒,收发自如这个词儿用在他身上大合适了。

  蓝光也知道自己的离开又要引发宁陵市的新一波人事变动,焦凤鸣早就对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位置垂涎欲滴了,可以说有赵国栋的支持,也是志在必得,而焦凤呜接自己班留出来的组织部长位置只怕也会引发一番争夺,曾令淳、鲁能甚至刘如怀大概都对这个位置颇有兴趣,他感觉赵国栋可能属意在曾令淳和鲁能中选择一个,而省委里大概也对宁陵市班子调整意见和赵国栋本人想法未必一致,这就要看赵国栋本人怎么去协调沟通了。

  “嗨,现在还说不清楚,苗书记他站的角度更高,但是却未必了解我们宁陵的实际情况,我客观的把我们宁陵目前情况向他作了汇报,他未置可否。”赵国栋耸耸肩,故作轻松的道。

  蓝光觉察到好像情况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轻松简单,犹豫了一下才道:“赵书记,有些话我本不该说,但是左右我要走了,你我相交一场,能两度共事,也算是缘分中的缘分,我想说一句,有些时候必要的退让不仅仅是一种姿态,更是一种心态,你现在是省委常委了,一举一动不仅仅受到市里边大家的关注,在省里也一样有很多人在观察,怎么说呢?适当的内敛一些,可能会有助于巩固你前期树立起来的良好印象,这是我一家之言,也是肺腑之言。

  十二点,兄弟们,把你们的推荐票支持出来吧,VIP兄弟辛苦一下,多点几下,每人三五张,让老瑞下周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开头「这一个星期事儿太多,想要多更,想要写出漏*点不能,争取下一周要好好写一些,兄弟们把《弄潮》推上榜,顿叩,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