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六节 本位主义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六节 本位主义

  蓝光的话让赵国栋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前期省里安排文彦华和程树和到宁陵任副市长他就有些异议,但是考虑到自己刚刚担任省委审委就跳出来指手画脚,那可就真会给人以有点真格过头的印象,加上韩度对这件事情也没有明确态度,所以他也就隐忍未发。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蓝光一走,这个市委副书记很有呵能今后就是市长人选,如果自己哪一天离开了,钟跃军也能如愿以偿的接任市委书记,那么这个市长人选就相当重要了。

  应书记也对宁陵干部不宜轻动这个观点比较赞同,毕会宁陵目前成为安原经济发展的一面旗帜,所以极有可能在一旦自己位置发生变动之后,钟跃军接任自己位置可能性很大,而市长则有可能是副书记接任。由于钟跃军的性格有些偏软,这个市长人选甚至可能影响到今后一段时间宁陵发展的走势,如果不是一个合适人选,那么就有可能对自己给宁陵的规划发展带来一些变数,这是赵国栋不愿意见到的。

  而焦凤鸣一旦接任市委副书记,空出来的这个组织部长人选同样相当重要,干部问题决定着一个地方发展的执行力,也就决定着一地发展的成败,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原来也是没有打算做任何妥协的。只是蓝光的一席话却让心志素来坚定的赳国栋∽有些意动了。

  蓝光说得-没错,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市委书记,那么依仗着应东流和韩度的信任,他完全可以继续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处理事情,毕竟他只需要考虑宁陵市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有些不一样,自己这个省委常委晋位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瞩目,自己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评头论足,这些印象会是一个逐渐形成过程,但是也一旦形成也会形成定势,在这方面自己的确需要注意一些。

  自己和苗振中之间不对路在省里是尽人皆知了,也不知道是苗振中有意针对自己,还是自己有意针对他,总之两人的观点似乎从来没有一致过,而且每每涉及到宁陵的问题,两人和各自的“盟友”都会爆发不大不小的冲突。而这一次似乎又是难以避免了。

  这让赵国栋有些苦恼,他不想给外界造成一个他和苗振中势如水火的印象,就算是自己和苗振中真的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一致,但是也没有必要在每个问题上都针锋相对,他相信苗振中也不想如此,那会对双方的威信和印象都造成伤害。

  赵国栋很想妥协,但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却又不容他妥协,无论是这个市委副书记还是组织部长人选,都是自己必须要牢牢掌握在手中的,但是蓝光那一句话还是让他有些触动,有时候退让不仅仅是一种姿态,也是一种心态,不知道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真的因为心态问题没有摆端正,总想着要按照自己的意图来才是最好的?'+●●■●唧唧砷●●岬唧唧唧砷●●0●●唧唧砷●●岬+'∽唧唧●●唧●唧r'●●■●唧●砷唧唧砷砷●●岬唧唧r'0

  “我最不喜欢的活动就是钓鱼和玩牌,这是典型的消磨时间「我这性子磨不下来,可这却恰恰是很多人最喜欢的。”赵国栋一挥手椅手中海竿钓扔了出去“啥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对我来说都是浮云。

  “你小子,陪我老头子钓钓鱼就这么多废话?那是你年龄不到,等你到我们这今年龄,自然心境就不一样了,身体也不一样了,怎么,你还要我这样的老头子陪着你打网球玩高尔夫?”蒋蕴华斜睨了赵国栋一眼,笑着道:“网球我现在玩不动了,打一局下来都得休息半晌,玩玩高尔夫还行,对了,国栋,不是说你们宁陵有个高尔夫球场要立项么?有没有消息了?”

  蒋蕴华是瞅着国庆假期来宁陵的,很久没有回老家,也想回来看看,顺便修身养性的休息一下,赵国栋自然要亲自作陪,甚至没有叫上其他人,就他一个人单独作陪,这让蒋蕴华很感动也很高兴。

  蒋蕴华现在还是省政协副主席兼省委统战部长,不过估计很快就要卸任省委统战部长,担任专职政协副主席,这样工作会更轻松一些,也有更多的时间来四处是一走,不过在政协和统战部那边,蒋蕴华消息还是挺灵通,尤其是经常和政协那帮老家

  伙在一起,啥陈年旧事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传递到他耳朵里。观澜体育产业有限公司在省里颇有影响力,通过省政协的提案送到了省政府那边,要求根据各地经济发展情况,在经济较为发达地区可灶考虑适当放开对高尔夫球场建设的限制,但是省政府那边一直没有回音。

  “嗯,蒋主席,观涠那边到处使劲儿,可是省里一直不敢开这个口子,主要就是担心一旦开口就刹不住车了,宁陵开了。,那绵州呢,怀庆呢,是不是都要开口,我觉得省里可以划定一个具体界限,就像政协提案里提出的建议那样,只有当经济水准达到一定境地才能考虑开这个口子。”

  赵国栋将钓竿放好,舒展了一下身体,坐在躺椅上,墨镜往脸上一扣,仰头而睡。“那你这伞经济水准达到一定境地有没有具体标准?”蒋蕴华点点头问道。

  “嗯,比如以GDP划界,比如么D4年的GO户总量超过一千亿或者人均GDP达到十万八千元就可itl开这个口子。”赵国栋摘下墨镜,坐起身体,狡谲的一笑“或者就以城馈居民可支配收入达到1∽元「农村人均纯收入达到∽元这个标准来确定,只要满足任一标准,我觉得就可以开这个口子了。”

  蒋蕴华一愣之后,略加盘算就知道赵国栋打的是啥主意“哼,你小子倒是算得精,按照这标准,除了安都没问息外,就只有你俗宁陵有希望,其他地级市谁能有这个实力?”

  “错了,蒋昝长,宁陵现在也没有这个实力,但是这个目标画出来,至少可以让大家自我对比一下,别整天觉得自个儿实力膨胀不得了,和沿海比起来,咱们还差得远,当然这不能当作是否可以开口子的唯一依据,但是可以作为参考。”赵国栋将身体放平在躺椅上“我们宁陵今年有机会突破这一界限,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准,那么文化体育产业的消费自然需要跟进,这需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来考虑问题。”

  “行了,省里边关于这个问题争论了不少回,但是一直没有一个答案,我倒是觉得你这个意见不铝,等回去之后我会让专委会把这个问题拿出详细意见送到省政府那边,争取早一点推动。”蒋蕴华摇摇头“好不容易钓一次鱼,也得替你干点活儿不是?”

  “嘿嘿,蒋主席这我可受不起,但这是我的由衷之言,也算是激励其他地市奋发向上的一个小花招吧。”赵国栋躺好身体,双手搁在小腹上,腿支在板凳上,一副悠哉游哉的模样准备小憩一番。“喂,你是来钓鱼还是来睡觉?”蒋蕴华见赵国栋这副架势,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样还能钓上鱼?”“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赵国栋闭上眼睛“这样的天气,如果不小睡片刻,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别睡,陪我老头子聊一聊不行么?蓝光走了,谁来当他那一角?”蒋蕴华一边认真的观察着水库水面,一边随口问道。赵国栋眼皮橄做一动,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

  蓝光国庆节之后很快就要赴永梁上任,迳也就意味着国庆节之后省委常委会就要研究市委副书记这一人达问题,自己虽然已经就焦凤鸣担任市委副书记和曾令淳接任组织部长的想法和韩庋汇报了,但是韩度对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完全赞同。

  韩度建议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慎重考虑一下,省委希望各地干部能够多进行一些交流,尤其是希望能够把一些能力强、学历高但是地方工作经验相当欠缺的干部派到市一级领导岗位上锻炼,像宁陵这样经济发展较为迅速更是首选之地,这不仅仅是苗犒中的意思,包括省委书记应东流也有这方面的观点。

  虽然赵国栋像韩庋阐述了自己为什么这一次如此坚持要让焦凤鸣和曾令淳来接任的理由,也勉强赢得了韩度的理解,但是赵国栋心中还是有一份隐忧,正如苗振中那一日离开时所言,本位主义在自己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虽然赵国栋不认同对方的观点,但是这一抹阴云始终若有若无的笼罩在自己头上,一旦被其他领导都视为自己有这种倾向,只怕自己就真的要栽筋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