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九节 警钟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六十九节 警钟


  “看来你很陶醉于你觋在赂生活,是省委常委这个职位让你的自信和虚荣都得到了相当大硌满足?”

  对方的一句话险些让正在嘘气的赵国栋被噎住,刘若彤总是在不经意间被他一记带来针刺般剧痛的清醒剂,但不能不承认对方的这一刺很多时-候都是犀利而精确的。

  “草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赵国栋用了一句国父的话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刘若彤目光直视前方,-r点过的安都市已经是一片火树银花的繁华景象,机场高速两旁都是林立高耸的高楼大厦。

  太平航空港园区已经成为华阳最重要的服务产业园区,以物流、商贸、仓储的航空港园区发展很快,据说已经成为华阳县的一大亮点,从机场高速的高架桥俯瞰下去,可以看见即便是在晚上十点过了「两边密集的高楼依然是灯火辉煌,这个原本是远郊的区域现在正在日趋近郊化和城市化。

  随着安都市市区的膨胀,华阳县改区纳入市区的可能性也待会越来越大,这已经成为妥都市每年岁尾年头两会的热议话题。

  高速公路上车速还算正窜,但是在下了机场高速进入市区之后车速就逐渐放慢下来。

  “没想到安都现在的繁华程度和堵车情况都简直能与京里有一比了,这都十点过了,市区还是如此热闹。”刘若彤有些好奇的目光开始在两旁徜徉,她来安都的次数不算多,每一次来真正到市区游览闲逛的机会也很少,多数时候就是在家里呆上两天,然后就离开。

  “Oo;Aiey,这里是已经建成的葫芦洲中央商务区梅西板块,随着南半块和北板块的陆续建成,这里将会是今后五到十年安都乃至安原和中国内陆地区最繁华的金融和商业中心飞”

  新世纪国际会展中心如两扇巨大蚌壳的优美造型从眼帘中缓缓掠过,这是葫芦洲中央商务区地标性建筑物,今后也将是安都乃至安原省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物,天孚集团和巴马丹拿集团的合作结晶,据说彻底完工之后将竞逐詹天佑奖和参加国际大奖竞逐。

  整个葫芦洲商务区在被一分为二梅江从西端分流环绕而过,最终在葫芦唱处重新合二为一,形成一个葫芦状的区域,而这个区域位于城西,原来只是一片老旧的纺织和机械企业的厂区和少部分生活区,当安都市政府提出要改造这个区域,将安都中央商务区定位于此之后,天孚集团中标这个区域的开发权,并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拆迁开发。

  “哦?中国内陆地区最繁华的金融和商业中心?口气这么大?那重庆呢,武汉呢,成都呢?”刘若彤笑了起来,意似不信“据我所知虽然安原省的经济增速这几年都不算差,但是好像安都这几年的发展速度一直在全国十六个副省级城市里名列末尾啊,而且根据我的粗略观察,妥都市城市规划和发展应该不算好,零乱而无序,怎么和其他城市F1?赵国栋不得不佩服刘若彤惊人的观察力,不过他还是对刘若彤如此乡等乡现状感到惊讶:“0,L1I皿㎡y,什么时候对安都嬉情况如此了解

  “嗯,从年初你险些有机会当上安都市长的时候。”刘若彤毫不掩饰“你不是一直在向着自己的梦想奋斗么?安都市长,嗯,不对,你现在已经是省委常委了,那么安都市委书记会不会是你的下一个奋斗目标呢?似乎这个舞台远比宁陵大得多,更能让你有发挥的余地,不是么?

  “你想说什么,D,LiAd!y?”前面那辆黑色别克刹车灯亮了起来,赵国栋一边缓缓踏下制动,一边扭过头来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触而已,你还在为着你自己的目标孜孜不倦的奋斗,乐此不疲,而我呢?是不是我就应该因为你担任省委常委了,就不得不放弃我自己喜欢的工作而回到国内呢?”刘若彤以肘撑在车门上,手掌支在下颔下若有所思的问道。

  国内对副省级以上的干部配偶的确有一些要求和限制,但是因公在国外却不在其列,刘若彤究竟回不回国其实更主要是取决于刘若彤个人的考虑,只是刘若彤也知道虽然上边没有对自己有什么特殊要求,但是她却需要考虑赵国栋这边的影响,回国工作这是一个必然,但是刘若彤却希望自己能够稍稍晚一些。赵国栋被刘若彤这儿问题给弄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是其间晷觜的微妙只有他们俩才明白,回答不好,也许就会引来不必要的嫌隙。

  “0。;Ad!y,从我个人感情上来考虑,我希望你能早一点回来,毕竟我已经三十四岁了,你也三十二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虽然我们都在为着各自的奋斗目标而努力,但是兼顾私生活我想不为过也不是做不到。”赵国栋斟酌着言辞“我父母也曾经问及过我们之间是不是感情上有休么问题,包括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要孩子这个问题。”

  “你怎么回答?”刘若彤原本如止水一般的心境被赵国栋这番话弄得泛起了一丝涟漪,双足也下意识的从座位上放了下来,将鞋穿上,无论是谁,面对公公婆婆在这个问题上的关心都难免生出一丝羞涩不安。

  “我说我们尚未考虑好这个问题,不过时间还很充裕,不急。赵国栋笑笑,他觉得略带一丝羞涩的刘若彤这个时候看起来是如此动人,一抹情愫也在赵国栋心间不知不觉得弥漫开来。

  刘若彤半晌没有吱声,在这个问题上她没有发言权,她也无法就这个问题说什么,现在两人这种关系虽然已经摆脱了最初婚前的那种相敬如宾的平淡,但是如果说已经完全突破隔阂壁障成为真正的夫妻,似乎却又差那么一丝半缕。赵国栋和刘若彤来到省展览中心时还真被吓了一大跳。

  汹涌的人流进进出出,不少人手中都拿着各种档案袋和文休袋,也有的拿着一些宣传海报和资料,相互攀谈着讨论着,有些面带兴奋,有些则是愁眉不展,有的意兴阑珊,有的兴高采烈,只喜欢了在展览中心门口游荡卖小吃的小贩们,这一天显然收获不小。

  整个展览中心外围就变成了杂乱无章的集散地一般,临时设立起来的停车场黑压压的一眼望不到头,摩托车、自行车、电瓶车几乎是塞满了每个角落,带着红袖套的看守人员和来回逗巡的民警显然都对这种情形十分怕火,但是又无可奈何,显然是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形。

  “这是怎么一回事?”刘若彤有些惊讶的扬起眉毛,看着赵国栋“不是说是人才招聘会么?怎么会这样,你们是在搞什么演出活动么?

  “哼,怎么会这样,这就是就业压力越来越大的最现实表现。”看着眼前这一幕,赵国栋既有些意外有些感慨的道“大学扩招带来的巨大压力已经开始显现了,去年扩招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已经毕业,就开始显现出就业形势的严峻性,今年是第二年,情况还会继续严峻下去,也许几年后大学生就会感受到他们不再是天之骄子,毕业即失业这个听起来有些滑稽可笑的说法会让他们深刻感受到这句话的含义。”

  刘若彤目光在进进出出的人流中游动“国栋,好像不完全是大学生嘛,我看也有不少普通工人,嗯,应该是农民工也在里边啊。”

  “人才的含义很宽泛,不一定大学生就是人才,而企业需要的人才也未必就是大学生,在我看来,只要是企业急需的人员,无论是管理人员、技术人员还是技术工人甚至熟练工人,都是人才,说实话,现在企业除了需要高级研发技术人员和管理人才外,更多的是需要大批的熟练技能工人,这也是我们宁陵企业最短缺的,所以这一次招聘会我们才会如此大费周章,把周邻省市稍稍有些名气的职业教育学校都联系上了,把这些宣传广告发到这些学校,希望为企业能够招聘到一批能马上派上用场的人才。”

  赵国栋也是对眼前的这副情形十分震动,高校扩招带来的巨大影响力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显现,每年动辄几百万的大学毕业生进入社会,农村剩余劳动力大量进城,城市下岗职工的就业困难,都会极大加剧就业压力,怎样解决这样就业难题也是一直困扰着各级党委政府的难题,而眼前这一幕无疑是提前敲响了警钟。十二点了,兄弟们,你们的推荐票又自动生成了,砸给俺吧,俺在等待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