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十三节 准备摊牌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十三节 准备摊牌

  蔡正阳的目光也落在了刘若彤脸上,这个女孩子一样非比寻常,准确的说比起赵国栋还更要多一番政治世家子弟与生俱来涵养和气度,相比之下,赵国栋更像是一个从草根家庭成长起来的精英,多了几分狂放不羁和凌厉锐气,却少了几分城府腹黑和阴缏隐忍。

  刘若彤脸上讶异和思索的神色一掠而过,随即浮起浅浅的笑意:“熊哥说的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理想,虽然都说人不能单纯为着理想而活,但是我觉得在可以摆脱其他因素羁绊的影响下,人更应该追求自己的理想,为自己理想而奋斗。”“小刘,看来你很有感触?”蔡正阳笑着道。

  “嗯,的确如此,国栋现在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他也在为着他自己的理想追求而奋斗,而我呢?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很适合我,也是我最能发挥g己才能的舞台,所以我很犹豫,鱼和熊掌不可得兼,那我该怎么抉择?”刘若彤轻轻叹了一口气。

  蔡正阳和熊正林虽然不完全清楚刘若彤的工作性质,但是总参二部驻外武官实际上也就是要负责所在国政治军事情报收集分析,看样子刘若彤在伊朗那边工作相当顺心如意,目前中国和伊朗关系发展很快,尤其是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深陷泥潭,伊朗也在伊拉克战争中发样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萨达姆代表的逊尼派政权被颠覆和大幅庋削弱「使得什叶派穆斯林力量在伊拉克迅速崛起,而且和伊朗关系越发紧密。

  伊朗对于中国乃至俄罗斯来说都是争取和合作的重要对象,所枞十国驻伊朗方面的力量也在不断加强,任务也是越来越重,刘若彤应该真正喜欢这份工作,才会如此难决。

  “这倒是个难题,你们这样分居的确不是长久之计,不过就算是你回国也会在京里工作,我想国栋短时间内到京里工作的几率不大,这也同样是两地分居,只不过是距真远近而已,当然,在国内的确要方便许多。”蔡正阳表示理解。

  “蔡哥,这正是我和国栋感到烦恼的事儿,所以我们俩也在一直商量,该怎么来解决这个矛盾。”刘若彤妩媚的一笑“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回国,但是可能在时间上稍稍晚一点,让我把那边的工作作一个了结,另外在国内找-到一个适合我的工作岗位。”

  “小刘,你也不小了,我看你们俩也该有个孩子了,别弄成高龄产妇,那可不好。”蔡正阳满意的点点头,刘若彤此时表现出来的贤淑倒是很符合蔡正阳心目中的赵国栋妻子身份,这个女孩子挺精明能干,但是性格也挺好,没有多少从政治家族走出来的那种倨傲虚伪,蔡正阳对她很有好感。

  蔡正阳这番话让刘若彤脸也是微微一烫“蔡哥,我和国栋商量过,再等一两年再说,现在还没有计划。”

  赵国栋一怔,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有些羞意的刘若彤,没想到刘若彤还挺大方,啥时候和自己商量过带孩子的事情了?蔡正阳和熊正林都笑了起来。

  刘若彤也感觉到蔡熊二人肯定是有啥话要和赵国栋说,所以说笑一阵后便自顾自的到了二楼的另外一侧,独自要了一个位置临床而坐。见刘若彤离开了,只剩下三人,气氛似乎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沉郁下来。

  赵国栋也只是默默的啜着眼前这杯极品青针,真际上他也大概精到了一些什么事情,能让熊正林和蔡正阳坐在一起而且面色沉重的讨论什么事情,而且又把自己招来,似乎除了刘兆国的事情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事情能让二人面色如此了。

  这的确是一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当事人和三人的特殊关系和现在各自微妙的位置,都决定了在这个话题上的探讨难度。“蔡哥和熊哥这一次回来是有啥事情吧?”赵国栋打破沉寂,他知道最终也还是要步入正题。

  “没事儿就不能回来?”蔡正阳瞪了赵国栋一眼,和熊正林交换了一下眼色“这么久你没和兆国在一起?”“嗯,前段时间电话联系过几次,但是没有见面。”赵国栋面色平静。“说什么?”蔡正阳沉静的问道。

  “谈他朋友一家房地产公司要到宁俊发展的事情。”赵国栋也毫不隐瞒,既然蔡正阳和熊正林两人专门把自己叫来询问,自然也是知晓一些东西,隐瞒也无益。“还有什么情况?你还知道一些什么?”蔡正阳沉声追问,日光落在赵国栋脸上。赵国栋沉就不语,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他所知晓得也不过是一些自己观察和猜测判断,准确的说并无太多真凭实据。

  那个许亚菲的女人也说不上一个啥,就算是她和刘兆国关系不一般,也不值一提,至于卿烈彪这里,安都那边的情况他都是道听途说,虽然可行度还是比较高,但是毕竟没有可靠的证据,到宁陵这边对方也是正经八百的房地产公司过来招标拍地,至少目前还没有表现出其他问题来,自己怎么说?

  “怎么,是不好说,还是不知道?”蔡正阳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你打算装鸵鸟不闻不问,还是觉得他永远不会翻-船?”

  “蔡哥,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刘哥那边的事情,我知晓一些,也暗示甚至提醒过他,但是他不回应或者否Ji'r,我没有想好怎么来应对这件事情。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刘哥的性格你们都知道,如果-他想要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何况有世事情一旦做了回头就很难了。”“于是你就打算这样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蔡正阻追问。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解决这个难题,而且以我的身份也的确不大好和刘哥多说。”赵国栋有些苦恼的摇摇头“关于他的问题,我想我们很难找到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除非他自己从内心深处愿意改变。”

  赵国栋的话让蔡正阳陷入沉思,熊五林微微点头:“正阳,国栋说得没铝,这种事情上如果兆国不愿意接受,我想仅仅是我们无能为力的,我们都知道他是搞哪一行的,他应该知道一些事情,而且现在我们如果挑明的话,也许会适得其反。”“那我们就这样坐视他慢慢滑下去?”荼正阳反问。

  熊正林也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难题,正因为现在大家都觉得这个问题不好挑明,所以才会觉得如此棘手,谁也不愿意看到刘兆国最终滑向深渊,但是人的变化却是不以其他人意志为转移的,昔日的战友,也许就会变成自己亲手送进监狱的阶下囚。

  赵圄栎有些艰难的咂了咂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在今天之前他也就在琢磨怎么来解决刘兆国带来的困扰,前期他本想抽个机会好好和刘兆国交流一番,未曾想到刘兆国先下手为强,先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把卿烈彪的九鼎房地产公司介绍过来,要求自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给予关照,这一手猝不及防弄得赵国栋进退两难。

  刘兆国在电话里说得很原则,只要求在原则范围内力所能及的给予照顾,并没有提出其他过格要求,这听起来再正常不过,即便是其他领导朋友也可能给自己来这样一个电话,请求关照,自己如果拒绝,既不合情理,没准儿也会加深刘兆国的敌视情绪,自己日后若是想要和刘兆国在有些问题上说服对方,只怕也会更难,所以他不得不应承下来。

  但是赵国栋有感觉,虽然九鼎地产现在看起来中规中矩,但是像卿烈彪这种人是绝对不会规规矩矩的挣清白钱的,走偏锋捞偏门才是他的本行,一旦面对宁陵竞争日益激烈的房地产市场,卿烈彪绝对不会也不可能通过加强管理或者提高水平这些方式来积极参与竞争,而不可避免的就要出现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无论是从黑道路子还是借助行政部门权力来帮忙,只怕都是他内心规划好的,在这一点上赵国栋深为警惕。

  卿烈彪对于自己来说无足挂齿,在宁陵这块地盘上,像九鼎地产这样的企业在赵国栋眼中也不过是蚊蚋一般,根本不值一提,但是涉及刘兆国却不能不让赵国栋思考一旦出现这方面的问题,自己将怎样来处置应对。

  处置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这是赵国栋认定的原则,但是怎样寻找机会来解决,他还一直没有拿定主意,而今天似乎就把他逼到了一个悬崖上。

  毫无疑问目前蔡正阳和熊正林都不宜出面,一旦他们出面,双方撕破颜面,也许就要陷入进退两难的结果,而自己作为小字辈出面「也许中间还能有一个圆转的余地。

  “蔡哥,熊哥,我看还是我近期找刘哥单独谈一次,这件事情我已经考虑很久了,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目前就只有我来和他谈一谈比较合适了。”赵国栋淡淡的道,但语气却很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