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十八节 进入状态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七十八节 进入状态


  “说实话,坐在这里,我心情很激动,在座很多人是我以前的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我从95年初来到宁陵工作,一直到98年底离开,将近四年时间,宁陵的山山水水都给我留下了深深印象,但是让我更为怀念的是和我一起共同工作生活的宁陵干部和群众。”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在三年多前我将要离开宁陵时,我曾经希望我自己能够留在宁陵继续工作,但是组织调我去了怀庆,我从未想过我还有机会重新回到宁陵工作,但是今天组织上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将加倍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与在座的诸位一道,正视我们面临的困难,抓住我们面临的机遇,坚定不……移的走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道路,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以饱满的热情和顽强的意志为实现我们宁陵的社会经济事业腾飞而奋斗!”

  会议由市委副书记、甫长钟跃军主持,在庄权宣布了省委任命之后。赵国栋做了热情洋溢而又充满漏*点感召的演讲。

  赵国栋没有带稿子。甚至先前他也没有做什么准备,因为他有自信在面对宁陵这么多昔日曾经共同工作生活的干部时,那份激动和感触可以使自己咨意汪洋的发挥一回。

  会议很简短,只有半个小时不到,从第一天开始,赵国栋的风格就开始不知不觉的嵌入了宁陵这块天地间。

  送走了庄权一行,赵国栋笑着和钟跃军一起回到市委大院里,其他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该是两巨头第一次正式交流的时候了,都知趣的各自散去,只剩下市委组织部长兼市委秘书长焦凤鸣远远的看着这两位。

  “跃军市长,怕是很意外吧?”赵国栋一边走一边含笑道。

  钟跃军点点头,“的确有些意外,黄凌出事本来就意外,说实话,我甚至没有半点思想准备,加上又是在招商引资洽谈会期间,事情太多。我脑袋都有些昏昏沉沉的,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谁会来,嘿嘿,没想到得到消息确是你来,真是喜出望外啊。”

  喜出望外?恐怕宁陵常视有班子里没有两个对自己的到来真正喜出望外吧?谁愿意一个和黄凌风格相近的角色来?

  班子里这些老熟人们怕都对自己在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的风格记忆犹新。就连尤莲香大概都得要有一个适应过程,自己不再是那个小兄弟了,而是真正的长大了的巨无霸。

  赵国栋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有些温文尔雅的市长,自己今后几年里也许就要和这个人一起共事,宁陵这块土地上的变化发展都主要取决于自己和他的携手。

  但是这种携手按照通常情形。在许多地方都是既携手又要掰腕子的。甚至还会有其他几只强弱不一的手加进来,如何带动这些手把力气往一处使,甚至砍掉那些只会拖后腿或者往一边上拉的手,那就要看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如何运筹维幄了。

  “跃军市长,说实话只怕我比你们更意外,这边还在宁陵参加能源部的研讨会,那边省里却在作安排,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我回来这一趟是不是让哪位领导想起了我,所以就把我给安排过来了。”赵国栋和钟跃军一边走一边道:“这可是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当头棒喝啊。”

  钟跃军脸上浮起浅浅的笑容,当头棒喝?嘿嘿,这个词儿可真是用的好,也不知道该是给谁一记当头棒喝了,真正被打痛的大概是严立民吧?

  钟跃军的兴奋惶恐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知道了自己在这场争斗中没戏,资历过浅是他的致命伤,所以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以旁观者身份来看究竟是谁会入主宁陵。

  原本最大可能是严立民,甚至市委市府里边已经有了一些这方面的传言,但是省委根本没有给这些流言发酵的机会,很快就有明确消息出来,是赵国栋。

  听到是赵国栋要来赵国栋要来担任市委书记,市县两级的反应更强烈,当然。这种强烈情绪既不是激烈反对,激烈反对也没有用,也没有人敢露出这种情绪,也不是热烈欢迎。而是一种混杂了强烈期待又隐含着一种敬畏的心态。

  当钟跃军敏锐的捕捉到市委市府里边这种心态弥漫时,他就感到很

  。

  赵国栋在这边工作并没有真正担任市委市府的领导,只是有一年时间在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兼任了市委常委。

  在钟跃军看来,一般说来一个兼任区委书记的市委常委在市里边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按照惯例都是排嫩足后的举手常委,其影响力方该很有限才对,而且他担顺讪滑有委时间也很短,就是一年时间就离开了宁陵,可以说他这个常委应该连屁股没坐热就走人了,为什么市里边对他的到来反应如此强烈呢?

  从和自己关系较为密切的市政府秘书长那里。他对赵国栋在宁陵工作期间的一些轶闻有了大致了解。尤其是他和严立民的恩怨,和黄昆、陈大力之间的仇隙,和陆剑民的隔阂,尤其是那一次据说是被誉为赵国栋发飙的常委会,更是把赵国栋这个家伙的强势豪放性格展露无遗。

  和这样一个甫委书记合作,也许就真的是一种煎熬,强势而坚执。而且敏锐上进,甚至可能比黄凌更难侍候。

  不过唯一让钟跃军感到安慰的就是据说赵国栋在从花林县委书记调任西江区委书记时,和当时已经担任了一年多的区长曾令淳处得相当好,这让他很好奇。

  他来了宁陵也有小半年了,曾令淳也接触过几次,觉得他这人性格绵和坚韧,按理说也不是那种唯唯诺诺人云亦云的角色,赵国栋能在兼任市委常委的情况下和对方关系处理的很好,应该说不像外界所传言的那样霸道专横才对。

  一切都是传言和猜测,只有真正接触才能知晓此人的真实面具。

  焦凤鸣有些忐忑不安。

  他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组织部长兼市委秘书长,黄凌在任时,一直没有明确市委秘书长由谁来接任。外界也有几个版本,候选人也有几个。但是焦凤鸣知道黄凌的意思是想要等到省第九届党代会之后再来确定,当然现在一切都是虚幻了。一切取决于这位新来的市委书记。

  焦凤鸣和赵国栋并非毫无交情。当赵国栋当花林县长时,他就已经是本阳县委书记了,开会经常也碰在一起,焦凤鸣和县长刘如怀关系很好。而刘如怀和赵国栋却有着党校一段交情,当然这些关系现在看起来显得太单薄了。

  组织部长兼秘书长,看起来很风光。但是焦凤鸣却知道正是这种表面风光猛藏着极大危机,当时让自己兼任组织部长,却没有卸任市委秘书长,现在赵国栋来,这个颇有些独立特行的市委书记会怎么看这件事情?

  自己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黄凌死党,如果赵国栋带着这副有色眼镜看人,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赵书记,您看关于您的秘书问题。您有没有自己中意的人选?”焦凤鸣来到赵国栋办公室时早已经抛去了先前的各种私心杂念,进入了工作状态,无论如何,他还是堂堂正正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兼市委秘书长,没有必要卑躬屈膝。

  “坐吧,凤鸣。咱们也有些年没见面了,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和你坐在一块儿,你们本阳弄来两个大项目。还遮遮掩掩,怕周邻县市争抢啊。当时你和如怀县长还深怕我把你们的消息给泄露了天机啊。”赵国栋了笑了起来,似乎回忆起几年的老事情。

  “呵呵,赵书记,您记忆力可真好。隆盛集团投资的圣阳隆盛水泥厂已经是本阳的利税大户了,望月峡电站也已经在去年就竣工了。第一台机组去年就开始并网发电了,第二台机组今年也要正式并网,这对圣阳经济发展拉动很大。也可以为宁陵经济发展提供更雄厚的电力保陈nbsp;nbsp;”

  焦凤鸣也被赵国栋两句话就激起了无限感触,本阳县委书记时候的种种都从心间一流而过。

  “圣阳这两年发展速度不错啊。现在县委书记是曾可凡吧?”赵国栋努力的回忆自己掌握的这些县委书记县长资料,曾可凡是舒志高时代的市政府秘书长,也算是老资格了0舒志高在离开宁陵时把曾可凡安排到了本阳,接替已经升任市委秘书长的焦凤鸣。

  “对,现在咱们市里两个曾书记。一个是令淳书记,一个是可凡书记。目前西江、花林、圣阳三个区县发展一直排名全市前三。”焦凤鸣笑着回答道,赵国栋这已经进入状态,开始了解市委书记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了解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