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节 “乱命”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节 “乱命”

  下午郑健在人行宁陵市支行负责人和副市长文彦华一行的陪同下仔细考察了市金融办和征信体系建设办公室工作情况,又到花林县考察了征信体系建设工作情况,相当满意。

  晚宴是宁陵市宴请人行安都分行一行,不过这一顿饭吃下来「郑健只能是踉跄上车了。

  赵国栋根本没有出手,文彦华豪勇尽显,郑健在文彦华的进攻之下,溃不成军,人行妥都分行一行三人都是节节败退,最终举手投降。

  郑健也是心情相当好才会放开心怀敞开喝,只不过他的酒量碰上了文彦华,就只有一个字,栽!这位女副市长平素不显山露水,真正关键时候可是拿得起放得下,单挑人行安都分行三人,活生生把人行安都分行几位给唬退了。

  晚饭前赵国栋和郑健长谈了小半个小时,这么久了,两人一直没怎么见上面,只是偶有电话联系,这次得一机会,自然要好好聊一聊。

  郑健先是在去年底调回到央行,受央行委派参予交通银行改制工作,一直到十月,郑健才返回央行,十一月被央行正式任命为人行安都分行行长,人行安都分行在安、渝、黔三省市履行央行职能,位高权重,应该说郑健应当对目前的位置比较满意了,但是赵国栋感觉到郑健还是更想要参予到金融业务的经营中去,而不是这种政策性的监管工作。

  只是这种事情却不是谁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郑健自己也说只能等待机会,到现在这个位置上工作也能积累经验和资历,为日后的工作打好基础,言外之意,那也是只要有机会,他就要重返业务部门。

  雷向东龆前在国际开发银行上工作得相当出色,尤其是在对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业务支持上深受国内民营经济格的好评,有传言说,雷向东可能会在翻年后另履新职,郑健曾经问及过雷向东,但是雷向东说现在一切都还在未定之数,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去向。

  倒是萧华山这两年挺顺,已经在今年初正式升任省工行副行长,赵国栋也打了电话去祝贺,只是两人现在接触机会也不多,赵国栋升任省委常委之后,萧华山也只是打来电话道贺,两人甚娄都没有机会见上面。

  郑健和赵国栋都有些感慨现在工作似乎也越来越忙,要说也都在安原这个因子里,打电话联系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真要想见面,那也就是两三个小时就能做在一块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凑不到一块儿,有时候甚至连电话都懒得打。

  顾永彬脸色阴沉,双手合十搁在桌面上,轻轻的摩挲着,似乎代表着主人的心情不太好。赵国栋欺人太甚了。保障房建设问题最终还是提上了议事日穗,这在顾永彬的预科之中。

  在中央越来越重视民生问题,尤其是各地房价飞涨情况下,怎样保证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问题,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政治问题,据说现在国家发改委、建设部、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监察部等五部委正在酝酿联合提出一个意见,那就是要求地方政府在每年的土地收益中强制性的拿出一定比例资金用于保障房建设,这简直是一枚天大的重磅棒弹在房地产市场上炸响。

  而言传据说这个建议来源于基层某市委书记,直达天听,文国基总理对这个来自基层的意见赞赏有加il认为这是解决目前民众极为不满博房价高涨问题的一个有力武器。

  这相当于对是对已经日益与土地出让收益绑在一起的地方政府的一道紧箍咒,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唯有用运道利刃硬生生将土地收益剥出一部分来强制性的用于保障房建设,只有这样才能在保障中低收入阶层住房无忧的情况下将飞涨的房价一定程度打压下来,实现住房市场化、差异化和公共化的三者统一。

  顾永彬一直怀疑这个建议就是赵国栋的意见,只不过他的小道消息也仅止于说总理对这个意见很重视很欣赏,至于真正来源于何处,却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宁陵市副市长能够知晓的了,没准儿就是国务院政策研究中心拿出的意见,然后找个某市市委书记的帽子给扣上而已,也能弄得下边人疑神疑鬼。但是抛开这一切,赵国栋这一次表现出来咄咄逼人的强硬的确让顾永彬有些心慌意乱。

  在硕永彬看来,解决保障房问题在目前来说就是一个噱头,一个口号,是逆流而行,在住房商品化的大潮流下,却要由政府来解决中低收入阶层这样一个无法界定和确定的群体住房问题,顾永彬认为这既不现实,也不合理,如果政府真有这样的需要,那么应该想方设法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问题,而不应当把太多精力花在这上边。

  只不过这个观点只能存于心,却不能言诸于外,顾永彬相信有很多人都和自己观点一致,但在保障中低收入阶层住房这个大帽子下,没有人敢于在正式场合公开这个观点,顶多也就是私下探讨一番罢了,正因为这种观点的存在甚至是私下盛行,虽然上边三令五申要求要切实解决好保障房建设问题,但是真正落实到实际中,却如蜻蜓点水,浮光掠影。

  但是这一次在宁陵呢?

  顾永彬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有些心烦意乱。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竺文魑,提出的五千套廉租房建诺L计划和一干五百套经济适用房建设规划无疑是赵国栋授意的,而赵国栋已经在多个场合以极其高调的态度表明对这一计划的高度赞许,并且提出要在每一年年初的规划中比上一年按照一定幅度的递增,来推进保障房的建设。

  五千套廉租房和一千五百套经济适用房不是小数目,五十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在宁陵这座城市来说,已经相当于三五个大盘的建筑历积了,虽然说都是面积偏小的小户型,也主要针对中低收入阶层,但是这还是削减了一部分商品畚的潜在客户,而依次传递,这肯定会对整个商品房市场产生相当大影响。

  就算是宁陵目酋火热的经济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就算是宁陵正在试点购房入户这一政策,但是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的推出依然给热乎乎的房地产市场迎头浇了一盆冷水。

  顾永彬对于赵国栋的思路真的有点无法理解,从一开始力推各个企业建设自己的员工宿舍和员工公寓到要求各区县根据实际情况为提升竞争力在园区建设针对工业园区职工及其家属的公租公寓,顾永彬就觉得赵国栋似乎从头至尾就在和房地产开发商们过意不去,只不过从原来的潜在影响逐渐发展到了日前的公开“对抗”。

  大规模的员工宿舍和员工公寓加上公租公寓建成这一大块就削掉了商品房市场上相当大一部分潜在客户,虽然他们可能在将来还是会逐渐步入商品房市场,但是至少现在他们可以安心的享受这种不需要多少负担的住房保障,这从某种程度来说,的确是吸引到了很多人愿意来宁陵工作,但是这对于宁陵房地产市场的发育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现在市里边如果又大规模的推出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计划,这简直就是对宁陵房地产市场的又一记伤口上撤盐,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不可忍又能怎样?顾永彬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来应对这一切。

  真搞不明白赵国栋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说这也是为了博取政治名声,难道说他还嫌他自己头顶上的光环不够耀眼?是真心实意要为老百姓着想,顾永彬不屑一顾,这世界有这样的人,比如雷锋,但是这个时代没有了。

  那就是所谓的要提升宁陵城市的竞争力?顾永彬觉得这也不称其为理由,宁陵城市竞争力的提升还有许多方面的工作要做,但是绝对不是在房地产市场上来大撒银子,尤其是这还是在进一步降低开发商们进入宁陵土地市场的兴趣情况下,没有开发商们来竞拍,宁陵土地市场怎么舱够获得更高的收益?这些赵国栋难道都从-来没有考虑过?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顾永彬都觉得自己应该阻止赵国栋的这种“乱命”。保障房该不该建,该!但是决不是以这样一种时机,这样大的规模!

  这只会搅乱宁陵尚未真正红火起来的房地产市场,对宁陵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会有致命打击,这一点顾永彬相信很多人都会看得到,他也相信会有很多人理解自己的想法,想到这儿,顾永彬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

  这一战他必须站出来,他退无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