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二节 暗伏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二节 暗伏


  赵国栋也注意到了鲁能表情的变化,他知道自己这件事情的坚执让很多人都觉得为难,甚至包括钟跃军。

  很多人包括钟跃军、焦凤鸣以及鲁能和曾令淳在内,都觉得竺文魁得自己投意提出的这个规划实在太宏大了一些,他们不是不认同保障房建设,但是却觉得在保障房建设上应当考虑到宁陵房地产市场协调发展和财政支撑能力两者均衡。

  “老鲁,是不是觉得我在保障房建设上的要求冒口太大了一些,或者说步子迈得大大了一些?”赵国栋漫声问道。

  鲁能苦笑了一下,老老实实的点点头:“赵书记,说实话,不仅仅是我,可能咱们市里不少人都觉得您这步伐的确大大了,去年我们市里开建一千套保障房,市府那边都有些腹诽,认为我们是在出风头,今年您下一子就跨到了六千五百套,嘿嘿,翻了多少倍?您想想,大家心理承受能力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赵国栋嘘了一口气,鲁能说的是实话,迳看起来步伐是大了一些,如果自己保守一些,弄个三千套,没准儿也就在市政府那边过了,可这六千五百套的确有些骇人听闻了。

  “老鲁,我是这样考虑的,今年我们市GDP估计要突破一干亿,财政总收入应该在一百四十亿左右,保障房建设我算了算,如果除开土地费用,由城投集团组织建设,估计每平方米建设成本不会超过六百元,也就是说不到五十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大概也就在三亿元不到,就算是加上配套设施建设,我估计也不会超过四亿元,四亿元与一百四十亿的财政收入相比,比例不到百分之三,真的很高么?”赵国栋目光沉静,一点一滴的细算着“我们市级机关明年开始陆续前往妙峰山麓,腾出来那么多土地,除了拍卖和建设其他公共设施外,完全可以用于保障房建设,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为什么大家就觉得难以接受呢?鲁能一时间无言以对。

  四亿元听起来很骇人,但是和今年全市一百四十亿的财政收入相比,的确不算什么,关键在于以前从来就没有人考虑过保障房建设会开支这么大,甚至有人根本就没有把这笔开支列入预算,或者说列入预算,也没有打算真正付诸实施,这样就相当于要突兀的考虑拿出四亿元来建设保障房,这让很多人的惯性思维都难以接受,尤其是去年一千套保障房建设就让人心中很不畅然,如果再加上这其中还夹杂有一些其他利益纠葛,那就更难说了。

  “财政收入究竟应该用于何处?什么才是财政收入首要考虑的支出?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多领导干部都出现认识偏差,公务经费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大笔开销,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为什么在事关民生的保障房建设上大家都觉得难以接受了呢?”赵国栋语气相当平和,就像是在和鲁能探讨这个问题。

  、宵能默默点点头:“赵书记,就像您说的那样,可能就是一个认识问题,大家觉得以前没有这笔开支也就过了,现在突然列出来,而且一下子一大笔,就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仔细分析一下,随着时代县展,住房问题日益成为民众关注焦点,尤其是中低收入阶层的民众已经越来越对房价的上涨产生了焦虑和不满,买不起房,租不起房,或者就是按揭贷款买房,一辈子当房奴,这样的心理压力的确给社会一些阶层带来了巨大压力,政府有责任来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这一点我想随着时间推移,大家都会逐渐认识到。”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等待他们都意识到,有些事情可以等一等,但是有些事情我们不能等。”赵国栋平静而坚定的道:“所以我就要承担起推动这件事情的责任来。”

  鲁能悚然一惊,在这件事情上赵国栋显然不像其他事情那样好说话,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森然似乎也有些针对性,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赵国栋流露出不耐烦的情绪了。

  “赵书记,我想您如果能够多和大家交换一下看法意见,多阐述一下您的观点,应该会收到很好的效果,至少我觉得像文市长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和您的观点是格格不入的。”鲁能小心的道。

  赵国栋哑然失笑,看来鲁能是担心自己会不会意气用事了,虽然对这件事情有些不太满意,但也不至于蒙蔽自己的思维“老鲁,我知道,有的同志看法不同走出于公心,我就怕是有些人却是深陷利益格局中不能g拔啊,这就危险了。”

  就在赵国栋和鲁能乘车奔驰在安湘高速公路上时,黄汇生正面带微笑的替面前这三位倒上一杯“来,尝尝我朋友从福建带回来的大红袍,不敢说绝对正宗,但是估摸着也是靠着那棵树不远处遥遥相望那一带茶园所产。”

  对面三位显然对于黄汇生的大红袍不太感兴趣,象征性的啜了一口,便搁下了。

  “生哥,咱们这一回可是真的陷进去了,你说这姓赵的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专门和咱们过意不去啊,前面他折腾着把市里边四大班子和主要行政职能部门要迁到妙峰山脚下那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去,他是市委书记,咱们胳膊扭不过大腿,忍了,这一朝他又突然推出要建他妈狗屁保障房,还一建就是六千五百套,你说说,这是不是故意针对咱们下套么?究竟还要不要我们活了?”

  说话的是一个已经把脖子上领带松了松的男子,原本一副金丝眼镜戴在他脸上看起来挺斯文的,但是这会儿不断蹦出的粗话野话去让这位文质彬彬的男子凭空多了几分狰狞。

  南都地产的副总裁兼宁陵项目的负责人徐向文,他兄长徐向武是南都地产的老总,这本是在安原地产界相当有风度的一个绅士,可愣是被赵国栋一波接一波的打击弄得都有点神经质了。

  南都地产在前几轮的拍卖中拿下了两幅面积不小的土地,原本准备好生大干一场,没想到第一个地块刚刚开工,赵国栋的实例四大班子和主要行政职能部门搬迁到妙峰山麓的妈剁意见就正式出台了,这当头闷棍把所有人都给敲懵了。

  好容易等到市里边出台了要在这一区域建设第一实验小学和第四人民医院这两个稍稍提振人心的消息齿与,大家伙儿心情好一点,这突然又抛出了要建六千五百套保障房的设想,在徐向文看来,这个市委书记简直就是存心把开发商们当猴耍,存心要让开发商们倾家荡产。

  “向文,说话别那么刻薄,至于么,谁能让我们不活了?”黄汇生温和的笑了笑,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大家走我这儿未,不就是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么?别只顾发牢骚,还是说些有意义的事情更好。”

  “黄总说得没错,咱们还得说正事,不过不知道黄总对这件事情有没有更好格办法?”坐在中间的那位略显沉静的男子语气平和,但是对黄汇生还是相当尊重,中洋地产宁陵项日部的经理,据说父辈在中洋地产这个央企地产大鳄中身居要职,如此年轻佻够派到宁陵主持一方,足见其份量了。

  “老实说,没有。”黄汇生摇摇头,他当然不会随意的表露自己的态度,央企和民企,虽然现在似乎都被绑在了一条船上,但是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年轻人略略皱了皱眉,垂下眼睑,似乎在想什么“如果黄总都没有办法,那我想我们就真的只能面对这个现实了,那我告辞了。”

  对方的飘然而去让黄汇生几人都感到有些意外和震惊,这个家伙太放肆了!

  黄汇生脸色略略有些阴沉,但是却努力保持着平静,对方是明县看穿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完全可以坐等才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自己?黄汇生有些不解。

  “生哥,甭理这伞家伙,仗着自己央企,就觉得不得了啦,他们拿的地不比我们少,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央企是不是都是来做善事了!”徐向文有些愤怒的道。黄汇生摇摇头,神色不变:“卿总,你觉得呢?”

  “生哥,你说那一句没有办法,让我也有些心凉,不过我觉得生晕在这条道上颠簸了这么多年,不会坐以待毙吧,我很期待生哥的下一个转折词儿‘不过”好像有的人太心急了。”卿烈彪眯缝起眼有笑了笑。

  黄汇生微做一凛,这个九鼎地产的老板据说是最不按套路出牌的狠角色,在安都这块天地两三年里活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没准儿路子就能从这个家伙身上找出来。

  兄弟们,推荐票准备好了么?每人三张,都不能落空啊,俺真的很需要啊。

  另外也推荐一本书,半只青蛙的《末世收割者》,好书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