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八节 影影绰绰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八十八节 影影绰绰

  及有任何喧嚣的喝彩,没有任何热闹的祝贺,要没有划和彩带,鑫达集团电解铝项目就在悄无声息中开工了。

  赵国栋注视着眼前这一片沸腾的工地。

  十余台机械在旷野中凶猛的推动,数十台重型货车分列几队一辆装满了泥土,另一辆立即补上,大型挖掘机发出沉闷的怒吼声,喷出一阵黑烟,铲车围绕着挖掘机不停的转动,几乎是争分夺秒,一些施工人员站在高处手中拿着图纸正在那里指手画脚,看样子也是很快就要进入土建阶段。

  围墙早已围了起来,这是鑫达集团宁肯多花钱也要把围墙围起来,避免给外界带来更多的负面刺激,这也是云岭县委县府的建议,这种时候实在没有必要再弄出什么乱子来。

  虽然是相当低调的启动了这个项目,但是鑫达集团在投入力度上却是空前,也许是怕夜长梦多,早一天建成就早一天安心,鑫达集团一方面推动这边电解铝项目厂房建设,另一方面矾土的开采项目也同时启动,按照鑫达集团的设想,那就是要在电解铝项目厂房竣工设备安装完毕的同时就要开始调试和试车,每一个环节都要把握好,不能有半点时间耽搁。

  这个项目已经开工一个星期了,但是无论是和宁陵电视台都没有任何消息报道,甚至连开工时副市长程树和参加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仪式都没有报道。

  非常时期,低调为王。

  郎世群、张培礼和周鑫周达兄弟都站在赵国栋身后,感受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为了这个项目,郎世群和张培礼背负了政治责任,而赵国栋则承担了政治风险,现在这一切终于要修成正果了。

  “两位周总,我记得你们曾经和我谈及你们的铝材深加工项目也要在这个项目启动之时同时启动,打算什么时候动工啊?”赵国栋收回目光,落在周鑫周达兄弟脸上。

  周鑫周达兄弟两人都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凝固在自己身上,怎么短短一两个月时间不见,似乎眼前这个人又有了很大的变化,带来的威压陡然上升了几个层次一般。

  “赵书记您放心,我们鑫达承诺过的事情绝不会失言,翻了年,这个项目就会开工,我们已经和云岭方面沟通好了,主要还是担心动作太大,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周鑫赶紧道。

  “也没有必要那么蹑手蹑脚,国家已经批准的项目,低调固然是好事,但是走了极端变成鬼祟就过左了。”赵国栋笑了笑,回视了一眼工地,往回走,“那好,我希望鑫达集团能够在有色金属冶炼压延这个。行业尽可能的延伸产业链,上游产业固然重要,但是高附加值往往是在下游产业,我希望鑫达集团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要有更深远的眼光和更高的追求,争取在下游高端产品生产上下足工夫,实现质的突破。

  ”

  “谢谢赵书记的关心和期许,鑫达集团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努力做得更好。”

  周鑫连连点头,赵国栋口气很大,但是对鑫达集团提出的要求的确也是鑫达集团本身想要做到的,民营企业在上游产业站稳了脚跟,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但是正如赵国栋所说,鑫达集团如果在这一行证明自己和其他国企不一样,那就必须要实现突破,不但要在上游产业证明自己,更要从下游的产品终端上做文章。

  一行人一边谈论着,一边向大门口走去,郎世群和张培礼有意放慢了脚步,让周鑫能够和赵国栋单独相处。

  “赵书记,钟市长在。刊经济人物评选上一番言辞铿锵有力,很是鼓舞人啊。”周鑫一边观察着赵国栋脸色,一边小心的斟酌着言辞。

  “嗯,跃军市长口才甚佳,风头压过了马化腾,这也是我们宁陵的骄傲啊。”赵国栋不动声色,周鑫突然提及这个话题无疑是有些深意的。“不过赵书记,我听说省里边有不少人对于钟市长的表态很不以为然啊。”周鑫压低声音道。

  “哦?周总好像听到一些什么啊。”赵国栋似笑非笑的瞥了周鑫

  “嘿嘿,赵书记,咱们干企业的,哪儿都得走动着,哪儿的消息都得听着点,有时候可能比您听得多一些。”周鑫腆着脸道。

  “任他们说去吧,嘴巴长在他们身上,咱们也管不了不是?”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

  “可是,赵书记,有领导在一些场合下说,可就有些针对性啊,?刀刀?”周鑫没料到赵国栋这般态度小心中更

  “谁?”赵国栋无可无不可的道。

  “西楼那一位周鑫一咬牙道。

  赵国栋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步速,脸上也是一脸淡然:“周总可能理解有误吧,你要相信,安厚省委的态度历来都是一致的

  “嘿嘿,那是,那是,可能是我理解错误了,要不就是我没有听全面。”周鑫脸上浮起一丝笑容,连忙道。

  “嗯,不过还是要多谢周总对我们宁陵的关心了,没事儿多来宁陵走一走,现在鑫达的根基就在宁陵了,我们宁陵市委市府很欢迎周总先,临啊。”赵国栋停住脚步,伸出手来,若有深意的道:,“有事儿多联系。”

  “一定,一定周鑫也伸出手和赵国栋握在一头。

  回到车上,赵国栋陷入了沉思,西楼那一位?

  看来总还是有人不安分,牵扯到利益纠葛,这也难怪,这保障房建设引发的波澜似乎还不仅仅停留于宁陵了,甚至还不局限于安原,钟跃军在央视。刊经济人物评选颁奖典礼那番话被很多人看作了自己观点的宣示,连刘拓都打来电话提醒自己,不要太过于招摇,很多事情可以做不宜说,像这样在央视上旗帜鲜明的对某个群体喊话,纵然有民意支持,对自己未必有好处。

  对自己未必有好处,但是却能为钟跃军赢得一个很好的印象赵国栋忍不住笑了起来,钟跃军现在也懂得来这一手了,不过赵国栋并不怪对方,相反,钟跃军敢于这样挑明态度,实际上也是对自己的支持和信任,这份信任不仅仅是观点相同意气相投,而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认可,这是一个好现象。

  赵国栋记得很早之前有人说过,当你被人认可,并且有一群人自觉自愿的围绕你的主张和观点,形成一个群体一个团队时,那你就具备了可以成为团队或者群体领袖的魅力了。赵国栋不认为自己现在就具备了这样的特质魅力,但是他希望自己能够不断的向这方面前进。

  钟跃军渐渐的向自己靠近,并非单单因为自己是市委书记或者省委常委,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己的观点看法逐渐被他所接受,从不完全认同到认同,这一步走得很缓慢,也很艰难,但是却很稳定。

  又是一年年底了,赵国栋轻轻吁了一口气,没准儿又有一轮新的变动等待着,谁能说得清楚谁会不会变动,赵国栋心中没底,连对自己他都没有多少底。

  自己不可能在宁陵干太久,这一点他早就有思想准备,但是毕竟自己刚刚兼任省委常委没多久,一般说来一年时间是比较合适的,也就是说,如无意外,自己应该在今年下半年就要离开宁陵了,而且按照惯例,自己离开安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自己的工作经历基本上没有脱离安原,中间那一段到能源部工作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还有大半年时间,自己可以好好在运筹帷幄一下,为宁陵的将来好好规划一下,估计也就是这几天里各种经济指标数据就要出来,十一月宁陵经济增速达到了百分之一百零六,再创新高,估计十二月可能也差不多,如无意外,全年田突破一千亿应该是已成定局了。

  这样辉煌的成绩会带给自己什么呢?赵国栋拿不准,政治这个东西实在太难说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也会带来不可预测的变数。

  西楼那位只怕也一样,关于他要走的传言也早就在私下流传了,甚至绘声绘色,仿佛一觉醒来就会变成现实,但是官方一直没有确实的消息下来,只怕连他自己也一样对此很彷徨。

  这种时候阐明他自己的观点,没准儿也就是一个态度,不过就是一些场合下说的话而已,既没有政策出台,也没有签字画押,没准儿等两天他就走了,人走茶凉,说过的话谁还会来计较?

  也许这就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传递过来的暗示?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仔细琢磨了一下,还是拿不准。

  各位兄弟,俺还是要厚颜无耻的再求一下推荐票,请把投推荐票养成一种好习惯,尤其是投给老瑞,更要养成一种良好习惯,每天不投不舒服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