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节 说客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节 说客

  广客室里与氛稍稍凝滞了下,变得寂静天声。连坐在角膛午。小秘书云睿都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赵国栋,房地产市场这个话题本来就很敏感,而对于宁陵来说就更显得如此。

  赵国栋却是面色不变,甚至还略带一丝笑意的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的观点,这让云睿和陪同而来的市委秘书长曾令淳心情都略略放松下来,他们也知道赵国栋不是一个胸襟狭窄的人。但是这个话题实在太过敏感,市里边都很有点讳疾忌医的味道,一般人是不敢正面提及这个话题的,没想到却被马道成一语点破。

  “马主任,看来你们对我们宁陵情况了解得很透彻啊,我们宁陵在第三产业的发展上的确存在很多不足之处,像你提及的房地产行业,也是引发争论不少,我们市里边为此也是意见不一,连我这个市委书记都觉得颇为头疼,怎样合理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和抑制不合理的房价上涨,一直是困扰我们市委的一个难题,尤其是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外来人口大量涌入,也对我们宁陵本地房价带来了很大压力,在这一点上我也想听听马主任你的看法。”

  马道成定了定神,开了这个口,对方没有发怒或者不答腔,而是很坦率且兴致盎然的主动谈及这个问题,这倒是给了马道成一个很好的机会。

  “现在很多人对房地产行业是不是该列为国民经济主导产业一直存在很大争议,这一点我们暂且不论,但是房地产行业的重要性却母庸置疑,它对下游产业拉动相当大小像钢铁、水泥、建材等等,而且也给政府税收提供极其丰厚的税源,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住房问题事关千家万户,可以说牵一发动全身。”

  马道成也很想就这个引发了无限风波的问题与始作俑者探讨一番,所以也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衣食住行中前两者现在已经不是问题,而住和行日益成为民众关注热点。行还好一些,毕竟可以选择的方式比较多样,而住则不行,房子这个产品比较单一,而且对于普通家庭基本上算是一次性消费到底,说掏空家底不为过。而且随着经济发展,民众消费水平也出现了差异和细分化,对于住房的要求也不一致,导致在需求上的差异,怎样繁荣房地产市场满足不同层次需求,又要切实保障中低阶层收入的基本住房需求,这就是一个平衡掌握的问题,我赞同钟市长的意见,在这一点上政府是大有可为的。”

  赵国栋饶有兴致的微笑着倾听,他听出来了,这是对方先给自己在抹蜜呢,不过下面的转折是什么,还得听其言观其拜

  “但是我觉得政府大有可为并不代表就是要全面介入房地产市场,更不可能取代住房的本质属性一商品属性,归根结底住房是商品,当然它也是公共产品,某种特定情况下,需要政府来干预和保障,但这不是主要的,我一直这样认为。”

  马道成感觉到赵国栋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还是要坚持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宁陵在保障房建设上动作很大,我觉得这是好事,但是为什么却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造成这么大的冲击,我觉得政府在很多方面还是可以做一些工作,而且也完全可以做到既,繁荣了房地产市场,同样政府也保障了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求,这不矛盾。

  ”

  “唔,马主任,这一直是困扰我们的问题,既然马主任有高招能鼻决,我可是洗耳恭听。”赵国栋将身体微微一仰。

  “解决问题不敢说,我只是从发展第三产业上来谈我自己的一些观点想法,未必适用于任何地方,也不一定正确。”马道成平静的道:“关键还是细分化,细分住房需求阶层,困难的用廉租房来保障。低收入阶层买商品住房有困难的,可以用经济适用房来解决,但我个人更倾向于主要依靠廉租房来解决,这样既可以解决的确没有购房能力者的住房问题,又可以不对商品房市场构成太大冲击。”

  赵国栋微微点头,实际上他对经济适用房也并不太认同,而且经济适用房也很容易滋生**现象。

  “事实上我觉得以宇陵目前经济发展状况,房地产市场不应当是目前这种态势,宁陵经济高速增长,大量项目已和企业涌入建成落户,也就自然生成了中高收入阶层和白领阶层这些群体,他们在整

  批六阶层中办占到了相当比例,商品房对干发此人来应该是贼一用当吸引力且他们也具有购买实力的,但是现在房地产开发商们圃于对政府决策的不理解和担心,所以出现目前这种状况,我觉得政府可以在比如出面澄清政策,稳定市场,也可以在一些比如本来就应当由政府投入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表明态度,我想宁陵房地产市场是完全可以走上健康和谐的发展之路的。”

  赵国栋笑了起来,虽然他也认同这为马主任的很多观点,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是受人之托来充当说客了,当然不排除这位马主任本人也赞同这些观点,一拍即合,借着这个能和自己交换意见的机会来阐明观点,交换意见,也算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下台阶的方式。

  “马主任,与君一席话,胜十年书啊,嗯,我看我们政府的确还是有些工作可以做,繁荣而健康的房地产市场既符合民众利益,也是我们政府乐于见到的。”赵国栋笑着道:“我们会认真研究这方面的工作。”

  送走了马道成一行人,赵国栋和曾令淳回到办公室里,曾令淳注意到赵国栋若有所思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道:“赵书记,这位马主任是不是说客啊?怎么感觉好像是专门为这件事情而来的呢?”

  赵国栋瞅了一眼曾令淳,这位秘书长性格应该算是比较淡泊的了,虽然当初自己一心想要把他扶上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但是最终未能如愿,包国威来了,但是曾令淳并没有太多情绪,甚至和包国威也处得挺不错,在赵国栋看来,这年头能保持这样胸襟和情怀的领导干部,真的很罕见了,就连自己都无法做到这种境界,就凭这一点,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僚。

  不过曾令淳对于赵国栋强力推进保障房建设这一计划也有些异议,但是他能够很好的把握分寸,只是在两人在的时候交换意见,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当赵国栋阐明自己观点并且表示要坚持己见时,曾令淳最终还是站在了赵国栋一边。

  倒不是说没有立场,而是对赵国栋他有一种天生的信赖感,这已荐被无数次的例证所证明,尤其是呕洪水之前西江江堤的建设那一事例,更是给曾令淳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嘿嘿,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味道吧,能够理解,但是也不能不说马道成的观点还是有些道理的小萧条的房地产市场不符合市场规律,尤其是宁陵经济处于高增长期时就更显得格格不入,当然这也同样不符合我们宁陵市的愿望,我们也希望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赵国栋吁了一口气,“就像马道成所说的,我们的确有些工作可以做。”

  “不过赵书记,有不少人也在批评我们,说我们宁陵在开住房商品化的倒车,应该把精力放在怎样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上来,而不是一门心思来考虑怎样在住房上贴补中低收入阶层。”曾令淳在赵国栋面前没有啥遮掩,“言辞很尖利,很有点痛心疾首的味道啊。”

  “哼,那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说易行难,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两头都作呢?”赵国栋淡淡的道:“我国基尼系数不断攀升,现在有数据表明已经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了,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单从哪一方面就想达到目的不现实,只能是多管齐下,既要提高收入,但是对那些限于自身能力有法改变自身命运的弱势群体,政府就是要承担起帮助他们改善条件提升生活质量的责任来,让他们感受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优越性,我觉得在我们宁陵市财政已经具备这方面能力的情况下,就是要大张旗鼓旗帜鲜明的推进这些惠民政策!”

  “华西村一个农村能够做到,吴仁宝一个村支部书记就能带领一帮人干起来,为什么我们宁陵不可以做到?就算是一时半刻无法完全实现,难道我们不可以一步一步去尝试?”

  赵国栋最后几句话已经有些慷慨激昂的味道了。

  第二更送到,继续求推荐票!

  广客室里与氛稍稍凝滞了下,变得寂静天声。连坐在角膛午。小秘书云睿都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赵国栋,房地产市场这个话题本来就很敏感,而对于宁陵来说就更显得如此。

  赵国栋却是面色不变,甚至还略带一丝笑意的点头表示赞同对方的观点,这让云睿和陪同而来的市委秘书长曾令淳心情都略略放松下来,他们也知道赵国栋不是一个胸襟狭窄的人。但是这个话题实在太过敏感,市里边都很有点讳疾忌医的味道,一般人是不敢正面提及这个话题的,没想到却被马道成一语点破。

  “马主任,看来你们对我们宁陵情况了解得很透彻啊,我们宁陵在第三产业的发展上的确存在很多不足之处,像你提及的房地产行业,也是引发争论不少,我们市里边为此也是意见不一,连我这个市委书记都觉得颇为头疼,怎样合理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和抑制不合理的房价上涨,一直是困扰我们市委的一个难题,尤其是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外来人口大量涌入,也对我们宁陵本地房价带来了很大压力,在这一点上我也想听听马主任你的看法。”

  马道成定了定神,开了这个口,对方没有发怒或者不答腔,而是很坦率且兴致盎然的主动谈及这个问题,这倒是给了马道成一个很好的机会。

  “现在很多人对房地产行业是不是该列为国民经济主导产业一直存在很大争议,这一点我们暂且不论,但是房地产行业的重要性却母庸置疑,它对下游产业拉动相当大小像钢铁、水泥、建材等等,而且也给政府税收提供极其丰厚的税源,这都在其次,关键在于住房问题事关千家万户,可以说牵一发动全身。”

  马道成也很想就这个引发了无限风波的问题与始作俑者探讨一番,所以也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衣食住行中前两者现在已经不是问题,而住和行日益成为民众关注热点。行还好一些,毕竟可以选择的方式比较多样,而住则不行,房子这个产品比较单一,而且对于普通家庭基本上算是一次性消费到底,说掏空家底不为过。而且随着经济发展,民众消费水平也出现了差异和细分化,对于住房的要求也不一致,导致在需求上的差异,怎样繁荣房地产市场满足不同层次需求,又要切实保障中低阶层收入的基本住房需求,这就是一个平衡掌握的问题,我赞同钟市长的意见,在这一点上政府是大有可为的。”

  赵国栋饶有兴致的微笑着倾听,他听出来了,这是对方先给自己在抹蜜呢,不过下面的转折是什么,还得听其言观其拜

  “但是我觉得政府大有可为并不代表就是要全面介入房地产市场,更不可能取代住房的本质属性一商品属性,归根结底住房是商品,当然它也是公共产品,某种特定情况下,需要政府来干预和保障,但这不是主要的,我一直这样认为。”

  马道成感觉到赵国栋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还是要坚持把自己的观点说出来。

  “宁陵在保障房建设上动作很大,我觉得这是好事,但是为什么却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造成这么大的冲击,我觉得政府在很多方面还是可以做一些工作,而且也完全可以做到既,繁荣了房地产市场,同样政府也保障了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求,这不矛盾。

  ”

  “唔,马主任,这一直是困扰我们的问题,既然马主任有高招能鼻决,我可是洗耳恭听。”赵国栋将身体微微一仰。

  “解决问题不敢说,我只是从发展第三产业上来谈我自己的一些观点想法,未必适用于任何地方,也不一定正确。”马道成平静的道:“关键还是细分化,细分住房需求阶层,困难的用廉租房来保障。低收入阶层买商品住房有困难的,可以用经济适用房来解决,但我个人更倾向于主要依靠廉租房来解决,这样既可以解决的确没有购房能力者的住房问题,又可以不对商品房市场构成太大冲击。”

  赵国栋微微点头,实际上他对经济适用房也并不太认同,而且经济适用房也很容易滋生**现象。

  “事实上我觉得以宇陵目前经济发展状况,房地产市场不应当是目前这种态势,宁陵经济高速增长,大量项目已和企业涌入建成落户,也就自然生成了中高收入阶层和白领阶层这些群体,他们在整

  批六阶层中办占到了相当比例,商品房对干发此人来应该是贼一用当吸引力且他们也具有购买实力的,但是现在房地产开发商们圃于对政府决策的不理解和担心,所以出现目前这种状况,我觉得政府可以在比如出面澄清政策,稳定市场,也可以在一些比如本来就应当由政府投入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上表明态度,我想宁陵房地产市场是完全可以走上健康和谐的发展之路的。”

  赵国栋笑了起来,虽然他也认同这为马主任的很多观点,但是他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是受人之托来充当说客了,当然不排除这位马主任本人也赞同这些观点,一拍即合,借着这个能和自己交换意见的机会来阐明观点,交换意见,也算是一个大家都能接受下台阶的方式。

  “马主任,与君一席话,胜十年书啊,嗯,我看我们政府的确还是有些工作可以做,繁荣而健康的房地产市场既符合民众利益,也是我们政府乐于见到的。”赵国栋笑着道:“我们会认真研究这方面的工作。”

  送走了马道成一行人,赵国栋和曾令淳回到办公室里,曾令淳注意到赵国栋若有所思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道:“赵书记,这位马主任是不是说客啊?怎么感觉好像是专门为这件事情而来的呢?”

  赵国栋瞅了一眼曾令淳,这位秘书长性格应该算是比较淡泊的了,虽然当初自己一心想要把他扶上市委组织部长的位置,但是最终未能如愿,包国威来了,但是曾令淳并没有太多情绪,甚至和包国威也处得挺不错,在赵国栋看来,这年头能保持这样胸襟和情怀的领导干部,真的很罕见了,就连自己都无法做到这种境界,就凭这一点,就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同僚。

  不过曾令淳对于赵国栋强力推进保障房建设这一计划也有些异议,但是他能够很好的把握分寸,只是在两人在的时候交换意见,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当赵国栋阐明自己观点并且表示要坚持己见时,曾令淳最终还是站在了赵国栋一边。

  倒不是说没有立场,而是对赵国栋他有一种天生的信赖感,这已荐被无数次的例证所证明,尤其是呕洪水之前西江江堤的建设那一事例,更是给曾令淳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嘿嘿,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味道吧,能够理解,但是也不能不说马道成的观点还是有些道理的小萧条的房地产市场不符合市场规律,尤其是宁陵经济处于高增长期时就更显得格格不入,当然这也同样不符合我们宁陵市的愿望,我们也希望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赵国栋吁了一口气,“就像马道成所说的,我们的确有些工作可以做。”

  “不过赵书记,有不少人也在批评我们,说我们宁陵在开住房商品化的倒车,应该把精力放在怎样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上来,而不是一门心思来考虑怎样在住房上贴补中低收入阶层。”曾令淳在赵国栋面前没有啥遮掩,“言辞很尖利,很有点痛心疾首的味道啊。”

  “哼,那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说易行难,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两头都作呢?”赵国栋淡淡的道:“我国基尼系数不断攀升,现在有数据表明已经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了,怎样来解决这个问题,单从哪一方面就想达到目的不现实,只能是多管齐下,既要提高收入,但是对那些限于自身能力有法改变自身命运的弱势群体,政府就是要承担起帮助他们改善条件提升生活质量的责任来,让他们感受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优越性,我觉得在我们宁陵市财政已经具备这方面能力的情况下,就是要大张旗鼓旗帜鲜明的推进这些惠民政策!”

  “华西村一个农村能够做到,吴仁宝一个村支部书记就能带领一帮人干起来,为什么我们宁陵不可以做到?就算是一时半刻无法完全实现,难道我们不可以一步一步去尝试?”

  赵国栋最后几句话已经有些慷慨激昂的味道了。

  第二更送到,继续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