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四节 贼惦记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四节 贼惦记

  小刚离开点后赵国栋有此感慨,众位自只环是副县长函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老领导现在却不得不尊称自己一声领导了,这份感触只怕很多人品味起来都觉得百味陈杂。

  要说穆刚的仕途也不算颠沛流离,到千州当专员,然后再晋位书记,照理说也是一方诸侯了,但是就是在书记这个位置上却难以寸进,千州基础条件很差,照理说这既是机会,但也是一个障碍,把握好了,后进变先进,那就是一个典范,但是把握不好,三五年下来依然故如,只怕上边就只有把你拨拉到边上去了。

  穆刚在千州市委书记位置上表现只能用平平两个字来形容,和王甫美之间的关系也处理得不是很好,到省交通厅当厅长只能勉强算是平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有点贬谪的味道,毕竟千州再差,那也是一方诸侯,交通厅虽然在厅局里也算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但只能算是条条上领导,和一方诸侯还是有些差距的。

  这就是命运,你没有能在任上把握好机会,也许你就一辈子也上不去了,穆刚年龄不大不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候,但是再要下地方上可能性不太大了,只是赵国栋也琢磨不透他还有什么想法。王甫美在千州市委书记任上表现也很努力,但是也许是千州基础实在太差的原因,始终没有大的变化,但是相比手穆刚担任千州市委书记时期已经有了不少进步,这大概也是王甫美还能坐稳千州市委书记的缘故。

  不过最近一次的常委会在讨论今东经济工作时也谈及过千州的情况,任为峰和齐华都对千州这一两年的表现不太满意,在这些话题上赵国栋虽然没有插言,但是也能感觉到应东流也有这方面的倾向这对于王甫美来说很危险。

  千州的表现不在于大起大落小而在于太过平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恒久不变,在领导心目中,也就意味着这个地方缺乏活力,在引申开来也就变成了班子缺乏创新思维和开拓动力,而一旦主要领导心目中有这个印象时,那也就意味着你很危险了。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去对王甫美指手画脚一番没有多大意义,各地实际情况不同,他也实在不好对千州的情况多置评,那只会让王甫美更反感,但是给王甫美提醒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真正到了领导印象彻底定型时,那可就真的晚了。

  古小鸥像一团火般身体让赵国栋再度沉迷在了这具似乎和十年前没有多大区别的**中,他一直以为身经百战的自己完全可以控制住自己在这方面的**了,即便是在面对周鑫周达两兄弟抛出的苏晓和梅莹的诱惑,赵国栋依然可以泰然处之,不过对于小鸥,他发现自己抵抗能力很差。

  周鑫周达两兄弟在自己身上没少花心思,每次吃饭都能把梅莹和苏晓请到,也不知道这两兄弟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难道还能认为自己会被这两女人所诱惑?赵国栋有些啼笑皆非,当然他也不会明确指出,对多一两个漂亮女性在吃饭时候调剂气氛他并不反对,甚至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也能活跃氛围,但是如果以为这样可以做什么,赵国栋相信周鑫周达也不至于这么粗俗浅薄和幼稚无知。

  久未开垦的沃土一经长犁君临就变得火热无比,涌动的**岩浆轻而易举就将赵国栋熔化了小鸥饱满而富有韵律的身体就像一曲青春奏鸣曲,让你触手便难以释手。

  小鸥即便是在欢爱之时也从不放弃绽放自己惊人的妖媚,床下淑女床上荡妇历来就是古小鸥奉行的原则,不把情郎迷得神魂颠倒,那只能证明女人的失败。

  即便是借助手机荧屏闪动的微弱光线,赵国栋都能够轻易的看到匍匐在床上小鸥优美的臀瓣弧线,恒温空调让室内温度一直保持着二十五六度,这让古小鸥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室内展示自己的身体魅力。

  似乎感受到了躺在床上的情郎灼灼目光,古小鸥一翻身匍匐在赵国栋胸膛上,“哥,你得小心点,我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对我热络起来,经常打电话来问我,前段时间我没在安都,他就问我在哪儿,还问我和谁在一起,我感觉有些蹊跷。”

  “哦?有什么蹊跷?”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

  古晓峰一直和卿烈彪搅在一块儿,不过古晓峰似乎一直在帮卿烈彪经管苹果国际俱乐部,并没有到宁陵,古小小鸥和古晓峰两兄妹之间关系一直很平淡,古小鸥很少和自己兄长联系,而古晓峰也不怎么过问自己这个妹妹的事情,但是古晓峰应该是从自己父母那里隐隐约约知晓自己和古小鸥的事情,所以这一点到是需要谨慎。

  “他从来没有问我这些事情的习悄,这么多年了,他是啥样的人我还不清楚,这样突然关心起我的生活来了,而且还吞吞吐吐的旁敲侧击问我和谁在一起,这不是明摆着么?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他知道,只不过我从来懒得和他说话,我爸我妈也不清楚我在外边的情况,他突然感兴趣起来,不是奔着你来的,还能是突然对我这个妹妹爱护关怀起来?”

  古小鸥瘪瘪嘴,高挺的鼻梁和丰润的嘴唇构成一副天然的美人玉、面。看起来异域味道十足。

  “奔着我来?那你说他的意图是什么?”赵国栋沉吟着问道一边抚弄着古小鸥耳垂上的丰肉。“我不知道,不过不是说卿烈彪开的房地产公司到你们宁陵去开发了么?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古小鸥虽然对于这些方面不是很清楚,但是女人的直觉却是超乎寻常的厉害准确。

  “很难说,卿烈彪这人现在不一样了,我在宁陵也和他见过一两次面,城府现在也很深赵国栋摇摇头,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你哥知道你住在这里么?,小

  “他想知道,可我不告诉他,他也无可奈何。”古小鸥脸上浮起调皮的笑容,“这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爱巢,我不想让别人来。”

  赵国栋笑了起来,古小鸥还是有些没有长大的性格,有些时候却又表现得格外成熟,你很丹常理来判断她。

  “哥,你别笑,我总有一种预感,我哥肯定是秉承卿烈彪的意思,他突然对你感兴趣,肯定是在打啥坏主意。他们手下有一大帮人,我觉得我这里只怕也瞒不了他们多久,上次在我爸我妈那里出来,我哥就在跟踪我,我装作不知道,在阳光度口和水井巷那边转了一大圈,后来到童郁那边去了,估计让他郁闷死了古小鸥眨着如水浸葡萄般的眼睛”“他们在打这种主意,我担心迟早会给他们发现这里。”

  赵国栋沉吟不语。

  如果古小鸥所说是真,那么看来卿烈彪还是没有放弃要从自己身上打开缺口的意图,想要从古小鸥这里找出自己的软肋,倒是打得好主意,他们既然可以跟踪古小鸥,难免就不会跟踪自己,这到是一个不的麻烦,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自己也不可能一辈子都藏着防着,这总有一日会被对方发现,若是拍上两张照片,抓住一些其他把柄,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先把这个祸根给除掉,但是现在这种局势下,自己怎么来对付卿烈彪?作为自己现在的位置,要为难对付九鼎地产很简单,甚至让它在宁陵彻底跨下去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关键在于卿烈彪这个人,除非自己把他直接送进监狱里,否则?刀?刀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笑,看来这人还真不能有弱点,一旦有了弱点,就很容易被想要对付你的人找到,让你随时得防范着,否则就会阴沟里翻船。

  联想到自己在怀庆工作时徐春雁他们也曾经遭遇孔敬原派来的人查探,赵国栋越来越觉得自己在女人方面的漏洞的确是个大问题,随着自己的身份日高,而自己回到安都的去处也比较固定,如果有心人真的沉下心来要对付自己,捕捉自己的活动轨迹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捕捉到自己的路线规律,现在各种窥探偷*拍设备越来越先进,要抓住自己的把柄也只是迟早的问题了。

  想到这儿赵国栋也有些心惊,自己在这些方面似乎有些大意了,如果今天不是古小鸥提醒自己,自己还真的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的危险性,一旦真的哪一天出了事儿,不管是针对这些女人们,还是自己,那都将是难以接受的。

  也许自己该从其他渠道来弥补或者解决这个问题了。

  第二更求推荐票,兄弟们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