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五节 经济十强县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五节 经济十强县


  二丽娟端起酒杯。笑吟吟的站起来,目光如水。“赵市生…了,在座诸位都是赵市长昔日的同事,与赵市长一起工作的时间更长,丽娟有幸能在赵市长麾下工作,加之小妹丽梅也是昔日赵市长老下属,所以丽娟不敢代表别人,更不用说什么怀庆巾锢,谨代表我个人敬诸位,这样好不好,我走一圈。敬来自宁陵的朋友,欢迎诸位朋友多到我们怀庆做客。”

  王丽婚不卑不亢的神态和优雅裕如的风度让怀庆来客都是暗自颌首,和活跃精明的王丽梅比起来,王丽娟更多了一番雍容大度,举手投足间亦是落落夫方。绝无拖泥带水,和彭元厚干杯时。彭元厚稍一迟疑,王丽娟便理解的说对方可以喝一半,她干了,这让彰元厚也是好感顿生。

  这一圈走下来。王丽娟也是玉容泛霞,一双明眸更是清亮湛然,看得尤莲香尤惠香两姐妹也是暗自点头,王丽娟到怀庆一年多时间便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表现。比起昔日当组织部长时多了几分大气和豪爽,这大概也是主政一方养成的气势。

  王丽娟的爽朗大气立即又在席间掀起了一**澜,魏晓岚和简虹也是不得不表现一下宁陵女性的风姿,这一波拉锯战下来,准备好的四瓶三元红立时见底,赵国栋这个当主人也不劝也不阻止,全凭客人们自由发挥,最后还是尤莲香提议共饮一杯才算拉住闸门。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虽无明月,但是这石上清泉山间松涛委实让人有一种想要长卧于此不思归的冲动。”

  赵国栋和桂全友、王丽娟漫步在林间小径中,华茂集团在打造这个。云螺湖度假庄园时的确下了些工夫,引泉水四处在山间四处奔流,营造出一份悠然往返的山野气息,的确对于这些常年忙于俗务的仕途中人是一个莫大的诱惑。

  “赵市长,我等都是俗人,可没有您那么多愁善感,我敢打赌,我和丽娟区长心里都还在琢磨着这年底经济考核指标谁胜谁负呢。”桂全友笑呵呵的道。

  赵国栋见王丽娟也是嘴角含笑,似是赞同桂全友的说法,摇摇头:“全友,你就这点出息?你们归宁就只能盯着怀州?咋就不能大气一点瞅瞅华阳麓山呢?就算是拼不过,难道连想一想比一比的胆魄都没有?华阳、麓山难道天生就是龙头老大?”

  “嘿嘿,赵市长。麓山我不清楚,但是华阳我却知道,至少是我记忆中它戴上了咱们安原乃至整个中西部地区县域经济实力总量第仁名的帽子之后,就再也没有谁能把这帽子从它头上给摘下来,反倒是二三名和它的距离有越拉越大的迹象。

  桂金友笑眯眯的道:“咱们虽然不缺胆魄,但是也得有自知之明。您说让我去把绵州的河平和建阳的广川这些县份列为追赶目标,咱还觉得现实一点。您说要我们去和华阳麓止。竞争,实在太为难我们了,丽娟区长,你说是不是?”

  “俗啊,但是谁都又不能免俗,我不也一样?宁书记这一趟来怀庆,带来了动力。也带来了压力,陈书记和我也是夸下了海口,也算是给自己套上了绞索,若走到最后大言炎炎,只是欺诳领导这一条罪名,就得让陈书记和我吃不了兜着走啊。”赵国栋既似在感慨,又似在鞭策自我。

  桂全友和王丽娟都是凝神静气静听赵国栋言语,他们都知道宁法来怀庆这一天半时间里,陈英禄和赵国栋陪同宁法在七星关散步两个时,最后在归宁召开的工作汇报会上也是对怀庆寄予厚望,但是这会儿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估摸着宁书记在寄予厚望之时只怕也对怀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陈书记和我在宁书记面前夸下了海口,三年之内,也就是在田年我们怀庆要有两个县区冲进全省十强,我和陈书记初步定的就是你们归宁和怀州,你们俩有没有信心?”赵国栋声音突然拔高,目光如灿直视二人。

  桂全友和王丽娟都禁不住到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上这茬话。

  全省十接县?这玩意儿可不是光靠夸口就能行的。

  自打,鹏年省统计局以国内生产总值为标准作为考察全省十四个地甲子二十二个县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以只有当年怀皮席曾经闯入过全省十强,名列第八,之后怀庆五朵金花每况愈下,国有企业安展逐步陷入低谷,怀庆六县二区便再无谁能闯入十强,归宁县去年凹排位名列第全省第二十二名。怀州区名列二十六名。

  而历年十强县中几乎全被安都、建阳、绵州三市所垄断,安都包揽四席。建阳三席,绵州二席,还有一席则被宾州所得,而前二十强中安都一市就占了八席,而安都、建阳、绵州三市则瓜分了十五席,这还是因为安都主城五城区农业人口不足百分之三十不列入考核范畴之内的结果。否则,三市几乎就要包揽前二十强。

  赵国栋并没有虚言恫吓挂、集二人,在七星关散步漫谈期间,宁法的确希望怀庆经济能够在他们俩主政其间能够实现一个飞跃,陈英禄和赵国栋两人也几乎是咬着牙关表示将在三年内实现十强县的突破,但是却并没有说要有两个县区进入十强县,而且最后期限也是定在留年。

  但是赵国栋却不想给两人以任何松懈的机会,在他看来怀州其实和归宁的差距并不大,虽然差着四位,但是口总量差距也就是两三亿之间。也许一年后两个县区的位置颠倒也未可知,全凭两个县区各自的努力了。

  而两个县区之间差距虽然不大,但是隔着十强县最后一名的差距却不闪年十强县最后一名是绵州甫的安昌县。凹高达六十五亿,而归宁去年凹产值才堪堪接近五十亿,而怀州区去年凹还不足四十八亿。

  也就是说如果安昌县按照全省经济平均增长水平,两年后估计在八十亿左右。而归宁和怀州要超过安昌进入前十强,也就意味着每年凹增速要达到百分之三十左右才能有希望做到。而去年归宁经济增速虽然超过了全省和全市平均增速,但是也不过百分之十八,怀州去年情况略好于归宁。达到了百分之二十,但是距离百分之三十的增速要求显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桂全友和王丽娟都低下头紧张的盘算着各自的底子和如果要进入前十强所需要的经济增速,这些数据对于两人来说都是烂熟于胸,稍稍盘算一下就能算出一个大概来,这百分之三十的增速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承受之重,啥事儿都可以在领导面前拍胸脯夸海口,唯独这个东西要以省统计局的口径为准,谁也不敢打包票。

  尤其是现今省统计局局长喜明宏是以刻板出名,任谁想在他那里做文章那都是千难万难,而下边做手脚一旦被省统计局查出,立马就是通报到省上两位主要领导那里。

  而现今这两位领导在这一点上却是惊人一致,都极其恶恨下边在数据上弄虚作假,去年荣山市在凹统计数据上有出入,后被查清楚是有意弄虚作假。被应东流直接勒令将荣山市统计局局长就地免职,荣山市市长和分管统计工作的常务副市长双双在省政府作书面检讨不说,还被勒令在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做出深刻检讨。那份丢脸味道让全省各地市在这个问题上都是噤若寒蝉,不敢越雷池半步。

  “怎么。不敢吭声了,下软蛋了?”赵国栋轻轻一笑,瞥了一时间都不吭声的两人,“是觉得根本没希望,还是难度太大?”

  “要说根本没希望那也不至于,但是的确难度有些大。”桂全友吸了一口气,率先开口,“赵市长您大概也盘算过吧,归宁和怀州要想闯入全省十强县,不算今年,那就得保持着百分之三十的增速,前提还得去年前十强的后两位以全省平均增速增长,这个挑战可不”

  “是啊。赵市长,全友县长说的没错,百分之三十的增速,除非集马上引进有几个上规模的大项目。而且还得尽快投产,可现在市里开发区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上规模的项目基本上都被开发区垄断,我们怀州区想要分一勺羹都很困难,要达到百分之三十的增速难度太大了。”王丽娟也接上话头,微微笑道:“当然。如果和讯科技项目是落户在我们怀州区的,我就有这个。底气说四只闯入前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