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七节 后时代隐现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七节 后时代隐现

  广委会直开到了下午五点讨才算结束,中午常委们也鲍尤叫女小一食堂里对付了一顿,然后休息了半个小时,继续探讨分析全省经济形势和翻了年后经济发展思路。

  赵国栋在任为峰的提议下,一干常委也都附和,也只能勉为其难的谈了谈自己在主政宁陵期间的工作思路和想法。他倒也没有多藏掖的意思,在座的都是身经百战历练的老手,花哨或者老套只会招来轻视和鄙薄,所以他也不敢藏着掖着,也就拣了一些自己初到宁陵时的想法和观点开始谈起。

  从自己根据在能源部的所见所闻和心得感受提出了要以在目前全国都还处于朦胧状态下的新能源和新材料产业为主导产业的设想,得到了宁陵市委班子的一致认同,然后积极推动全市改善投资环境。

  由于宁陵集乏大型国有企业基础,只能选择以发展民营经济作为主线,而民营经济存在的最大困境就是在各方面政策尤其是融资上遭遇的壁垒,所以宁陵选择了建设征信体系这一最基础的一步开始做起,利用政府资源帮助民营经济建设一套较为规范的征信体系,同时协调金融部门,政府充当扛杆担保撬动金融机构与民营经济对接,开始推动民营经济在宁陵的发展。

  一干省委常委们虽然平时也都知道宁陵在发展经济上方法多路子广,也知道大量的项目纷纷选择了宁陵落足。但是宁陵凭什么能够稳稳的吸引住这些企业蜂拥而至,其中具体细节却并不清楚,除了任为峰对于宁陵情况较为熟知了解外,其他人并不太了解。

  赵国栋这一趟讲下来也才让一干常委们意识到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省委常委并非浪得虚名,能够在三年时间不到里把宁陵经济从全省下游一举推到全省经济第二位那不是偶然,那是真得要有点真材实料才能乐

  大话谁都会说,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来投资,整顿工作作风,优化产业结构,这些口号喊出来谁都不比谁声音个个都能把这些词儿阐述发挥一篇两页,但是你怎么落实到具体,你怎么贯彻执行下去,这就是考验真正的实际操作能力,赵国栋能把这一曲演奏得抑扬顿挫,那就是他的本事。

  连孙连平对于赵国栋的介绍也是受盖良多,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搞经济这一块上自己与这位年轻的省委常委无论是在思路宽广还是想法点子上都有不小的差距,对方提出来的不少点子连孙连平都是抨然心动,如果安都能够借鉴推广,未尝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一直到赵国栋离开,应东流才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样一个人才,虽然很有些性格,但是真正的能人谁又能没有点脾气性格?应东流有些遗憾,只可惜赵国栋一直在安原工作,基本上没有出去过,能源部工作那段时间太短了一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就意味着赵国栋在安原工作时间不可能太长了,否则自己还真有点想要他挪动一下位置。

  齐华的表现乏善可陈,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而且从内心来说,这个人有些首鼠两端,应东流很不欣赏这种性格。

  看上去不偏不倚,但是在应东流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投机主义的表现,应东流宁肯任用一个哪怕经常耳以和自己对着干的干部,只要他能拿出合理的理由来,而不愿意用这样人云亦云,没有原则的干部。

  这一轮调整虽然还没有见出分晓来,但是作为省委书记,中央有些动作也会提前和应东流交流,虽然很多还处于尚未明朗的阶段,但是就凭这么多年的仕途经验和嗅觉。应东流也知道秦浩然可能要动一动了。

  秦浩然在安原呆的时间也的确太长一些。说实话在接任省委书记时应东流一度以为中央可能会安排秦浩然离开另外安排人来,但是结果却是秦浩然代省长,然后再去掉代字,现在看来当时中央考虑到安原省不宜动得太猛,尤其是燕然天走,苗振中离开安都而孙连平来,现在情况基本稳定下来,安原今年的经济发展也重新步入正轨,也就是要考虑安原班子需要动一动的时候了。

  自己不会动,那么就只有秦浩然动了。而且址示流也知道秦浩然其实也希望动动六从副省长到常务副省长再到省长,还想再继续接任省委书记,这样的可能基本上没有,地方小中央地方。中央地方一中央,地方一地方异地地方小这是基本基本的干部任用路线,在一个地方当到老,不到其他地方或者中央交流,既不符合组织原则,也容易滋生**,现在的政治气候下小基本上不可能了。

  秦洁然一走,任为峰接任的可能性很大,虽然苗振中和孙连平在省委排名都在任为峰之前,但是应东流知道中央对于苗振中和孙连平在安都工作期间的表现不是很满意。安都市经济发展一直低迷,一直到今年增速才算是勉强有所变化,但是即便是这样,依然和全省平均增速有相当大差距,这样的表现实在很难让人心服口服。

  只可惜赵国栋担任常委时间太短,资历也太浅了一些,否则任为峰要真的接任省长,赵国栋来担任常务副省长应该是一个相当合适的个置,想到这儿应东流就忍不住摇摇头,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假设。

  如果不是赵国栋在安原呆下去的可能性太应东流还真的存了一份心思让他代替齐华的位置,只是赵国栋在一年之内离开安原的可能性很大。

  中组部那边也已经有这个意思传来,征求应东流的意见,虽然他坚决顶住了,要求赵国栋至少应该要工作到年底,确保宁陵经济能够真正进入比较稳定的发展轨道,但是这究竟能顶多久还不好说。

  应东流希望赵国栋能够在宁陵市委书记位置上工作到今年十月以后,这样刃万年宁陵发展也就基本定型,看看宁陵还能不能再创造一次奇迹。应东流心思从赵国栋身上重新回到了全省工作上来,赵国栋刚才和他的交流对应东流很有些触动,安都定位不清晰的确是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小以打造内陆核心城市为己任的大都市如果一年吸引外来投资尚不及宁陵,这简直是一个悲哀,而竞争对象瞄准省内其他地市,那更是一个耻辱,以安都这样的条件,理所当然的应当要扛起安原经济发展的大旗,但是现在安都却始终没有能够找到自己的准确定位。

  问题症结在哪里,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复杂,但是一言蔽之,那还是一把手的思维观念问题。

  赵国栋这小子的言语很犀利直白,只是现实的复杂性却让应东流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在多次常委会上应东流都在督促孙连平思想要更开放,步伐要迈得更大。但是这位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却迟迟不愿表态,关京山也算是一个有些魄力的角色,但是为了开展工作,也不能和孙连平妥协。

  在权力把握操持这一点上。孙连平和苗振中到是一脉相承,这让应东流也有些感慨。

  中央在安都市委书记的人选问题上每每求稳,但是却忽略了安都作为内陆大都市所要承担的头羊作用,苗振中和孙连平有其工作经验丰富协调能力强性格坚毅的一面,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两位在经济工作上都缺乏开拓进取的精神和意志,求稳是他们工作思路中的典型心态,在应东流看来,这是导致安都在这关键的几年里落后的主要原因。

  相比之下赵国栋的锐意进取精神和大胆开拓的创新思维就显得格外可贵了,宁陵的成绩证明了这一点,只有敢于甩开有些包袱,敢于打破成规,敢于突破一些禁锢,敢于大胆尝试,才能真正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路子。

  也许正是年轻人没有这么多枷锁包袱,也没有那么多压力和羁绊,他才能轻装上阵,如果真的到了某个层面上之后,他还能做到这一点么?比如现在让他担任安都市委书记,他还能这样轻松自如的面对么?

  如果自己能够决定这一切。应东流会毫不犹豫的拍这个板,哪怕是冒一些风险也值得,但是只可惜这只能存在于一种设想,安都市的特殊地位让中央在这个市委书记人选的问题上历来都持谨慎态度,从市委书记需要兼任省委副书记这个规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不能出错不能出问题的位置,甚至比起一个常务副省长来从某种意义来说更为重要。

  第三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