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八节 春运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八节 春运


  心习栋没想到自只和应东流的番安谈办能引来对方小联…脐,但是他也知道今年自己可能会迎来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不过话也说回来,自己一来宁陵快三年了,也该有些变化了,不管是令人满意的,还是让人郁结的,总该有些变化。

  都说沉默中酝酿爆发,自己这三年不算沉默,如果强要说爆发。似乎又显得坚挺太久了一些,还真不好判定。

  男人喜欢那方面坚挺而不轻易爆发,不轻易爆发并不代表不爆发,寻常不露面,偶尔现峥嵘,这才是高手。

  但是现在想其他的却又太早了一些,应东流在言语里已经暗示了,自己可能会在下半年调整,那么自己就应该要抢在自己离开宁陵之前,把宁陵方向和大架构给确定下来,要让随后几年里宁陵都能够沿着这个模式,稳定高速的发展下去。哪怕是自己真的永久离开宁陵,离开安原,也要让宁陵保持内陆地区这个基点坐标。

  要做的工作还很多,赵国栋脑子里一时间也浮想联翩,构架容易,关键还是在于执行,而执行的关键就在于干部,没有一帮信得过的领导干部,那一切都是枉然,好在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放松这方面的工作。

  焦凤鸣被推到市委副书记这一角是赵国栋最为得意之举,可以和前年把尤莲香推上唐江市长这一动作相媲美,这可以基本上确保宁陵在今后三年内都会有一个对自己思路想法有深刻认识的角色来执行自己的方略,而钟跃军如果能够在自己离开宁陵之后接任市委书记就更好不过,赵国栋希望这样的人事架构不要轻易被打破,确保宁陵发展的平稳。

  对宁陵市级班子的配备赵国栋还是比较满意的,副市长中,些文魁和文彦华能力都相当突出,常委中也都令人满意。暴然包国威担任组织部长让人有些遗憾,但是此人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

  县区一级里,卢勉阳出任苍化县委书记之后似乎还有些没有找到打开局面的路子,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担心这位已经习惯于在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没有行政事务羁绊的角色能否胜任一个四十万人口县的一把手角色。现在不仅仅是要承担起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需要和社会发展并驾齐驱,做到两不误。

  相反倒是贾平原、周重这几个调整后的角色都能很快进入状态,曹集已经出现了一些新气象,而东江区则继续保持着高速发展态势简虹和周重很快就默契起来,这也让赵国栋松了一口大气。

  如果能够再给自己两三年时间,赵国栋自信可以让一个全新的宁陵屹立在安东这块汰土上,只可惜这种可能太能够再给自己一年时间已经是奢望了。

  春节就在连绵的冬雨间走来小几乎是一眨眼,就已经是年关上了。

  年关事儿多。对于赵国栋和市里班子成员们来说,那就更繁忙,虽然很多都是形式上的东西,但是形式上的东西你也必须要走。

  访贫济困,看望老干部、军烈属,慰问下岗职工。看望值班战斗在第一线的公交司机、交通民警、派出所干警,以及电力、通讯、燃气、自来水等公用事业部门的值班人员,慰问驻军,节前检查安全,这些事情即便是分担到每个班子成员身上,都还是有一大摊子,再加上各县区各部门单位的总结表彰会也陆续召开,新春团拜,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务一大堆,哪样也不能搁下。

  除了慰问老干部赵国栋亲历亲行之外,其他事务赵国栋能委托给钟跃军和焦凤鸣的都尽量委托给两人了,新春团拜也是充满喜庆。赵国栋也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展望新的一年宁陵的美好前景。

  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三十的下午了,这一轮春节值班赵国栋的班是安排在正月初七,也就是放假的最后一天,正月初一则交给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元生带班,这也是马元生主动请缨,市里班子成员不少都是家在外地,能够有马元生这样经验丰富又是本地人的老领导来带班也是一种福分。

  赵国栋又独自去了妙峰山环线工地看了一围,市城建集团的动作很快,辉煌大道延伸线已经竣工小甚至连路灯都已经安装到位,只是两边的绿化尚未完成,但是也初见规模了。

  妙峰山环线与辉煌大道延伸段形成一个,“丫”字形的交汇,在“丫”字形的分叉处可以遥望郁郁葱葱拔地而起的妙峰山,虽然妙峰山最高处相对高度也不过两百来米,但是这样突兀的在平川上耸起。加上茂密的原生态植被保护得很好,还是让人有一种突入山野的野趣。

  堑文魁的执行力还是相当值得赞许的,妙峰山环线的路基工程已经开始开挖建设,翻出来的新鲜泥土显得凌乱无比,大型机械依然四处可见,据说正月初三建设就要恢复开工,可以说争分夺秒。

  和妙峰山环线接通的南北两翼干线也已经规划出来了,向被和国道引连接,向南和规哉中的东方红大道相连,这样一来,以妙峰山为基点的未来宁陵城市十年规戈的西半块格局就基本上出来了。

  和市里边领导打了招呼离开时已经下午两点过了,奥迪向西穿越老城区,准备在宁陵西止安湘高速。这里是宁陵主上站区。“这是怎么一回事?”眼前这一幕让赵国栋吓了一大跳,国道口占和高速路上站口处挤满了拖儿带女背包扛袋的人们,黑压压的一大片。十几个人一群一群,放眼望去至少有上千人,每过一辆过境客车都会引来无数人的围堵,希望能够加塞上两个,连站在路上的交警也不得不加入帮助疏导这个路口上来往客车的通行中来。

  彭元厚显然也有些意外,不过他立即反应过来:“赵书记,恐怕是等着赶车回家的人吧?咱们市里边很多企业都是今天才开始放假。不少企业甚至是上午才把该发的工资奖金给职工们兑现,这不都集中到下午走。恐怕市里边汽车站那边没有那么多长途客车吧?”

  市里边企业都基本上集中在腊月三十才放假这一点赵国栋是知晓的。民营企业们不比国有企业能够考虑那么周到和人性化,资金能搁上一天绝不提前,工作日能够排满到最后,绝不超前,工资奖金都得在腊月三十来发,让你还得安安心心干满日子。

  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为此专门抽调人员出来负责市区各金融网点的巡逻,甚至还专门为向联合半导体、南玻半导体、神风科技等工资发放比较大而又没有采取信用卡发放的企业提供特巡警贴身保卫的安全服务。确保这种敏感时候不发生恶性案件。

  但是这么多企业都集中在了腊月三十来放假,家在外地的工人都集中在了这一天下午离开,却让市里的交通运输系统一下子面临了一场危机了。

  宁陵市里企业大批职工都不是本地人,除了一半左右来自宁陵市里各县区外,还有相当大一部分来自周邻地市,像南华、通城、永梁、宾州乃至湘西是主要劳动力来源地,省内其他地市也不少,不少人都知道年终坐车肯定会接当困难,都提前买票订车,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都住在宁陵附近地市区县,到时候再来买票或者挤一挤站位熬两个小时就能回去了。

  谁也未曾预糕到这些企业都集中在腊月三十来放假,这样大规模的人员外流突然集中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一下子就出现了问题。

  指望过境客车能够解决问题纯粹就是痴心妄想,这都年关逼近,几乎车车满员,交警上路检查更加严格,谁也不敢多载客,这样大数量的客流要分流,不是加开几个班次的汽车就能解决问题的。

  下了车的赵国栋粗略打量了一下,就知道问题相当棘手,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市里这些企业放假的职工,现在应该还不是最高峰,不少人还在宿含里收拾东西,估计到了三四点钟还会有大量在市里两个汽车站搭乘不到车的客流向旧国道上分流,希望通过过境车来解决问题。

  正在指挥交通的交警注意到了这一辆无声无息停在旁边的奥迪,车牌号对于他们来说都相当熟悉,一名负责人赶紧跑了过来,赵国栋制止了对方敬礼,径直问道:“情况怎么样?你们报告了没有?。

  “报告赵书记,我们已经把情况报告了局里,骆局长刚从宁陵东高速路口往这边赶,那边情况也很严峻,只比这边略好,马书记据说在通往南华那边的路口上察看,因为来得太突然,就是这一个多小时的事情。大家都没有意识到

  负责的交警相当会说话,但是也的确说的是实话。

  继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