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九节 疏导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九十九节 疏导

  浅?他们都知道了?赵国栋心中稍稍宽。这样势如果作为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都还不知晓,那么就真的有点失职了,即便是这样还没有报到自己这里来,依然让赵国栋有些不满意。

  正说间,赵国栋手机响了起来,是骆育成的电话。

  骆育成在电话里知道了赵国栋在安湘高速公路宁陵西入站口之后,也就直接汇报了宁陵东站的情况,那边情况也很严峻,现在至少滞留了将近两百人以上准备回家过年的旅客,现在人数还在继续增加,主要都是市区两级的企业职工,在那边的旅客主要是到曹集、花林以及通城的西河县和湘西方向去的。

  骆弃成这边电话刚搁下,马元生的电话也来了。

  宁陵通往云岭、南渡、南华方向的情况更加严峻,现在至少有超过八百人滞留在宁南路口周围,原来常见的野的现在都被席卷一空,到处都是焦灼希望回家的面孔。

  南华是人口仅次于安都的大市。历来是劳动力输出主要地区,宁陵经济高速发展吸引了大量南华劳动力涌向宁陵,据赵国栋所知西江临港工业园区三分之一以上的工人都是来自南华,而市开发区也有相当数量的工人来自南华。

  按照这个架势,只怕到了三四点钟时候,滞留人数至少还要翻倍,甚至更多,而现在宁陵市公共汽车站发往外地的客车票早已售蔡,也就是说仅凭市内原有的巴士根本无法满足这些急需要在过年之前赶回家中的旅客需要。

  赵国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市内公交车还在不断的将这些要返回外地家中的旅客向外疏散。他们都纷纷涌到这些路口上碰运气,但是带给他们的都是失望,焦躁的情绪涌荡在他们心中,如果再不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就真的要变成一个社会问题了。

  赵国栋当机立断给焦凤鸣打电话,要求他马上安排人通知联系市里各单位各企业凡是有通勤客车的单位,都马上将大客车或者中型客车派到市委,由市委统一安排安排到宁陵东、西两个高速路口以及口占国道两个路口,当然还有宁南路口。

  但这还远远不够,赵国栋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展。买不到车票而又急欲离开的旅客数量恐怕会超过五千人,这也就意味着可能需要一百到一百五十车次来运送这些旅客,而这还是在不包括本身已经买了票的旅客。

  赵国栋又给分管交通的副市长堑文魁打了电话,要求他立即联系市公交公司,看看能不能在市内公共汽车中抽调出部分车辆来支援一下,只是市内公交车大多是采用胎的车型,一来车速较慢,二来一般都是在市内加气站加气,顶多只能在附近郊县跑一跑。

  想到这里,赵国栋又给曾令淳打了电话。让他通知每个县想办法在不影响各县自己的运输情况下为市里准备最少五辆客车,两个小时之内必须要抵达市里,由市委统一进行安排。要求各县尽量抽调机关单位和企业的通勤车,不要抽调公共运输车辆,避免影响县里自己的春运。

  谁都没有料到这一波企业放假潮会来得如此凶猛,谁也没有预计到会有如此多的工人没有提前购票。谁也没有想到天天都在喊春运紧张压力大,却都以为那是京城、沪江和羊城以及安都这些大都市政府需要考虑的问题,而像宁陵这样的城市顶多也就是考虑年后农民工可能要外出带来的火车出行压力罢了,没想到这一波职工也好民工也好的返乡潮竟然会出现在宁陵身上,这让宁陵市委市府都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弄得措手不及。

  赵国栋知道这事儿的确是怪不得其他人,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宁陵这两年来尤其是去年各大企业开工之后大规模招工带来的这种冲击力

  由于企业都是陆续开工招工,从年初到下半年,所招工人都是陆续来宁陵,今年新增中小企业数量也是大增,而这样大数量的工人返乡潮突然在这一天时间里释放出来,一下子就几乎要把全市公交运输系统给压趴下了。

  驮育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瞧瞧看了一眼赵国栋气色还算正。心中稍稍宽了一些。这委实怪不得他,接到交警方面传递过来的消息。他当然不敢贸然乱报,至少也得要实地察看一下,没想到就这么跑了一圈下来,形势就会变得如此严峻,真是始料未及。

  “赵书记,东站那边比这边情况

  引。浅让交警支队名副支队长在那边指挥。但是估计可肥随省刚间推移也会逐渐增多,问题是现在市里汽车站那边运输公司车都全部排满了,根本就调不出车来,得马上在市里其他单位想办法挤出车来,否则真要出大乱子来

  骆育成在赵国栋面前也不废话,直奔主题,倒是让赵国栋心中稍稍舒服了一点,至少骆育成还是相当果决的,能够马上想到对策,而且也和自己的思路差不多。

  “育成。看来咱们都有些跟不上形势啊。今年宁陵市区新增了多少外来务工人员,你有没有一个底数?考虑到他们在春节期间可能会返家么?他们的来源地是哪儿。会采取哪种交通方式返家?这些问题我看我们都有些大意了,只想到年后可能会有很多民工出行外出打工,却没有想到我们宁陵同样也变成了一个吸纳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的城市这是教啊!”

  赵国栋语重心长的口气让驮育成脸也有些发烧,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赵书记,我们工作没做好,但是现在首要问题还是要解决这些人的返家问题,恐怕得马上想办法抽调车辆来疏导,否则滞留人员越来越多,弄不好就要出乱子啊。”

  “嗯,你骖育成还算是头脑清醒,我已经让焦凤鸣在市里各单位抽调车辆了,曾令淳负责到各县抽调车辆,另外些文魁也在市内公交车抽调准备车辆,你马上安排警力先把各个路口到各地的旅客分门别类的安排开来,等一阵车一到就开始组织疏散,本着先远后近,先多后少的原则。最快速度先把目前的人流疏导开来。避免越积越多

  赵国栋的话让驮育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有安排布置那就好,怕就怕的是没有抓拿。找不到解决办法,只要人流疏导动起来,旅客看得到回家的希望,那就要好办得多。

  “我马上安排警力来布置。另外再抽一部分机动警力来维持秩序。”骖育成从自己驾驶员那里接过对讲机开始联系市区警力,同时也联系上了马元生。

  不出赵国栋和骆育成所料。就在调集汽车这一个多小时里,簇拥滞留在几个道口的人流量大幅度猛增,赵国栋所在这一处宁陵西站口,人数迅速突破了干人大关,他们大多是要返回土城、金梁、永梁这一线的务工人员,而在紧邻的占国道口,也一样滞留了超过五百人,仅仅是向西疏散的人数就达到了一千五百人以上,而且还在不断增加。

  也幸亏警察先行赶到开始将这些人流分类,前往安都、永梁、金梁、土城几地的客流被分开来,当市里抽调来的车陆陆续续抵达时。立即就组织人员登车,登车一完毕,就立即安排车辆启动,尽快向外疏散人员。

  钟跃军赶到了宁南路口,和马元生一道负责疏散前往云岭、南华方向的旅客,那边的压力也丝毫不比赵国栋这个方向超过一千二百人积压在路口上,交警不得不将人群分列成几条长龙沿着道路排好,汽车一到便按照顺序组织登车出发。

  好在旅客们虽然归心似箭,但是看到有政府和警察出面帮助协调调配车辆,心中也就安稳许多,再加上政府安排车辆似乎也没有要收钱的架势,多少也能节省两个路费,所以情绪都还算比较稳定。

  顾永彬到了宁陵东站口,和先期赶到的市公安局副局长云腾一到负责疏散前往湘西、花林、西河方向的旅客。而文彦华则坐镇宁唐路,负责疏导从宁陵前往本阳、唐江方向的旅客,而焦凤鸣和曾令淳则坐镇市委,负责与各点保持着联系。合理调配车辆,以最大限度的缓解各点的疏导压力。

  滞留人数到下午四点半到五点钟左右达到了高峰,最高峰时宁陵西站方向滞留人数超过了两千人,而宁南路口也接近两千人,而宁陵东站方向滞留人数也达到了一千五百人以上,其他几个次要路口也有三五百人不等的滞留。

  巨大的压力让在市委坐镇的焦凤鸣和曾令淳也是如坐针毡,焦凤鸣甚至要求市里各单位将单个上所有能坐八座以上的面包车都统统调配出来。尽可能的安排上线疏散,而曾令淳也要求各县一再增加车辆。以保证旅客们能够在大年夜前回到自己家中。

  十二点还有。兄弟们把推荐票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