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节 三十夜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节 三十夜


  川着列列人流缓缓向前移动。辆辆形态各异的客扣册,车、面包车,甚至连市里四大班子的四辆斯柯达和市公安局的两台警用大客车也都毫无例外的给派了上来运送客人,人流一直到了晚间六点过才开始缓缓缩减。

  市里边削减了市内公共汽车的发送频率,而将挤出来的市内大巴全数安排到了几个点上运送到郊县的旅客,这样可以讲其他车辆腾出来主要负责输送到外地市的旅客,这样也就极大的减轻了输送压力市内公交大巴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宁陵市内各县距离都不算太远,一般说来也就是一个小时以内的路程,就算是市内公交大巴慢了点,但是也基本上可以在两个小时之内抵达,这样也勉强可以赶上晚间的团年饭。

  安原电视台的记者们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了这一消息,在下午六点钟左右赶到了宁陵,现场采访了不少群众,最后又要求采访赵国栋和钟跃军,都被婉拒,最后还是市委副书记焦凤鸣在市委接受了采访。

  焦凤鸣也介绍了这一意外情况,坦承宁陵市委市府在这方面预料不足,尤其是没有预计到由于宁陵市区的企业都集中在了腊月三十才放假,而这些企业职工大多数来自周邻地市和郊县,使得宁陵市的交通运输能力和政府应急能力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而宁陵市政府在这一次危机中也经受起了考验,充分统筹调动了市内各种运输资源,基本上满足了回家旅客们的需求,截止到现在已经运送旅客达到八千人次,目前还有将近一千旅客滞留,估计可以在八点之前将最后一批旅客送上车。焦凤鸣相当坦率的态度赢得了记者们的好感,记者们也都向焦凤鸣问及这一次意外情况出现的原因,焦凤鸣也就介绍了宁陵前两年和今年情况对比,着重介绍了今年宁陵企业开工数量的迅速增加,企业招工人数大增,比起前几年总和还要多几倍,加之前期不少工人没有考虑到运输会如此紧张,都没有提前订票,尤其是市内郊县的工人更是对这一点预料不足,认为自己离家不过几十里,随便怎么也能回家,却没有想到造成这样一种拥堵现象

  赵国栋离开宁陵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绝大部分旅客都已经上了车,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估计还有几辆车返回之后就可以满足所有人的需要了,赶在十二点之前回去吃年夜饭差不离。

  他没有从宁陵西站上高速路,而是选择了走引国道,原因无他,等待从宁陵西站上高速的车辆太多了,估计至少也得要十分钟左右才能上站,他宁肯选择走占国道从土城收费站上安湘高速。

  原本还打算赶回家去好好品尝一顿母亲的手艺,也只有泡汤了,赵德山几兄弟都已经早早到家了,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没能回去,不过家里人都是十分理解,都再三告诫赵国栋千万别赶时间,路上一定要开慢一些,宁停三分。不抢一秒,一切以安全第一

  “老彰,辛苦你了,一会几你还得回来,怕是赶不上年夜饭了吧?。奥迫车平稳的行驶在口旧国道上。这个时候路上的汽车已经不是很多了,但是来往车速都不慢,好在下了几天的冬雨今天已经彻底停了,天公开眼,天气放晴,虽然温度依然只有几度,但是总算是见到了阳光。

  “嗨,赵书记,您这是啥话?您辛苦到这会儿,我也帮不上忙,就坐在车上等您,把您平平安安送回家,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我家二十八就团了年,今天回去还不就是往床上一躺,早点睡觉,这春节联欢晚会年年看,也没啥新鲜的东西,说实话都有些腻了,还不如早点小睡觉。”彭长贵大大咧咧的道:,“倒是您,家里人怕是都等急了吧?。

  “嗯,就像你说的,年年都这样,但是年年还得过这个年,咱们中国人不就兴这个么?”赵国栋摇摇头:“我几个弟弟都已经到家了,我不急,能赶着晚上十二点之前回去就行,你回来时候可也要小心,反正都这么晚了,宁肯开慢了一点,稳一点,平安是福

  “谁也没有想到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挤在这一起,咱们宁陵以前也没有遇上这种事情咒理说泣种事情也该是安都这种大城市才会有,现在世魄狄月宁陵上演了,还真是稀奇彭长贵乐呵呵的道:,“赵书记,这也是说明咱们宁陵经济发展好了,外边人都愿意来咱们打工做生意挣钱来了

  “唔,有这方面因素,市里边也没有预料到,照这样下去,明年这个时候只怕还要严重,好在吃一堑长一智,市里边有经验了,到时候也就知道提前安排应对了赵国栋吁了一口气,忙碌了一下午,连水都没有来得及喝一口,这会儿才觉得嗓子有些沙哑发干。

  “幸好赵书记你安排及时,要不真要等到人都挤在一起了再来安排,那就麻烦了彰长贵熟练的打着方向盘,占国道现在虽然路况不错,但是弯道比较多,第一次走这条路的还真有些不适应。

  “咦?”。奥迪雪亮的车灯照在前面路边上,似乎有两个人在路边挥手,但是前面的汽车都没有停下,径直而过,这等年夜里,谁都不想找事儿耽搁,彭长贵略略一迟疑,速度降了下来。

  “老彰,靠边看看吧,这寒天冬夜里。都不容易,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儿?。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看来今晚这年夜饭要泡汤了。

  谆长乐已经记不清自己挥了多少次手了,可是过去的车辆要么是坐不下,要么就是不停,看来今晚自己是没办法赶回家里去了。

  这也怪自己,厂里边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可临时接着的急件不得不赶下来,外国人思维观念里可没有什么春节,他们只希望按照合同来办事儿,可是这边的原料却在路上给耽搁了。春运期间一切以保客运为主,货运要么被搁下,要么就延迟,弄得厂里边不得不通过汽车运回来,但是这在时间上已经有点晚了不说,厂里边大部分能操作这台车床的技术人员都已经走了,只剩下自己刚好准备走。

  浮长乐实在撂不下面子,老板也不容易,这个环节虽然不是最主要的,但是对细节要求很高,出点砒漏就得影响到质量和信誉,他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就走了。

  没想到这耽搁中天把这个活儿干下来,自己却走不了了。

  听说县里也安排了汽车送没买到车票的人,但是自己来的太晚了,该送的都已经送走完了,没办法这才跑到公路上来看能不能赶上一趟便车,没想到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愣是碰不上一辆合适的车。

  老婆已经埋怨了谆长乐不知道多少次了,两口子到没啥,可是孩子才几个月,这寒风里呆着,老婆只能把孩子紧紧的裹在怀里,好在带的衣服够厚实,要不这孩子就得给冻坏。雪白的灯光从转角那边飘过来,凭借经验,谆长乐知道这肯定是一辆小车,可这个时候路上跑的小车,不是人满为患,就是根本不停谆长乐甚至不想招手示意了。

  汽车速度似乎慢了下来,谆长乐怔了一怔,是一辆奥迪,速度很慢,缓缓的停到了自己面前。

  小伙子,是不是没赶上车?走哪儿?。虽然看不到后座有没有人,但是司机却是相当热情,这让谆长乐喜出望外。

  “是啊,回永梁,你们走哪儿?”谆长乐搓着手有些兴奋的向弃后的老婆挥手,深怕对方一踩油门就走了。

  “走吧,上车吧,顺路赵国栋放下后座车窗摆摆手,示意对方上车,“老彭,我们去草他们两口子拿一下行李吧,我看他们大包包的不好拿。”

  “那咋行呢?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当谭长乐一家三口终于坐上车时,诸长乐这才舒了一口大气,“真是多谢了,要不我们一家三口今晚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怎么这么晚跑到国道上来搭车?土城汽车站赶不上车么?。赵国栋也觉得年前这个儿小伙子挺大方。

  浮长乐把自己的事儿说了一说之后才叹了一口气道:“老板也不容易,对咱们也不薄,春节都还守在厂里,我回去两三天,初四就得过来,今年赶上一个好时候,拿老板的话来说,得抓住时机,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心,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