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零三节 复杂的变化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零三节 复杂的变化

  每一年的新春对于赵国栋来说都是那样平平淡淡,但是每一年的新春也都有些别样不同。

  就像今年一样,家里多了无脊和王可两个女孩子,一下子多了几分妩媚之气,正月初一许伟许强两兄弟也带着各自的妻子到来,让这个大家庭平添了几分热闹气息。

  赵孚望和许秀芹喜欢得合不拢嘴,尤其是许秀芹,看着赵家和许家两边的孩子一个长大成*人,一个个成家立业,这份宽慰欣喜难以言表。

  老年人年龄越大就越怕孤独,就越爱热闹,恨不能家里天天都能宾客盈门,但是孩子们都有自己的一摊事业,而自己年龄渐渐老去,昔日的老同事老伙伴们也因为年龄身体和距离的原因来往越来越少,赵家老两口也时不时让人把他们送回到江庙纺织厂宿舍区里看一看坐一坐,也经常邀请原来一些老同事来家里坐一坐,但是这毕竟只能偶尔为之,所以老人就特别珍惜过年过节这样一大家人团聚的时候。

  元静和王可都是挺招人喜欢的女孩子,元静精明能干,善解人意,总能讨得母亲的欢心,王可温柔体贴,是个实诚的女孩子,更得父亲的好感,赵云海找这样的对象让人放心,两个女孩子在父母面前的一点一滴都看在赵国栋眼里。

  而在赵国栋面酋,两卒女孩子也都显得很贤淑知礼,不过也许是赵国栋的一种错觉,他感觉元静在他面前总有一种窥探揣摩的心态,他也能理解,从官宦家庭出来的女孩子,加上又如此精明,难免不生出一些想要多了解知晓自己的底细的心思。

  房子全是吃了中午饭才过来的,带着苏晴,两人的事情也算是敲定,看样子也是要在这个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赵国栋对于房子全还想和自己的说的事情很淡然的拒绝了,他只说了一句,如果是遇到困难,自己可以帮着出出主意,而现在国全能源正处于发展阶段,房子全自己能做主的自己作主,拿不准的,就最好和赵长川商量,对于国全能源的事情,不太会在过多过问。

  正月初一赵国栋就在一种相当闲适轻松的氛围里过去了,房子全和赵长川他们谈得很热烈,大概也是对新的一年中国经济发展看好,准备在新的一年中要准备大干一番,赵国栋连参予的兴趣都欠缺,索性自个儿坐在小花园里悠闲自得的看了半下午书,直到收到蔡正阳的电话。蔡正阳电话来时,赵国栋刚搁下刘若彤的电话。

  刘若彤正月初四才能回来,在电话里两人也没有多说,但是有一点刘若彤在电话里透露出来了,上边已经基本确定了本次回召-便不再到伊朗,翻年之后她可能要代表总参到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工作。

  而年底她在伊朗的工作就已经移交,现在她正在吉尔吉斯坦首都比什凯克。

  赵国栋隐约知道刘若彤在比什凯克干什么,去年他就连番不断的提醒刘若彤,要警惕美欧颜色革命的魔掌已经渗透到了中亚地区,尤其是即将举行议会选举的吉尔吉斯坦,阿卡耶夫的政权稳定程度远不及把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如果美欧在吉尔吉斯坦煽动颜色革命,极有可能成功。

  这一点提醒看来通过刘若彤的传递之后还是引起了总参那边的高度重视,上海合作组织虽然明确不以车涉别国内政为原则,但是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居于主导地位的中俄两国都是极不愿意在中亚这块土地上出现一个类似于格鲁吉亚和乌克兰那样的亲西方政权,进而引发地区形势的急剧动荡。

  中俄两国在这一点上利益一致观点相同,而在关于这方面的情报信息上也是互通有无,吉尔吉斯坦近年来和中国关系也日趋密切「但是继续保持了和俄罗斯的固有紧密关系,俄罗斯依然在吉尔吉斯坦保留有驻军,但是美国借阿富汗战争渗入吉尔吉斯坦,租用了玛纳斯空军基地,也引起了俄方的高度关注和警惕,而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吉尔吉斯坦的政治气候格外引人注目。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设在京城,下设几个部门,主要分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内务安全等多个常设部门。上海合作组织也是第一个以中国城市为名国际性组织,中亚地区除库曼斯坦因为是中立国没有参加外,其他诸国都已经加入了这个组织,而伊朗和巴基斯坦都已经成为观察员国。

  随着上合组织成员国各国的政治经济日趋臬-密,尤其是中国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资本和企业近几年向中亚地区拓展很快,不但有力的促进了中亚地区各国经济发展,成为中亚诸国国内重要投资来源,中国与中亚诸国政府之间的关系也更加紧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和俄罗斯都对可能爆发的潜在危机充满警惕,而吉尔吉斯坦国不太稳定的形势也直接牵动着中俄两国的神经,美国已经打进了玛纳斯空军基地这个楔子,一旦被其借机拓展,那么中亚这块土地上就真的要风云变幻了,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都绝不愿意见到的。

  觉察到这种微妙的中俄两国都已经向吉尔吉斯坦提出了警告,并采取各种措施,积极帮助吉尔吉斯坦稳定政治经济形势,尤其是支持吉尔吉斯坦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状况,一个安定而祥和的中亚苻合中亚诸国利益,也符合中俄两国利益。

  从刘若彤的行踪■也基本上可以知晓国内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已经不再是就不作声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现在中国韬光德晦的态度也在逐渐发生微妙的转变,对外虽然依然力主保持不出风头的态度,但是这只是一个广义的态度,在涉及中国国家安全的关键问题上,中国也开始阐明自己的态度,表明自己的底线,不过总体来说中国依然延续着韬光养晦的政策,这种细微的变化只能是一种渐进式变化,避免引发国际上太大的反响。

  刘若彤在电话里并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在比什凯克工作进展很顺利,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工作已经有人接手了。赵国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希望她注意自己身体,尽早回国团聚。

  不过随后而来的蔡正阳电话却让赵国栋有些疑惑,正月初一就打来电话问自己有没有时间陪他走一趟,这让他很奇怪,他原本以为蔡正阳是要自己去昆州,却没有想到蔡正阳要到南粤去,让自己也陪他去一趟。这就有一些耐人寻味了。

  去南粤,也就意味着蔡正阳可能要和宁法见面,虽然蔡正阳和宁法私交很好,但是春节期间两位大佬见面把自己拉上干什么?赵国栋一时间有些想不透,是宁陵的表规r引来了宁沽的关注,还是自己的一些动作引起的波涠扩散到了南粤?似乎都有可能,又都不太像。

  不过赵国栋也隐隐约约知晓蔡正阳在漠南工作情况并不像外界所表露出来的那么顺风顺水,溴南本土派干部力量很大,而且很抱团,现任省长、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以及组织部长都是从本地成长起来或者说已经在本地有相当长的工作经历的干部,对溴南感情都很深,而蔡正阳到滇南就任省委书记,首先就需要和本土派干部搞好关系打开局面,但是在这一点上,蔡正阳取得的效果却不太好。

  当然,作为省委书记,有着一把手班长的权威,有着天然的政治资源,再加上蔡正阳也是多年风刀霜剑打磨出来的,大风大浪见过不少,自然也有他驾驭时局的一套本事,两年里还是让漠南气象有了不少酞观。

  只是从蔡正阳精神状态来看,他这两年也的确是颇为艰辛,白发和皱纹都多了不少,尤其是孤身一人到滇■南,这熟悉也需要一个过程「而漠南前期在廉政建设上也走出了大案,所以怎样用好干部,用足干部,让一批既能干实事,政治素质又过硬的干部成长起来挑大梁,这也是一个相当艰巨的挑战。

  溴南经济目前在全国依然排在下游,蔡正阳也为此十分焦灼,谋发展的心事很重,一届下来,谁都希望自己治下局面能够有一个才喜的改观,但是一省不比一地一市,其复杂程度和艰难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蔡正阳在华阳县、安都市都搞得游刃有余,在经贸委、能源部也都是得心应手,但走到了溴南,才深刻意识到执掌一省对自己的考验。

  只是这一切似乎和自己都扯不上关系,尤其是还要自己陪他去南軎是一囹,让赵国栋禁不住浮想联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