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零九节 聚散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零九节 聚散


  赵国栋感受到了自己可能被调整的危机,倒不是害怕被调整,而是担心自己在宁陵的布局尚未完全成型,担心自己在宁陵的工作还有许多没有真正敲定,担心没有那么多时间来供自己一项一项启动。

  钟跃军是个相当好的配手,也是一个好人,但是性格原因使得他要作为一个决策者就有些欠缺,所以赵国栋要不遗余力的把焦凤鸣扶持起来,焦凤鸣隐藏在骨子里的坚毅和执着可以很好的弥补钟跃军的性格缺陷,这样即便是在自己离开宁陵之后,宁陵这艘大船也可以沿着自己基本划定的轨迹前进。

  宁陆的经济架子已经基本上搭起了,而区县班子也勉强算得上是见得人,在这样的格局下,赵国栋相信钟跃军和焦凤鸣如果能够成功搭班子的话,那么宁陵两三年内还可以迈上一个台阶,甚至超越安都也不是梦想,但前提是他们俩能成功搭班子,这还有待于省委的综合看法。

  人事上的调整已经基本告一段落,赵国栋颇为得意的是把周重和崔秀夫两个外来户给用在了合适的岗位上,他们的表现征服了原来对他们还心存(8见的本土干部,而魏晓岚、唐耀文、贾平原、简虹、单远波这一批调整之后的县委书记们,也都用他们的表现证明了他们在现在的岗位上当之无愧。

  但是也不是事事尽人意,就像在苍化的卢勉阳还没有进入状态,当然赵国栋还会给他时间,奎阳的班子也有些暮气,但啥事儿自己不可能一个人干完,总得留点观察的余地,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供自己来一一堆动。

  让赵国栋还有些担心的是一年到期之后霍云达他们这一批干部回来之后的安排,虽然赵国栋也相信钟跃军和焦凤鸣不会薄待这批干部,但是像霍云达一番历练归来,也许就指望着能够更上一层楼,而真正要再上个台阶却不是钟跃军和焦凤鸣能够使上劲儿的了。只是这种事情也由不得人,只能万般皆有命,唯持平常心了。

  宁陵的产业结构依然还有缺陷,就像自己一直担心的,宁陵这一波发展得益于企业在很大程度上踩到了发展的节拍上,但是不是每个时候你都有这样的好机遇。

  怎样充实自己的持续发展能力,保持占据先机的地位技术创新才是最关键,无论是光伏组件产业还是环保产业,抑或是在宁陵经济中所占地位越来越大的汽车产业,这都是一个摆在面前的问题,但是企业决策者们未必有这样的深刻的远见,或者说即便是有,也没有这样迫切的危机感,这就需要由政府去引导、促进和推动。

  坐在飞机上的赵国栋一时间浮想联翩,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自己似乎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布置和推动,可这是一个合格的市委书记该做的事情么?自己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了,难道说这些事情钟跃军和焦凤鸣就看不到,唯有自己有这样的眼光?

  赵国栋又禁不住哑然失笑,保持平常心说易行难,尤其是关系到自己几年心血所铸就的成果,没有谁能随便放得下。

  首都国际机场永远都是繁忙而又人潮汹涌的,赵国栋登机之前给刘若彤打电话时手机已经关机,这也就意味着刘若彤可能还在回国的飞机上。

  下了飞机再打,手机却通了。“你在哪-儿?”赵国栋有些惊喜。“就在你右边五十米处。”电话里的刘若彤声音温柔文静。

  赵国栋抬头一看,提着一个拉杆箱的刘若彤亭亭玉立,宛如一朵出水芙蓉,站在五十米开外的走廊上,向自己挥手。

  赵国栋快步走过去,每一别再会总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无论是赵国栋还是刘若彤,都在深刻感受着各自变化带来的清新气息。很自然的替刘若彤接过提箱,赵国栋碾:笑着道:“怎么不回去先休息一会儿?”“就一个小时,我想等你一块儿回去。”刘若彤头发盘起,明眸善睐,巧笑嫣然,丝毫没有才从中亚飞回来的风尘仆仆感。“那我们就只有坐出租车喽?”赵国栋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了,这个时候回去洗漱一番,也正好合适吃完饭。“不,部里有车来接我,我让他们稍等一下,走吧,就委屈你了,你就搭个便车吧。”刘若彤微笑着调侃道■0“嗯,能享受一下总参要员的络遇,也是一种荣幸啊。赵国栋也是不忘风趣的回嘴:“有时候还真羡慕吃软饭的,至少这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可以少死多少脑细胞,没准儿还能长命百岁。

  两部黑色的奔驰鲰静的卧在车道上,一行人从贵宾通道出来,早有人将车门拉开,男子正欲上车,却一眼看见了前面两个手挽手的青年男女,男子脸色微微一怔,欲待下车,但是似乎又犹豫了一下,好像是有些拿不准,不过就这一愣怔,对方显然是看到了他,所以他赶紧下车,紧走两步,脸上浮起笑容迎上前去。“赵书记,这么巧?”男子精悍的面孔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但是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兴奋。“咦,周总,大过年的,也要忙生意?”赵国栋笑着点点头。

  鑫达集团云岭电解铝项日算是真正启动起来了,据说周达一个月有十天都呆在云岭工地上,足见鑫达集团对这个项目的重视,而铝材精加工项日及其两个子项目也已经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立项批复,投资二点五亿元,是鑫达集团的重要合作伙伴一一湘省华高集团和鑫达集团共同出资入股建设,这个项目在电解铝项日正式开工就开始走程序,但是如此短时间内就能通关,足见鑫达集团的能耐。

  土地是早就预留好了的,只等大年十五一过,就要动工,云岭县也是为此兴奋不已,郎世群和张培礼为此还在年前专门来汇报了这项工作,表示这几个系列项目如果全部竣工投产,至少可以为云岭GDP贡献一百二十亿以上,也将消耗金马河梯级电站和在建的咕噜沟电站建成之后的相当电能,这将是一个完整的铝业产业链,而且可以衍生出更多的下游产业,云岭将成为宁陵第一个实现重工业化的工业县。

  不过鑫达的大动作也带来了一些印象,华铝对于鑫达这个项日一直持坚决反对态度,强烈要求入股鑫达项日,并取得控股权,认为鑫达已经触及到了国家政策的禁区,并积极联合五矿集团从氧化铝的进口渠道对鑫达施压,这一点也在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引起了争议,好在不仅仅是鑫达集团进入电解铝行业,东方希望集团也在河南和内蒙撬动了华铝坚冰,两边联手已经对华铝的垄断地位构成了挑战,上边对于这一动向至今尚未做出正式表态。

  拿鑫达集团高层的话来说,鑫达集团现在已经将主要精力倾注在了云岭,云岭已经成为鑫达集团生死攸关的胜负地,云岭项目成,则鑫达集团兴,云岭项目败,则鑫迟集团亡。

  不过在赵国栋看来,只要国家没有明令禁止,那就是可行的,赵国栋也坚决支持鑫达集团的大步迈进,而安原省委也旗帜鲜明的表明了态度,希望鑫达集团这一面旗帜能够为安原民营经济发展带来一个好兆头。

  “嗨,赵书记,还不是瞎忙?这年边土您也知道,都得走动一下,朋友不走不亲不是?”周鑫相当殷勤的道:“赵书记您是走哪儿?要不我送您?”总,霎!$孟'上!!y乡年f!笑着介绍道。

  “赵书记,您这不是寒碜我么?什么福布斯榜,那都是些妄言,企业家也说不上,不过实打实的想要在赵书记您治下做点实业罢了。”周鑫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国栋背后的女人,他也在安原了解过,赵国栋的妻子据说是共和国某个红色家族成员后代,好像一直在国外工作,具体从事什么工作,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连宁陵市委那一帮子里也没有几人见过赵国栋的家眷。

  一句简单的“幸会”之后,刘若彤便不再言语,赵国栋倒是关心的问了几句鑫达和华高集团合作的钵村和铝合金精加工项目推进速度,周鑫也是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下,便礼貌的告辞。

  深蓝色的别克商务车接走了赵国栋两口子,周鑫望着消失的车影,若有所思,长期上在京里走动,他也大致了解这辆别克商务车车牌号的测源,难怪这个女人虽然面色温和,但是骨子里却总有一种凛然的味道。补更,再求推荐票,距离前八已经不远,兄弟们请支持老瑞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