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节 拜会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节 拜会


  喜到房子今期期艾艾躲躲闪闪的溜进沧浪大厦时。赵国楼绷小弟凡经讨论了好一阵关于国全能源的发展方向,当然这一切都还得等到房子全这个真正主事看到来之后才能真正步入正题,先前谈的不过是一些意向性的东西。

  让赵国栋两兄弟颇感惊讶的是房子全却对赵国栋提出的新能源战略十分感兴趣,甚至明确提出如果可以。国全能源也将涉足新能源,而且会越早越好,这大大出乎赵国栋两兄弟意料之外。

  当赵国栋询问起房子全为何会对新能源感兴趣时,房子全的回答格外朴实,没有哪座煤矿能开采一辈子。

  无论蕴藏鉴多么丰富的煤矿。终究有一天都会开采完的,而且随着现在开采能力越来越强,开采手段越来越先进,每一座蝶矿的开采时间都会越来越短,开采完了呢?

  而且蝶炭开采的安全压力和环保压力的确太大,无论是从个人良心道德来说还是法律责任来说,房子全都觉得自己背负了很大的压力,拿他自己的话来说,都是被赵国栋熏陶的,以至于现在自己变得相当的悲天悯人,甚至有点与人为善的感觉。

  房子全当然不至于认为国全能源能运行几十年,但是他也觉得开采和炼焦这个产业链总体来说属于一个低技术产业,如果说用于原始积累当然不错,但是能够有机会实现转型升级,比如涉及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或者新能源开发,他当然愿意。

  房子全在认识上的如此高远到是让赵国栋很高兴,他就是担心房子全抱着老观念不放,只顾现在赚钱赚的欢,看来自己还是看了房子全这么些年的操练,人都是成长变化的,而房子全的变化趋势让赵国栋很

  意。

  一个下午就在三人的交谈中飞快的流逝过去,当晚饭时间到来时,赵国栋才问及房子全那位野蛮女友。

  房子全也有些腼腆的表示苏晴暂时还不愿意出现在众人面前,称还没有考虑好是否能够接受房子全目前的身份,一个煤老板,而且看样子还是囊中丰实且素质也不算很差的煤老板,

  这倒是让赵国栋和赵长”两人对房子全这位女友颇感好奇,房子全是个卖蝶的她到喜欢,成了煤老板了。反而不待见了,这可真是独立特行。

  赵国栋在沪江呆了两天时间。和屈直、米玲等沧浪集团高层逐一见面。也和他们聊了聊沧浪的发展方向。听了听他们对目前沧浪发展态势的看法。

  在沧浪水业这一块上市问题上。大家意见都基本一致,认为将沧浪水业上市可以进一步加强沧浪水业国际化、标准化进程,可以拜进更先进更严格的管理艺术,促使沧浪水业在面对更强大的竞争压力时表现的更具有活力。

  对于沧浪药业和沧浪置业这两块上,屈直也明确表示沧浪药业目前没有必要上市,既不缺乏资金,又有很高的成长性,堪称沧浪集团生金蛋的母鸡,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考虑上市,至于沧浪置业,目前还处于尚未真正定型的扩张期,更是谈不上上市不上市。

  赵国栋也和米玲谈了谈沧浪财务问题,米玲也知道这位虽然似乎从来不过问沧浪的具体营运,但是却是真正的关键人物,也是打起精神将沧浪这一年毒来财务状况进行了一个汇报。

  她表示沧浪集团一直是按照赵国栋提出的,严格遵循上市公司的要求来规范沧浪集团的财务管理,以最大的谨慎来控制财务风险,但是沧浪稳健迅速的成长和发展使得公司在财务上的压力相当甚至可以说基本上没有遇到像样的财务风险,集团在这方面堪称揩模。

  在沪江视察完沧浪集团的情况之后,赵国栋又看了看天享在沪江浦东和浦西老城区的攻城略地。

  应该说乔辉坐镇沪江是一个最为明智的抉择。沪江地产群雄会聚。天乎这个及不算先行者也不算后来者的中不溜就是在乔辉强有力的人脉支持下,再加上又有沪江本土地产精英的加盟支持下,在沪江的发展相对较为顺利。

  具体一点说就是想要拿的地基本上都能拿到,但是该交的款项,天乎也决不拖欠,总是准时或者提前缴纳。所以沪江官面上也对天乎这种既有背景,又懂规矩,且出手豪爽大方的企业十分满意。

  加上前期天乎也相耸知趣的配合支持沪江方面对老城区的一些政策性开发,钱没有赚两个”但是却赢得了地方政府很大的好感,当然对于拥有强大建设力量的天乎来说,这算不上个啥,顶多也就是保本卖卖而已。

  在沪江逗留两天之后,心口蒜和赵长川又飞抵皖中庐州,视察了正幕扩建中的皖中胁划。,然后才飞回安都。

  “哟,你小子,我还真以为进京当京官去了,就忘了我们了呢。”任为峰乐呵呵的上下打量着赵国栋,“看你气色不错嘛,北方的白面小米是不是更养人一些啊?”

  “嘿嘿,任省长,要不您去试试?没准儿京里的风沙还能让您体会一下大漠苍茫的滋味儿呢。”赵国栋也是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不再是直接下属,赵国栋也就没有那么多拘束了,何况本来也和任为峰关系不错。

  赵国栋是从甘落那里出来的,眼圈都有些发红的陆蕊恋恋不舍的把他送出来,倒还真有一点千里送情郎的味道,弄得赵国栋都有些不自在了。

  陆蕊这丫头挺重情重义的,甘萍终究还是选了她当秘书,这在宁陵又引起了一阵惊呼。

  也有人隐约感觉到陆蕊突然摇身一变到了省政府办公厅成了甘省长秘书多半与已经离开的赵国栋有些关系,但是这也没有啥证据,何况只是一个秘书而已,也谈不上飞上多高的高枝儿了。

  赵国栋走向蔡正阳提拼了几天请假回安原,部里边年边上除了一些例行事儿,倒也没有其他多少重要事儿,蔡正阳也知道赵国栋从怀庆走得匆忙,原来在安原的不少老关系肯定需要走动联络一下,也就很大方的准了他的假,反正现在通讯科技如此发达,走到哪儿也一样可以联系上你。

  甘萍有传言称极有可能在明年的全国政协会上到政协去,对于甘萍来说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作为一个民主党派女性领导干部,她在安原的地位已经再没有半点上升空间余地,唯一的希望就是跳出安原这个地方,到中央去,只有这样才是她的机会。

  而甘萍在艾原连续两届副省长,算得上是资深领导了,而且在两届政府中她的表现可圈可点,给当时的省委书记、省长都留下了很好的印来

  第一任省长苏觉华现在已经是政治局委员兼沪江市委书记,明年进入中央的呼声很高,而第二任省长、省委书记宁法据说也是在**上要进入政治局委员序列,也就是说在今年**之后,这两人都有很大可能成为中央决策层中的一员,那么对于印象颇好的甘萍会不会有帮助呢?

  从甘萍处一出来,赵国栋就给任为峰打了电话,还好任为峰也在。

  任为峰这个人不错,即便是作为常委副省长在赵国栋面前也从来都是以亦师亦友的角度出现,尤其是对方对自己观感也很好,两人在许多问题上观点也比较一致。

  在帮助钻采设备厂上市方面,任为峰也动用各种关系做了大量工作。不管自己会不会回安原,这样的关系绝对应该保留下来,所以赵国栋在拜会了甘蒋之后就立即到了任为峰这边。

  “国栋,这样好的机缘有些人怕是一辈子都想不到呢,能在部委里提升一下境界,有利于你日后发展。你还年轻,别整天心怀怨念打自己的小九九。”任为峰笑了起来。

  “别,任省长,我可没啥小九九可打,我现在也是安于现状,一心一意为我国能源发展大计禅精竭虑。”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我给你说的是正经的,别看有的人现在志得意满,但是各人走的路不同,你现在需要多一些经历、履历和资历,这在档案中绝对重要。对你人生一辈子都有莫大帮助。

  ”任为峰正色道。

  “我明白,所以除了有几天时间有点子心悄郁结外,后来我也想通了。你若真是让我回到怀庆市长这个位置上去,我现在还不乐意呢。”赵国栋吁了一口气。

  “嗯,你能想通这一点最好,这段时间我也没有时间来京里,也就没来看你,但我听老邓和洪钟来说钻采设备厂全靠你帮忙,发审委那边一鼓而过,现在很快就要进行路演发行了,我代表咱们省里边对你表示感谢了。”

  任为峰的话让赵因栋赶紧摆手。“别,份内之事,举手之劳,任省长。这本来就是我在怀庆市长任上做的事儿,难道还因为我位置变动就置之不理了,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嘛。这事儿不说了好不?”

  俺偷偷求几张月票,行不?(未完待续)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口见姗)”说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