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二节 依然前进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二节 依然前进


  汰应东流家中出来时凡经是晚!十点钟了。众席谈话的哭,

  好在刘若彤和江姐也算是找到了一些共同话题,除了利用江姐专业上的喜好投了胃口之外,刘若彤也有选择性的谈了谈自己的工作,这让江姐也很好奇,毕竟像她这种工作性质,外界知晓并不多。

  刘若彤和赵国栋出门时感觉到赵国栋似乎心情颇有些激荡,言语中也有点子说不出的感慨味道,就是那一声道别,刘若彤也敏锐的觉察出了其中不一样的味道。

  走在清冷寂静的小巷里,几乎没有汽车过往,至于行人,似乎也就只有他们两口子,赵国栋似乎还沉浸在方才的促膝长谈情绪中,刘若彤也只是温情的挽着赵国栋的手,不声不响的并肩而行。

  赵国栋这个时候不想说话,虽然他也知道刘若彤内心很好奇,但是他却更希望在这个时候好好回味一下先前那两个多小时的交流给自己带来的收获。

  应东流的理论素养很高,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精于哲学带来思辨能力让应东流在交流时显得更加条理清晰富有说服力,让赵国栋大有稗益。

  赵国栋谈了谈自己在宁陵这三东的工作感受和对目前宁陵社会经济发展的看法,谈了谈下一步宁陵蕴待开展和推动的工作,也谈了谈自己个人的一些设想和规发,当然也免不了要谈了谈宁陵市级班子成员中的优缺点。

  他没有卓独针对谁,而是谈了谈成绩和问题中存在的共性和个性,而个性也没有具体到哪一个人身上。

  应东流听得很仔细,看得出对方是真的在思索消化自己所说的一切,毕竟宁陵在短短三年中取得这样显赫的成绩,不是光靠翻嘴皮子就能行的,那么多城市不服气,想要赶超想要效仿宁陵,但是始终未能如愿,宁陵的成功自然也就有其道理。

  应东流也谈了他对宁陵目下工作的一些看法和想法,字字珠讥,点点彻骨,让赵国栋身上也是热一阵冷一阵。宁陵的情况在应东流眼中竟如庖丁解牛,信手拈来。

  赵国栋自认为自己对宁陵的发展前瞻后续都胸有成数,但是有些东西却依然不如应东流看得深刚透彻。

  就像这宁陵房地产市场该怎样整顿之后健康发展,怎样既要保证房地产开发商觉得有利可图而继续为繁荣宁陵房地产市场贡献力量,又要坚定不移的推进保障房建设,确保普通民众的居住权得以实现,应东流举一反三,罗列出多条设想意见,让赵国栋大为震动。

  这一番谈话下来,赵国栋竟凭空生出一分自惭形秽的自卑来,自以为胸藏珠讥可以视天下英雄无物小没想到这一夜的畅谈却如醒瑚灌顶,让自己再不敢小瞧天下英雄。能够走上这般岗位,那都是风里来雨里去颠簸挣扎数十年的牛人,表面的内敛往往就是藏锋于匣的隐杀。

  整夜赵国栋都有些辗转反侧,一直到第二日回到宁陵,他依然还沉浸在昨夜的那一番交流中,应东流在很多观点上和赵国栋有些类似,但是对方的观点更具理性,而不像赵国栋更多的是凭借一股漏*点和感性来发挥。

  这就是差距,这份差距自己就需要五年十年来磨砺锻炼。

  刘若彤一直在陪着赵国栋。

  初七是春节的最后一天法定假,照理说大家都还要抓紧时间把自己私人事情处理完,但是市委书记带班,自然也就给了很多人觐见的机会。

  赵国栋原本想用这一天来好生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但是当鲁能刚刚离开而焦凤鸣又来到时,他就知道自己这一天时间基本上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属于自己了。

  无论是鲁能还是焦凤鸣来汇报的事情都是摆在面前的当务之急,去年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打包申遗活动正式启动,今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审议西江民居和土城古城的申遗事项。

  这项工作前期已经花费了相当大的心思,市里边的申遗办也专门抽出了几个人来进行资料整理和规划修缮保护,尤其是去年五月之后,这项工作就更加提速,鲁能的相当大一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这项工作上,要确保申遗一次成功。虽然都说申遗不要抱着急功近利的商业心思,但是谁也无法否认申遗一旦成功可能带来的巨大现实利益,虽然去年的中”泣吏民俗文化节下子打响了宁陵印象泣块牌子,但是凹第一步,怎样让宁陵这块牌子持续发酵继续升温,就需要不断制造的热点和议题,那么申遗无疑就是一个一举两得的最好方妾。

  鲁能来谈了谈为促进申遗活动的升温,市里边也还打算举办一个关于宁陵历史民俗研讨会,这其实是一个形式,邀请一些国内民俗名家来坐一坐,看一看,谈一谈,然后发表一些文章,再请媒体来跟踪关注一下,保持宁陵热度,让民众视点不要冷落宁陵。

  另外也还要继续搞好第二届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为申遗造势,不过目前已经有另外城市在申请这个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希望从宁陵接过这一棒火炬,文化部和省委宣传部也在研究这个事宜,看看这个中西部历史民俗文化节是定点在宁陵还是要均匀考虑其他地市的诉求和需要。

  焦凤鸣来谈的事情也相当重要,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一职在卢勉阳走之后就一直空缺,市里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十分慎重,以至于几个人选都没有能够获得通过小另外也还有几个县区副职任选问题,焦凤鸣需要提前和赵国栋进行沟通,作为组织部长的包国威还没有能够真正进入到完整角色,这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好容易等到焦凤鸣把事情谈完,赵国栋知道自己不能再在办公室里呆下去了,估摸着还会有四五个等待着自己接见,而此时他的确没有更多心情来处理这些事情。

  奥迪缓缓驶出市委大院,不过车上却并非只有赵国栋一个人,而是多了一个刘若彤,他想带刘若彤好生看一看宁陵的发展变化,看一看宁陵今后的五年规划也许五年之后再来宁陵,那就会是一个更具魅力的城市。

  从规划中的棠湖高尔夫球场到妙峰山森林公园,从东方红广场再到团结大桥西桥头的临港工业园区,从河南新区的保障房建设工地到江东新区多功能创新园区的设想规划,赵国栋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感悟中,即便是在向刘若彤介绍之时,他也是充满了憧憬和感慨,那份发自肺腑的期待和自豪,让刘若彤都下意识的有些嫉妒,只有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理想的人,只有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的人,才能有这样锲而不舍的追求。

  到后来刘若彤都有些陶醉于赵国栋的蓝图描绘中,跟随着赵国栋的思绪飞舞,徜徉在那个美好规划中。

  站在妙峰山最高处的白云观前石阶上。一股“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的心境油然而生。

  向北,一湖碧水汪洋若海,让人全身心似乎都要沉浸在这湖碧色之中,郁鼻葱葱中夹杂斑驳陆离的苍黛,把初春时节的山间景致泼成了一副难以言喻的水墨图;向南,山麓下不远处,微微起伏的浅丘旷野就像是被一把割开了几道口子,十几台重型挖掘机和推土机正在配合着让这一片按照规划者的思路变得明朗起来。

  西面进展最快,因为面对这辉煌大道,这里将要建成一座立交桥,环山公路的基础已经起来了,东面也可以看到机械的动作,看来堑文魁兑现了他的话,春节人休息机械不休息,妙峰山环线要在七月份雨季到来之前基本竣工,十月份妙峰山环线就要和辉煌大道彻底融为一体,形成一把钥匙状的道路体系。

  就连刘若彤都惊叹于宁陵市的规划大气,跳跃步伐如此之大,一下子将整个妙峰山和妙湖这一片几平方公里的山地森林和湖沼纳入进来,甚至要变成日后的城市中心。这份气魄和远见,没有一点胸襟和眼光是不敢下此决断的。

  “这就是宁陵的将来,我希望我们这一届的决策者能够为宁陵今后的发展留下一个足够大的规划空间,留下一个下一代市民都能为之向往和自豪的生活环境,作为规划中的百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我不希望以后的老百姓不断的咒骂埋怨我们这一届党委政府的短视和狭隘,这一步踏出去不容易,但是我愿意来承担一些诟骂。”

  赵国栋背负双手沐浴在阳光中,显得乖样凝重沉雄。

  初三了,俺在继续努力,兄弟们月票跟进啊,俺要进前八!,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