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节 万般心思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二节 万般心思


  习下掌声如雷,赵国栋笑着站起身来拍手表示谢意,心徽一贺恐伏跌宫,这样的场景也许今日之后便不复再有,而自己也会在不久的将来踏上另外的舞台。

  签约仪式一结束,赵国栋就迅即赶回了市委,感伤归感伤,但是现在还不是沉汤于这种个人感情的时候,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马上落实。

  消息是刘若彤传递过来的,中组部里刚刚召开了部务会议,诸贤在会上表示要尽早落实成长地回避和异地交流锻炼任职原则,会后诸贤在与张若谷的交谈中也“无意”间提及中央领导对年轻干部的成长培养很重视,要求部里认真考虑对年轻干部的多角度多领域培养锻炼,部里也要抓紧落实。

  这基本上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信号了,自己必须要离开宁陵甚至安原了,张若谷和刘家的关系诸贤很清楚,这样明显的暗示如果还不明白,那就太迟钝了。

  省委这边恐怕还不知道,但是估计这也就是两三天之内的事情,自己也必须要作一些准备了。

  好在前期对这一点已经有所准备的自己从一开年就开始进行逐项落实,虽然略显操切了一些,但是这种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何况这也是他和钟跃军、焦凤鸣等几人商量着定下来的事情,这种情况下恶人就让自己来当也有助于日后钟跃军和焦凤鸣开展工作,届时真有人要提出异议,钟焦二人也能把自己拿出来当挡箭牌。

  思衬再三,赵国栋还是觉得自己需要尽早和钟跃军和焦凤鸣挑明,这可以让他们也有一些思想准备,同时也可以让他们尽可能早的动用他们各自的政治姿源来运作,当然自己也会尽力的按照这一既定规划去推进,而且自己也尽了力了,至于成败与否,就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了。

  焦凤鸣和钟跃军几乎是面对面的在赵国栋办公室外碰面,两人都有些讶异,赵国栋在电话里没有多余话语,只是让他们各自立即到他办公室其来,有事情要商量。

  “老焦,赵书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催得这么急,我还刚走到东江那边,刚才在签字仪式上他也没说啥啊,赵书记让我马上赶回来。”见到焦凤鸣也是急匆匆的赶回来,钟跃军有些不明所以。

  “不知道哇,我也是才从土城回来,路上就接到赵书记电话,让我立即到他办公室。”焦凤鸣也是一脸疑惑,“早上出门时候,也没有听说什么事情,我在路上给老曾打了电话,他也没说啥啊。”

  “进去就知道了,走吧。”钟跃军尚未敲门,云睿已经过来,“钟市长,焦书记。赵书记已经等着你们了,茶都替你们泡好了。”

  “唔事儿这么急?”焦凤鸣顺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赵书记回来自个儿在办公室里呆了一会儿,然后就说你们马上要过来,其他我也不清楚。”云睿也估计恐怕出啥大事儿了,老板在办公室里脸色阴晴不定,时而喘嘘感叹。时而摇头叹息,但是也看不出像是什么出了什么糟糕事儿的样子。钟跃军和焦凤鸣面面相觑,但也懒得多想,见面一问就啥都清楚了。

  背负双手站在窗前的赵国栋,听得脚步声响,转过头来,看了看钟焦二人,示意二人入座,也不待两人说话,就示意云睿把门关上,这也就代表着三人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商谈。

  门关上,只剩下三人,钟跃军和焦凤鸣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赵国栋这样的架势,都下意识的有些紧张,难道真是出了啥大事?没听说这段时间市里有啥动静啊,全力致那边也很安静,据说全力致可能要走,但全力致要走也不至于让赵国栋这样神神秘秘才对。

  见钟焦二人都有些紧张,赵国栋不禁哑然失笑,先前有些郁结的心情反而变得轻松了一些,“别那么紧张,不是啥坏事儿,准确的说,对你们俩也还是好事儿,当然还得看省委那边的最后意见,我可能马上要走了。”

  “啊?!”钟跃军和焦凤鸣同时吃了一惊,以为赵国栋是在开玩笑,但是马上反应过来,这样急急忙忙把二人招来,就绝不可能是开玩笑了。

  “赵书记,这是啥时候的事情?”钟跃军皱起眉头,他不想矫情的摆什么不敢置信的姿态,赵国栋也不需要这样的姿态来挽留,何况这也是市里边不少人都在隐隐约约流传的话题,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会来得如此突然,所以还不如直接问实质性的东西。

  “嗯,准确的说,现在省里边大概还没有接到消息,不过我耳朵稍微长一点,如果没有意外发生的话。龙占会在三五天之内就有准确的消息下来习。赵国栋摆摆熙汗了,跃军,凤鸣,我们不必再讨论这个问题可能性和真实性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我的成长主要在宁陵,现在又担任了省委常委,所以离开是必然的,只不过没有想到来得这样快而已。”

  钟跃军和焦凤鸣都不语,听着赵国栋的下文。

  “我要说的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事情,我既然要走,这个市委书记由谁来担任很关键,这关系到宁陵今后几年的发展,我不希望我们这几年齐心协力取得成绩因为我的离开而受到影响。”赵国栋平静的道:,“春节期间,我和东流书记交换过意见,其实那时候我也在考虑我如果离开的情况了,我向东流书记推荐了跃军继任市委书记,凤鸣接任跃军的市长。”

  如此坦率直白的话语让钟跃军和焦凤鸣心神激荡之下,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上这个话题。

  时光和空气就像凝固一般停滞下来,窗外的一切都与这个房间内隔绝并来,唯有略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在这个时候显得如此清晰。

  赵国栋端起茶盅轻轻抿了一口,搁下,茶杯盖和茶杯撞击的清越之声如暮鼓晨钟让被这个消息彻底击懵的两人顿时清醒过来。

  无论是钟跃军还是焦凤鸣都不是没有想过赵国栋离开宁陵之后宁陵政坛人事变化,即便是钟跃军也不认为自己接任赵国栋就是十拿九稳,现在的宁陵有无数眼红想要摘桃子者凯觎着,而焦凤鸣则更不用说,刚刚担任市委副书记不过几个月时间的他,如果说要一步迈到市长的位置上来,也显得有些不切实际,即便是赵国栋能够担任市委书记到年底,这荐可能性一样比较渺茫,当然幻想一样也是想过。

  钟跃军清了清自己嗓子,稳住心神,沉声问道:,“那赵书记,您会到哪儿?是留在安原,还是要出去?”

  赵国栋毫无疑问只能是升迁小常委与常委,同样有着很大的差别,就像卢卫红先前担任安都市委常委兼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主任时与同样担任安都市委常委兼总工会主席的区别一样,貌似平等,但是在工作分工中显现出来的分量来绝不一样。

  “现在还不清楚,留安原的可能性比较我想中央的考虑可能会高远一些赵国栋摆摆手,“别管我的事儿了,我的事儿是车到山前自有路,不需要费心,相信我的适应能力,到哪儿都能吃饱穿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你们俩的事情

  钟跃军和焦凤鸣交换了一下眼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就这个话题启口,对方向省委书记推荐了自己二人,但是关键在于东流书记怎么来看待赵国栋的推荐。

  “东流书记和我交换了对宁陵工作情况意见,应该说东流书记对于我们宁陵的工作是相当满意的,对你们俩的工作也很认可,当然那个时候可能东流书记也不知道我会走得这样快,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在一种探讨,我向东流书记做了明确建议,就目前情况来看,宁陵要想保持一个稳定持续的发展势头,党政主官宜于在现有班子成员产生,这不是什么山头主义本位主义,而是从宁陵实际出发,政策的出台和落实都需要一个小*平稳的过程,社会经济发展也需要一个稳定的政策推进平台,而且说实话宁陵干部也是在不断的调整过程中逐步适应过来,太过于频繁,就会不利于宁陵发展的良好势头持续下去。”赵国栋顿了一顿,然后才又道:“东流书记倾向于赞同我的意见

  钟跃军和焦凤鸣心中都是一阵狂跳,连他们自己都能觉得感受到各自的心脏挤压出来的血液陡然猛增,饶是他们也是在仕途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但是在这种时候发现自己竟然一样像多年以前考试完毕之后小学老师宣布成绩名次时的那种莫名的情怯感。

  省委书记的意见可以说基本上对地市主要领导的任免权有着绝对的掌控权,当然,赵国栋的话语中也留有余地,他也说明了那只是在都还不清楚他离开时间的情况下的一种探讨,应东流也许当时倾向于这种意见,但是并不代表他在现在就认同这种搭配,而且就算是他现在也认同这种看法,但是在诸多利益平衡面前,需要综合平衡的因素太多,他也未必会采纳这个意见。

  第一更求票,今天争取爆发一下,也请兄弟们多给几张月票刺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