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节 优中选优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四节 优中选优

  止为峰和韩度几平是前脚连着后脚抵达应卉流的办公室帆…

  韩度看到任为峰也来到应东流的办公室,就知道应东流招自己二人来不是单纯的只谈赵国栋可能要走的事情了,而是要涉及到赵国栋一旦离开,宁陵这杆旗帜谁来扛。谁来辅佐。怎样才能让这杆旗帜继续高高飘扬。

  任为峰见到韩度也有些意外小他们俩同时出现在省委书记办公室的情形还比较少见,准确的说他们俩工作交织算是比较少的,就算是有。也是通过不同渠道和方式来交流交换。鲜有同处一堂的情形,除了常委会上。

  他来到办公室时,应东流正在里间上卫生间,所以也不知道究竟啥事儿,这会儿韩度一来,他就知道怕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而且妾半是涉及到人事问题。

  任为峰和韩度关系不错,但也仅止于不错,他和赵国栋关系密切,韩度和赵国栋关系也很密切,但是并不代表两人之间关系也就紧密,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说法并不适用于争执中的每个层面,同样也不适用于每个时候。

  见韩度进来,任为峰只是点点头。韩度也是报以微笑点头,两人却都是闭口不语,静候着,一时间办公室里却是异样的安静。

  应东流出来时也只是摆摆手示意两人入座,早有人把茶送上来,他自己也就入座。

  “为峰,老韩。中组部里刚开了会,恐怕国栋位置要调整,国栋刚才也给我打了电话,可能他也得到消息了。”应东流开门见山,“我很不希望这个时候宁陵主要领导变动,但是这是中央的意见,我们也只有服从。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在赵国栋离开之后确保宁陵经济发展继续保持目前的态势不出现波动,我指的是在宁陵班子的构成方面,这一点,我想要先听听你们两人的意见,为峰,你先说说。”

  任为峰怔了一下,这似乎应该是苗振中和韩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更合适,怎么东流书记却把自己招来谈这个问幕

  “呃,东流书记,已经确定了国栋要走?”他不得不先缓一缓,给自己一点时间来考虑。

  “基本上不会有变了,到哪儿虽然还不清楚,但是不太可能留在我们安原。”应东流也看出了任为峰的疑惑,“宁陵经济发展是我们安原的一面旗帜,这面旗帜不能倒,而且要飘扬得更高更绚丽,所以在班子人选问题上,必须要尽早谨慎的确定下来,尽量避免震动,我的想法班子的调整原则要围绕确保宁陵经济的稳定顺畅发展不受影响这一点来确定!”

  应东流相当坚决的语气也算是为宁陵班子的调整定了调,而任为峰也意识到应东流之所以在与秦浩然和苗振中交换意见之前,先要听一听自己和韩度的意见,肯定也就是担心如果在宁陵班子尤其是主要领导人选问题选择不慎的话,会影响到安原省委省政府打造出来的宁陵模式和宁陵奇迹这一块牌子,这是压倒其他一切因素的关键。

  “东流书记,赵国栋同志是什么意见呢?我想您可以先听听他的意见啊。”任为峰依然保持着固有的谨慎,赵国栋和应东流关系不浅,按理说在推举继任者来说,他是最有发言权的,而且宁陵奇迹也是他带领一班人一手饰造。他的意见应东流不会不重视才对。

  “为峰,国栋的意见我们当然要听,但是他是当局者,我不说当局者迷,但是他身处宁陵这个环境其中,难免有些观点就会带有一定的感情倾向。也会在一些角度上看问题不如我们这些局外人看得那样清楚,所以我希望你和老韩能够站在公允的角度谈一谈这个问题。”

  应东流眉峰微蹙,加重了语气。

  任为峰看样子自己摆脱不了挑明自己看法意见了,韩度如弥勒佛一般只是含笑坐在一边,似乎完全与己无关的模样,自己这个常务副省长倒成了研究人事问题的急先锋了小这可真是有些意思,不过既然应东流专门把自己叫来要听自己的意见,也足见对方对自己的信任看重,他倒不好在推三阻四。

  “东流书记,我很赞成您的观点。一切需要围绕宁陵经济发展不受影响这一点来考虑。宁陵经济发展到眼前这一步不容易,那么怎样来确保它继续平稳有序的保持发展力度,关键还是在班子,而班子关键就在班长。东流书记刚才都说了,要避免震荡,也就是要江几泛和执行卜都要保持延续任为峰思考着言辞,秘份经在自己面前说过钟跃军是一个最好的搭档,但是如果有一天要接市委书记,那么就需要一个在执行力上有相当造诣的市长来担任。

  “那我觉得不妨可以着重考虑市长钟跃军,他和赵国栋搭档几年,在各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为人谦和大度,胸襟广阔,资历也很扎实,这也是得到了省里主要领导一致肯定。当然,钟跃军也有一些弱点,比如在魄力和毅力方面还有待遇加强,这也许和他没有身处那个位置有一定关系,但我觉得就目前来说,他应该是最合适的继任者,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看法

  应东流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钟跃军如果接任市长,谁更适合接任市长,老韩,你们部里有没有合适人选?”

  应东流市长人选问题扔到了韩度这边。任为峰也很知趣的闭上嘴,很显然应东流也基本认同钟跃军来接任赵国栋的市委书记,关键问题是市长人选。

  钟跃军接替赵国栋基本上可以保证宁陵大的格局不会发生什么震荡波动,但是应东流的想法显然不是只局限于宁陵稳住阵脚这么简单,前两年的辉煌不能因为赵国栋的离开就一下子平淡下来,纵然不及前两年的耀眼夺目,但是也不能差得太远,选拔这一届班子的原则基线就是这一点,而市长人选尤为重要。

  “部里之前还没有考虑过宁陵这边人选,都是您给我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在来的路上思考了一下,目前有三个人选,但是我个人感觉都不是很成熟,一个是省财政厅副厅长杜宪。一位是安都市副市长卓宁,另外一个就是宁陵市委副书记焦凤鸣。小韩度毫无感情倾向性,“三个人选是目前能够拿出来的,但是三个人选也都有他们的明显弱点

  “讲一讲。”应东流有些烦躁。

  “财政厅副厅长杜宪担任副厅长已经有两年时间,原来是蓝山市副市长,曾经在蓝山化工总厂担任过厂长,也算是在企业上成长起来的干部,在蓝山市担任副市长期间先后分管过文教口和建设口,从履历上来说,千过企业,分管过文教和交通建设,也算比较丰富,缺点也很突出,没有在县级以下基层工作的经历。”

  应东流微微点头示意继续。

  “卓宁担任安都市副市长也有两年时间,之前担任过一年安都市市长助理,再之前担任过南华市副市长、果阳县委书记、南渡县县长、南华市果州区副区长、副书记等职务,工作履历丰富,在基层工作时间也比较长,但是这个同志缺乏在条条这一块工作的经历,基本上是在区县工作,另外目前他还在中央党校学习,要到五月底才结束

  “最后一位是现任宁陵市委书记焦凤鸣。他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优点是从宁陵成长起来的干部。情况熟悉,威信高,工作能力也很强,缺点则是本土干部,资历浅,担任市委副书记不足半年,原则上不适合提拔。”

  韩度的言语看上去没有啥倾向性,但是在应东流这样的火眼金睛面前,这些伎俩都无所遁形,不过他也能理解。作为组织部长在推出人选时肯定会有一定倾向性,否则才不正常。

  谁也不是机器人,也不是精确的天平,在三个候选人中不可能没有最让作为组织部长的他感到满意的,他只是用一种很技巧的方式来向省委书记表明自己的看法罢了。三个人选中韩度毫无疑问是最倾向于安都市副市长卓宁,其次才是焦凤鸣。

  至于卓宁缺乏条条上工作经验听起来不像缺点倒像是长期扎根基层工作的一种变相说法,很有点优点的味道。什么在中央党校学习那更不是问题,和党校方面协调一下,先回来熟悉了情况。以后有机会时再去学习就行了。

  应东流也在考虑权衡这几个人选。杜宪的确不太合适,不熟悉不了解的干部不用在关键位置上。这是每一位主要领导都下意识遵循但却不能明言的“潜规则。”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则,关键位置也就意味着责任重大,用不了解不熟悉的干部,出了问题那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而恰恰应东流对杜宪了解不多。

  剩下的就是卓宁和焦凤鸣了。